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七彩巫奇進入了虛擬世界之中,與兔爸進行一對一的懲罰遊戲,而牠們身處的虛擬世界開始改變。
 
這一刻虛擬世界變成了一個酒會會場,華麗的佈置,高貴優雅,這是上流社會的人士聚首一堂的地方。
 
而在七彩巫奇和兔爸的中間,則有着一張小圓桌,而桌上則有一支未開的香檳。
 
之所以會這樣,還不是因為這次的懲罰遊戲就是以搖香檳來決勝負。
 
誰先把香檳中的塞子噴飛出來,誰就是輸家,七彩巫奇輸了的話,謝西嘉的分數就不會扣減,但兔爸輸了的話,謝西嘉的分數就得減少。
 


搖動香檳多少次也可以,只要不把塞子噴飛就好,這是規則。
 
這次的懲罰遊戲不單單是以力量來決勝負,技巧和計策也得用上,這明顯是對兔爸相當的不利。
 
以力量來說,兔爸應該可以贏得過七彩巫奇,但是說到技巧和計策,兔爸與七彩巫奇還差好幾班。
 
看來七彩巫奇是有估計過自己的能力和兔爸的能力,而選出對自己有利的懲罰遊戲。
 
果然是連續九屆猜拳大賽的冠軍,實力非同小可,謝西嘉開始為兔爸感到擔心而嚥下了一口口水。
 


遊戲開始,首先搖香檳的是七彩巫奇。
 
才剛拿起香檳,七彩巫奇就猛地上下搖過不停,香檳之中湧現着白色的泡沫,像是要衝破塞入的噴出來。
 
拿着香檳猛搖動,七彩巫奇在搖了好幾秒後,才停下了動作,把香檳放回小圓桌上,轉交給兔爸。
 
在刻此,香檳的塞子已經明顯地凸出了來,感覺像是快要噴飛出來的一樣。
 
這個遊戲,先攻的那一方可以說是佔盡優勢,因為先攻方只要算好時機,就可以馬上把後攻方迫上絕路。
 


身為後攻方的兔爸,現在就是被迫上絕路,眼前的香檳中的塞子,感覺只要再搖一兩下就會噴飛。
 
立即就把敵人迫上絕對,這就是連續九屆的冠軍實力了啊!
 
只能夠硬着頭皮上的兔爸,小心地拿起小圓桌上的香檳,遊戲規則中說過搖多少次也可以,所以安全起見兔爸只打算搖一次。
 
但是在兔爸拿起香檳的一刻,由桌面拿起的動作竟然搖動了香檳內的空氣。
 
就在拿起之後不到兩秒,「噗」的一聲立即響起,塞子頓時向遠處飛去,香檳也向着四周亂噴亂射。
 
這完全是算計好了,七彩巫奇已經算好了時機,只要兔爸拿起香檳就一定會噴飛塞子,這是非常驚人的計算啊!
 
就連還手的機會也沒有,兔爸這場的懲罰遊戲馬上就輸掉,而謝西嘉的分數也隨即減少。
 
接着又回到猜拳的環節之中,因為七彩巫奇在上一個猜拳回合有出牌,所以可以抽回一張牌,新抽到的牌也是包。


 
在處於這樣的四包對四拳,謝西嘉依照自己的計劃而再次放棄出牌,所以這個回合依然是七彩巫奇以包卡來取勝。
 
然後又回到懲罰遊戲上,虛擬世界就即變成了古埃及金字塔的內部景色,而這次的遊戲是猜金幣的所在。
 
在兔爸和七彩巫奇的面前,有着五個球,而其中一個球是存有金幣,兔爸必須要猜中金幣的所在才能勝出。
 
這又是一個以技巧和計策的遊戲,只有力量的兔爸根本難以勝出這個回合。
 
七彩巫奇先把五個球隨意放好,然後要兔爸猜出金球的所在,兔爸一頭霧水,牠完全不知道到底那個球裡邊是有金幣。
 
結果,在一團迷霧之下,兔爸隨便拿起一個球,並打開了來,而當然裡邊並沒有金幣。
 
沒猜到金幣的所在,兔爸輸掉了遊戲,謝西嘉的分數被扣減。
 


接着是下一個猜拳回合,然後又是另一個懲罰環節,然後又是猜拳,然後又是懲罰,然後又是猜拳,然後又是懲罰。
 
猜拳和懲罰不斷地交替,謝西嘉受着七彩巫奇的猛攻,分數猛被扣減。
 
因為七彩巫奇手上的包卡實在太多,只有揼卡的謝西嘉根本沒辦法還手,而在這樣的壓制之下,這場猜拳比賽馬上就分出勝負。
 
「怎…怎麼會…」
 
壓倒勝,這是真正的強者才能做得到的事,面對謝西嘉,七彩巫奇以一分都沒有損失的姿態完美地勝利。
 
謝西嘉只是一名新手,以新手的姿態去挑戰連續九屆的冠軍,會戰敗是很正常的事。
 
甚麼新手能夠威脅到老手,你以為這是那個網作家寫的故事?
 
不論是卡組的選擇,不論是出牌的計策,不論是遊戲的實力,七彩巫奇會成為連續九屆的冠軍實在是受之無愧。


 
即使謝西嘉已經很努力地思考計策,即使她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雙方的實力差太多了。
 
而在今天,牠已經成為了連續十屆的冠軍了。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
 
司儀猴子宣報了七彩巫奇成為了這場第十屆猜拳大賽的冠軍,換來了全場猴子的歡呼聲。
 
比賽結束,七彩巫奇受着猴子們的歡呼和恭喜,而謝西嘉和兔爸就只能站到一旁去。
 
「白兔爸爸…對不起…謝西嘉沒能贏到冠軍……」
 
天真地認為只要參賽就可以贏的謝西嘉,低着頭的抱着兔爸,她的瀏海讓兔爸沒能看到謝西嘉那天藍色的眼睛。
 


沒能贏到冠軍,就取不回跳彈床,取不回跳彈床,白兔們就回不了家,雖然等等白兔們就可能會強搶回來。
 
當謝西嘉怪責着自己的時候,她的臉上忽然感受到一股柔軟的感覺。
 
謝西嘉轉動眼睛一看,就看到本來在自己肩頭一直睡覺的兔寶在這個時候醒來,兔寶以自己的臉頰磨蹭着謝西嘉的臉,想要安慰謝西嘉。
 
「嘻…謝謝妳啊。」
 
雖然與兔寶相識不是很久,但可能因為發生了這麼多的時,謝西嘉已經和兔寶以及兔爸成為朋友了。
 
被新相識的朋友安慰着,因為輸了比賽而不開心的心情,也漸漸平伏過來。
 
兔爸也不甘示弱,牠張開雙手抱住謝西嘉的腰間,以示安慰,雖然實際情況看來依然是謝西嘉在抱住娃娃一樣的兔爸。
 
輸了比賽,贏得友誼,謝西嘉在這一刻明白到這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了。
 
「嗨,小妹妹!」
 
這個時候,應該接受着眾猴恭喜的七彩巫奇走到了謝西嘉的身邊,並呼叫着她。
 
「七彩巫奇先生,恭喜你啊。」
 
「謝謝妳,小妹妹,我也要謝謝妳的指教。」
 
忽然間,七彩巫奇的自大感覺好像消失了,這是錯覺嗎?謝西嘉這樣想着。
 
的確呢,以七彩巫奇的性格看來,牠一定會說「看吧!我成為了連續十屆的冠軍了!恭喜我吧!接下來的目標是連續二十屆!」之類的說話。
 
「客氣說話就少說了,其實我有件事想要拜託妳。」
 
七彩巫奇忽然非常有禮貌地雙手十合,拜託着謝西嘉,謝西嘉被牠那突如其來的舉動而嚇了一跳。
 
「我這次參賽的目的,是為了冠軍獎品跳彈床,也是為了我打算開拍的電影。」
 
「開拍的電影??」
 
「對,而我希望妳和白兔能夠一同參與演出啊!」
 
「演…演出?」
 
這比起被男生表白更要吃驚,謝西嘉完全沒想到剛才勝過自己的對手,竟然會走過來邀請自己去拍電影。
 
「沒錯,這是一部紀實微電影,我連題目都想好了,就叫作<<送白兔回家的小女孩>>,怎樣?名字不錯吧,這可是我親身改名的耶!」
 
送白兔回家的小女孩,謝西嘉不自覺地想到自己正在做的事,她自己不就是在送白兔回家嗎?
 
這個時候,一個想法浮現在謝西嘉的腦海之中。
 
七彩巫奇說牠拍的是紀實類別的微電影,就是紀錄一個小女孩送白兔回家的情況。
 
既然是這樣的話,何不借助七彩巫奇的力量,一邊協助牠拍電影,一邊送白兔回家。
 
七彩巫奇有跳彈床,這是白兔回家必須要用到的東西,只要協助牠拍電影,白兔們就能夠使用跳彈床回家去了。
 
「要拍,謝西嘉要拍這部電影。」
 
「啊,真的嗎?」
 
要送白兔回家,雖然這不是唯一的方法,但這是最好又最和平的方法。
 
既可以幫到七彩巫奇拍電影,既可以送白兔回家,實在是一舉兩得。
 
因此,謝西嘉都沒再多想,就立即答應了七彩巫奇參選演出,協助牠拍電影。
 
「白兔爸爸,白兔寶寶,回家去的希望還是有的啊!」
 
喜出望外的情況發生,這是誰都沒想到的情況。
 
本以為輸了這場比賽,就只能靠着白兔大軍的進攻來把跳彈床搶回來,到時候就必定會有傷亡,會有誰回不了家。
 
高興極了的謝西嘉,一邊抱着兔爸,一邊摸着兔寶的身子,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幫助別人而露出的笑容,天真無邪的笑容,發自內心去真心幫助別人的笑容,這是最漂亮最可愛的笑容呢。
 
「七彩巫奇先生,謝謝你給這個機會謝西嘉。」
 
「嗯,會感恩是一件好事呢。那好吧,我們再找個時間討論拍攝的日期之類的事吧。」
 
「等等,七彩巫奇先生。」
 
「嗯?怎麼了?妳打算請我吃飯嗎?」
 
「啊…不是呢,那個,謝西嘉是想要說關於拍攝的事情。」
 
「放心吧,負責拍攝的是我,所以妳可以放心,我一定會把妳拍得漂漂亮亮的。」
 
「其實,謝西嘉是想說自己正在幫忙送白兔回家的事啊!!」
 
為了盡快幫助白兔們回家去,謝西嘉把她到現在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告訴了七彩巫奇知道。
 
謝西嘉送白兔回家的工作,早就已經開始了,而白兔們也希望在今天能夠回家去。
 
所以謝西嘉請求着七彩巫奇,希望牠能夠現在就去拍攝小女孩送白兔回家的情況。
 
雖然剛剛比賽完,但是明白到整件事情的七彩巫奇,為着送白兔們回家而繼續動身子,同時也是為着牠自己的那部電影。
 
於是,在第十屆猜拳大賽正正式式完結後,謝西嘉她們和七彩巫奇,便帶同跳彈床一同回去雜物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