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日,天空十分晴朗,相信今晚一定會看到圓圓的月亮,今天可以說是出門好玩的好日子呢。
 
朋友們、家人們、情侶們現在都應該在享受這美好的一天……唉。
 
去動物園約會……去跟小動物玩……我也很想要這樣渡過今天啊!
 
但我卻是待在這裡,跟一班大叔正在開教學會議。
 
「由依老師,對於暑假過後新加入的插班生,妳沒有異議吧?」
 


「異議是沒有,但是,為什麼得要到我這一班?」
 
「那是因為她的第一志願是寫修讀宇宙生態研究系啊,由依老師。」
 
「好吧,好吧,算了,我也懶得再說甚麼,總之讓那插班生來我班就對了是吧?」
 
這場教學會議是所有老師也得出席,每一個老師都得要在這暑假期間回來開會。
 
我真是超可憐啊!明明今天應該是去找宇宙塵,讓他來當一下我的奴隸,陪一下我。
 


但我現在卻被困在這裡,跟一班大叔開會,我真的超想哭呀。
 
可憐的我,雖然已經是二十八歲,但是依然有着一張童顏,不過還未找到男朋友啊…唉,所以現在應該是花時間去結識男生,而不是花時間跟這班大叔開會!!
 
關於我的那部份開會討論內容,大概就是關於一個插班生的事,但我也不太想理這麼多。
 
我現在想的只是結束這一個會議,盡快離開這裡。
 
這場無聊到想要死的會議,終於持續到下午十一時左右,才宣報中場休息。
 


只不過是休息,我就覺得已經是從地獄裡跳到天堂。
 
離開了會議室之後,我去了個洗手間,對自己的儀容稍微整理了一下。
 
奶油黃色的及腰髮,雖然沒有宇宙塵女兒的這麼漂亮,但我還是覺得染的不錯。
 
一張與自己年齡不相稱的少女臉,連我自己也覺得自己保養得非常好。
 
水亮亮的眼睛,小小的鼻子,以及應該能夠吸引無數個男人的嘴,就在我這張少女的臉上。
 
當然還有令每個女生都妒忌不已的身材啦,不論是胸、腰、臀,都是魔鬼級的呢。
 
哎呀哎呀,我是太過得意忘形了。
 
不過有那個男人能夠抗拒我呢?果然還是只有宇宙塵嗎………唉。


 
稍微進行了梳流之後,我就步出了洗手間,當我踏了出去的時候,一個男生就出現在我面前。
 
「嗨!終於等到妳了,由依老師。」
 
我身後的是女洗手間,我猜這個男生並沒有打算進去的意思,如果有的話我得報警了。
 
他說是等我,果然是衝着我的美麗而來吧,這年頭衝着我而來的男生太多了啊。
 
「為了對向妳報仇,我在這個暑假已經進行了特訓啊!」
 
吓?在我眼前的這個男生是傻了嗎?說甚麼要向我報仇,我到底是幾時得罪了他?
 
留心一看,總覺得這個男生似曾相識,好像是在那裡見過他的。
 


黑色的三七分短髮、比宇宙塵更平凡的臉孔,身型也不是很出眾……啊,我完全是想不起他是誰。
 
而且,他現在是戴上了單邊的眼罩,讓我更加想不起他是誰。
 
在我認識的人之中,好像沒有誰是帶着單邊眼罩的。
 
「不好意思……你到底是誰?」
 
「甚!甚麼!!」
 
聽到我這麼一問,那個男生一臉受打擊的,他的表情像是在說「竟然連我也不認得」。
 
我就是不認得嘛,為什麼要這麼一臉受打擊的呢?現在的男生真的叫人無法理解,特別是宇宙塵那笨蛋。
 
「給我聽清楚,由依老師!我就是那個每天上課都被妳欺負的那個學生。」


 
「都被我欺負的那個學生??」
 
有誰會被我欺負過啊?我只記得每次上當宇宙塵都不專心聽課,讓我很生氣。
 
還有一個學生也令我非常生氣,他每次都會在我講課的時候插話進來,打斷我精彩的講課。
 
惹我鐘由依生氣的學生,下場就只有被我狠狠地懲罰,通常被我懲罰完後都會變得乖乖。
 
但是那個學生卻不知悔改,每次每次都打斷我講課………說到這裡我火都來了!
 
咦?難道說……
 
「喂,你該不會是那個每次都打斷我講話的壞學生吧?」
 


「妳現在才記起了我嗎?」
 
為什麼要對我怒吼呀,他這麼不突出我又怎可能記得住,我就連他的名字也不記得。
 
「我看你連我的名字也沒記進腦吧?」
 
「呃…那個…你應該是叫…宇宙渣滓吧?」
 
「我叫陸仁甲!陸仁甲!」
 
「看吧,我記得你叫路人甲,路人甲。」
 
「是陸仁甲!」
 
「好了,廢話別多講,單單是你的登場就已經把這一節佔了一半以上,因為某個女孩與白兔的故事嚴重地超出預期節數,所以老師我登場的時間被扣減了啦,快入正題!」
 
「正題就是,我要向妳報仇!!」
 
路人甲用了如同獅子咆哮的聲音來大叫,把我嚇了一嚇。
 
說到報仇,那麼具體來說到底是想要做甚麼?如果是拳頭之戰的話,我可是有百份百的信心會贏的耶。
 
在路人甲大叫的聲音落下之後,他整個人以很敏捷的身後來了個後空翻,拉開了與我的距離,並擺出了戰鬥姿勢。
 
「由依老師,為了向妳報仇,我在這個暑假進行了特訓啊!」
 
「這句說話在好幾段之前已經講話啦,你是想要浪費我的登場時間嗎?」
 
「為了讓你跪在我面前,向我嚎哭,並求我讓妳當我的奴隸,我已經跟黑暗惡魔簽定了契約。」
 
簽契約?他是跟那隻白色的魔法獸簽的嗎?等等,難道他在下一刻就會變身成魔法少年?
 
他會用嘴巴向我發射一條雷龍,還是用箭來射我啊?我實在是有一點擔心。
 
「由依老師,見識一下我的暗之魔法的厲害吧!!」
 
在這一刻,一陣風向我吹過來,在我眼前的路人散發出令人感到心寒的氣息。
 
不好了,難道他真的為了向我報仇而進行了特訓,而且真的跟魔法獸簽了契約?
 
在我正在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路人甲已經向我施展魔法。
 
他用手掀起了單邊眼罩,本來被蔽着的眼睛馬上展現在我的眼前,我的視線完全不受控制地望着那隻眼睛。
 
在紫色的虹膜上,有着一個魔法陣,魔法陣的結構非常複雜,不是一般人能夠畫到出來。
 
「接招吧!!」
 
路人甲的攻擊聲音響起,出於本能反應,我立即把雙手擋在自己的身前,擺出了防禦的動作。
 
然後他的聲音漸漸地落下,接着是一秒的過去,兩秒的過去,三秒的過去,四秒的過去,五秒的過去。
 
沒有痛楚,沒有感覺,有的只是平靜,這猶如是死亡了的感覺,但這更像是甚麼事都沒發生過的一樣。
 
我放下了雙手,一臉不解的望望四周,四周的影色跟五秒前完全沒有不同,不論是我的身體,或者是場地。
 
「喂,喂,你的魔法失效了嗎?」
 
一切都很正常,完全沒有不對勁的地方,所以我得出了這一個結論。
 
「所以說妳還太嫩了,由依老師。」
 
這傢伙到底在說甚麼呀?難道他的魔法真的對我起效了?但是我的身體卻沒有異樣啊。
 
「我的魔法,就是讓時間流逝,把妳的青春狠狠的浪費掉-----------嗚呀!!」
 
「我現在跟你在一起就真的是浪費青春呀!」
 
氣得太陽穴也爆出青筋的我,在路人甲的話聲還未落下的一刻,就已經揮出我的拳頭打落在他的臉上去。
 
吃了我這一記直拳,路人甲的魔法陣從眼睛掉了出來,正確點來說,他的角色扮演用隱形眼鏡被我打飛出來了。
 
我順着打出去的氣勢,把路人甲按倒在地上,他的背部立即撞上了地面,發出了「碰」的一聲。
 
下一刻,我收起了拳頭,換成用腳把他當作鋁罐一樣猛踩。
 
不這樣做的話,實在難洩我心頭之憤,我竟然被這個白痴浪費了我的青春,浪費少女青春的男人真的應該死一死呀!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救…救…救…命…呀…」
 
「女生配中二病叫萌,男生配中二病叫笨!這是老師今天對你的特別教導!」
 
在我的怒氣隨着踐踏而發洩好了後,就轉身離去,對身旁的一件垃圾望都不望一眼。
 
「果然是由依老師…有魔免的能力…但是!!」
 
本以為路人甲就這樣暈倒在女洗手間門口,但是他竟然還有氣力站起來,甚至突然向我撲過來。
 
情況超出我的意料,我完全沒想到他還有這樣的力氣,馬上就被他撲倒在地上。
 
嗚…因為他是從我的後方撲上來,而我又被他撲倒在地上,現在變成了一個超尷尬的男上女下的情況呀!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的話,我還能嫁得出嗎?我…我要殺了這傢伙呀!!!
 
然而,就在我準備大開殺戒的時候,在我背脊上邊把我壓住了的路人甲拿了個東西出來。
 
我的眼睛瞄到了那個東西,那是一個棋盤,而且上邊是染了血跡,如果使用了染了血跡的棋盤進行棋局,一些無法預計的事就會發生。
 
「來吧!由依老師!來跟我進行這場不思議遊戲吧!!」
 
我想要掙扎,但是已經來不及了,路人甲緊緊地捉住我的手,並把我的手按在棋盤之上,而他也把手同時放到盤棋之上。
 
下一刻,棋盤感覺到有人要用它來進行棋局,仿如有生命的一樣發光起來。
 
身體有一種被扭曲的感覺,四周的一切都被扭成一團。
這個棋盤,正在把我和路人甲的身體吸進去呀!
 
連大叫救命的聲音都來不及叫出,我和路人甲就已經被拉入了棋盤之中,進行一場不思議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