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西嘉這場戰鬥的目的,並不是要把入侵地下工場的漁濃處人員全部打倒,而是與他們對抗,讓小小兵完成火箭的修理。
 
只要小小兵完成了火箭的修理,那白兔們就可以立即乘上火箭,回到月亮去。
 
讓白兔們回到月亮上去,是謝西嘉她們的目的,只要目的達成,就不用需要與漁濃處人員戰鬥,之後逃脫即可。
 
為了達成目的,謝西嘉她們必須要阻止漁濃處人員繼續前進,不可以讓他攻佔地工下場,也不可以讓他們阻礙到火箭的修理,更不可以讓他們傷亡到白兔們或者誰。
 
因此,謝西嘉她們結集在地下工場的入口,阻擋着從入口處猛攻進來的漁濃處人員。
 


「攻擊!攻擊!攻擊!」
 
高伏特電擊槍的槍聲猛烈地響過不停,而伴隨着槍聲一同響起的是漁濃處部隊的隊長。
 
接到了隊長的命令,一班找到了掩護物的漁濃處人員便探身出來,對着謝西嘉她們擊發出電擊子彈。
 
謝西嘉她們不知道在那裡找到一堆沙包,並堆放在一起,築成了掩護的場牆,把射過來的電擊子彈擋住。
 
這一個場面,就看似戰爭電影的場面一樣,但只不過是換成漁濃處人員跟動物聯合部隊開戰。
 


「一!二!三!」
 
負責第一防線的謝西嘉,與一班白兔躲在築起來的沙包場後邊。
 
謝西嘉先是倒數了三場,然後用力地深呼吸了一口氣,接着整個人從沙包場後邊探出身子,在電擊子彈橫飛的情況下展開了防護罩。
 
類似AT力場的防護罩頓時展開,謝西嘉把射過來的電擊子彈有限度地擋下。
 
接着,手中拿着了小小兵研發的急凍槍的白兔們,便在謝西嘉的防護罩之下展開反擊。
 


冰藍色的光線射出,並向着漁濃處人員飛過去,在途中碰到的電擊子彈全部被雪藏。
 
某些漁濃處人員來不及閃避,馬上就變成了冰塊,而有些則慌忙逃跑。
 
本以為因為少打了幾個漁濃處人員,對方的攻擊就會減弱,但是新一批的漁濃處人員又立即補上。
 
從地面入口爬繩而下的漁濃處人員馬上取代了位置,並繼續向謝西嘉她們攻擊。
 
「近戰部隊出擊,人來!放狗!」
 
為了應付數量眾多的動物聯合部隊,漁濃處也動用了動物,就是那些兇惡的狗。
 
幾個漁濃處人員拉着惡狗,但當惡狗嗅到了四周都有肥美的肉可吃時,就失控起來,向着白兔和猴子衝去,漁濃處人員拉都拉不住。
 
惡狗的奔跑速度很快,而且體型又沒有人類這麼大,所以很難被急凍槍命中。


 
穿梭於子彈橫飛的戰場,惡狗馬上就來到謝西嘉她們那邊的防線,而負責與惡狗進行交戰的是七彩巫奇帶領的猴子部隊。
 
猴子們猛把香蕉吃掉,並把香蕉皮掉到地上,惡狗奔走的速度太快,根本沒看清楚前方有些甚麼,在留意都沒留意到的情況下,就被滑倒地上四腳朝天。
 
小小兵基本上都是負責修理火箭,但這個地下工場始終是屬於牠們的地方,所以牠們也派出人手支援攻擊。
 
紅色的警示燈在這一刻閃亮着,而警報裝置也發出了「咇!咇!咇!」的聲音。
 
「大家快帶上防臭面具!」
 
謝西嘉向大家作出提示,而所有白兔和猴子都立即停下攻擊,把防臭面具帶上。
 
漁濃處人員不知道謝西嘉她們在搞甚麼鬼,但是謝西嘉她們的攻擊在這一刻停了下來,漁濃處人員認為是好機會,立即全體向前衝。
 


然而,在這個時候,在地下工場的頂部伸出了好幾個花灑頭,就連在謝西嘉她們的防線前方也伸了幾個出來。
 
花灑伸在漁濃處人員面前,好奇的漁濃處人員停下了腳步,並仔細地看着這個花灑到底是用來搞甚麼。
 
然後------------呠!!
 
一下清翠而又亮響的臭屁聲就在這一瞬間響起,在漁濃處人員面前的花灑在這一刻釋放出超強勁的臭屁。
 
呠!呠!呠!呠!呠!
 
在這個個場地最少也有十個花灑,十個花灑都一同噴發出氣味濃郁的臭屁。
 
現場比起垃圾崗還要臭得驚人,就連喜歡這種氣味的螥蠅也不敢近來,因為實在太臭了呀。
 
如果以爆糞渠來比喻,現在就是全市區一起爆,而且是處於連風都沒半點的情況下爆,實在太臭了呀。


 
「救命…好臭!」
 
「我的嗅覺!」
 
「………………(口吐白沬)」
 
一瞬間在場所有的漁濃處人員全部被臭得落慌而逃,甚至有些因為忍耐不住,選擇打暈自己來避免痛苦。
 
臭屁攻擊在這一刻得到了成效,研究出這種武器的小小兵都在一旁偷笑着。
 
然而,漁濃處人員雖然是有點不敵,但他們勝在人數眾多,能夠不斷地增加人手,被打倒的漁濃處人員馬上就被替換。
 
小小兵的臭屁攻擊雖然能夠暫時控場,但是只有一段短短的時間,再加上經常使用這一招,漁濃處人員都有了免疫,已經再沒有起效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謝西嘉她們與漁濃處人員的戰鬥依然持續着。
 
起初的戰鬥,謝西嘉她們是處於上風,但是時間一過,因為漁濃處人員眾多的關係,謝西嘉她們的體力也漸漸透支。
 
臭屁槍已經無效,猴子再吃不下那麼多香蕉,急凍槍的能量也快要見底,謝西嘉她們的防線不斷地後退。
 
「大家,快點撤退到火箭修理場!」
 
謝西嘉一邊展開着防護罩,一邊向大家發出指示。
 
面對漁濃處壓倒勝的人數眾多,謝西嘉她們只能夠不斷的後退,最終退到去火箭修理場。
 
火箭修理場只有一個入口,不論是進攻方還是防守方都只能夠靠這個出入。
 
這個出入口已經是最後一個防守據點,要是沒能守住,這一切都得完蛋。
 
現在,為了爭取時間給大家休息以及補給,小小兵讓通往火箭修理場的鋼鐵閘門降下,並讓研發出來的曲奇餅微型機械人出動,阻礙一下漁濃處人員的前進。
 
雖然已經降下了鋼鐵閘門,甚至出動了曲奇餅微型機械人,但也沒阻擋得太久。
 
漁濃處人員會突破這些障礙物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但現在那怕能夠爭取多一秒,就爭取多一秒。
 
在攻防戰之中,大家都受了傷,有些只是皮外傷,也有些只是扮作受傷,也有些需要由擔架抬走。
 
兔寶和謝西嘉以及其他女性的白兔正在為大家進行着治療,而七彩巫奇和兔爸則帶領着殘兵在唯一的入口警戒着。
 
「好了,這樣就沒問題。」
 
謝西嘉為一隻白兔包紮好了後,就這麼說道,然後就是下一個受了傷的白兔。
 
看到白兔們都受傷了,謝西嘉的良心實在過意不去。
 
要不是自己多管閒事的話,白兔們、猴子們、小小兵們就不會受傷,一切都是自己搞出來的禍。
 
雖然現在落下這樣的田地,但是並沒有誰在怪責謝西嘉,因為這都是牠們決定要做的事。
 
謝西嘉的幫助,只能說是一個契機,而最後決定要去修理火箭然後回到月亮上去的是大家的選擇。
 
決定要幫忙白兔的,是猴子們和七彩巫奇的決定;決定要幫忙修理火箭的,是小小兵的決定。
 
這一切的決定,都是出於自願,所以大家都沒有怪責謝西嘉,白兔們甚至想要多謝她。
 
素未謀面的一個人類女孩,竟然不求報答地幫助白兔們回家去,帶給牠們回家的希望,甚至也與牠們面對這一個困局。
 
謝西嘉大可以一走了之,甚至在很早之前就可以出賣牠們,加入漁濃處那邊並獨自逃走,但她沒有這樣做,她甚至為了保護大家而挺身而出。
 
所以有誰會怪責謝西嘉,那只會是一個缺德的生物。
 
就在謝西嘉為下一隻受傷了的白兔包紮好了後,一隻小小兵就急忙地走近謝西嘉。
 
「科…科…錢…獸………獸……利…」
 
「那個,你沒事嗎?」
 
急忙地走過來的小小兵猛喘着氣,雙肩劇烈的上下起伏,舌頭也為了散熱而伸出來,連話也說得不清不楚。
 
看到小小兵如此辛苦地喘着氣,謝西嘉一臉擔心,她以很溫柔的手掃着小小兵的背部,想讓牠的呼吸得順暢點。
 
當小小兵的呼吸正常了一點之後,牠就把手中的一張紙交給謝西嘉。
 
謝西嘉看了看小小兵遞過來的紙,發現那是火箭的修理報告圖。
 
修理報告圖之中,顯示了各部份的修理完成比率,火箭的引擎部份已經修理完成,達到百分之一百,其他部份的修理也已經達到百分之九十左右。
 
綜合來說,現在火箭已經是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也即是說修理即將要完成。
 
謝西嘉明白到為什麼小小兵要氣來氣喘得衝過來,原來牠是想要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謝西嘉知道。
 
謝西嘉問了一問現在的時間,小小兵告訴她知道現在的時間是快將要七點。
 
現在的季即是秋季,而且也快將要步向冬季,日落西山的時間會提早到來,如果沒有錯的話,現在外邊應該是華燈初上的時間,也就是說快將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月亮。
 
終於都來到了這一步,終於都可以讓白兔們回家去了,小小兵傳來的消失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呢。
 
「各位,火箭快要修理好,終於都可以回家去啦!」
 
謝西嘉按捺不住內心那高興極了的情緒,立即把這好消息大叫出來。
 
聽到這個消息,不論是猴子還是白兔都感到異常的振奮,這就是即將實現夢想的前一刻了啊!
 
經過了這麼慢長的歲月,白兔們終於可以回家去了,一想到能夠回到家裡去,之前的辛苦,現在的傷,全都是值得的。
 
回到月亮的家,再也不是夢想,這個夢想即將要實現,已經走到了要實現夢想的最後一步了,只要再向前踏一步,只要再向前踏一步!
 
!!!碰磅!!!
 
但是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在大家都在高興極了的時候,降下來的鋼鐵閘門被衝破,漁濃處人員朝着火箭修理場這邊殺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