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叫喊聲響起,而在同一時間被我擲飛出去的肥皂正正擊中豬樣獸人的額頭中央,發出了「咚」的一聲。
 
巨人與歌利亞的故事,讓我們知道會心一擊的重要性,雖然巨人再巨大,但是都被歌利亞的小石塊打出了會心一擊後死亡。
 
我是有些少期望自己會像歌利亞一樣打出會心一擊,但這個期望馬上就落空。
 
擊中了豬樣獸人額頭的肥皂,在擊中了額頭之後,因為反作出用再向上彈起,然後越過了豬樣獸人的頭頂,在牠的後方掉下。
 
會心一擊就沒有了,豬樣獸人依照原好無缺地站在我面前,而牠的額頭被擊中了的地方頓時變得閃亮潔淨。
 


這肥皂的潔淨能力真是高呢……現在不是對肥皂的清潔力感到讚嘆的時候吧?
 
接下來就是決定我生死的一刻,就是要看豬樣獸人接下來的反應。
 
「………………咦?」
 
豬樣獸人一臉奇怪,並摸了摸自己被擲中的額頭,更發出了不解的一聲「咦」。
 
「甚麼呀,這就是妳的攻擊?就跟滴水的一樣耶!」
 


看到我這個攻擊弱得極了,豬樣獸人便露出了牙齒的笑起上來。
 
我沒有回應,自己只是緊緊地咬着牙齒,等待着豬樣獸人做出我預計之中的反應。
 
「嘿嘿嘿,妳剛剛的霸氣去那裡了呀,真是的,害我還擔心了一下。」
 
「………………」
 
「哈,妳們人類,就只會聲兇作勢,說起來就好聽,但做起來就是另一點事。」
 


豬樣獸人對我猛嘲笑着,害我太陽穴都要爆出青筋來,真是超想要出聲罵死那傢伙。
 
但是,我知道自己不可以回嘴,因為回嘴只會惹怒牠,惹怒牠的話,就不可能會有我預計中的反應出現。
 
所以,即管嘲笑吧,因為你很快就笑不出來。
 
我握緊了自己那憤怒得顫抖的拳頭,同時繼續咬緊牙關,忍耐着那傢伙的嘲笑。
 
而終於在一句嘲笑的說話聲落下去,豬樣獸人有了另一個反應動作。
 
「耶哈哈,讓我看看妳擲過來的是甚麼,是石頭嗎?還是小褲褲?」
 
牠轉身背向着我,然後彎下了腰,以一個超巨大的屁股對着我。
 
那真是一個超級巨大的屁股,先不要說這傢伙因為是巨型而讓屁股變大,即使牠變成跟我一樣的大小,那屁股也是超級巨大。


 
「這是甚麼呀…這是…呀哈哈哈哈,這是…這是肥皂?妳竟然用肥皂來對付我?耶哈哈哈哈哈!!」
 
轉身彎下了腰的豬樣獸人,發現了我向牠投擲過來的是肥皂,即時發出了迴響着這裡的大笑聲。
 
牠一定是覺得我是白痴吧,竟然用肥皂當武器去使用,這連我自己都覺得很白痴。
 
豬樣獸人笑得連眼淚水也擠了出來,在稍微冷靜了之後,牠想要把肥皂撿起來,繼續對我嘲笑一番。
 
然而,事情就跟我預想中的一樣。
 
「咦……這肥皂…嘖……嘖……可惡…」
 
沒錯,豬樣獸人沒辦法把肥皂撿起來。
 


不是牠太過笨拙,而是那肥皂真是非常的滑,不使用有纖維的粗布料之類的東西,是不可能拿在手上。
 
牠一直發出不服氣的「嘖嘖」聲,對於自己竟然連一塊小小的肥皂也撿不起來,豬樣獸人實在是生氣,實在是想要把它撿起來。
 
而這個情況,這個反應,這個場面,就是我最想要看到的場面啦!!
 
「啊!!!!!!!!!!!啦!!!!!!!!!!!」
 
我的咆哮聲響起,那是攻擊的吼叫聲,在聲音響起前的一刻,我已經向着豬樣獸人的屁股進攻過來。
 
我的攻擊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那個只要想到就令人噁心,只要看見就想要嘔,叫人完全不想要接觸的●●。
 
因為實在太噁心了,所以我也不禁說出來,而且說了出來的話,就有損我這個漂亮女教師的形象啦。
 
●●代表甚麼,你想到甚麼就是甚麼啦。


 
在我聽到了谷先生那一句「當男人彎下腰撿肥皂的一刻,就是他打開心扉的一刻」,這時我就想到了一個方法。
 
那就是讓豬樣獸人去撿我掉出來的肥皂!!
 
谷先生所說的心扉,也就是●●,根據谷先生所形容,在撿肥皂的一刻●●應該是最沒防備的一刻。
 
只要捉緊這一刻,然後以歌利亞的會心一擊進攻,那就可以像歌利亞一樣以小石去打贏巨人。
 
我會忍耐着豬樣獸人的嘲笑,就是怕惹火牠之後,牠就不理會我掉出去的肥皂,直接向我進攻。
 
現在,我強忍住嘲笑,終於得到回報了呀!
 
「去死呀!你這噁心到極的死豬樣獸人!!!!!!」
 


「甚…甚…甚麼!!???????」
 
「喝呀!!!!!!!!」
 
我才不打算用拳頭去攻擊豬樣獸人的●●啦,那實在噁心得叫我立即喪命,單是幻想一下就已經讓我差點把今早吃的早餐全吐出來。
 
所以,我決定用我現在有的另一樣武器,沒錯,就是那把垃圾一樣動也動不了,也沒辦法讓我脫下來的千年垃圾魔槍。
 
圓柱形套在我右手的千年垃圾魔槍,看起來就像是一支粗大的棒子,奔跑的速度加上慣用手的力度,以及那沒有防備的●●,絕對可以打出會心一擊。
 
「妳…妳…這人類!」
 
「吃我的伏魔棒啦!!!!」
 
呀~~~~~~~~~~~~~~~~~~~~~~~~~~~~~~~~~~~~~~
 
斯~~~~~~~~~~~~~~~~~~~~~~~~~~~~~~~~~~~~~~
 
菊花瞬間綻放,一把滿載着幸福的聲音從天井中傳到天上去。
 
在這一刻,一個形成了好男人表情的星座,竟然出現在晴朗的天空上。
 
然後……這一場戰鬥終於完結了。
 
我憑着一塊肥皂,成功把惡劣至極的情況扳回來,取得最後的勝利,雖然贏得很噁心就是了。
 
今天,我學會了一件事,肥皂雖小,但威力驚人,瞧不起肥皂的話,後果自負。
 
完成了這場噁心到極的戰鬥之後,我拖着沉重的腳步,以及那滿是膽汁色的千年魔槍回到宮廷去。
 
回到宮廷去之後,我不想再理任何事,馬上要求沐浴更衣。
 
洗了大約三十次澡之後,我才覺得自己稍微乾淨了一點。
 
這句對白,總覺得自己是那些悲慘少女的一份子,那些女子被大叔摸手摸腳完之後,就會猛洗澡,因為她們都覺得自己很不乾淨。
 
雖然自己不是因為那些事情而猛洗澡,但那種感覺應該是相同的吧?
 
用了很多時間把自己洗乾淨,讓自己覺得自己真的乾淨了之後,我就回到宮廷之上去,接受垃圾皇帝的獎賞。
 
因為原本穿的衣服也變得髒,所以我讓侍者拿去幫我洗,清潔好後再給我。
 
所以,我現在穿上了這個國家的服裝。
 
絲質般柔順的布料所製作而成的服裝,看上去多少有點像件浴衣的外形,但這並不是件浴衣。
 
以銀白色為主色調,而衣的的邊位則是淡紅色的,與束腰帶是相同顏色。
 
服裝很輕身,也很薄,但又很保溫,在把我的身材好好的露現的同時,又不會讓人覺得很色情,這件衣服的設計真好。
 
本身穿的鞋子也換下了,現在改穿成這個國家的女性用平底鞋子。
 
穿上了一件古裝之後,總覺得自己變成了個古代人的一樣,一時間忘記了自己是那個時空的人。
 
不多不少覺得自己穿得像個古國公主,或者巫女啦,真是想讓宇宙塵那個笨蛋看看我現在的樣子,讓他好好的稱讚我,呵呵。
 
「勇者大人!太好了!妳都回來了!災難獸被消滅了。」
 
宮廷士衛才剛把門推開,讓我進入去宮殿裡邊,那個垃圾皇帝就高興極了的向着我走過來。
 
他張開着雙手,想要把我抱着懷中,不禁讓我把他和豬樣獸人的影子重疊在一起。
 
「不要碰我,我可不想又再洗三十次澡。」
 
「啊,真是抱歉,勇者大人。」
 
真想要叫那個垃圾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明明是個皇帝,但卻像個跟班一樣,果然垃圾皇帝就是垃圾皇帝。
 
「全靠兩位勇者大人把災難獸收拾掉,我國才得到和平啊!」
 
「話說回來,渣滓在那裡。」
 
「渣滓?啊,妳說另一位勇者大人,他已經在那邊享受豐富的盛宴了。」
 
垃圾皇帝向着渣滓所在的位置比了比手,然後我就朝那個方向望過去,渣滓的身影也立即出現在我眼前。
 
現在的他,正如垃圾皇帝所說的一樣,正享受着豐富的盛宴。
 
他一邊大口大口的吃着烤肉,同時正抱着一個為他遞水果酒的宮女的腰間,像是在夜總會看到的那些好色男一樣。
 
那個宮女,沒記錯的話,應該就是之前把武器寶箱交給渣滓的那個宮女。
 
渣滓似乎很喜歡她,而那個宮女也對渣滓不抗不拒,像是很享受的一樣,甚至把自己的衣服穿得鬆一點,很有色情的味道。
 
果然男人就是沒辦法去抵抗那些騷女,真是的。
 
「喂,渣滓!」
 
我走到渣滓面前,大聲地喝斥他。
 
雖然渣滓在法律上已經是成年人,有自由做他喜歡做的事,但是身為她老師的我,也有責任教好他,叫他對自己的行為檢點一下。
 
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很無聊,多管閒事,但是看到自己的學生變成個色老頭的樣子,我就是接受不到。
 
就在我即將要開口告誡渣滓的時候,他比我更早一步先開口。
 
「噫…由依老師…妳回來了啊,還以為妳已經被打敗了…噫………好吧,為了獎勵妳,我批准妳過來給我抱吧…或者共歡一晚吧……噫。」
 
「你白痴呀?看招!」
 
「咦…那是甚麼……肥皂…看我撿起來。」
 
「喝呀呀呀呀呀呀!!!!!去死!!!」 -------------- 拿起筷子
 
「呀~~~~~~~~~~~~~~~~~~~斯~~~~~~~~~~~~~~~~~~~~」
 
調戲我的後果就是這樣,看你以後還敢不敢。
 
肥皂真好用,下次宇宙塵惹我生氣就讓他試試我這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