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火箭前邊的謝西嘉,正與漁濃處隊長對峙。
 
她並不打算讓出任何一步,在她那天藍色的眼睛之中,可見感覺得到她那決要保護白兔們的決心。
 
已經走了到火箭發射外圍安外位置的七彩巫奇,看到了謝西嘉正在做的,完全是吃了一大驚的表情。
 
「小妹妹!妳傻了嗎?快跑!!」
 
七彩巫奇用了好大的氣力對着謝西嘉大喊,但是謝西嘉不為牠的聲音所動。
 


「七彩巫奇先生,請你先走,不用理謝西嘉。」
 
謝西嘉甚至說出了這句話來回應牠,可見謝西嘉真的沒有打算逃走。
 
這個女生是傻了嗎?為了白兔們竟然做到如此的地步?七彩巫奇的心裡邊是如此的大叫着。
 
牠咬了咬牙,然後向着謝西嘉的方向跑去,想要強硬地把謝西嘉帶走。
 
但是在牠起跑的時候,七彩巫奇的猴子同伴上前抱緊了牠,阻止牠回到謝西嘉那邊。
 


「放開我!嘰嘰嘰!!」
 
「嘰嘰!嘰嘰!嘰!」
 
猴子們為了七彩巫奇的安全,才不願讓牠回去,因為火箭發射在即,在火箭的附近是相當的危險。
 
被數十隻猴子拉動,即使是七彩巫奇也沒有氣力進行反抗,最終被猴子拉走,謝西嘉的身影漸漸在牠的眼前消失。
 
不論是小小兵、猴子、還是漁濃處人員,都消失在這個火箭工場之內,剩下在這裡的人,就只有謝西嘉,以及漁濃處隊長。
 


謝西嘉和漁濃處隊長就沐浴於紅色的警示燈之下,在兩人之間瀰漫緊張的氣氛。
 
「讓開,小女孩!」
 
「不要!!」
 
「妳這死女孩,再不讓開就連妳也一同收拾掉!」
 
「嗚………!」
 
漁濃處隊長手中的RPG火箭炮對準着謝西嘉,在謝西嘉與火箭的距離之下,即使爆炸點是在謝西嘉那兒,但也會波及到火箭引擎。
 
對謝西嘉來說,這支RPG火箭炮就等於是死神之鐮,害怕的心情讓她不自覺地發出一聲「嗚」。
 
然而,謝西嘉並沒有打算走開,她已經下定了決心要保護白兔們。


 
謝西嘉在小時候已經嚐過了與親人分離的痛苦,她不想讓其他人或者動物感受到這種痛苦,這種想法就讓她的小女孩勇氣由心底裡爆發出來。
 
面對完全沒打算讓路的謝西嘉,漁濃處隊長非常不爽的發出「嘖」的一聲。
 
「可惡!妳明明是個人類!為什麼要站在動物的那一邊?」
 
「站在動物的那一邊?」
 
「沒錯!我們人類是萬物之靈!是高高在上的,那些小小的動物只是我們的工具!只是我們的食物!」
 
「………………」
 
「即使被車撞死!即使被虐待至死!即使被捨棄!牠們也不可以有任何抱怨!這是活該的啊!」
 


「…………………」
 
「那些該死的動物,是應該要從人類的世界滾出去!」
 
「不是的!!!」
 
在漁濃處隊長的聲音還未落下的一刻,謝西嘉那咆哮似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把漁濃處隊長的聲音掩蓋。
 
「動物也有自己的感情,會傷心,會開心,會悲傷,會快樂,也會有夢想,就跟人一樣啊!」
 
「甚…甚麼!?」
 
「牠們不是甚麼工具,不是甚麼食物,是大家的朋友啊!」
 
「可笑,有感情甚麼的,都胡說八道!」


 
「不是這樣的!………謝西嘉在跟白兔們一起的時候,能夠感受到牠們的各種感情,也看到了牠們的家庭和社會。」
 
「家庭和社會?」
 
「白兔爸爸,白兔寶寶,猴子的電視台,下水道交通,動物們都是跟人類一樣的啊,都是有家庭,有社會,也有感情的呀!」
 
這兩天所發生的事,在謝西嘉的腦海中一一重現,那是與大家非常珍貴的回憶。
 
「即使不是說同一種語言,但只要有心,都能夠溝通的呀!」
 
在最初遇到白兔和猴子的時候,謝西嘉的確是不明白牠們的語言,但是通過了感情上的交流,謝西嘉也明白到牠們所想。
 
曾經有一個少年遇上了沉船事故,與一隻老虎乘在救生船上,他們通過了特別的交流,成為了同件,幾經波折終於回到岸上。
 


曾經有一個嬰兒,因為意外而被猩猩收養,最終成為了繼成了領袖地位,並取得了美人歸。
 
曾經有個少女,因為救了一隻貓而受到了報恩,去了一個不可思義的貓王國。
 
由以上的事情中可見,即使人類與動物是有着不同的語言,但是通過了互相的心靈感受,也能明白對方所言所想。
 
在世界每個地方,也有着人類與動物因為心靈上的感受,而最終成為了好朋友的事情。
 
動物也是有感情,牠們也會有思想,牠們也會願望和夢想,牠們並不是死物,而是生物,就跟人類一樣。
 
殺動物和殺人基本上都是在讓一個生命非自然方式死去,有些人明白了這個道理,而選擇了吃素且不殺生。
 
「說甚麼人類才是萬物之靈,其實是我們人類侵占了動物本來居住的地方,要離開的應該是我們人類啊!」
 
人類不斷的發展,讓動物的居住地受到了嚴重的破壞,森林、海洋、極地之類的地方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壞和污染了。
 
地球的本身並不是為了人類而存在,而是因為自然而全在,所以沒有任何的土地是屬於人類,然而人類卻不斷認為那些地土是屬於人類。
 
結果,比人類更早出現於地球之內的動物,就變成了比人類低等的生物,而不是與人類平等的居住在地球之內。
 
不應該是想着要把土地變成人類的領土,而是要想應該怎樣和動物和平共處,也應該要想應該要怎樣和大自然相處而非強硬地強變大自然。
 
雖然謝西嘉的說話是包含着這些意思,但是早就已經合上了耳朵的漁濃處隊長,連丁點訊息也接收不到。
 
「我聽妳在講廢話!!受死吧!!」
 
漁濃處隊長已經受夠了,他想都不想就扣下了RPG火箭炮的板機,一支炮彈就向着謝西嘉直奔過去。
 
在漁濃處隊長的話聲響起的一刻,謝西嘉就已經感覺得到他要作出攻擊,所以當機立斷地張開了防護罩。
 
但在這一刻!!
 
在謝西嘉手碗上的光環並沒有發亮,防護罩在這一刻沒能成功展開。
 
之前的戰鬥,謝西嘉不斷地張開防護罩,讓能量急速的消耗,在手環裡剩下那些微的能量,根本不足以讓防護罩展開。
 
「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漁濃處隊長看到了謝西嘉的防護罩張不開來,頓時高興得發出了邪惡的大笑聲。
 
完蛋了,完蛋了,這下子不論是白兔們還是謝西嘉,甚至大家,全部都得完蛋了。
 
面對着死亡,謝西嘉的腦海中閃現了一個人-------她的爸爸。
 
又得要分開了嗎?謝西嘉的腦海中浮現了這一個問題。
 
不要,不要,不想要與爸爸再次分開,不想要與大家分別,謝西嘉不想再孤獨的一個人!
 
小女孩的心如此的大叫着,那強烈的感情讓她把一句說話大叫而出:
 
「爸爸!!!!!!!!!」
 
小女孩的喊叫聲,在這一刻迴響在每一個角落,而在這一刻世界仿佛被暫停了的一樣。
 
在這仿佛暫停了的時間之中,有甚麼東西正向着謝西嘉她身處的地方飛來。
 
是流星?是飛機?是小鳥?
 
不!那是-------雷射超人!?
 
白色的手套、黃色的運動鞋、有一個「O」字的紫色襯杉、身後還披上了一件紅色的披風。
 
大大的鼻子,聽說那是他的招牌,不過在遠看之下就像一隻鴨子。
 
他看起來沒有胳膊和腿,但他依然是能夠讓手和腳動起來,並進行各種動作。
 
就在炮彈向着謝西嘉飛過去的時候,雷射超人在大家的眼睛都追不上的速度之下出現在謝西嘉的眼前。
 
謝西嘉的大腦都未能看清楚發生甚麼事,雷射超人就已經把一條鐵索飛了出去。
 
鐵索以極快的速度綁上了從RPG射出來的炮彈,然後雷射超人稍微拉動鐵索,讓綁上了的炮彈朝其他地方飛去。
 
整個過程連一秒都不到,比起炮彈的飛行速度還要快,當謝西嘉和漁濃處隊長回過神之後,就發現炮彈向着夜空飛去,飛得不見影蹤了。
 
謝西嘉和漁濃處隊長回過神之後就發現了電射超人出現在她們的中間,這一刻她們兩個都震驚極了。
 
「那…那個…你…你是……」
 
在千鈞一髮的時候被救了,謝西嘉很想知道救了她的人到底是誰。
 
但是,雷射超人並沒有說話,他只是回望了一下謝西嘉,然後對她豎起了大姆子。
 
雷射超人大概是感受到謝西嘉對動物的愛心,所以才會在這緊急的關頭現身並救了謝西嘉。
 
接着,雷射超人望回去漁濃處隊長那邊,並向漁濃處隊長做出個「放馬過來」的手勢。
 
RPG火箭炮的攻擊失敗了,而且漁濃處隊長也沒有後備,因此現在他只能夠靠身後的電網來戰鬥。
 
漁濃處隊長立即取出電網,並擺出了戰鬥的動作,在下一刻向着電射超人攻過去。
 
「不知道你是那來的傢伙,但是都一樣要死耶!!!」
 
漁濃處隊長雖然是身穿生化裝備,但是他的動作相當的敏捷,他與電射超人的距離立即縮短。
 
但是!
 
卟卟卟卟卟卟!!!!
 
雷射超人的反應比漁濃處隊長更快,在漁濃處隊長衝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拔出了一支槍,並連射出好幾支柱塞。
 
被發射出去的幾支柱塞馬上把漁濃處隊長緊緊的吸着,更因為衝力而讓漁濃處隊長向後跌倒。
 
「甚…甚麼!?」
 
漁濃處隊長回過神的時候,就已經是跌倒地上的狀態。
 
雷射超人沒有放過這個機會,他立即再次飛出鐵索把跌倒在地上的漁濃處隊長綁起來。
 
接着,他把鐵索的另一端投向火箭,讓漁濃處隊長和火箭綁起來。
 
漁濃處隊長完全被綁在火箭的身邊,他想動也動不了,是完全被緊緊綁着。
 
「放!放開我!我不要跟這些動物一起!」
 
漁濃處隊長拼命地猛叫,但是已經沒有人打算理他了。
 
照這個情況來看,漁濃處隊長一定會與白兔們一同去到月亮那裡,再也回不了地球,就像是被驅逐出地球的一樣。
 
不愛護動物的人,傷害動物的人,虐待動物的人,被驅逐出地球真是一個最好的懲罰呢。
 
相信當白兔們和漁濃處隊長上到月亮之後,白兔一定會好好的對待漁濃處隊長的。
 
壞人終於有壞人的結局了,這還真是一件好呢!
 
「那個…謝西嘉想要多謝你啊。」
 
看到了雷射超人懲罰了壞人之後,謝西嘉想要多謝他。
 
然而,電射超人對謝西嘉搖了搖頭,這是想要叫謝西嘉不必感謝他,因為他只不過是做一件應該要做的事。
 
謝西嘉想要跟他說更多的話,但是在這一刻火箭發射的倒數廣播把謝西嘉的說話打斷。
 
「火箭發射進入最後十秒倒數,十…九…八…七…六…五…」
 
這下糟糕了,雖然謝西嘉算是成功阻止了漁濃處隊長向火箭攻擊,成功讓白兔們向月亮飛去,但是她自身難保了。
 
本來想要叫雷射超人再救救自己,但是當謝西嘉眨過了眼後,就沒再看到雷射超人的蹤影了。
 
雷射超人的出現,來得快去得快,真的如同他的名字一樣,既電射又超人。
 
現在並不是讚嘆的時候,現在應該是要想辦法從火箭的發動爆發中逃脫。
 
手環的能量已經不足夠啟動防護罩,就算能夠啟動防護罩,火箭發射所產生能量,根本是完全擋不住。
 
「四…三…」
 
距離安全地帶實在是太遠,即使用飛行的速度,也來不趕走避,再說謝西嘉也不會飛。
 
「…二……」
 
到底要怎麼辦?到底要怎麼辦?謝西嘉在這此刻真是慌亂極了。
 
要避過這次危機,除非能夠穿過空間或者時間,去到另一個地方,那才能避過這個危機。
 
能夠做到嗎?能夠做到嗎?能夠做到嗎?
 
做得到!
 
謝西嘉在這一刻想起了自己的裙袋裡有一個東西可以讓她穿越時空,沒錯,那就是她從爸爸的抽屜中找到的時代通行票,而且是回程票。
 
現要把這一張票撕掉,那謝西嘉就能夠回到她本來身處的時空,只要穿過了時空,謝西嘉就能夠避過次這危機了。
 
「一…零!」
 
火箭發射的倒數已經結束,這一刻火箭正式點火,四周爆發出熊熊的烈火。
 
烈火把謝西嘉的身子吞噬,在謝西嘉的眼睛之中爆發出純粹的白色,白色的畫面她把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吞噬。
 
意識在一瞬間失去,全身都失去了感覺,仿佛是已經死了的一樣。
 
然而,謝西嘉知道自己並沒有死去,因為她在倒數最後的一秒把回程票撕掉了。
 
意識漸漸的恢復,謝西嘉聽到了自己的呼吸,也感覺到自己的心跳。
 
白色的畫面慢慢地退去,視覺也漸漸地恢復正常。
 
灰色的天花板,書櫃,桌子,正常不過的傢俱都映入了眼睛之中。
 
回到了本來的時代了嗎?謝西嘉環視了四周的環境,她確定了自己是待在自家的房間,從而肯定了自己是回到了本來的時代,從過去的時空返回來了。
 
正常來說,謝西嘉使用了回程票後,應該是會出現在月台,但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家的房間呢?
 
這一個情況,謝西嘉覺得自己好像發了一場夢,從夢中醒來的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被推開,一個熟悉而且又是自己最愛的臉孔出現在謝西嘉的眼前,是謝西嘉的爸爸呢。
 
「謝西嘉,有想念爸爸嗎?咦?妳怎麼睡在地上了?」
 
睡在地上?謝西嘉問了問自己是不是睡在了地上呢?如果是的話,那剛才所發生的事,都只是一場夢?
 
謝西嘉擦了擦眼睛,然後慢慢地從地上站起。
 
「嗯…可能謝西嘉太累了,啊,爸爸歡迎回來啊。」
 
「爸爸回來了,謝西嘉。今天收到了一封怪怪的信,信上邊是寫寄給 謝西瓜,應該是寫錯了字吧?」
 
「謝西瓜?」
 
這一個對自己的名字讀錯而產新的新名字,謝西嘉覺得很熟識。
 
她從爸爸的手上收下了寄給自己的一封信,並慢慢地打開,以及閱讀。
 
「對了,謝西嘉,爸爸不在的時候,妳都在做甚麼呀?」
 
「嚯呃…那個…」
 
「??」
 
「謝西嘉在做一些瘋狂得連人…不,連青蛙都GAP一聲的事啊。」
 
「怎麼會覺得這句說話很熟口熟面的……」
 
這個故事,以謝西嘉高興地拿着手上的一封信畫上了白兔站在月亮上的畫作為結局,圓滿落幕了。
 
 
 
 
<<青蛙“GAP”一聲 --- 第八聲:這是OVF!!>> . 未完待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