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了懲罰環節,工讀生猴子把手上的卡牌交給工作人員保管,然後就走到進行懲罰環節的機械裝置那邊。
 
負責懲罰環節的兔爸,已經坐在機械裝置裡頭,正等待工讀生猴子就位。
 
當工讀生猴子就位後,工作人員便關上門,並啟動機械,兔爸和工讀生猴子一瞬間入睡。
 
雖然是入睡,但是牠們的大腦還在運作及思考,如同在準備去發夢的一樣。
 
下一刻,在機械裝置的頂頭上,升起了一個螢光幕,螢光幕顯示出兔爸和工讀生猴正處於一個純白色的世界。
 


這個世界可以說是夢境,但其實這是一個人工的虛擬世界,似真似假,猶如發夢。
 
接着,工作人員便把工讀生猴猜贏了的卡牌放到機械裝置的插卡位,讓機械裝置讀取卡片中的懲罰遊戲。
 
插卡位亮起了綠燈,這表示讀取成功,然後,在兔爸和工讀生猴身處的世界,忽然改變,變成了一個小公園。
 
在兔爸和工讀生猴的兩旁都是花卉,而在牠們的眼前則有着一個石柱,在石柱的前邊有着一隻猴子。
 
接着,在螢光幕上飄過了各種文字,而其中一種文字是謝西嘉看得懂的文字,文字的內容是「一二三木頭猴」。
 


謝西嘉在猜,這應該是這個懲罰遊戲的名字叫。
 
雖然名字上是叫「木頭猴」,但相信應該是跟「木頭人」的遊戲差不多,玩法也是一樣。
 
工作人員把遊戲的玩法直入到兔爸和工讀生猴的腦中,牠們兩個馬上就明白到這遊戲的玩法,雖然工讀人猴早就明白了。
 
這個遊戲就是,最快碰到鬼的人就算是贏,限時為三十秒,三十秒完結後沒有人碰到鬼,則當兔爸為輸。
 
鬼-----即是負責唸口號的那隻猴子------會唸出「一二三達摩先生倒下來」,唸完後有誰在動的話,那麼牠就會被帶回最初起點。
 


以前玩這個遊戲,都是唸「一二三,紅綠燈,過馬路,要小心」,但現在竟然變成了甚麼「達摩先生倒下來」,謝西嘉真的覺得這個動物世界真是與別不同呢。
 
話說,達摩先生是指達摩刀法的那個達摩嗎?謝西嘉稍微思考了這件事。
 
兔爸和工讀生猴子各就各位,準備開始這個懲罰遊戲,牠們都站在起點,等待遊戲的開始。
 
當牠們都準備好了後,這個「一二三木頭猴」的懲罰遊戲便正式開。
 
「嘰嘰嘰」 (一二三)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才剛開始唸「一二三」,兔爸就已經瘋了似的大叫起來,並拿出了個柱塞向着鬼直衝過去。
 
好快的反應,在遊戲開始的一刻這隻白兔就反應過來,開前猛衝,工讀生猴子看到兔爸的氣勢嚇得呆住。


 
好強的速度,才唸到「一二三」這三個字,兔爸與鬼的距離就已經縮短到剩下一半的距離,工讀生猴子自覺自己完全不是對手。
 
聽到兔爸「Daaaaaa」的一聲吼叫,連當鬼的那隻猴子也被嚇到,牠差點就連口號也忘記了怎樣唸。
 
當鬼的猴子為了保命,便加快速度的繼續唸口號,好讓牠眼前那隻怪獸停下來。
 
「嘰嘰嘰嘰嘰嘰嘰!!」 (達摩先生倒下來!!)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
 
然而,即使把口號全部唸完,牠眼前的那隻拿着柱塞的白兔還沒有停下來,直接衝過來,仿佛想要撞死自己。
 
當鬼的猴子嚇得腳子也軟掉,當場跌倒在地上。
 


「嘰嘰!!」
 
牠發出了饒命的叫聲,但是兔爸完全沒聽到,兔爸只知道現在正是大好機會。
 
兔爸舉起柱塞,然後吸在當鬼的猴子的臉上,猴子的臉像是要被扯離身體的般吸住。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兔爸又再把舉起柱塞,然後一個高速迴轉,如同擲鐵餅的一樣,把當鬼的猴子向後擲飛。
 
「嘰!嘰!」
 
被柱塞吸住的臉馬上被甩開,當鬼的猴子被擲飛到半空中去,發出了「Help Me」的慘叫,更向着工讀生猴子飛去。
 
碰隆!


 
一下碰撞的聲音響起,兩隻猴子都相撞在一起,如同火星撞地球般的慘烈,兩隻猴子都變得滿天星斗。
 
整個過程只不過是花了四秒多的時間,謝西嘉看到兔爸這樣的行為,只好無奈的苦笑,兔爸真可以說是精力旺盛呢。
 
不過-------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決定勝負的評判猴子卻判斷工讀生猴子勝出這次懲罰遊戲。
 
雖然兔爸是碰到鬼,甚至把鬼向着工讀生猴子擲飛,但是這都是唸完口號之後的事,依照規則,兔爸必須要重新再來過。
 
但是因為兔爸把鬼擲飛的關係,鬼與工讀生猴子碰撞在一起,所以工讀生猴子被判定成碰到了鬼,所以完全沒動過的工讀生猴子贏出這次懲罰遊戲。
 


謝西嘉對於判決沒有異議,因為規則早就講明了,但是兔爸就感到非常的不高興,畢竟牠認為自己第一個碰到鬼的。
 
因為懲罰環節輸了,謝西嘉的分數被扣減,現在只是剩下八百分左右。
 
工讀生猴子從已經停止了運作的機械裝置中走出來,東歪西倒的步行回去比賽桌去,看來雖然剛才的懲罰遊戲是模擬,但也令工讀生猴子感到頭暈。
 
步行回到比賽桌的牠,一邊扶着桌邊,一邊拿回自己的卡牌,準備猜拳。
 
「猴子先生,你還好嗎?沒事吧?」
 
看到工讀生猴子現在這個模樣,謝西嘉都不禁擔心了起來。
 
現在又回到猜拳的環節上,謝西嘉和工讀生猴子各抽一張牌,謝西嘉抽到的是包卡,而工讀生猴子抽到的是剪卡。
 
現在的情況是,謝西嘉手上有三揼一包,而工讀生猴子則是四張剪卡。
 
情況看起來,工讀生猴子是完全的慘,牠那四張剪卡注定會被揼卡擊敗,如果對手是一個正常的玩家。
 
依照上一個回合的情況來看,謝西嘉會因為「清一色」的關係,而不捨得用掉揼卡。
 
根據這個情況來看,謝西嘉在這個回合也會因為「清一色」的關係而不用揼卡,反而選用包卡。
 
所以,工讀生猴子可以說是穩知道了謝西嘉會出甚麼卡牌,對於只能選用剪卡的牠來說,這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工讀生猴子想都沒再多想,就已經宣報決定好要出那一張卡,做出決定的時候與抽到卡的時間,還只不過是相差四秒左右。
 
看到工讀生猴子這麼快就決定好了要用那一張卡牌,謝西嘉開始心急起來,謝西嘉還在決定要用那一張卡呢。
 
「嗯…嗯…那個…要用那一張比較好…嗯嗯。」
 
「嘰嘰!嘰嘰!」
 
工讀生猴子稍微捉住了謝西嘉那心急的心理,發聲催促她盡快下決定。
 
這一下催促的聲音,讓謝西嘉變得更加心急,在她腦海內每一個想法,都因為心急而打亂。
 
工讀生猴子催促謝西嘉,除了讓她更慌亂,也是為了阻止她去思考其他事,例如去思考應不應該使用揼卡。
 
牠認為謝西嘉會因為「清一色」的關係而不選用揼卡,所以一定會去選用包卡,再加上自己的催促,謝西嘉就更會出於本能反應去選擇包卡。
 
這可以說是一場心理戰呢,工讀生猴子想到自己那可惡的手段,而忍不住偷笑。
 
「嘰嘰!嘰嘰!」
 
牠再一次催促謝西嘉,謝西嘉又再被嚇了一下,她的心變得更亂了。
 
「嗯,就這一張吧。」
 
心大心細的謝西嘉,終於在工讀生猴子的催促之下,決定好了要使用那一張卡牌了。
 
兩人宣報好決定了要用那一張卡之後,比賽桌上的螢光幕便出現了三秒的倒數。
 
三…二…一!
 
謝西嘉與工讀生猴子同時拿出卡牌,雙方的卡牌都放在桌面上去。
 
「嘰嘰!!!!」
 
如果大家有看過那張叫「吶喊」的畫作,那麼大家就會覺得現在的工讀生猴子是在扮演裡邊表情。
 
怎麼可能會這樣!怎麼可能會這樣!工讀生猴子現在的心裡,大概在叫喊着這樣的內容。
 
那是因為謝西嘉使出的卡牌,竟然不是預計中的包卡,而是揼卡。
 
明明上一個回合還因為「清一色」而選用包卡,為什麼這一個回並不是呢,為什麼會這樣?
 
工讀生猴子完全不能理,即使牠唸書唸得再多,也無法理解到謝西嘉的行為。
 
所謂女人心,海底針,每個水手都說女人被大海更難預料,更善變,即使是小女孩也不例外。
 
工讀生猴子現在明白到這句古語的意思了。
 
「哈哈,果然是謝西嘉最喜歡的揼,一出就贏了耶。」
 
這次謝西嘉會選擇用揼,只不過是單純的個人喜好。
 
工讀生猴子又一次因為謝西嘉那不按情理去出牌的行為,被搞得傻了眼。
 
既然在猜拳環節中輸了,那就得依照規則來開始懲罰遊戲,只要在懲罰遊戲中贏了的話,分數就不會扣減,就算猜輸了也沒所謂。
 
工讀生猴子再次走到機械裝置那邊,準備着開始懲罰遊戲,而謝西嘉也等着看兔爸大展身手。
 
不過,在這個時候,四周傳來了一片歡呼聲,氣氛變得熱鬧起來。
 
謝西嘉知道這些歡呼聲不可能是給自己的,她出於好奇,環視了四周一下,看看有甚麼值得歡呼。
 
而在這個時,她看到了七彩巫奇的對戰結果。
 
七彩巫奇以一千分比零分的壓倒勝姿態,已經順利勝出了第一輪淘汰賽了。
 
「啊,好厲害,這麼快就已經贏了啊。」
 
在自己的比賽還在進行的時候,七彩巫奇已經贏得了第一輪比賽,謝西嘉不禁因為牠的實力而感到驚嘆。
 
要為白兔們取回跳彈床,就得要在這場猜拳大賽成為冠軍,而在那之前,就得要擊敗每一個對手。
 
不論是眼前一位工讀生猴子,還是七彩巫奇,謝西嘉都必須要贏。
 
謝西嘉在自己的心裡,為着自說了一句「加油」,叫自己努力去贏得比賽。
 
同時,她也在心裡向着已經進入了虛擬世界了,準備跟工讀生猴子的進行懲罰遊戲的兔爸說了一聲「加油」。
 
謝西嘉和兔爸一起的猜拳比賽,將會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