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謝西嘉之前才跟兔爸說過不可以隨便打「人」,但是這根本是左耳入右耳出。
 
兔爸向着跳彈床奔跑過去,直衝敵陣,而謝西嘉也為了阻止牠而從後追上。
 
正在搬運跳彈床的猴子,看到有一隻白兔和一個女孩衝過來,頓時被嚇到。
 
牠們以為有誰要攻擊牠們,本來在牠們頭頂上藍色的警示燈變成了紅色,全部猴子進入了攻擊狀態。
 
面對好幾個敵人,兔爸一於少理,依然向着彈跳床衝過去,牠打算以一兔之力奪回跳彈床。
 


猴子們立即上前攔截,但是在眨眼的一瞬間就被兔爸的栓塞打倒。
 
現在的兔爸猶如一架失控火車,不撞上跳彈床便不停下來,就算謝西嘉在後邊叫住了牠,牠都聽不到。
 
看到跳彈床就在眼前,兔爸更是興奮,情緒急速上升。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兔爸激動地大叫,更張開雙手,想要擁抱跳彈床,像是不想再與跳彈床分離似的。
 


但就在這一刻,一隻有成年人身高的猴子衝了出來,擋在兔爸的面前。
 
那隻猴子一手捉住了兔爸那以鐵水桶造的頭盔,然後向上一提,兔爸頓時雙腳離地。
 
下一刻,那猴及手臂發力,把兔爸如同個鐵餅一樣擲了出去。
 
被擲飛出去的兔爸,在半空之中慌亂地揮動雙手雙腳,猶如小丑表演。
 
只是在一瞬間,兔爸就如同子彈一樣從謝西嘉身邊飛過,謝西嘉想要接住牠,但因為飛行的速度實在太快,根本接不住。
 


最後,兔爸直撞上樹叢之中,並從樹叢中掉下來,這才讓牠停下了。
 
從樹叢上掉下來的兔爸,雙眼變成了一個個的圈圈,滿天星斗,牠的靈魂也從兩隻白兔門牙之間走出來。
 
謝西嘉見狀,立即走過去,把兔爸的靈魂擠回進去,真是驚險呢。
 
「這東西是本大爺的在即將要舉行的比賽裡的贏得的獎品,你這小傢伙別來搗亂!」
 
忽然間,謝西嘉聽到了自己熟識的語言,明明四周都是猴子,但竟然會聽到自己的語言?
 
一臉吃驚的謝西嘉,馬上望向聲音的來源,她馬上就看到那隻有着成年人身高的猴子對着她和兔爸講話。
 
「嚯呃?你會說人類的語言?」
 
謝西嘉以為自己出現幻聽,於是向着那猴子問了問,好讓她確認一下。


 
「覺得很驚訝吧,小妹妹,對,我會說你們人類的語言。」
 
太棒了,這實在太棒了,既然有猴子會說人類的語言,那裡要進行說服也變得輕易而舉。
 
謝西嘉抱起了還是看到滿天星星的兔爸在胸前,然後走到那隻會說人類語言的猴子面前跟牠講話。
 
「謝西嘉有件事想要跟你相談一下,那是關於……」
 
「在那之前,妳是不是應該報上自己的名字啊?小妹妹。」
 
可能是她太心急想要取回跳彈床,,謝西嘉也忘了要先作自我介紹,這是禮貌。
 
「啊…對不起。你好,謝西嘉是謝西嘉。」
 


習慣以自己的名字來取代「我」這個一個字,即使面對不相識的人作自我介紹時也不會改變。
 
「我就是-------連續九屆猜拳大賽的冠軍,王者中的王者,巫奇中的巫奇,猴見猴愛,車見車載,棺才見到都彈起蓋,英俊瀟灑,咬爛花灑,齊集各種色彩於一身,並散發着光芒的-------七彩巫奇!」
 
這隻猴子的自我介紹,令到身為旁白的我聯想到甚麼集天下之奇材甚麼甚麼甚麼湯。
 
名為七彩巫奇的猴子,有着成年男人的身高,牠身穿着皮革外套,一身潮流的指標。
 
而且,牠一邊自我介紹的時候,每讀到一句就擺了個姿勢,如同在表演的一樣,感覺又酷又華麗。
 
謝西嘉聽到牠的自我介紹後都拍手鼓掌,以示支持和感謝表演。
 
「對了,小妹妹,妳剛才是不是提到有關於要當我女朋友的事嗎?」
 
「嚯呃?不是啦,謝西嘉是想說關於跳------」


 
「我明白到妳的心意,但我對小女孩沒有興趣,再說,我是猴子而妳是人類,我們相愛的話會令大自然出現混亂。」
 
「謝西嘉是想要說關於跳彈-------」
 
「如果神要判我有罪,那我的罪名就是美麗,對不起,小妹妹,我不能回應妳的心意。」
 
「聽謝西嘉說啦!」
 
七彩巫奇完全沒有聽到謝西嘉的說話,牠只陶醉在自己想狂妄自大的世界之中。
 
牠這麼自大的發言,噁心得就連兔爸都從滿天星星的世界中醒來,更露出一臉「這傢伙有病嗎」的表情。
 
謝西嘉除了很無奈之外,她還擔心着兔寶會不會有樣學樣,從而影響了兔寶的心智發展。
 


就在七彩巫奇的話聲落下的一刻,牠看了看自己的智能手機,然後又自說自話。
 
「啊,原來自己這麼晚了,我還得要準備參加今天舉行的第十屆猜拳大賽,保持不敗記錄的我,只要再贏出這一屆,我就是十連勝了。」
 
猜拳大賽,意思是包剪揼比賽嗎?
 
雖然謝西嘉有點在意這個猜拳比賽,但她還是比較在意跳彈床的事。
 
「因為過去連續九屆都是我贏,大會為了吸引參加者而把冠軍獎品加碼,就是這台跳彈床了啊。」
 
這下子,謝西嘉終於明白到為什麼猴子們要搶跳彈床了,原來這是一場猜拳比賽的冠軍禮品。
 
在剛才,猴子們應該是想要把獎品送去比賽會場,所以才會進行搬運。
 
「獎品加碼了,參賽資格也調低了,今年的選手比過往都要多呢,可是,最後得到勝利的人一定是我。」
 
七彩巫奇望了望繼續被搬運的跳彈床,然後又再說話。
 
「有了這個跳彈床,我就可以開拍屬於我的電影了,寶貝,你要等我呀!」
 
終於,在七彩巫奇的話全部講畢了後,牠就向着比賽會場奔跑過去。
 
對於謝西嘉的事,七彩巫奇完全沒有關心過,他甚至連一句謝西嘉的說話也沒有聽進耳。
 
看到七彩巫奇遠去了的背影,謝西嘉她們都無言起來。
 
雖然語言是通了,但對方的性格關係,這依然是無法溝通,甚至比起跟在語言不通的情況更無法溝通。
 
不過,謝西嘉她們得到了一個情報。
 
「猜拳大賽?」
 
跳彈床是猜拳大賽冠軍的禮品,而猜拳大賽是在今天舉行,因為七彩巫奇已經連勝九屆,大會為了吸引參賽者而調低參加資格,這就是目前所得的情報。
 
這些看起來似有還無的情報,就讓謝西嘉想到了一個無需要涌通,也無需要使用武力搶奪,也可以讓兔爸活動,同時可以取回跳彈床的方法。
 
沒錯,那個方法就是去參加猜拳大賽。
 
只要從猜拳大賽中勝出,就可以得到跳彈床,這是各個取得跳彈床方法之中最簡單的一個。
 
謝西嘉相信,那猜拳大賽,就只不過是包剪揼,那是一場運氣的對決,當然也包括心理。
 
猜拳,這是每個小朋友都會玩的遊戲,謝西嘉當然也懂得玩,所以玩猜拳對她來說應該沒問題。
 
「好吧,為了取回來跳彈床,去參加猜拳大賽吧!」
 
謝西嘉下定了決心似的跟兔爸和兔寶說話,而牠們兩個都舉手叫好。
 
靠着動物之間的對話,謝西嘉從兔爸的問路當中,知道了報名地點。
 
雖然就快開始比賽,但報名參賽的時間是在比賽開始前截止,看來大會真的很需要參賽者呢。
 
一個比賽連續九屆都是同一個人勝出,很自然就沒有其他人想要去參加,所以大會會有比賽開始前才截止這個安排吧?
 
因為謝西嘉怕兔爸又會控制不住自己,忽然大叫然後攻擊猴子,所以她都把兔爸抱住,像是抱娃娃的一樣抱。
 
走着走着,謝西嘉她們來到了猜拳大賽的報名處。
 
在那裡,一隻猴子正坐在一張西式長餐桌面前,正等待着參賽的選手。
 
大概參加比賽的選手已經是塵埃落定,而且比賽在即,所以沒有任何選手來報名,除了謝西嘉。
 
「那個…謝西嘉想要參賽啊。」
 
謝西嘉走到猴子面前,並表示要參加猜拳大賽。
 
那隻猴子吃了一驚,兩眼都瞪大,像是在說「真的還有其他人在這個時候報名啊?而且是人類?」。
 
「是不是已經截止了呀?」
 
看到猴子除了吃驚之外就沒有反應,謝西嘉便繼續說話來讓牠醒醒。
 
如果真的是截止了的話,那謝西嘉就得要找其他方法去取回跳彈床了。
 
一想到又要跟那自大的七彩巫奇說話,謝西嘉就變成了一臉無奈的表情。
 
猴子沒有回答謝西嘉,牠反而取出了部對講機跟其他猴子聯絡,而對講機裡頭的猴子,應該是這次猜拳大賽的主辦猴。
 
平常都是猴子會參加這場比賽,但現在卻突然殺出了個人類說要參加這場比賽。
 
負責選手報名的猴子當然不知道讓不讓謝西嘉參加比賽,畢竟人類和猴子是不太一樣的生物。
 
「嘰嘰嘰?」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謝西嘉在想,如果每隻猴子都能夠像七彩巫奇一樣,懂得說人類的語言,那她就可以聽得到猴子到底在講甚麼了。
 
謝西嘉開始擔心着自己能不能參加這一場猜拳大賽,要是沒辦法參加的話,就只能照原訂的計劃去做。
 
如果是照原地計劃去做,如無意外的話,七彩巫奇就是跳彈床的得主,到時候就必須說服這個自大狂。
 
面對這個又自戀又自大的七彩巫奇,謝西嘉很擔心自己到底有沒有辦法說服牠交出跳彈床。
 
在晚上十二時前沒辦法取得跳彈床的話,白兔大軍就會向猴子的所在地進軍,到時候就有一場激戰展開,說不定會造成傷亡。
 
謝西嘉不想要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她在心裡默默地祈求着上天,讓她能參加這場猜拳大賽。
 
神明先生,請你幫幫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