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員把謝西嘉在猜拳回合中贏出的卡牌插進機械裝置的插卡位之中,同時工讀生猴子也為了進行懲罰環節而進入了機械裝置之內。
 
插卡位亮起了綠燈,卡牌讀取成功,兔爸和工讀生猴子身處的虛擬世界立即有所改變。
 
空白的世界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綠色草平原,兔爸和工讀生猴子就身處其中。
 
在綠色的平原上,有兩條跑道,兩條跑道平排在一起,一共長一點一米,而在兩條跑道各自的中間,有着一個跨欄用的欄。
 
看到這個場面,大家連解說都不需要,就已經知道了這是一點一米的跨欄比賽。
 


當場地完全變換好了後,兔爸和工讀生猴子就走到起跑線上,準備開始這一場短得誇張的跨欄比賽。
 
一點一米跨欄,這是一個靠着一瞬間的反應和一瞬間的爆發力的對決呢。
 
對於兔爸來說,這應該是非常的有利,謝西嘉為此感到安心。
 
但是工讀生猴子並沒有因為兔爸處於上風而亂了陣腳,牠反而一臉從容不迫,好像勝卷在握的。
 
工讀生猴子之所以會有這個表情,是因為他從上一個回合知道了兔爸的實力。
 


兔爸有着挺強的實力,但是牠十分衝動,做事也不太依規舉。
 
根據這場一點一米跨欄的規則,只要裁判沒有鳴槍,選手都不可以起跑。
 
如果在鳴槍前就跑了,選手就會被當作偷步,偷步兩次就會被取消資格。
 
而根據工讀生猴子的分析,兔爸一定會偷步,而且是兩次。
 
只要兔爸因為偷步兩次而被取消資格的話,自己就是不戰而勝,就好像上一個懲罰遊戲時的一樣。
 


一想到這裡,想到自己能因為兔爸的衝動性格而不戰而勝,工讀生猴子就不禁偷笑。
 
接着,站在起跑線上的工讀生猴子和兔爸,做好了準備起跑的姿態,準備開始比賽。
 
裁判猴子則站在一旁去,牠是負責鳴槍和留意偷步。
 
「嘰嘰嘰!嘰!嘰!嘰!」
 
裁判猴子開始倒數着三秒,並示意工讀生猴子和兔爸準備起跑。
 
不過,這些倒數其實是一堆廢話,因為鳴槍才是起跑的訊號,即使裁判說「開始」但只要沒有鳴槍,選手都不可起跑。
 
「嘰!嘰!嘰!」( 三!二!一!)
 
「………………………」


 
「………………………」
 
正常的話,三秒倒數完後就是起跑的開始,但現在情況卻是完全不一樣,兩位選手還未可以起跑。
 
兔爸拼命忍耐着想要起跑的心情,眼見終點就在眼前,這種勝利在望的心情實在叫牠難以忍受。
 
再加上,白兔一族天生性格衝動,這叫兔爸更加心癢難耐。
 
反而工讀生猴子完全是一臉自信的,牠相信兔爸一定會偷步,更會因為偷步而取消資格。
 
人類的女生就說是難以理解,但同樣身為動物的兔爸,工讀生猴子自信可以理解得到。
 
「………………………」
 


「………………………」
 
一直想要聽到的鳴槍沒有聽見,能聽到的只有一片安靜,以及兔爸那難耐的呼吸聲。
 
看到兔爸這麼難耐,裁判猴子依然未有打算鳴槍,牠似乎是想要要考驗一下這兩位選手,看看牠們誰先會偷步。
 
工讀生猴子很明顯是不會偷步的那位,因為牠由始至終都沒打算跑,牠只等待着兔爸偷步兩次。
 
話雖如此,這樣保持着準備起跑的動作,其實也是挺累人的。
 
而為了盡快解決兔爸,工讀生猴子便心生一計,打算對兔爸惡作劇一下。
 
「BEN!!!!」
 
啪踏!!


 
兔爸忽然向前起跑,而且起跑的速度相當的快,在工讀生猴子發出的「BEN」音還未落下,兔爸就已經跑了出去。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猶如子彈的一樣,面對在跑道上的欄,兔爸完全是視若無睹,直接把欄貫穿,意思是把欄撞飛。
 
強大的一記衝撞,欄並沒有倒下來,而是飛去半空,向着遠處彈飛開去。
 
這只是零點五秒內發生的事,把欄撞飛之後,就與終點的距離只剩下三分之一,連半米都不夠。
 
牠「Da」的聲音都還未落下,兔爸的身體就已經衝線了!!
 
衝線時間是零點四九秒,這種反應和爆發力真的非常厲害,而且是在欄沒有被跨過的情況下得到的數字呢。
 


在觀眾席上的猴子們,看到這驚人的速度不禁呆了眼,就連在比賽場上的工讀生猴子都呆眼了。
 
不是對手,不是對手,工讀生猴子知道自己完全不會是這隻白兔的對手。
 
工讀生猴子為了這場猜拳比賽而進行過訓練,在一點一米跨欄這個項目上,牠最快的成積還只不過是零點六三秒。
 
相反,沒有受過訓練,只靠着天生的本能反應就已經有零點四九秒,自己根本是沒辦法相比。
 
但是------
 
「嘰嘰!!」
 
即使兔爸反應再快,爆發力再強都好,牠是犯規的,因為裁判根本沒有鳴槍。
 
剛才工讀生猴子對兔爸惡作劇,讓心急如焚的兔爸誤以為「BEN」的那一聲是鳴槍,讓兔爸偷了步。
 
雖然工讀生猴子因為兔爸的實力而嚇傻,但是也因為自己那邪惡的作戰計劃成功了而偷笑。
 
兔爸現在是一偷步記錄,如果牠再偷步的話,就會被取消資格,當作輸家。
 
危機,大危機,以兔爸的性格,牠等一下又可能會偷跑,在虛擬世界外的謝西嘉為此感到非常的擔心。
 
如果兔爸沒能贏出這場懲罰遊戲,就不能夠扣減到工讀生猴子的分數,謝西嘉她們與工讀生猴子就會進入拉鋸戰。
 
進入拉鋸戰不是問題,問題是會浪費很多時間,只要時間來到十二點,白兔大軍就會進攻,謝西嘉她可是處於一個限時狀態呢。
 
「嗯!」
 
謝西嘉對自己點了一下頭,並發出了「嗯」的一聲,然後小跑步走到兔爸身處的機械裝置面前。
 
謝西嘉是無法進去虛擬世界,但這並不是代表她現在甚麼都不能做,不能為兔爸做點甚麼,她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
 
「白兔爸爸!加油呀!!」
 
---------就是為着兔爸加油打氣。
 
謝西嘉放聲地大叫起來,希望她的聲音可以傳到在虛擬世界中的兔爸,而兔爸也好像是聽到了謝西嘉的聲音。
 
身在虛擬世界的兔爸,聽到了謝西嘉的聲音,即使身在不同的世界,即使是不同的物種,但為着對方打氣加油那種心意,依然傳達得到。
 
這是生命與生命之間的溝通,這並不是用言語,而是用心去溝通,去傳達感情和意思。
 
兔爸用力地搖了搖自己的頭,把剛才的失誤揮之遠去。
 
牠重新走到起跑線上,又再次擺出準備起跑的姿態。
 
裁判猴子看到兩各選手都再次準備好了後,便開始進行無意義的倒數。
 
「嘰!嘰!嘰!」 (三!二!一!)
 
「……………………」
 
「BEN!」
 
「……………………」
 
「BEN!BEN!BEN!」
 
本意為兔爸又會因為自己惡作劇的聲音而誤當鳴槍,但是兔爸完全沒有上當,像是在說「這招對我沒用了」的一樣。
 
工讀在猴子知道了這個方法已經對兔爸沒有效果,便馬上動腦筋去思考應該用甚麼方法去讓兔爸偷步。
 
要繼續扮聲嗎?還是嘗試發出更大的聲音去蓋住鳴槍聲?要不要把香蕉皮放在跑道上?
 
工讀生猴子只是思考着如何令兔爸失誤,牠真的想都沒想過以自己的力量去跑贏兔爸。
 
面這一次,就連裁判猴子也不打算讓牠們兩個久得,就在工讀生猴子左顧右盼,思考着如何設下陷阱時--------
 
砰!
 
----------真正的鳴槍聲響起了。
 
鳴槍聲一瞬間震動着牠們的耳朵,本來在思考如何設下陷阱的工讀生猴子,所在思緒一瞬間被趕出腦袋。
 
完全沒有留意槍聲的牠,被這突如其來的槍聲嚇得向前仆了下去,以下巴着地,樣子相當的狼狽。
 
觀眾們看到牠這個樣子,都不禁大笑起來。
 
相反,兔爸在鳴槍聲響起後的一瞬間,向前用力踏出一步,然後奮力向前一跨,漂亮地跨過了欄。
 
在雙腳着地的一刻,兔爸的雙腳都已經是踏在終點線,只是一下如同跳躍般的跨,兔爸順利地完成比賽。
 
而這次的時間,比起用身體去把欄撞飛,更要快出零點零一秒。
 
零點四九秒已經是相當難得的數未,而現在變成了零點四八秒,這個數字讓全場的猴子都嘩言了。
 
可能是因為兔爸感受到謝西嘉的心意,得到了鼓勵,所以速度再度提升吧?
 
「贏了啦!」
 
看到兔爸成功贏得這次懲罰遊戲,謝西嘉開心得不自覺的又喊又跳,如同已經贏得了冠軍的一樣。
 
雖然這次的懲罰遊戲勝利只不過是一小步,但這已經是向着冠軍前進的一大步了。
 
「說不定…真的會見面呢。」
 
等待着第二回合淘汰賽的七彩巫奇望着謝西嘉看兔爸這對組合輕輕的喃喃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