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嘰!」
 
經過謝西嘉和兔爸一同的努力,終於在過了好幾個回合之後,成功戰勝工讀生猴子,贏得了第一場淘汰賽。
 
工讀生猴子發出了悲鳴,牠無法接受到這個結果,牠沒辦法理解自己會輸的原因。
 
但不論工讀生猴子理解不理解,接受不接受,結果就是謝西嘉贏得了這場勝利。
 
贏得了第一場淘汰賽的謝西嘉,高興得不知道應該做甚麼反應,但現在不是思考應該做甚麼勝利動作的時候,因為第二場淘汰賽就要開始了。
 


現在的時間是八時半左右,距離限定時間只剩下四小時,謝西嘉必須要在四小時之內贏得比賽,並且把跳彈床送回去。
 
於是,謝西嘉連休息都不去,爭取時間直接開始第二場淘汰賽,並乘着氣勢奮戰下去。
 
看到謝西嘉這麼努力的樣子,已經勝出了第三場淘汰賽的七彩巫奇不禁對謝西嘉表示讚賞。
 
「真是我充滿活力的小妹妹呢。」
 
七彩巫奇會這樣講,是因為一場猜拳比賽,會讓選手花掉一定體力和精神力。
 


猜拳時要用到的是精神力,而懲罰環節需要用到的時一點的精神力和很多的體力。
 
對於謝西嘉來說,她因為身份特殊,所以不必參加懲罰環節,無需花掉體力。
 
但是,不習慣動物世界,面對猜拳時的心理戰,現場直播的壓力,觀眾的目光壓力,這些要素都對謝西嘉帶來很厲害的精神力消耗。
 
七彩巫奇看到謝西嘉暫時沒有因為這些要素而搞垮,所以才對謝西嘉表示讚賞。
 
謝西嘉面對的因素,其實還有「必須要勝出比賽」以及「十二時前取回跳彈床」這兩個因素,這兩個因素對謝西嘉的精神影響是比較大的。
 


然後,乘着氣勢,謝西嘉和兔爸一鼓作氣地把各隻在比賽場上遇到的猴子擊倒,向着冠軍步步進迫。
 
而時間也漸漸的流去,當謝西嘉她們已經進身到決賽的時候,已經是十一時正了。
 
為了追趕時間,謝西嘉她們完全沒有休息地不斷進行猜拳比賽,在不休息的情況下,謝西嘉和兔爸所花掉的精神比誰都要多。
 
第十屆猜拳比賽終於來到了決賽,歷時四小時多的比賽,即將要畫上句號。
 
冠軍決定戰,是由人類和白兔的組合--------謝西嘉與兔爸對戰連續九屆猜拳冠軍---------七彩巫奇。
 
出現這樣的對戰,還真是超出所有觀眾的意料,誰都沒想到第一次參加猜拳比賽的謝西嘉,竟然可以一路殺入決賽。
 
雖然七彩巫奇也有想過會出現這個情況,但牠萬萬也沒想到謝西嘉真的會殺到入決賽。
 
「小妹妹,我很感動,妳為了再見我一面而努力不懈地戰鬥,我實在是感動。」


 
站在比賽桌前的七彩巫奇向着在牠對面,同樣是站在比賽桌前的謝西嘉講話。
 
「呵~欠~」
 
謝西嘉沒有回話,她只是手掩住嘴巴並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現在的謝西嘉的睡意開始湧上來,那是當然的吧,因為現在已經是十一時了,一個乖的小女孩早就上床睡覺了。
 
七彩巫奇看到謝西嘉那個小女孩想要睡覺的可愛表情,忍不住就露出了感到心動的眼神。
 
下一刻,謝西嘉猛地搖了搖頭,嘗試把自己的睡意驅走,迎接這一場冠軍之戰。
 
雙方準備好了後,就把自己所選用的卡組放到比賽桌上,進行比賽,而在雙方放上卡組的同時,就代表着比賽開始了。
 


接着雙方各抽五張牌,進入決定要使出那張卡牌的時間。
 
然而在這一刻-------
 
「嚯呃!?怎…怎麼會?」
 
-------謝西嘉因為自己手上的牌和七彩巫奇手上的牌而發出了吃驚的聲音。
 
「我有留意妳的比賽,小妹妹,妳所選的卡組,應該是揼型的卡組。」
 
七彩巫奇豎起一隻手指,直指着謝西嘉手上一共四張的揼卡,然後一邊嘴角上揚並一邊向謝西嘉講話。
 
「根據我的觀察,妳使用揼卡的機率最少也有百分之八十,證明妳是一個很喜歡出揼卡的女孩。」
 
聽着七彩巫奇的說話,看到了七彩巫奇的手牌的謝西嘉就更是慌。


 
「而妳遇着我,就是說妳運氣已盡了,因為-------」
 
謝西嘉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就是因為七彩巫奇的手牌全部都是剋制自己的手牌,也即是說-------
 
「-------我的手牌全部都是包!」
 
全包面對全揼,連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全揼的那邊一定會輸。
 
現在,謝西嘉就是全揼的那一邊,她那五張手牌全部都是揼卡,而七彩巫奇則是全部都是包的那邊,他那手上的手牌全都是包。
 
在較早前,七彩巫奇已經留意到謝西嘉的卡組是偏向揼,剪和包的數量十分的少,在這時七彩巫奇已經確信了自己會贏。
 
所以當他面對謝西嘉,與謝西嘉進行決賽的時候,會顯得這麼從容不迫而且又自大自信,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揼十張,包六張,剪四張,這就是妳的卡牌組合吧?小妹妹。」
 
打擊,超大的打擊,聽到七彩巫奇的說話,謝西嘉被嚇得退後了一步。
 
沒有說錯,七彩巫奇沒有說錯,謝西嘉的卡組就是跟七彩巫奇說的一模一樣,謝西嘉的底牌完全被對手知道。
 
「能夠剋制我的包卡,妳就只有四張卡,但是我能夠剋制妳的卡卻多的是!」
 
七彩巫奇沒有放下本來就指去了的手指,同時間他用另一隻手豎起另雙手指指着謝西嘉。
 
「包十張,揼六張,剪四張!」
 
這猶如是向謝西嘉宣戰的一樣,七彩巫奇也把自己卡組的組合公開了來,這下子雙方都知道對方的卡組組合了。
 
不論是經驗、技術、情報、卡組,七彩巫奇的能力都是在謝西嘉之上。
 
面對七彩巫奇這樣的強者,謝西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與之前在淘汰賽上遇到的猴子相比,這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好了,我們開始比賽吧,小妹妹。」
 
接着,七彩巫奇想都沒有想就直接把包卡從手牌中抽出,並放到比賽桌上,直接告訴謝西嘉知道自己用的是那一張牌。
 
雖然是知道了對方是使用那一張卡,但是對謝西嘉來說知道與不知道都是沒分別。
 
謝西嘉手牌都是揼卡,無論出那一張都會輸,就算放棄不出牌都是輸。
 
「來吧,妳要出那一張牌,還是說放棄不出牌?」
 
看到七彩巫奇那迫人的氣勢,謝西嘉不甘心的咬了咬下唇。
 
現在只能夠決定出牌或者不出牌,雖然結果都只是輸,但如果出牌的話,在下一回合就可以重新抽牌。
 
重新抽牌的話,就有機會抽到能夠贏到七彩巫奇的牌,但那個機會就只有二十份之四。
 
雖然機會渺茫,但還是有機會的,所以現在應該出牌嗎?
 
謝西嘉提起了手,隨便抽出一張揼,但在這一刻,一個想法從她的腦海中閃過。
 
剛才七彩巫奇說過,除了出牌之外,還有一個選擇就是放棄不出牌,放棄不出牌的話,自己無法換到牌,但手上的牌卻能夠保留。
 
如果把手牌保留下來,然後等到七彩巫奇的包卡減少到一定的數量,或者全部都用完,到時候就是反擊的好機會。
 
這謝西嘉這個苦肉計,理論上是行得通,但是實際上又是怎樣呢。
 
不斷放棄出牌的話,謝西嘉就得不斷接受懲罰遊戲,而懲罰遊戲其實是由兔爸負責的。
 
經過多場比賽,不要說身為小女孩的謝西嘉感到疲累,就連一直待在虛擬世界進行懲罰遊戲的兔爸都一樣。
 
不斷又不斷的進行懲罰遊戲,已經讓兔爸的體力消耗了很多,再說兔爸到現在都還未吃晚飯呢,體力多極也有限。
 
謝西嘉擔心着兔爸的身體,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必須要取回跳彈床,一定要贏得比賽。
 
「擔心兔爸」以及「想要贏」的兩種心情讓謝西嘉坐立不安,她不知道應不應該去冒險實行這個苦肉計。
 
受苦的不是自己,而是兔爸,但謝西嘉也照顧着兔爸的感受,真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子呢。
 
雖然這招苦肉計是有着很大的風險,但是有危才有機,現在只能放手一博。
 
謝西嘉想起了一個人,這個人面對危機沒有逃避過,他會想辦法讓自己從危機中取勝,沒有放棄。
 
接着,謝西嘉用力地深呼吸了一口氣,並調節好自己的吸呼。
 
「沒問題的,一定做得到的。」
 
像是在自我鼓勵的一樣,謝西嘉撫摸着自己的胸口,並喃喃自語着。
 
「這回合,放棄出牌!」
 
然後,謝西嘉拿出了勇氣,從小嘴中發出了聲來,宣報她這回合放棄出牌。
 
這一刻,七彩巫奇被謝西嘉的選擇所嚇到,雖然是有放棄出牌這個選擇,但牠萬萬都沒想到謝西嘉會走去選擇這個。
 
以一般人來說,都會想出牌,然後在下一回合抽一張新的牌,這是正常的做法。
 
然而謝西嘉的行為卻反常,超出了七彩巫奇的意料,所以七彩巫奇才會被嚇到。
 
會做出這麼反常的行動,七彩巫奇相信謝西嘉是對策,但到底是甚麼牠暫時未能得知。
 
「雖然不知道小妹妹妳打算搞甚麼,這是妳能撐得過這五回合的攻擊再講吧。」
 
沒錯,只要謝西嘉沒撐得過這五回合的攻擊,就萬事而休。
 
意思是,如果兔爸在這五回合的懲罰遊戲中輸掉,謝西嘉的分數就會嚴重地損失。
 
雖然五個回合都輸掉,分數也未必會扣減到零,但是也是會去到再受一擊就完敗的地步了。
 
隨着謝西嘉宣報了自己放棄出牌後,這一個猜拳回合由七彩巫奇勝出。
 
接下來,就是由兔爸與七彩巫奇的對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