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屆猜拳大賽的會場之中,各隻猴子正期待着比賽的開始,所有負責現場拍攝的猴子也準備就緒。
 
同時,負責干擾大氣電波,讓這間不獲發牌的電視台的電視節目播放的猴子,也進行着干擾的工作。
 
不過這個現場直播的比賽到底會在那一個頻道收看得到,應該就只有本身就知道的人才知道。
 
忽然間,全場的燈光關上,四周一片黑暗,就像是世界被黑暗吞掉了的一樣。
 
但是沒有誰因為這件事而感到傷怕,反而歡呼拍掌了起來,因為大家都知道猜拳大賽開始了。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聚光燈頓時亮起,打落在一片歡呼聲中出場的大會司儀身上。
 
站在三面台上的大會司儀,一邊自我介紹,一邊向各個觀眾揮手,場面非常熱鬧。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對於不懂得動物語言的我旁白,無法翻譯出內容給大家知道真的很抱歉,但是依照大會司儀的動作來看,接下來應該是要介紹參加選手。
 


舞台的燈光稍微亮起,而聚光燈也從司儀身上離開,照向第一位參賽者。
 
然後,司儀就讀出了參賽者的名字,以及稍微做一下簡單的介紹。
 
接着是第二位,再來是第三位,然後是第四位,不斷地介紹參賽者。
 
但是在場的觀眾,開始感到不耐煩,因為司儀介紹的參賽者都不是牠們想要見到的。
 
看來各隻猴子都是期待着一隻猴子的登場,而接下來就是這隻被期待的猴子壓軸登場的時候了。
 


沒錯,那隻猴子就是七彩巫奇,牠才剛登場,所有猴子就猛叫起來,現場好像都快要失控了。
 
在舞台上的七彩巫奇,身穿了藍色的厚毛外套,那應該是與牠的褲子是套裝,整隻猴子看起來帥氣極了。
 
有些女性的猴子,更因為牠的帥氣而暈倒,要準備好的急救員帶走處理。
 
七彩巫奇站到舞台的前邊,並對各個觀眾揮手,更擺出各個帥氣的姿勢,讓觀眾們拍照。
 
不說還不知道原來是猜拳大賽,而不是七彩巫奇表演會。
 
「好誇張耶。」
 
在後台那邊探頭出來的謝西嘉,看到了這樣的情景之後,不禁傻了眼。
 
怪不得七彩巫奇會這麼自大和自戀,原來都是那些支持者所造成,謝西嘉點了點頭,肯定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經過一輪長達十五分鐘的短時間司儀與七彩巫奇的對話環節之後,就輪到最後一位參賽者登場。
 
「嘰嘰,嘰嘰嘰嘰嘰,謝西瓜。」
 
甚麼謝西瓜呢?謝西嘉完全不懂得司儀是不是在讀自己的名字。
 
但是在後台等待登場的只有自己,所以應該是輪到自己登場吧?所以謝西嘉就帶着兔爸和兔寶一同前往舞台。
 
謝西嘉從後台走出,心臟砰砰砰砰的猛跳動,可能她知道現在是做現場直播,所以感到非常緊張吧。
 
畢竟每一個人第一次踏上舞台的時候,會感到緊張是在所難免,特別是現在是電視節目的直播,只有十三歲的謝西嘉會緊張真的很正常。
 
兔爸也不例外,雖然牠是隻成年了的男性兔,但對於上電視也會感到緊張。
 


唯一不感到緊張的,應該就只有兔寶吧,因為兔寶不小心在謝西嘉的肩頭上睡着了。
 
謝西嘉戰戰兢兢,以全身猶如上緊了螺絲的機械人姿態走到舞台的中間去,然後向所位觀眾行了個九十度的禮。
 
「大…大家好,謝西嘉是謝西嘉…不是謝西瓜。」
 
說完了句話了後,謝西嘉就走到舞台的旁邊,也就是參加者等待的地方,然後一語不發的。
 
全場無聲,安靜得只聽到冷氣在運作的聲音,氣氛相當的尷尬。
 
那是當然的吧,因為謝西嘉是人類而不是猴子,身為觀眾的猴子們,當然對謝西嘉的登場感到很意外,意外到不知道給甚麼反應。
 
拍手支持又不是,喝倒彩又不是,所以大家都只好安靜。
 
司儀看到這個情況也不禁苦笑,不過這沒甚麼所謂,因為在參賽選手介紹過之後,就是正式的比賽。


 
在比賽正式開始之前,還是需要講解一下大家都知道的比賽規則,以及比賽流程。
 
規則之前已經解說過,所以就不再講解。
 
而比賽是以淘汰賽的方式進行,能贏到最後的就是贏家,可以得到冠軍獎品跳彈床。
 
另外,每個參賽者都能自己選擇卡組,每個卡組的組合都各有不同,有平衡型,包型,剪型,揼型。
 
參賽者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或者戰略來選擇卡組。
 
往年可以在比賽中自由更換卡組,但今年的比賽決定改變成只能使用一個卡組。
 
一無所知道的謝西嘉,對於選卡組的事情並沒有思考太多,她出於自己的喜好選擇了揼型的卡組。
 


當每個參賽者選擇好卡組之後,大會的電腦系統就會決定淘汰賽的名單,然後顯示在舞台上的螢光幕之中。
 
而謝西嘉的第一場淘汰賽的對手也顯示在舞台上的螢光幕上,她的對手就是一隻帶着眼鏡,看起來像個工讀生的猴子。
 
身穿校服的工讀生猴子,看到了自己的對手是謝西嘉,頓時感到非常的高興。
 
第一是因為牠在第一場比賽不必面對高手級的七彩巫奇,第二是因為謝西嘉是猜拳的新手,完全是零經驗,工讀生猴相信自己可以輕鬆獲勝。
 
相反,謝西嘉知道對手是工讀生猴後,並沒有特別的反應,這可能就是無知的表現吧?
 
「要加油啊!」
 
謝西嘉抱着兔爸,並對牠露出天真的笑容,而兔爸也以一聲「Daaaaaaaaaaaaaaaaaa」來回應謝西嘉。
 
雖然不太清楚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在說「妳也要加油!」,但謝西嘉看到兔爸那個拼命叫喊起來的聲子不禁笑了笑。
 
就在這時,七彩巫奇走到謝西嘉的身邊,並打起招呼。
 
「嗨,小妹妹。」
 
「七彩巫奇先生,你好。」
 
「第一次參賽的妳,要好好加油,要是沒辦法與我在戰場上一較高下,妳一定會很傷心呢。」
 
七彩巫奇果然是一個很自大的猴,謝西嘉點了點頭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雖然牠很自大,但相信並不是壞人,因為牠都會去關心一個猜拳初心者。
 
接着,當各個參賽者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後,大家就前往被分配好的對戰桌,準備以卡牌來進行猜拳。
 
因為負責猜拳的只是謝西嘉,所以兔爸目前是與謝西嘉分開的,兔爸現在就待在舞台旁邊的一部裝置裡邊。
 
這部裝置是懲罰環節時所用到的裝置,當裝置發動了後,用家就會進入虛擬世界,在裡邊進行懲罰環節。
 
裝置有很多部,足夠給各個參賽者使用,所以不用擔心供不應求的問題。
 
當一切都準備就緒後,司儀就確定一切沒有出錯,接着牠就大喊一聲:
 
「嘰嘰!」
 
這次不用翻譯也知道,這一聲「嘰嘰」是代表着開始的意思。
 
第十屆猜拳比賽正式開,所有參賽者都互相交換卡組來洗牌,然後放回去對手的抽牌區上。
 
謝西嘉那邊也一樣,她那邊剛剛完成了洗牌,並進入抽牌階段。
 
抽到的卡牌一合五張,而謝西嘉抽到卡牌是四張揼卡和一張包卡,而工讀生猴子則是四張剪刀和一張揼卡。
 
雙方的手牌是怎樣的組合,都會被對方知得一清二楚,而唯一不知道的就只是懲罰環節中的遊戲是怎樣。
 
在這個情況之下,雙手就得要猜測對方的心理,去猜對方到底會用那一張卡牌。
 
工讀生猴子不禁流了一滴汗,因為牠現在的手牌跟謝西嘉的手牌相比,是明顯地不利。
 
謝西嘉是四揼一包,工讀生猴子是四剪一揼,即是說謝西嘉出揼的機會是非常的大,是五分四的機會。
 
自己只有四張剪刀和一張包,能夠猜贏的機會基本上是五分之一,這還真是有夠低的機率,當然前提是謝西嘉必須要使用包這一張卡。
 
可是,處於上風的謝西嘉有可能會走險用包卡去贏一張揼卡嗎?工讀生猴子認為這不可能。
 
有着四揼一包的謝西嘉,可以說是穩贏這個回合,只要她一直使用揼卡。
 
沒辦法了,現在唯有硬着上,用一張剪卡去拼,這是唯一的求生機會。
 
即使在這次的猜拳輸掉,但只要還有分數在手,也未算是戰敗,再說只要贏得懲罰環節,就不需要扣分。
 
工讀生猴子分析好情況之後,就把發出聲音表示自己已經決定好要用那一張卡。
 
「嚯呃,這麼快就決定好了?」
 
但是謝西嘉卻還未決定好,因為工讀生猴子比自己出牌要快,更早下了決定,令謝西嘉更加心急地去決定出牌。
 
「好吧,就這個。」
 
接着,謝西嘉也做好決定了。
 
雙方做好了決定,決定好了要用那一張卡牌後,每張比賽桌上就會有個鐘進行三秒的倒數,倒數完後就可以把決定好的卡牌拿出來一決勝負。
 
三…二…一…時鐘倒數完畢,並發出響亮的一聲「咇」,然後謝西嘉和工讀生猴子便拿出決定好要使出的卡牌。
 
工讀生猴子使出的卡牌是剪,而謝西嘉使出的是----------
 
------------包!?
 
「嘰嘰!?!?!?」
 
工讀生猴子被嚇了一大跳,牠流露着嚴重地震驚的表情。
 
「怎…怎…怎麼可能,竟然會贏到那五分一的機會?這個小妹妹根本不按牌理出牌呀!!」工讀生猴子的臉上就是這樣的表情。
 
「啊,輸掉了,謝西嘉因為想要自己的卡牌清一色好看,所以才使用包卡,結果輸掉了呢。」
 
這個小妹妹就是因為這麼笨蛋的理由而使用包卡!?工讀生猴子完全不能理解謝西嘉的想法,牠心裡暗想人類真是難以理解的生物。
 
在猜拳中輸掉的謝西嘉,一邊摸着後腦杓一邊笑,好像不太在意輸掉的事。
 
「白兔爸爸,接下來交給你了啊!」
 
因為謝西嘉輸掉了猜拳,所以如果兔爸在懲罰環節中輸了的話,謝西嘉的分數就會扣減,贏了的話則懲罰取消。
 
猜拳完了後,就是懲罰環節的時候,現在變成了兔爸與工讀生猴子的對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