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武器沒問題嗎?這樣的東西還可以用來當武器?這根本不能當武器吧!
 
「皇上!我要求換武器!」
 
我無視寶箱中的那塊肥皂,立即對垃圾皇帝要求更換武器,但是那個垃圾皇帝完全是耳聾的,他根本沒聽進我的說話。
 
「兩位勇者,請你們用本皇給的武器,前往災難之獸的巢穴,把災難之獸消滅。」
 
「皇上,聽我說!我要換武------」
 


「人來,退朝。」
 
我話都不說完,那個垃圾皇帝就已經退朝,並急步的離開。
 
隨着皇帝的退朝,在場所有的大臣都各自各的散去,不用一會,在宮殿之內就剩下我和渣滓,以及負責把寶箱中的武器交給我們的一男一女。
 
看到自己得到了很不錯的武器,渣滓帶得意洋洋的笑臉,從他眼前的宮女手上取得武器。
 
在拿到了武器之後,渣滓就馬上揮舞着小刀,小刀反射着光線,在舞動的同時拉出了銀光色的線條,這可是+10武器才有的效果啊!
 


刀鋒把空氣割破,在揮舞的同時完全不受到空氣阻力的影響,讓渣滓揮動得更自如,猶如小刀已經成為了身體的一部份。
 
即使刀子比較小,但是卻比起甚麼開山刀、大劍、太刀有着更厲害的威力,而且行動起來也十分方便,這簡直是專業刺客的武器。
 
被渣滓舞動的小刀,發出着「嚯嚯嚯」的斬空聲,只是聽到聲音就已經知道了這把小刀的威力,果然是貝爺求生小刀。
 
連續耍了好幾招之後,渣滓終於停下了揮舞小刀,他轉身望着我,並揚起了嘴角對着我講話。
 
「由依老師,這遊戲的最後贏家一定是我!妳就繼續跟妳的肥皂去玩吧!耶哈哈哈哈!」
 


甚麼我跟我的肥皂去玩呀?這到底是甚麼意思!他現在是看不起我的肥皂呀!
 
……老實說,我自己也看不起那肥皂。
 
渣滓對我咋了個舌,然後在我氣得太陽穴也爆出青筋的時候轉身望向了那個給他武器的宮女。
 
「宮女小姐,妳要等我,我一定會回來。」
 
像是個花花公子的一樣,渣滓輕輕地握着了那個宮女的手,然後以很浪漫的感覺對着她講話。
 
以我來說,他的行為是非常噁心,噁心得讓我差點用肥皂來洗眼。
 
那位宮女好像很吃糖,一整張臉也紅透,而且也有點受寵若驚。
 
接着,渣滓就叫來了一匹不知那來的馬,然後騎了上去,在對我再給一個咋舌之後就飛快地離開,向着甚麼災難之獸的巢穴前往。


 
真是可惡,他只不過是拿了個比較厲害一點!的武器就這麼囂張,這下子我真是火大了起來。
 
很好,這樣才能夠讓我有想要把渣滓狠狠教訓的心情,既然他想要跟我用這遊戲一決高下,我就跟他玩一玩。
 
不要說我欺負自己的學生,是他自找麻煩,惹我生氣啊!
 
雖然說要跟狠狠地教訓他,用這遊戲來把他打到哭,唯一的方法就是勝出這遊戲,但到底要怎樣勝出呢?
 
遊戲裡一共三關,現在是第一關,我得要去打敗災難之獸,而我只有肥皂這一個武器,更是撿不起來的級數。
 
這樣的武器到底要怎樣用才可以把災難之獸打倒呀!!??
 
我抱頭跪地,一臉大受打擊的表情,我現在真是感到絕望無助呀!!
 


「勇者小姐,妳沒事吧?」
 
負責把肥皂交給我的那個美男子,看到我這樣便忍不住的擔心問道。
 
「雖然不知道勇者小姐妳發生甚麼事,但是請加油對付災難之獸,我相信妳一定做得到的。」
 
「吓?憑只有肥皂作為武器的我?」
 
「是的,勇者小姐妳一定可以做得到。」
 
這個男子不單單長得美,而且也非常的溫柔,竟然在我這麼絕望無助的時候給我鼓勵。
 
相反那個宇宙塵就只會不斷地暗示我是暴力女,而且又常常惹我生氣,上課又不聽書,超級可惡,完全與這位美男子沒辦法相比。
 
我發出了無奈的一聲「唉」,然後從地上站起來,從美男子手中的寶箱拿起了肥皂。


 
我的手才握住肥皂,肥皂就好像有抗力的滑離了我的手,我嘗試再去握緊肥皂,但它又滑走。
 
一次,兩次,三次…五次,六次…十次…十一次…十二次………
 
「現在是不是玩作對呀!你這該死的肥皂!!」
 
竟然完全沒辦法握在手中,要我不斷地出洋相,你這死肥皂能不能就讓我好好地撿起你呀!?
 
怪不得叫作「撿不起來的肥皂」,不是重得撿不起來,而是滑得撿不起來。
 
「噗!」
 
「喂!雖然你是美男子,但是你笑我的話我還是會生氣的呀。」
 


「對不起,因為我看到妳這個生氣的樣子實在很有趣,而且也很可愛。」
 
可…可愛…竟然說我生氣的樣子很可愛………………
 
「妳的臉沒事嗎?又變紅了。」
 
「嗚哇…嘿…嘿……」
 
就在我開心得大腦沒辦法正常運作的時候,美男子從他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塊粗糙的布,那其實是一條用得有點髒手巾,毛線十分粗糙。
 
接着他把粗糙手巾放在手中,然後隔着粗糙手巾去撿起我一直撿不起來的肥皂。
 
「妳看,這樣不就撿起來了嗎?」
 
好,好厲害,竟然能夠撿起那滑得叫人無法撿起的肥皂?看得我雙眼都睜大了。
 
這是簡單地利用了粗糙手巾的磨擦力來把肥皂撿起,布條纖維和粗糙面讓磨擦力大增,所以才這麼容易撿起來。
 
「哼,這樣的事情我早就知道啦,不過很感謝你出色的表演。」
 
「是嗎?這樣實在太好了。」
 
甚麼啊,這個美男子是真的認為我知道有這個方法,還是故意不去揭穿我?
 
如果是後者的話,感覺其實這個美男子真的很貼心。
 
這一刻,自己的心不知為何跳得很快,有一種很甜甜的味道從心裡湧出來。
 
我借了美男子的粗糙手巾,然後很順利地把肥皂拿在手裡,最後我用那粗糙手巾包裹着肥皂,直接放進自己的裙袋子裡去。
 
老實說,我不知道那肥皂到底有甚麼用,特別是對災難之獸,但既然那肥皂稱為武器,那就先帶在身上吧。
 
取得了武器後,就是要前往災難之獸的巢穴的時間了,渣滓已經向着東邊的出發,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向西邊的出發。
 
「勇者小姐,請妳一定要平安活來,我會等妳的。」
 
就在我即將要出發的時候,那個美男子突然叫住了我。
 
他展露着很溫柔而且又很溫暖的微笑,那是一種可以秒殺所有少女心靈的笑容啊!
 
他說會等我回來…那到底是甚麼意思……那句對白通常是對自己喜歡的人才會說的對白來的呀。
 
咦?咦?咦!?
 
難道說,這個美男子對我有意思嗎?
 
雖…雖…雖然我知我自己長得漂亮而且又有身材,但是這…這種一見鐘情甚麼的………
 
我忽然間有點不敢直視這位美男子。
 
「由依…你可以叫我由依。」
 
「妳的名字叫由依嗎?真是一個不錯的名字。」
 
其實我的名字沒甚麼特別,但既然他是這麼說的話………嗯嗯。
 
「由依,我會等妳回來。」
 
又一次,他又一次露出那種能夠秒殺少女心靈的笑容,我的少女心靈仿佛在這一刻被治癒了的一樣。
 
他那支持着我的眼神,他那溫柔的磁性聲線,他撐扶着我心靈的行為,實在是叫我無法抵坑。
 
這個情況就如同「某一天,一個自己覺得最完美的異性向自己倒追」的一樣,那有可能抵抗得到啊?
 
我努力讓自己被吸引住的視線從美男子身上別開,因為我怕自己再多望他一會就真的會喜歡上他。
 
然後我頭也不會的向前跑,朝西邊的巢穴前往,而美男子一句話再也沒說,只是安靜地望着我跑走。
 
刻此我的心跳得好快,不過我知道我並不是因為奔跑中而跳得快,而是因為他。
 
越是向前跑,越是離他的距離越是遠,我的腦海就越是浮現他的樣子。
 
「由依,我會等妳回來。」
 
嗚呀!!!
 
為我們我的腦子不單單浮現出他的樣子,甚至有立體聲的迴響着他的聲音呀。
 
冷靜點,冷靜點,我得要冷靜點。
 
迷戀和愛是兩回事情來的呀,我得要分清楚,不過兩者又有甚麼分別啊?
 
沒錯,他是我很喜歡的類型,簡直是我的男神現身,只是看見樣子就已經令我心動到不得了,而且言行舉止很令我欣賞。
 
但這些事情只不過是剛好擊中我的好球帶,這只不過是迷戀,只不過是迷戀,迷戀只不過是喜歡的一種啊。
 
不過,喜歡和愛的分別又在於那裡?
 
嗚呀!!!我的大腦很混亂啊!我現在的心情真的非常複雜,連我自己也不能了解到我自己的心情。
 
「由依,我會等妳回來。」
 
拜託!不要讓我總是想着你好嗎?你這個美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