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現在進行漁濃處行動的實況轉播,只要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到實場的實況。
 
「在較早前,白兔和猴子以及一些黃色的奇怪生物在市區進行搶掠,由於這是屬於動物事件,警方已經把事情交給了漁濃處處理。」
 
為了得到外邊的消息,謝西嘉她們把現在的實況轉播播放在時代廣場級的電視機中去。
 
在螢光幕中看一名女記者正在進行情況說明,而在她的身後就是多不勝數的漁濃處人員。
 
綠色的貨車,綠色的生化服裝,以及那支高伏特電擊槍,謝西嘉認得出這是漁濃處人員的裝備,毫無疑問那班人就是漁濃處人員。
 


「漁濃處人員已經把該地區實行交通封鎖,請市民不要請往該地區,另外,漁濃處人員已經要求該區居民撤離,前往安全地方等待消息。」
 
地區封鎖,居民撤離,謝西嘉想都沒想過自己會把事情搞得這麼大,她只不過是想要幫白兔回家而已。
 
鏡頭一轉,一個漁濃處人員拿着擴音器對着屋子大叫着,想要把話傳給屋裡的人聽。
 
「你們已經被重重包圍,立即出來受死!」
 
漁濃處人員並不知道有地下工場這一回事,他們以為在地面的那間大屋就是謝西嘉她們的根據地。
 


雖然現在漁濃處人員還未知道有地下工場這一回事,但相信他們找到地下工場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想不到他們竟然因為追蹤到我的帥氣而找到這裡,我真的對不起大家。」
 
看着電視的直播,七彩巫奇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臉自豪地說着,不過大家都清楚漁濃處人員會追查到這裡並不是因為七彩巫奇的帥氣。
 
漁濃處人員跟蹤着某一群白兔或猴子,然後就發現牠們的根據地就是在這間屋內,接着在包圍這裡,想要把謝西嘉她們一網打盡。
 
這時候謝西嘉明白到為什麼派出去的白兔和猴子隊伍可以全無損傷的回來,全都是因為漁濃處所佈下的陷阱。
 


在直播中的那個對着屋子大聲講話的漁濃處人員沒得到回應,他揮了揮手像是在發出某個指令,接着在下一秒------
 
碰磅!!!
 
謝西嘉她們身處的地方發生了強烈的震動,就像是地震的一樣,與之前感受到的震動是一模一樣。
 
在電視畫面中可以看到在屋子前邊發生了一場爆炸,屋子前邊的花園被炸穿了個大洞。
 
地面被炸翻,人工草皮、花卉、圍欄都被炸飛,狀態看到都覺得可憐。
 
「如果再不出來受死,那我們就攻進去殺死你們!」
 
漁濃處人員再次高聲地講話,他引爆在花園的炸彈,目的是想要迫謝西嘉她們投降出來受死。
 
看到這個畫面的直播,大家的內心都覺得慌,有些白兔甚至害怕得躲在椅子下邊猛顫。


 
幾秒鐘過後,漁濃處人員沒聽到回應,接着他做了一個進攻的手勢,然後在他身後的一班漁濃處人員便舉起了高伏特電擊槍,並向着屋子衝過去。
 
猶如攻城戰的一樣,漁濃處人員四方八面的向着屋子衝過去,花園裡的植物全部都被踏爛。
 
由自己每天照顧的植物被踏得稀爛,小小兵感到非常的傷心,其中也有個忍不住哭了起來。
 
鏡頭拍着漁濃處人員的突入情況,他們使用暴力,把大門狠狠地踢倒,並向着屋內進去。
 
雖然漁濃處人員因為未知道有地下工場而未發現到謝西嘉她們,但大家都相信很快就會發現有地下工場。
 
眼看見漁濃處人員已經攻入了屋子之中,大家都感到心慌了。
 
看着眼前的直播,感覺就是在看自己的死亡倒數,有些白兔已經在寫遺書,甚至有些白兔和猴子在對賭到底漁濃處人員要花多少時間才發現這裡。
 


火箭的修理進行得如火如荼,而且也即將修理完成,只要修理好火箭,白兔們就能夠回家去。
 
但現在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感覺像是馬前失蹄,來了個滑鐵盧的一樣。
 
謝西嘉很是傷心,為什麼他們得要對動物們趕絕殺盡不可,白兔們只不過是想要回家去而已。
 
她回頭環視四周的白兔,本來充滿了希望的牠們,現在又再一次失望,甚至落得要面對死亡的下場。
 
小小兵和猴子都是無辜的,牠們只是想要幫忙才去修理火箭和收集材料,但也落得面對死亡的結局,謝西嘉覺得自己是害了牠們。
 
面對眼前這一個情況,謝西嘉有兩件事想要做。
 
第一件事,就是讓自己那害怕極,而且又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發洩出來,甚麼都不理的哭出來。
 
這是身為一個小孩子面對這個情況可以做的事,謝西嘉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啊。


 
但謝西嘉更知道她不可以哭,因為現在的情況並不准得像一般的小孩一樣的哭出來,而且她想要去做第二件事。
 
「謝西嘉要出去戰鬥!」
 
謝西嘉強忍住那想要哭的衝動,並在這時候說出她第二件想要做的事情。
 
她的爸爸為了保護別人而去戰鬥,謝西嘉也要一樣,她要為了保護白兔們、猴子們、小小兵們而戰鬥。
 
雖然她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去戰鬥,但她還是勇敢地站了出來,為了大家而站出來。
 
「等等,小妹妹,妳說去戰鬥…難道是想要跟那班人戰鬥嗎?」
 
「是的,七彩巫奇先生。」
 


「不行,這太危險了,妳不可以去!」
 
七彩巫奇知道了謝西嘉想要去跟漁濃處人員戰鬥,便立即拉着了謝西嘉的手連忙阻止她。
 
「七彩巫奇先生,謝西嘉已經決了要這樣做,為了保護大家,為了讓白兔回到家裡去,謝西嘉一定要這樣做。」
 
「可是……」
 
「爸爸給謝西嘉的手環,並不是要謝西嘉用這個來保護自己,也是為了保護其他人,而現在就是保護其他人的時候呀。」
 
「小妹妹…妳……」
 
謝西嘉甩開了七彩巫奇的手,然後讓小小兵告自己那班漁濃處人員到底會在那個地方出現。
 
從小小兵的口中得知道,這個地下工場只有一個顯然而見的出入口,那就是在屋子中客廳的那個出入口。
 
以漁濃處人員的行動方式來看,他們一定會使用這個顯然易見的出入口,從這個出入口來入侵地下工場。
 
知道了可以說是唯一的出入口後,謝西嘉便點了點頭以示明白,然後就向着那個方向前往,準備一戰。
 
「喂,等一下,妳真的要去嗎?」
 
正當謝西嘉向着那個唯一的入口走去時,七彩巫奇叫住了她。
 
謝西嘉停下了腳步,但她沒有回頭,她不想大家看到自己因為害怕而流下了眼淚的臉容。
 
她很害怕,害怕自己會因此回不了家,害怕自己因此而死亡,害怕不能再與爸爸在一起。
 
這種種的害怕感情,讓她在背向大家的時候,不自覺得流下了眼淚。
 
謝西嘉用手背擦了擦流下來的眼淚,然後以一句短短的「是的」作為回應。
 
雖然很害怕,但是謝西嘉已經下定了決心要保護大家,她的爸爸為了保護大家而戰鬥到最後一刻,所以身為爸爸的女兒,謝西嘉也得戰鬥到最後一刻。
 
聽到謝西嘉那堅決的回答,七彩巫奇知道自己除非把謝西嘉打暈,不然沒有其他辦法可以阻止得了她。
 
「現在的小女孩都是這麼勇敢的嗎?………嘖,我也是一個成年男生,怎可以讓一個小妹妹來保護我。」
 
這一刻,七彩巫奇拿起了身邊的一個板手並緊緊的握在手裡,接着更站到謝西嘉的身邊。
 
「七彩巫奇先生?」
 
「哼,最初我還以為妳只是一個普通不過的小妹妹,但這刻我覺得妳實在與別不同,善良而且又勇敢,我都不知不覺間喜歡上妳了呢。」
 
這句說話中的「喜歡」是不是那種男女之間的「喜歡」呢?謝西嘉一時間沒辦法理解得到。
 
雖然沒辦法理解到七彩巫奇那一句說話的意思到底是怎樣,但謝西嘉知道了一件事,就是七彩巫奇也打算一起加入戰鬥。
 
正當謝西嘉想要說甚麼的時候,兔爸和兔寶都拿着柱塞走到了謝西嘉的身旁,牠們兩個也想要加入戰鬥。
 
「BarBar!!」
 
「嘰嘰!!」
 
「唏唏!!」
 
並不單單只有牠們兩個,白兔們、猴子們,小小兵們,也拿起了各自的武器,打算與謝西嘉一起作戰。
 
是不是每一種動物都有靈性,身為旁白的我就不清楚,但在場的動物們都感受到謝西嘉的心意。
 
那想要別人得到幸福的心意,那想要幫助別人的心意,那想要保護大家的心意,所有的動物都感受得到。
 
謝西嘉的心意,讓動物們由心而發的回應了,牠們全都想要回應謝西嘉的心意。
 
聽到大家的聲音,謝西嘉在這一刻實在忍不住轉身回望過去。
 
「各位……」
 
看到大家都決定要與自己一起並肩作戰,謝西嘉在這一刻感動得不知道應該要說甚麼,感覺就像是一個施予者被報恩了的一樣。
 
一瞬間,謝西嘉的心靈防線崩潰,她沒辦法忍得住自己的眼淚,她的眼淚猛流出來。
 
這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流下的淚,而是因為感動,是因為大家的回應而感動得流淚。
 
這一刻,地下工場再次震動起來,在電視中直播的畫面顯示出漁農處人員已經發現了進入地下工場的通路,並炸了開來。
 
鏡頭一轉,就已經看到漁農處人員如同特種部隊的一樣,爬繩而下,向着地下工場進發。
 
謝西嘉清楚知道即使她想要阻止大家去戰鬥而避免受傷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所以謝西嘉也沒有說出類似的說話。
 
要保護大家,要幫助白兔們回到家去,謝西嘉擦了擦眼淚,然後摸着爸爸送給她的那對手環。
 
雖然爸爸不在,但在這一刻謝西嘉並不感到孤獨,在這一刻她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爸爸,謝西嘉要去戰鬥了,要為了保護大家而去戰鬥了------------
 
猶如祈禱的一樣,謝西嘉在心中默默地說出了這一句話。
 
「各位!我們上了啊!」
 
「D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嘰嘰!!!!」
 
「唏呵!!!!!」
 
在這一片激昂的喊叫聲之中,由小女孩帶領的動物軍團與漁濃處部隊的戰鬥拉開了序幕。
 
現在的時間五時半左右,距離月出還有兩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