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着兔爸前進,謝西嘉她們進到了地下水道裡。
 
本以為這裡很污髒,但竟然意外地潔淨,四周都裝有照明燈,完全不需要摸黑行走。
 
而且也沒有下水道的濕漉漉感覺,老鼠和曱甴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謝西嘉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路。
 
但她們並沒有走錯路,那是因為下水道其實就是白兔們的交通道路。
 
白兔們的身份比較特別,牠們在街道上走來走去,絕對會驚動市民以及漁農處,所以非必要牠們都不會在街上行走。
 


無法在街上行走,也就無法輕鬆到達其他地方,因為牠們必須要繞過城市而行。
 
為了方便來往,白兔們把附近的地下水道當作成交通道路,把一張大床當作氣車使用,在水管上滑動到不同的地方。
 
所以每個地下水道入口處,就等同於人類的火車站月台,因此會被清潔到這麼乾淨,會有照明燈,也是正常不過的事。
 
繼續向前走,謝西嘉她們看到一隻帶着車長帽子的白兔,帶車長帽子的白兔在一張大床旁旁,相信牠就是這張大床的司機。
 
坐着大床遊走地下水道,謝西嘉還是第一次,她感到非常的興奮,之前對於地下水道的不良感,全部都消失了。
 


兔爸走到司機白兔的面前,然後「吧啦吧啦」的告訴牠要去的目的地,接着謝西嘉一行人便坐在大床上。
 
地下水道能夠通往的地方,竟然連猴子所居住的森林也能通往,這還真的厲害。
 
司機白兔確認了謝西嘉她們都坐好了後,便拿出了個鈴猛搖動,鈴聲作響,猶如開車前的訊號一樣。
 
下一刻,在大床兩旁的水道閘門打開,大量的水湧了出來,一瞬間推動了大床。
 
原理就如果在水上樂園的滑水梯一樣,以水流作為推動力,讓大床前進。
 


湧出來的水並沒有發出惡臭,因為這並不是下水道裡原本應有的污水,而是從各家各戶搶來的水喉水。
 
所以,如果某天你發現水費急升的話,就應該要檢查一下自己家的水喉水有沒有被偷走了。
 
閘門完全打開,流水量急增,大床隨着急速的水流向前滑動着,穿過一個又一個的彎位。
 
「哇哈哈!好好玩呀!」
 
這簡直如同在玩激流的一樣,謝西嘉感到非常的高興,就連坐在她肩頭上的兔寶也一樣。
 
但對於白兔司機和兔爸來說,這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了,沒有甚麼值得興奮和高興。
 
駕輕就熟的白兔司機,對於每一個分叉路口去到那裡已經是料如指掌。
 
牠拿出長長的柱塞,讓大床左拐彎右拐彎,朝目的地前進。


 
中途沒有停站,也沒有交通燈,也沒有交通擠塞,所前進的速度比起地下鐵還要快,只是用了一段短時間,謝西嘉她們就來到了位於森林裡的地下水道出口。
 
「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
 
司機白兔讓大床停定後,便讓謝西嘉她們下床,更不知道在「吧啦吧啦」的講甚麼。
 
謝西嘉猜大概是在說「已經到達森林站,請乘客下床,大床即將會折返。」,畢竟牠是司機白兔。
 
離開了大床後,謝西嘉就與司機白兔道別,而大床也馬上開走了。
 
位於森林裡的下水道入口,應該很少白兔會來這邊,所以也比較髒。
 
雜草重生,有些照明燈壞了沒人理,偶爾也有些小昆蟲爬來爬去,跟在雜物山那裡的月台完全不呢。
 


一直走一直走,跟隨着兔爸的腳步,謝西嘉她們離開了下水道入口,來到森林之中。
 
高過於頭的大樹,直指向黃昏色的天空,天空一塊塊的出現在頭頂,因為大樹群的關係,天空都沒辦法收在眼內了。
 
謝西嘉還真的第一次見到這麼高大的樹,她開始在想,自己到底身在本地地圖上的那一方呢。
 
「BarBarBarBar!」
 
就在謝西嘉觀察着一式一樣的景色時,兔爸對着謝西嘉講話。
 
謝西嘉望向兔爸,看到牠發現了一個路牌掛在了樹身上,於是謝西嘉便走到路牌前邊,看看裡邊的內容。
 
「電視機?」
 
謝西嘉不解地歪了歪頭,她對於畫在路牌上的圖畫感到莫名其妙。


 
但是當她記起猴子有經營電視台的時候,才明白到這個電視機原來是指電視台的位置。
 
的確,在四周都差不多的樹林裡走動,很容易就迷失方向,雖說猴子身處的位置有坐訊號塔能當作坐標。
 
猴子們可能怕有誰會把迷路當作藉口而遲到,甚至不上班,所以才造了路牌。
 
有了路牌的話,要找到猴子們的電視台就輕鬆得多了。
 
沿着路牌走,謝西嘉感覺到越來越接近電視台,在她身前的兔爸,為了保護謝西嘉已做好了隨時準備戰鬥的姿態。
 
謝西嘉很想告訴牠知道,這次的目的是說服猴子交還跳彈床,而不是搶回跳彈床。
 
但她看到兔爸認真的表情,又不好意思潑牠冷水,只好讓牠繼續扮演個騎士吧。
 


終於,謝西嘉她們來到了猴子所經營的電視台門前了。
 
白色的高牆後,有一座比大樹還要高的塔,那應該就是訊號塔,訊號塔上掛上了猴子電視台公司的名字------TV咇。
 
這名字到底是仿傚某電視公司的名字,還是猴子們自己改的呢?
 
在訊息塔旁邊有好多座大大小小的建築物,那應該是用來進行拍攝用的地方。
 
永遠打開的大門,像是歡迎任何有喜歡表演的猴子或人來加入,但保安比起白兔們所在的雜物山要嚴密,畢竟這是大公司吧?
 
謝西嘉她們走到入口處,便馬上被兩隻身穿黑色西裝的猴子攔了下來。
 
「嘰嘰?」
 
猴子對謝西嘉講話,但謝西嘉完全聽不明白,但謝西嘉猜牠們是在說「來者何人」之類的說話。
 
「呃…那個…謝西嘉是想要來找那張跳彈床,請問你們知道跳彈床在那裡嗎?」
 
「嘰嘰嘰,嘰嘰。」
 
「呃……可以讓我們進去嗎?」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呃呃…嘰嘰,跳彈床嘰嘰,謝西嘉想要進去嘰嘰。」
 
無法溝通,這比起用英文來跟外國人問路還要難上好幾倍,面對眼前這個情況,謝西嘉也只好沒撤地苦笑。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就在語言無法溝通的時候,最後就是用身體語言,兔爸大叫一聲,然後用柱塞吸向一隻猴子的臉,以這動作來告訴牠們知道「我們想要進去」。
 
雖說這是身體語言,但還是會叫「人」誤會,就例如沒被吸住臉的猴子,就以為兔爸想要打架。
 
「嘰嘰!!」
 
猴子頭頂上的警示燈馬上變成紅色,而猴子也握了拳頭,想要打向兔爸。
 
然而,在這個時候兔寶拿起了丫叉,並彈射出了一塊石頭,石頭剛好打中了猴子的額頭,而猴子也當場暈了過去。
 
「嚯呃!?」
 
兩隻當保安的猴子都被打暈,謝西嘉慌得叫了出來,因為這樣的行為絕對會被當成侵攻。
 
幸好沒有其他猴子看到這個情景,不然到時候就不要說甚麼說服,她們可能想要逃走也不能。
 
謝西嘉立即抱起了兩隻猴子,然後把牠們收藏在一棵大樹的後邊,不讓其他猴子發現這兩隻猴子被攻擊了的事。
 
把兩隻猴子放好後,謝西嘉確定好沒有四周沒有其他猴子在場,便安心的呼出了一口氣。
 
「你們啊,要乖乖呀,不可以隨便打人的呀。」
 
謝西嘉單手插腰,並豎起了一隻手指,對着兔爸和兔寶說教,就像個媽媽對孩子訓話的一樣。
 
兩隻白兔惹了謝西嘉生氣,覺得很抱歉,牠們的頭都微微低下,雖然他們其實不太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事就對了。
 
不過,既然謝西嘉不希望自己去攻擊別「人」,那就只好忍耐。
 
接着,謝西嘉她們便進入了電視台裡,開始尋找跳彈床。
 
但電視台實在太大,謝西嘉她們完全不知道應該從那邊入手比較好。
 
她們站在電視台地圖前,看着地圖,努力思考着應該要由那一邊開始。
 
「要先由那裡開始比較好呢?這邊嗎?還是這邊呢?」
 
摸不着頭腦的謝西嘉,正一臉苦腦,而就在這時,在不遠處傳來了猴子「嘰嘰」的聲音。
 
好奇的謝西嘉她們,摸着牆向着聲音的來源走去,並偷偷摸摸的探頭出去望了望。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跳彈床就出現在謝西嘉她們的眼前,不過是在猴子們的運送之下。
 
猴子們把搶來了的跳彈床放到搬運車上,並從應該是道具倉庫的地方推出來。
 
牠們到底想要把跳彈床帶去那裡呢?其實,到底猴子們又為什麼想要得到跳彈床呢?
 
沒有頭緒,謝西嘉只知道跳彈床對白兔們來說是很重要,白兔們能不能回家去都是看它了。
 
正因為這樣,謝西嘉便馬上上前,希望跟猴子們相談一下,希望牠們能交還出跳彈床。
 
然而,兔爸又比謝西嘉先快一步走出去。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而且是帶着激動的情緒衝上去。
 
「哇呀!?」
 
看到兔爸又這麼失控,謝西嘉在想這其實是不是白兔們天生的反應?
 
這並不是思考這些有的沒的事的時候,兔爸這麼一搞,就很難跟猴子們相談交還的事。
 
必須要阻止牠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