位於遠離市區遠一點的地方,一座巨大的小型實驗工場坐落於群山的環抱之中,群山就如同屏障的一樣,保護着實驗工場。
 
除了有天然的保護罩保護之外,實驗工場四周也有圍牆所保護,另外也有警衛在四周巡邏,守備相當深嚴。
 
之所以會這樣,還不是因為裡邊的實驗,在實驗工場裡邊有着各種不同的實驗,有些實驗是安全,有些則是危險。
 
例如實驗家們的無限量動能轉電力實驗,實驗家們發現了搽上了果醬的吐司,有果醬一面一定會掉向地面掉,而他們也發現把貓四腳向天的拋到半空中,貓一定會四腳安全着地。
 
所以實驗家們認為,只要把搽上了果醬的吐司放在貓的背上,以有果醬的那邊朝天,再把貓四腳向天的拋到半空之中,就會發生神奇的事。
 


搽上果醬的那邊會掉向地面的理論,與貓會四腳着地的理論產生了物理排斥反應,兩者會在因為各自的理論而在空中不斷轉動,從而以轉動所帶來的動能轉為電力。
 
因此,無限量電力便可以成功,但是因為有些恐怖份子為了得到無限電力,以解決他們晚上上廁所的問題,他們便會搶走貓和吐司,以及果醬。
 
為了阻止恐怖份子的野心,所以才需要這樣的保護,這絕對不誇張。
 
再說,實驗工場正在進行恥笑地心吸力跳彈床實驗,而且已經是進入最終階段的測試。
 
新研發的跳彈床,用上了各種不同的稀有物料而製造,能夠讓各個跳高或撐桿跳選手輕易跳過所有的欄,達成沒有輸家的勝利比賽。
 


每個國家的選手都可以贏得金牌,這便能增加各國之間的感情,因為沒有輸家只有贏家,緊張的政治得以舒緩,然後世界和平,實在可喜可賀。
 
進入最終測試的跳彈床,被放在露天之處,工作人員正在做零件檢查,確保最後一次測試順利。
 
只要測試順利,恥笑地心吸力跳彈床便能正式面世,到時候再沒有跳不過的欄了。
 
而這件寶物,就正正是這群白兔的目標。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正當實驗家和工作人員快要準備開始實驗的時候,一群把超市購物車當成戰馬一樣騎的白兔向着實驗場衝過去。
 
牠們發出充滿了氣勢的咆哮聲,並手執柱塞向前衝,就像個勇士似的,雙眼都通紅了。
 
「長…長官…這裡有好多白兔啊!」
 
「不可以開槍,開槍就是虐畜啊!我們會被告的。」
 
即使白兔手執柱塞衝過來,但基於虐畜的問題,警衛們都不敢開槍射擊,只好閃到一邊,讓路給白兔通過。
 
但是白兔們沒有因為警衛讓路而放過他們,白兔們一湧而上,用柱塞作出攻擊,更放聲咆哮。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眨眼的一瞬間,警衛們的衣服全部被奪走,不分男女,所有警衛只剩下內衣褲。
 
白兔們把搶過來的警衛衣服放到購物車裡,打算之後用來堆放在雜物山上,增加山的高度。
 
沒辦法擋得住白兔們的警衛,有些害怕得爬上了燈柱上,有些閃進了草叢上,來勢洶洶的白兔就這樣向着跳彈床的位置直衝。
 
當白兔們衝入了實驗場之後,就分成兩組,一組負責搶奪跳彈床,一組負責扣到不同的地方進行搶掠,就連吐司和貓也不放過,以及果醬。
 
在白兔們兵分兩路後,謝西嘉也來到了實驗工場的大門前。
 
當她看到白兔們正在四周搶掠之後,不禁發出了「哎呀呀」的聲音。
 
謝西嘉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阻止這群白兔,這群白兔只有搶到跳彈床才會收手,為免白兔們造成更多的麻煩,謝西嘉只好盡快幫助牠們取得跳彈床,好讓牠們盡快回去。
 


「小妹妹……」
 
正當謝西嘉打算走進實驗室,向着跳彈床的位置走去時,一位男警衛叫住了她,並走到她的身邊。
 
「妳不可以進去,裡邊有一群失控的白兔啊。」
 
聽到警衛的聲音,謝西嘉望向了那個男警衛,但是接下來……
 
「噫呀!怪叔叔走開呀!!!」
 
男警衛頓時被謝西嘉所展開的防禦罩彈飛,原因是這位警衛忘記了自己只剩下一條三角內褲,任那個女孩看到都一定認為他是怪叔叔。
 
受到了怪叔叔的滋擾,要懂得叫不要或者救命,甚至立即作出防狼攻擊,於事謝西嘉便把他打飛了。
 
把怪叔叔打飛了之後,謝西嘉就繼續前進,向着跳彈床的位置前進,更提防着會不會有其他怪叔叔。


 
一邊向前走一邊四周張望,的確發現了好多只穿內衣褲的人,不分男女,他們都想要阻止謝西嘉前進。
 
「小妹妹…前邊好危------------------嗚哇!!!」
 
看到這麼多怪叔叔和怪姨姨,謝西嘉為了保護自己一一把他們彈飛了。
 
把被誤認為是怪叔叔和怪姨姨的人打倒後,謝西嘉終於來到了彈跳床所在的位置。
 
她看到白兔們正把四周的儀器拆走,也把只穿內褲的怪叔叔綁起來,然後準備把跳彈床帶走。
 
一切都進行得非常順利,白兔攻陷實驗工場只是花了很短的時間,牠們很快就把跳彈床弄到手,只要帶跳彈床帶走之後,白兔也會撤離實驗工場。
 
到時候,一切都會恢復正常了,本應該是這樣。
 


正當其中兩隻白兔把跳彈床放上超市購物車上邊的時候,忽然不知在那裡掉來了兩個類似香蕉皮的物體。
 
不對,那的確是香蕉皮,香蕉皮掉到購物車的滾輪前邊,整架購物車一時失控的翻倒,在裡邊的跳彈床跌了出來。
 
白兔們大驚,馬上發出「Daaaaaaaaaaaa」的咆哮聲,更馬上進行警戒,提防刺客。
 
謝西嘉也被嚇了一跳,馬上走到負責駕駛購物車的白兔以及牠車上的同伴身邊,檢查着牠們的傷勢。
 
幸好只是跌了一跌,白兔沾上了塵埃變成了灰兔,除此之外都沒事。
 
正當謝西嘉因此而安心的時候,忽然間一聲「嘰嘰」傳到謝西嘉的耳中去,謝西嘉立即望向聲音的來源,這一刻她看到的是--------
 
「猴子?」
 
沒錯,謝西嘉看到的正是猴子。
 
跟人類一樣是以雙腳來站立的猴子,但牠們的樣子卻跟平時面到的猴子很不相同。
 
大大的眼睛,以及那又厚又突出來的嘴巴,看起來像是個玩具娃娃的一樣,可愛又有趣。
 
而最有趣的地方是,這些猴子的頭頂上帶着警報燈,這到底是甚麼新品種的猴子呢?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又是一種新的語言,謝西嘉完全聽不懂。
 
她在想,不知道在這群猴子身上會不會有猴子語中英對照的翻譯書呢。
 
雖然謝西嘉聽不懂猴子的語言,但是白兔們卻聽得懂,之前被香蕉皮搞得翻了車的白兔走了上前,跟剛剛講的那的那猴子理論。
 
「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
 
「嘰嘰!」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完全沒有辦法聽得懂牠們在講甚麼,就連我這個旁白也聽得一頭霧水,只知道牠們似乎是談判破裂。
 
白兔生氣得通紅了眼,發出咆哮的聲音,然後拿出了個柱塞吸在猴子的臉上,那隻猴子當場倒地。
 
其他的猴子看到這個情況,全都被惹生氣,牠們不單單氣得冒煙,頭頂上的警報燈更由藍色變成了紅色,並閃動着。
 
這就如同白兔的眼睛,在生氣或激動時由藍轉紅的一樣。
 
「嘰嘰!!」
 
猶如在大叫「給我上」的一樣,猴子整群向着跳彈床湧去,想要搶走跳彈床。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白兔當然不肯交給牠們,全部拿出了柱塞來迎戰,死守跳彈床。
 
場面一度混亂,白兔與猴子兩方人馬發生衝突,開戰了起來。
 
白兔為了守住成功搶下來的跳彈床而努力與猴子對抗,牠們能不能回到家,能不能回到月亮去,就是靠那跳彈床了。
 
雖然不知道猴子的目的為何,但牠們也為着自己的理由而戰鬥着,牠們努力與白兔對抗,想要搶走跳彈床。
 
猴子猛拉着白兔的耳朵,而白兔又不斷用柱塞吸住猴子的臉。
 
也有些白兔和猴子採取敵不動我不動的戰鬥方式,單純的對望。
 
甚至有些白兔和猴子在一旁開賭,賭那一方會贏,以賭博來一決勝負。
 
兩者互不相讓,打得火紅火熱,不過在謝西嘉看來,牠們還只不過是小孩子打架的一樣,都是為了爭一個玩具。
 
「你們不要打架啦。」
 
看到這兩班孩子為着一個跳彈床而打架,謝西嘉學媽媽一樣出聲阻止,但是並沒有發揮到效果。
 
那群白兔和猴子,打架的打架,不動的不動,賭博的賭博。
 
就在牠們打得起勁的時候,一隻白兔很慌張的走了進來,還差點跌到。
 
「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
 
不知道牠在講甚麼,只知道在牠講話的時候,不論白兔和猴子都停下了來,不再打架,不再對望,不再賭博。
 
謝西嘉講話都沒有白兔和猴子聽,反而那隻白兔的一句話就每個都聽,謝西嘉實在不禁嘆了口氣。
 
雖然白兔和猴子沒有打架,但是情況並沒有因此而轉好。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嘰嘰!!!!!!」
 
每隻白兔和猴子都慌了起來,但謝西嘉完全不知道牠們發生了甚麼。
 
現在的白兔和猴子們,都像是知道了甚麼很危險的東西正在前來,全部都被嚇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