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程度算是取回了跳彈床的謝西嘉,她們一行人帶着跳彈床從下水道回到雜物山去。
 
整裝待發的白兔大軍,在即將要進軍的時候看到了謝西嘉帶成把跳彈床取回來,便感到了一陣歡喜。
 
接着,兔爸向所有白兔說明了事情的經過,電視台、猜拳大賽、紀實電影這些事全部都講了出來。
 
這下子,白兔們都明白到眼前的跳彈床並不是屬於白兔一族,而是屬於七彩巫奇的,現在只是借用七彩巫奇的東西。
 
雖然是知道,但白兔們都一於少理,牠們馬上就合力拿起了跳彈床,並向着雜物山的高處進發。
 


白兔們相信,非常高的雜物山,再加上能夠做到反地心吸引的跳彈床,就能夠跳到月亮之上。
 
而現在,以一張平面圖來說,月亮就在雜物山山頂的對上一點。
 
今晚的月亮是圓圓滿滿的,而且也非常光亮,在月亮上邊的坑洞都可以清楚可見。
 
白兔們想要在今天回家的原因,並不只是「想要」這個簡單的理,而是因為滿月。
 
今天和明天都是月圓之夜,而且天氣也非常晴朗,絕對可以見到圓圓的月亮。
 


錯過了這次的月圓,就得要等待下次的月圓,白兔們才不想等待呢,所以牠們決定要趁這次機會回家去。
 
這個時候,謝西嘉終於明白到為什麼白兔們非要今天回家不可了。
 
合力把跳彈床搬上了雜物山的山頂,白兔們便立即進行固定安裝,並依物理學的拋物線來擺放。
 
七彩巫奇沒有多加理會白兔們怎樣對自己的跳彈床動粗,因為牠現在只專注拍攝。
 
為了拍到好畫面,七彩巫奇也跟着白兔們上了雜物山的山頂,拍攝着牠們的安裝過程。
 


而謝西嘉也一同上到山頂,見證白兔們成功上到月亮,回到家的時刻。
 
白兔們分工合作,不用一會就已經把跳彈床安裝成功,看到即將能回到家裡去,白兔們都歡欣鼓舞。
 
即使能夠回家的並不是謝西嘉,但是看到自己能夠幫到白兔們回家,謝西嘉也感到十分開心呢。
 
當一切都準備就緒後,白兔們就派出第一位勇士,利用辛苦得回來的跳彈床跳上月亮。
 
頭帶舊世紀飛行員帽子和防風眼罩的勇士白兔,身穿着飛行員的服飾,牠威風凜凜地走到跳彈床前邊的跳台。
 
這時候,負責為勇士白兔測風的白兔們,開始在運算風速,準備讓勇士白兔起跳。
 
時機一到,測風速的白兔們便大叫起來,示意可以起跳,而在旁的拿着拍示棒的白兔立即揮下棒子。
 
整個過程有版有眼,就跟飛機起飛前的準備和指示一模一樣,看來白兔們都相當認真。


 
下一刻,勇士白兔來一個助跑,在來到跳台邊緣的時候向前用力一跳,向着跳彈床的中間跳去。
 
小小的雙腳離開了跳台,勇士白兔跳彈到半空中,向着跳彈床中間落下。
 
動L!
 
勇士白兔掉落到跳彈床之上,一瞬間跳彈床再把勇士白兔彈回空中,發出了像是洗頭水廣告的效果音。
 
特殊的物料讓彈力強化,達到反地心吸力的效果,被回彈到空中去的白兔,向着月亮飛過去,猶如一顆射向月亮的子彈。
 
飛過去!飛過去!飛過去!甚麼空氣阻力,甚麼地心吸力,甚麼的甚麼都沒法阻止到勇士白兔。
 
在眨眼的一刻,勇士白兔在平面圖上已經飛到月亮的身旁了。
 


月亮那溫柔的光芒,照落在勇士白兔的身上,一陣猶如母親擁抱的溫暖侵入身體裡。
 
勇士白兔張開雙手,向着眼前那圓圓的月亮擁抱過去,想要把月亮擁在懷中。
 
而在下一刻,雙手忽然落了個空,勇士白兔擁抱到的不是月亮,而是一堆空氣。
 
牠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在牠想要搞清楚發生甚麼事的時候,名為地心吸力的自然之力開始把勇士白兔拉下去。
 
同時間,一陣晚風吹過,讓勇士白兔沒辦法垂直的向外掉,向着跳彈床的外圍跌去。
 
出現了的差錯,讓白兔們發出差吃驚的聲音,而牠們在這個時候擔心着的是勇士白兔。
 
勇士白兔從半空之中向着地面跌落去,大家都為勇士白兔感到害怕。
 
正在此時,勇士白兔把身體曲起來,並做出了空中轉體。


 
轉體一周!轉體兩周!轉體三周!四周!五周!六周!七周!
 
不斷做出翻騰轉身的動作,勇士白兔讓大家都目定口呆,身體攝影師的七彩巫奇當然沒有忘記拍下這精彩的一刻。
 
當勇士白兔轉身了十周半之後,就拉出了降落傘,以與距離地面只有三十米多的姿態向指定的地面着陸。
 
正中紅心,勇士白兔在指定地面上的紅心位置成功着陸,安全無事。
 
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十分!九分!
 
十位裁判白兔為成功着陸的勇士白兔評分,還真的有夠可惜,差一分就是滿分了,大概是因為只轉了十周半的原因吧。
 
勇士白兔為自己的失誤感到非常的傷心,牠一時忍不住傷感抱頭大叫。
 


雖然沒有拿到滿分,但九十九分已經是一個相當高的分數了,大家都為着勇士白兔拍掌鼓勵。
 
加油吧!勇士白兔!跳傘計分運動可不是這麼簡單的呢!
 
「那個…到底在甚麼時候變成了跳傘表演了?」
 
謝西嘉搔了搔臉頰,更露出了個苦笑笑容,以示不解。
 
連身為旁白的我,也不知道何時作出了跳傘運動的解說呢,大概是現場的氣氛害我都忘記了現在並不是在玩跳傘運動。
 
幾分鐘過後,從以為是跳傘表演的想法中跳出來了的大家,開始着手討論着「為什麼會抱不住月亮」。
 
「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
 
「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
 
「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Bar!」
 
三隻貼上了長老鬍子的白兔正在開會討論,會貼上長老鬍子是為了表示權威,就像是律師上庭帶假髮的一樣。
 
長老白兔有牠們的「吧啦吧啦」,而其他的白兔們也有牠們的「吧啦吧啦」,大家都是在說「為什麼抱不住月亮」。
 
明明以平面圖來看,月亮就只不過是在頭頂幾厘米左右,為什麼會跳不上去?是跳彈床的彈力不夠?是助跑不夠?還是因為大家都未吃晚飯?
 
種種的疑問都浮現在白兔們的腦海中,牠們沒有辦法知道到底是甚麼原因讓牠們抱不住月亮。
 
會抱不住月亮是理所當然的,以下我會為大家來個簡單的解說。
 
以平面圖-----我是說平!面!圖!------來看,月亮與雜物山的山頂的確只差幾厘米的距離,但這只是以平面圖來看。
 
以立身體圖,也即是實際情況來說,月亮與雜物山的山頂,距離何只幾厘米或者幾米,根本就是很多的千萬公里。
 
請大家先想像一張在海岸上的日落照片,在照片上來看,海平面就與太陽只有幾厘米的距離,但實際上是差距多少,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所以迷題解開了,白兔會抱不住月亮的原因,是因為牠們是以平面圖作為與月亮的距離,所以當平面圖換成實際情況的時候,就不可能會抱得到月亮。
 
所有的迷終於解開了!真相只有一個!
 
我化身成迷之聲,把這個解說完完整整的告訴了在場所有的人和白兔知道,這一刻大家都明白了。
 
「這麼說…跳彈床不就是沒用了嗎?」
 
知道辛苦取回來的跳彈床,原來根本幫不上忙,謝西嘉吃驚得掩住了小嘴。
 
計劃了這麼多年的回家行動,在實行之際才知道這個計劃根本不可行,所有白兔們都感到非常沮喪。
 
這個情況就如同把太空升空計劃,變回了白紙的一樣。
 
白兔們都低着頭,傷心地呆坐下來,有的更在低泣,甚至在豪哭。
 
有些白兔不知道除了傷心和沮喪之外還有甚麼事可做,有些白兔就在哭泣,甚至有的些白兔把寫了回家後要做的事的便條撕掉。
 
這一刻,大家都放棄了,大家都放棄了回家的想法,大家都對於回家感到絕望了。
 
「哎呀呀…竟然會搞成這樣……」
 
看到一班本來充滿了回家希望的白兔變得如此,身為局外人的七彩巫奇也不禁嘆了口氣。
 
回家不成,兔寶也跟大家一樣非常的傷心,現在兔爸也無話可說,牠只好撫摸着兔寶的頭,安慰着牠。
 
看到白兔們如此的難過,就連身為旁白的我,內心都感到好不舒服。
 
「還不可以放棄呀!」
 
正當白兔們即將要完全放氣回家的想法時,一把小女孩的聲音叫住了牠們。
 
「還未到最後還不可以放棄,爸爸都是跟謝西嘉這樣講的呀!」
 
謝西嘉的聲音傳到了白兔們的耳中去,傷心絕望的白兔們在這時都把視線落在謝西嘉身上。
 
「一定還有辦法的,一定有啊,不是還有明天嗎?」
 
黑暗中的一點光,即使只有一點光,這一點光都能夠把黑暗驅走。
 
「重新定一個計劃,然後立即去實行,要抱着不到最後不放棄的心去做啊。」
 
自小就受到了爸爸的感染,而且在這一年又一直與過去的爸爸相處,謝西嘉從她爸爸的身上明白到一些事情。
 
不到最後不放棄,在每一次與爸爸一同經歷的事情之中,謝西嘉的爸爸都是身處於逆境。
 
甚麼時空特警,甚麼去死去死團,甚麼羽者,甚麼死靈法師,甚麼巨人……
 
幾乎每一次都是身處在逆境之中,但是謝西嘉的爸爸並沒有放棄,一直努力地盡自已的能力去戰鬥到最後一刻。
 
虎父無犬女,身為爸爸的女兒,謝西嘉面對現在這一件送白兔回家的事情,也會抱着不到最後不放棄的心態。
 
看到謝西嘉忽然綻放出光芒,白兔們在這一刻真的猶如看到了女神的一樣。
 
「謝西嘉一定要…一定要…一定要送白兔回家!」
 
下定了決心的謝西嘉雙手握成拳頭放到自己胸口前邊,以示自己的決心。
 
看到現在的謝西嘉,七彩巫奇覺得自己的眼光真是尖銳。
 
距離下一次月圓還有二十四小時,謝西嘉她們必須要在這二十四小時內定好新計劃,然後準備實行,接下來將會非常的忙。
 
然而,時間並不會等人,時間開始倒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