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渣滓、飛麗斯、谷先生,成為了這遊戲的玩家,現在四個玩家都齊集好了。
 
「由依,妳到底是怎樣走進棋盤裡?」
 
「飛麗斯啊,這個問題妳就不知道為妙,拜託妳幫忙為我擲骰。」
 
「嗯……能夠掌握一個男人的命運,啊,感覺…好舒服。每天起床也要深呼吸幾下,血液才會運行得好。」
 
「天啊!為什麼我的命運要為給一個男同性戀呀!」
 


「你要跟我一起成為世界第二嗎?」
 
「不要!!」
 
這個遊戲雖然分為棋盤世界和現實世界,但飛麗斯她們只要用手觸摸着棋盤,就可以與在棋盤世界的我們對話。
 
稍微再說明一下現在的情況,現在的情況是我被渣滓學生拉進了棋盤世界,為了離開棋盤世界,我們必須要完成遊戲。
 
根據遊戲的玩法,我和渣滓需要飛麗斯和谷先生為我們擲骰子,以骰子來決定我們關卡的難度。
 


遊戲裡應該是有強制退出的方法,但我不知道在那裡,而且也沒有這麼好心情去找,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完成遊戲。
 
而現在,系統正在重新確認遊戲玩家的人數。
 
「歡迎來到不思議遊戲,我的名字叫系統,是引導者,我將會指示你們進行這一場遊戲,遊戲人數最少為四人,現在確認遊戲人數………人數為四人,人數確認完畢,遊戲即將開始。」
 
被娘化成大美人的遊戲系統把遊戲人數確認完畢後,就開始讓這部遊戲正式運作起來。
 
一瞬間,一道光芒從系統娘那裡綻放而出,這簡直與爆炸前發出光芒無異。
 


光芒現在是太強烈,強大得令我和渣滓的眼睛沒辦法打開。
 
即使是閉上了眼睛,強光依然衝破眼簾,直撲進眼睛,把我們所看到的景象全部變成白色。
 
強大的光芒衝擊,把意識瞬間奪去,但只是一瞬間,比起零點一秒還要快,意識在下一刻又恢復了過來。
 
光芒慢慢地從眼睛裡退去,而有些聲音就傳來了耳邊,那應該是拍掌的聲音。
 
感覺到強光退去,我慢慢的睜開眼睛,這一刻,本應該是一片大草原的場景變成了一個宮廷的場景。
 
我環視着四周,除了看到渣滓在我身旁之外,就看到一眾身穿異國官服的大臣在我們左右兩邊排成一行,猛拍手過不停。
 
他們所穿的異國官服,看起來就像軍師服的一樣,簡單但又華麗。
 
宮廷之中有着各式各樣的擺設,一條條支撐着宮殿的石柱,而柱上刻上了龍的圖樣,放眼到遠處,就能夠看到金光閃閃的樂器擺在一二邊,向上望的話,就可以看到連橫樑也有龍鳳的石像。


 
一張紅色的地毯就鋪在我和渣滓的腳下,更一直向着前方伸過去,直到到達一個坐在龍椅上的男人腳前。
 
這個男人,一看就知道是皇帝,從他坐的椅子,以及待在四周那些看起來極盡淫蕩的宮女,還有那中年大叔的肥肚子。
 
「兩位勇者,很高興見到你們,本皇的國家已經危在誕夕,人民已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戰事連年,外敵不斷入侵,天災不斷,貪官多多,所以本皇請求兩位勇者出手相救啊!」
 
「我拒絕!」
 
我以看待垃圾一樣的眼神望着那個皇帝,並斬釘截鐵的快速拒絕了他的請求。
 
當然得拒絕啦!他的國家會落得如此下場,絕對是因為這個皇帝自己本身的問題,好食賴做,沉迷美色,每天酒池肉林。
 
想要我幫他收拾這個爛攤子?繼續去發白日夢吧!
 


「啊,太好了,感謝兩位勇者出手相助!本皇實在是高興極了!」
 
「喂喂,你沒聽到我說拒絕嗎?」
 
「來人,賜兩位勇者寶物,準備去收拾大怪物。」
 
「昏君!聽我說話呀!我說拒絕你聽到了沒呀!」
 
他根本完全沒有聽我說話,我所說的話完全被無視,甚至傳到昏君的耳中去後被換成了另一句說話。
 
我在想,這應該是遊戲的設定,根據遊戲的設定主角必須要幫助垃圾一樣的皇帝,拯救國家。
 
而我就是主角,所以被強迫要為這個垃圾效力,為他收拾爛攤子。
 
唉…自己的命運被操控着,就算有甚麼自由意志也是假的啦。


 
無視了我所有說話的垃圾皇帝比了比手,然後讓一男一女拿着寶箱走到我和渣滓的面前,男的向着我走過來,而女的則是向渣滓走過去。
 
一瞬間,我的視線被那個男的吸引住,沒有辦法移開,像是磁石吸引的一樣被吸過去。
 
好…好美…這是一名美男子!
 
瓜子一樣的臉蛋上,有着端正的五官,那細長的黑眼睛,在略長的眼睫毛映襯之下,綻放出緊緊捉住任何女性心靈的魔力。
 
那烏黑亮澤的短髮,更是為他添上了一份不可言喻的魅力。
 
這是…這是…這是我最喜歡的那一種男生啊!只是看他一眼,我的心就跳過不停了啦!
 
「你的臉,很紅呢?妳沒事吧?」
 


走到在我面前的男子開聲跟我講話,那磁性的溫柔之聲,聲聲地按摩着我的耳朵。
 
第一次,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心目中最喜歡的男生,這真的是完完全全正中我的好球帶呀。
 
可惡,雖然我已經有這麼多的人生練歷,但是在這樣的美男子面前,我還是緊張得快要喘不過氣來。
 
他現在主動地向我說話,我得要說句話來回應他……
 
「我…我…那個…沒事。」
 
呼呀…我緊張得連說話也口吃了啦,能夠跟男神對話,那有個女的會不緊張啊?
 
「妳看起來很緊張呢,真的好可愛。」
 
可!可?可愛??
 
「妳沒事吧?妳的靈魂好像要離身似的了,臉也比剛剛更紅,沒事嗎?」
 
我的大腦都當機了……呵呵…呵呵…呵……
 
過了一兩分鐘之後,我的神智終於清醒,剛才中斷了的寶物事情又再繼續。
 
垃圾皇帝在把寶物正式交給我們之前,為我們說明一下現在國家的情況,以及我們現在得做些甚麼。
 
現在,垃圾皇帝的王國正是多災多難,為了讓災難除去,我們必須要把災難之獸消滅。
 
災難之獸各有兩隻,分別在王國的西方和東方,所以我和渣滓得分別行動。
 
這大概又是遊戲的設定,分別讓我們各自去收拾災難之獸,要是誰收拾不了的話,就是這遊戲的輸家。
 
置於收拾災難之獸的神聖武器,垃圾皇帝已經為我們準備好,也已經放在了寶箱之中。
 
打開寶箱的方法,就得靠飛麗斯她們擲骰子,隨着飛麗斯她們擲出來的骰子點數,將會決定我們神聖武器的強度。
 
「飛麗斯,我的武器就拜託妳了。」
 
「好的,我明白了。」
 
「小伙子,你的後面就交給我吧!」
 
「我不想把我的後面交給個男同性戀大叔!……話說剛才的宮女超正點……」
 
「好男人,不做嗎?」
 
「不做!」
 
我們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了同伴,而飛麗斯她們也開始進行擲骰子,決定我們的武器。
 
唃!唃!唃!
 
擲骰子的聲音響起,雖然我和渣子沒有辦法見到骰子,但很明顯的知道骰子被擲出。
 
不用十秒,骰子就停止跳動,安靜地站在地面,而點數也隨之而出,更顯示在我和渣滓眼前的寶箱之中。
 
我------- 6點;渣滓(陸仁甲)------- 2點
 
「擲得好!飛麗斯!我有六點了耶!」
 
能夠擲到六點,我這把武器不是屠龍刀就一定是倚天劍啦,相反渣滓的可能只是餐刀而已。
 
我實在忍不住心中的高興,一不小心就叫了起來。
 
然而,渣滓在這個時候卻發出了「嘖,嘖,嘖」的笑聲,像是在對我說「由依老師妳好像有甚麼誤會了」的一樣。
 
「由依老師,妳好像忘記了一件事,這遊戲是點數越大,難度就越高耶。」
 
---------- 負責擲骰子的玩家,則是對應該棋盤中的玩家,骰子擲出來的數字為關卡的等級難度以,一為最容易,六為最難。 ---------
 
「甚麼!!!!」
 
呃…我的確是忘記了這個遊戲規則,拜託啦,正常人都會認為點數越大難度越低,有誰會記得這遊戲裡這是相反的呢?
 
「由依…我對不起妳…因為我是能夠經常擲出六點的人。」
 
「甚麼!飛麗斯妳是能夠經常擲出六的人!?」
 
「所以,我玩飛行棋永遠都得輸……」
 
我要求換人!我要求換人!我要求換人!讓飛麗斯為我擲骰子的話,我將會命運會非常的坎坷啊!
 
「哇哈哈!由依老師妳看看,我的武器是 +10 兩倍威力的貝爺求生小刀啊!」
 
這不就傳說中精練度最高級的+10嗎?而且又是兩倍威力的?又是求生達人貝爺的小刀!?
 
傳說中手持貝爺小刀的話,只要是活着的生物,就算是神也吃得到。
 
看到渣滓這個人品破產的人竟然得到如此的神物,這位又美麗又好身材又可愛的我實在是氣憤極了。
 
不過,既然二點數已經是這麼強的裝備,那麼我的六點數應該也不會太差吧?
 
我抱着「希望得到些還不錯的武器」的心情,把難度最高級的寶箱打開,而裡邊的武器是--------
 
「這到底是甚麼鬼東西呀!!!!!!!!」
 
---------- 撿不起來的肥皂。
 
我對任何的一切都感到絕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