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被那個男人強行把千年魔槍裝在我的手上,搞得我的右手變得十分沉重,整個身體都好像傾向了右邊。
 
即使我再怎樣做,那套在我手上的千年魔槍依然沒有辦法脫下來,結果我只好帶着它上路,以後再找辦法。
 
順帶一提,雖然那個男人稱它為「千年魔槍」,但實際來說套在我右手上的只是一個圓柱型的金色金屬東西,再怎麼看也不像是槍。
 
與其叫它作槍,還不如叫它作手甲還比較合適。
 
我繼續往洞穴深處繼續走,沿途不忘記把掛在岩壁上的火把以打火機點燃,讓洞穴裡充滿着光。
 


走了一會之後,四周的路慢慢的變闊,而且環境也慢慢的變得清楚可見,已經是不需要打火機來照明的程度了。
 
這並不是因為我之前點起的火把把四周照亮,而是在這個洞穴最盡頭的地方有一個天井,陽光從那裡照進了來。
 
已經來到了洞穴盡頭的我,因為陽光的關係,我可以看清楚四周的環境了。
 
在那個天井之內,生長了一些奇怪的植物,我是完全沒有見過,大概這是棋盤世界裡的植物吧?
 
另外,在天井的正中間,有着一座巨大的石像。
 


那不是甚麼偉人的石像,而是一隻露出了獠牙的獸人巨像,目測高五六米,而闊兩三米,就跟洞穴的洞口一樣大小。
 
要不是那只是一座石像,我還以為個洞穴的大小是為了讓這獸人通過而建成。
 
環視完畢這裡,除了中間的那坐獸人石像之外,就只有那些見都沒見過的植物,甚麼災難之獸連影子也沒見過。
 
「搞甚麼呀?那傢伙在那裡呀?」
 
步行了這麼久才來到了災難獸巢穴深處,但是卻沒有見到那傢伙,感覺自己像是被人耍了的一樣,我實在忍不住抱怨起來。
 


災難獸可能是外出去食飯或者在外邊上廁所吧,我先在這裡等牠十五分鐘,不出現的話我就馬上閃人。
 
步行了這麼久,害我的美腿都變得累累的,剛好有一坐石像可以被我靠着坐,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走到了獸人石像的腳前,然後靠着坐了下來。
 
這裡的環境很寧靜,靜得連自己的呼吸聲也可以清楚聽得見。
 
從天井吹下來的山風,感覺相當的清涼和舒服,陽光照進了來,讓這裡很溫暖,這一個情況之下,實在叫人想要睡一個午覺。
 
我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然後閉上了眼睛,想要休息一下。
 
雖然我身處在災難獸的巢穴深處,隨時會受到災難獸的攻擊,但是牠現在外出中,回來的時候一定會發出聲音,到時候醒來就好。
 
呼……真的好舒服,山風輕輕的撫摸着身體,陽光的照耀讓身體感到溫暖,真是非常舒服耶,好像置身於渡假之中呢。


 
「妳覺得很舒服嗎?」
 
「呀,是呀,這真的好舒服耶。」
 
咦?是誰在跟我說話?
 
聲音來自我的上方,這一刻我睜開了眼睛,馬上就看到豬樣子的獸人正俯視着我。
 
「哇呀!醜八怪呀!!」
 
猶如見鬼了的一樣,我立即彈了起來,並向着遠處急走過去,拉開距離。
 
走遠了再回望過去,一隻有像個豬樣的獸人就在眼前,因為陽光照在牠的身上,牠那醜八怪的樣子清楚可見。
 


豆一樣的黑眼睛,兩個大大的鼻孔,短得如同沒有的耳朵,以及那血盤大口,還有露出來並向上彎的獠牙。
 
我認得出來獠牙,那是之前看到的獸人石像上的那對獠牙,難道說這隻豬樣獸人是由那座獸人石像變成的?
 
「是人類,我已經很久沒吃過人類了……來個人類刺身吧!」
 
豬樣獸人流下了口水,牠的肚子更發出了飢餓的叫聲,牠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牠真的打算吃掉我。
 
有一些植物平常看下去很普通,但是當獵物靠近,就會馬上露出原形,並把獵物吃掉。
 
這隻豬樣獸人就是用這一個方法,把近來的獵物捉住並吃掉。
 
變成石像不單單可以減少體力的消耗,也可以讓獵物戒心降低,牠雖然是一臉豬樣,但腦子並不豬。
 
「喂!等等!別吃我,我不好吃的呀!我介紹你吃一個叫陸仁甲的男子,他超好吃。」


 
「比起吃男子,女子的肉更好吃,而且妳看看妳的胸口多肥大。」
 
「這不是叫肥,是叫豐滿,叫作好身材呀!」
 
真的是,叫我這令很多女生羨慕不已的胸部稱作肥,實在是有眼無珠呀。
 
豬樣獸人向着我步行過來,牠每向前踏一步,地面就震動了一下。
 
牠似乎沒有打算放過我,真心想要吃掉我,身處在這個洞穴之內的我,就好像身處於蜘蛛網的一樣。
 
「等一下,獸人,我有一件事要問你!」
 
「嗯?」
 


「你就是那隻叫作災難獸的生物嗎?」
 
「哇哈哈!原來我是這麼有名氣的啊?」
 
這麼說牠就是災難獸,也即是我的目標吧?
 
雖然牠有五六米高,但是我也曾經見過更高更大的生物,所以這對我來說只是小巫見大巫。
 
第一下見到牠我會被嚇跑,只不過是因為牠太醜,大家千萬別誤會成其他原因。
 
很好,既然災難獸自動出現在我的眼前,節省了我很多的尋找和等待的時間,那我就速戰速決,收拾掉那傢伙吧。
 
「喂!豬樣獸人!」
 
「吓?我才不是豬樣呀。」
 
長得這樣還不算是豬樣,我實在是想要拿鏡子給牠照一照,不過我沒空去做這件事,而且這也不是我現在應該做的事。
 
我舉起了左手,豎起了一隻手指,毫不害怕的直指向着豬樣獸人。
 
「我不是你的獵物,而剛好相反,你才是我的獵物!」
 
「吓?」
 
「為了把你這豬獸人收拾掉,我才會來到這裡,你就準備受死吧。」
 
「哈,單憑妳就想要收拾我,妳還是乖乖被我吃掉好了。」
 
沒錯,赤手空拳的話,我是連丁點的勝數也沒有,但是我可是有帶武器在身上的啊。
 
我不是在說那個肥皂,這東西雖然被稱之為武器,但再怎麼看也只不過是肥皂一塊。
 
有誰去戰鬥的時候會拿肥皂出來,這東西根本不能當武器吧,肥皂還是留在洗澡時用就好,拿來戰鬥就別了。
 
可是,如果不用肥皂,我不就是沒有武器在手嗎?
 
我以前是有收服過盾蟹,但是在好幾個月前之前因為暴走的關係,而被大家拿去當全蟹宴。
 
雖然我還有收服了幾隻桃毛獸,可是我在最近把牠們送回去大木博士那邊,所以我身上連一隻口袋怪獸也沒有。
 
然而,這並不能說我手上沒有能戰鬥的武器。
 
我能夠戰鬥的武器,不就是剛好套在了我的手上嗎?我就是說那把千年魔槍。
 
比起肥皂,相信千年魔槍更適合拿來當戰鬥的武器吧?
 
這一刻,我把左手放下來,然後把套上了千年魔槍的右手舉起,並指向豬樣獸人。
 
「就用這個東西把你收拾掉。」
 
「這…這是!?」
 
「你不知道嗎?這就是千年魔槍!」
 
「千…千…年魔槍!?」
 
這一刻,一陣風吹起了來,而我在這刻也明白到,現在正是讓魔槍展現實力的時候了。
 
「展現你的真正實力吧!魔槍!」
 
我大叫出一句話,讓魔槍展現其實力,而在這一刻,風吹得更猛烈,像是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流動。
 
那一句充滿了氣勢而喊叫出來的話,馬上就把豬樣獸人嚇得退後了幾步。
 
牠這一刻流下了冷汗,臉色也發了青,害怕得猶如看見了死神的一樣。
 
這是當然的吧,在面對魔槍的情況下,這根本就是面對着死神,牠那有可能會感到不害怕。
 
「攻擊!!!」
 
我喊出了攻擊的聲音,而這一把充滿了氣勢的聲音在洞穴之中迴響着。
 
一直迴響着…迴響着…迴響着…
 
…迴響着…迴響着…
 
…迴響着…
 
…迴響…
 
…迴…
 

 
「喂,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啊?」
 
豬樣獸人一臉不解地歪了歪頭,而我也一臉不解地歪了歪頭。
 
一切都沒有改變,那套住我右手的千年魔槍不動如山,形狀完全沒變過,動也沒動過,當然也沒有攻擊過。
 
「我說,會不會因為這把魔槍太過千年了,所以零件都壞掉而用不了呢?」
 
「甚麼!!!!竟然是這樣!!!!!」
 
竟然因為這把魔槍太古老而用不了,竟然是一隻豬樣的獸人把這個絕望的消息告訴我知道?這太不科學了啦!
 
那個死男人,為什麼要把這垃圾硬擠給我啊!臨死前也沒有好關照耶!我跟他無仇無怨,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沒辦法,今天先放過你,豬樣獸人。」
 
「這可不行,因為我要把妳吃掉,妳就別想要逃走啦。」
 
「嗚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