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兵派出的微型曲奇機械人被打敗,而降下來的鋼鐵閘門也被衝破,這一刻漁濃處人員都進攻過來了。
 
「一個不留的殺光牠們!!大家上啊!」
 
漁濃處隊長大叫聲,然後所有漁濃處人員都向前猛衝,他打算以電網把所有的動物全部捉住,然後慢慢虐待牠們至死。
 
看到漁濃處人員已經突然了鋼鐵閘門,並向着這邊攻過來,想要破壞大家即將能夠實現的夢想,白兔們和猴子們馬上作出抵抗行動。
 
牠們躲在掩護物後邊,以剩下一點點的能量的急凍槍進行攻擊,藍色的光線頓時向着漁濃處人員射過去。
 


雖然是命中了幾個漁濃處人員,但是卻無法把全部的漁濃處人員變成冰塊。
 
漁濃處人員依然勇猛的向前衝,一個被射倒另一個又馬上補上,根本是源源不絕的。
 
急凍槍的攻擊沒有辦法對付這麼多人,而且能量也隨着不斷的攻擊而見底,急凍槍已經沒有辦法再使用了。
 
一瞬間,漁濃處人員不斷地突破防線,而謝西嘉她們也只好不斷的後退。
 
面對眼前的情況,謝西嘉知道大家會被捉到只不過是遲早的事,漁濃處人員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有危才會有機,這一刻謝西嘉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個靈感。
 
「小小兵先生,火箭已經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那基本上是不是已經可以啟動了啊?」
 
謝西嘉在後退的同時,一邊展開保護罩把近來的敵人彈飛出去,一邊向着之前遞交紙條給她的小小兵對話。
 
怕得要命的小小兵躲在謝西嘉雙腿的後邊,當牠聽到謝西嘉的提問後,便以顫抖着的聲音回答。
 
「雞幾機姬盤本上相以已經勁徑何可河呵以意二發快些射鳥了……」
 


本身就已經有點外星鄉音的小小兵,再加上那顫抖的聲音,真的很難明白到牠到底是在說甚麼,謝西嘉也得要思考一下才理解得到小小兵剛才的說話。
 
聽到小小兵這麼回答,謝西嘉就知道這個方法應該行動通。
 
「各位白兔,大家快點進去火箭裡邊去,謝西嘉要讓火箭提早發射啊!」
 
謝西嘉認為,漁濃處人員會捉到大家只是遲中的事,既然是這樣的話,就不如挺而走險讓白兔們乘上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的火箭。
 
火箭雖然只是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但已經可以進行發射,這是從負責修理火箭的小小兵口中得知。
 
使用未完成的火箭,實在是危險,但總好比被漁濃處人員虐殺要好。
 
不單單只是謝西嘉這麼認為,就連白兔們也是這麼認為。
 
聽到謝西嘉的說話,白兔們就立即作出反應,連忙放下手上的武器,向着火箭的內部走進去。


 
因為白兔們的退下,讓漁濃處人員有機可乘,他們捉緊空隙,繼續向前猛攻,把謝西嘉她們的防線打退得很多。
 
「七彩巫奇先生,請你帶領猴子們擋住他們,為白兔們爭取一些時間吧。」
 
「嘿,小妹妹,雖然我很想說交給我,但我這邊也分身不暇呢!」
 
謝西嘉她們的人手已經不足夠,再加上白兔們正在進入火箭之中,少了很多可以戰鬥的幫手。
 
在七彩巫奇回答謝西嘉的說話時,就已經得一隻猴面對四個漁濃處人員了,可見他自己也是超忙的。
 
小小兵現在是分成兩組,一組是負責把火箭的外殼造好,一組是負責與火箭四周的漁濃處人員進行對抗。
 
現在的情況真的是超級混亂,請讓我旁白為大家進行一點講解吧。
 


火箭修理場,是一個圓型的場地,在場地的中間有一支巨大的火箭,而那支火箭就是白兔們用來回到月亮去的火箭,而火箭只是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
 
現在,白兔們進入火箭之內,決定以那支只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的火箭回到月亮去,所以現在可以看到有很多白兔正急忙走進火箭裡去。
 
火箭的入口而置在地面,白兔們登上火箭就好像在地面登上飛機的情況一樣。
 
因為白兔們不再進行防守,所以謝西嘉她們的戰鬥力嚴重地下降,在不斷受到漁濃處人員的猛攻下,謝西嘉她們的防線已經是退到火箭的外圍部份。
 
謝西嘉、七彩巫奇、一部份的小小兵,正在對火箭的入口進行防守,保護白兔們登上火箭,而另一部份的小小兵,正在為火箭的外殼進行最後修補。
 
「不要給牠們逃走!牠們能去的地方就只有地獄呀!」
 
「不要讓任何一個漁濃處的傢伙去到入口那裡!大家全力攻擊!」
 
「嘰嘰!」


 
七彩巫奇帶領的猴子部隊,雖然已經了最大的努力來進行抵抗,但是也沒辦法把全部的漁濃處人員擋下來。
 
「嘿!兄弟!收拾他們!」
 
「唏呵!」
 
成功突破七彩巫奇的防線,漁濃處人員接下來就是要突破小小兵的防線,雖然小小兵只有一部份在進行防守,但是因為小小兵的數量比突破七彩巫奇的漁濃處人員數量多,所以都能夠暫時擋得到。
 
然而,小小兵的防線會被突破,那也是時間的問題,所以白兔們的動作一定要快啊!
 
「大家,快點!快點進到火箭去!」
 
謝西嘉在火箭的入口處那邊,負責保護白兔們登上火箭,她就是最後的防守線。
 


漁濃處人員不斷的攻擊,而大家也拼了命去抵抗,在這個情況之下,白兔能夠全部登上火箭應該是可以做得到的事。
 
就在這種攻防戰過了不久之後,負責修補火箭外殼的小小兵也完成了工作,在完成了工作之後,牠們就按了一個按鍵,把火箭升空的通路打開。
 
這一刻,四周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在地面上的屋子頓時一分為二,像是被看不見的刀切開了的一樣。
 
在地下工場中的火箭,在一刻重見天日,從屋子的上方俯瞰的話,就可以看到火箭的頂部邊。
 
發射火箭的通路完全地打開,火箭所對準的,就是有着月亮的夜空。
 
「不可以讓牠們乘着那火箭逃走!一定要阻止牠們!」
 
完全沒想過要放白兔們一條生路的漁濃處隊長,拼命地大叫,並下達必須要阻止白兔逃走的指令。
 
「怎可以讓你們……!!」
 
火箭即將要發射,白兔們的夢想即將可以實現,七彩巫奇與小小兵為了讓白兔們的夢想實現,拼盡力氣去擋住一班漁濃處人員。
 
發射的倒數在這時候開始,四周正閃亮着紅色的光,也發出了「咇!咇!咇!」的警報之聲。
 
距離火箭發射還有三分鐘,而白兔們也在這刻全部齊集在火箭之內。
 
終於都來到了這一步,好不容易才走到了這一步,一想到終於要與白兔們分開,謝西嘉實在是有點捨不得。
 
雖然與兔爸和兔寶只是相識了一天半左右,但因為種種的經歷,讓她們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成為了朋友。
 
首先是遇見兔爸和兔寶,然後是猜拳比賽,接着是材料收集,最後是這一刻的離別,這些回憶一一在站在火箭門口前與兔爸和兔寶送別的謝西嘉腦海之中。
 
忍不住離別的傷心,兔寶忍不住的大哭了起來,牠想要在謝西嘉的身邊,但牠也知道自己必須要與兔爸和大家一起回到月亮上。
 
說想要謝西嘉與牠們一起前往月亮,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兔爸在心中是明白,但牠還是很想謝西嘉與牠們在一起。
 
「不要哭啊,白兔寶寶,妳要當個乖乖的女兒,要考順爸爸,知道嗎?」
 
面對這兩隻最捨不得自己的白兔,謝西嘉既開心但又有點傷心,她自己也不捨得與兔爸和兔寶分別。
 
謝西嘉摸着兔寶的頭,露出溫柔得猶如一位母親的笑容來安慰着兔寶,但她這樣的舉動令到兔寶更加捨不得謝西嘉而哭得更厲害。
 
「白兔爸爸,你要多點陪伴你的女兒啊,要當個好爸爸,知道了嗎?」
 
雖然兔爸是一隻成年了的雄兔,成是在這個情況之下,牠也忍不住自己的男兒淚,淚水都從牠的眼角猛流出來。
 
看着眼前這兩隻白兔,就像個小孩子的一樣地哭起來,對謝西嘉依依不捨,這刻的謝西嘉心裡邊有一股衝動。
 
-------------------------------------------緊抱-------------------------------------------
 
謝西嘉緊緊地抱住這兩隻白兔,小女孩的心靈,讓謝西嘉也流下了幸福的眼淚。
 
「你們兩個,好可惡啊…竟然讓謝西嘉都哭……」
 
這是最後一次的擁抱,謝西嘉希望可以再用力一點緊抱牠們,設法記着牠們那軟綿綿而小小的身體。
 
在這一刻,謝西嘉她們就像身處了另一個世界,周圍所發生的戰鬥完全與她們無關係。
 
即使好不捨得,但分別的時刻始終是無情的到來。
 
跟兔爸和兔寶以一個幸福的擁抱作為送別之後,兔爸和兔寶就對謝西嘉哭着並揮手再見,隨着火箭的入口門慢慢地關上,兔爸和兔寶的身子也慢慢被蔽去。
 
「白兔爸爸,白兔寶寶,再見了!」
 
「BarBar!!」
 
「BayBay……謝西瓜!」
 
兔爸似乎是想要說「拜拜,謝西嘉」,但牠的發音沒很準,搞得謝西嘉想要偷笑。
 
「白兔爸爸,這是讀作「嘉」不是「瓜」啊!是謝西嘉,不是謝西瓜呀!」
 
門被關上,兔爸和兔寶的身影沒再在謝西嘉的眼前出現,最後的那一句話,到底有沒有傳到牠們的耳朵去謝西嘉也不清楚。
 
但現在唯一清楚的是,火箭即將要起飛,白兔們的回家夢想得以實現了,現在距離火箭發射還有兩分鐘。
 
大家都知道,火箭發射的時候會爆發出好強大的火焰以及能量,距離火箭太近的話就不太可能有命活下來。
 
火箭起飛在即,雖然上頭下達了指示,要去阻止火箭起飛,不能讓白兔們逃走,但是一班漁濃處人員為了活下來,都無視了指示,各自逃命去。
 
七彩巫奇以及猴子們也和小小兵一同去了安全的地方,而現在謝西嘉也得去安全的地方了,即使她的防護罩,也沒可能擋得住那火箭發射時的能量。
 
但是有一個人,並不打算逃命。
 
「可惡的動物!即使是死亡!我也得要你們一起陪我!!」
 
漁濃處隊長完全不顧自己的性命,他已經做好了必死的覺悟,決要把即將要實現夢想的白兔們拉到地獄去。
 
在漁濃處隊長的手上,正拿着一支完全不知道是那來的RPG火箭炮,那支火箭炮正瞄準着火箭的引擎。
 
這支火箭的設計,引擎和燃料是在同一處,如果火箭炮擊中了引擎,發出了爆炸,就會波及到燃料,最後造成大爆炸。
 
爆炸的威力不單單能毀滅整架火箭,也會讓四周都陷入爆炸之中,白兔、猴子、小小兵、漁濃處人員,所有的人都會因為這場爆炸而死亡。
 
「耶哈哈哈哈!去死吧!你們這班低等動物!!」
 
漁濃處隊長先是邪惡的大喊了一句話後,就立即準備扣下板機,讓火箭炮向着火箭引擎攻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
 
「謝西嘉不會讓你傷害白兔牠們!!」
 
最後一戰,真真正正的最後一戰,小女孩把為了保護白兔的勇氣拿出來,站在漁濃處隊長的面前,與漁濃處隊長進行最後的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