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裡為了慶祝我和渣滓成功收拾了災難之獸,所以舉辦了一個宴會。
 
在宴會中,我和渣滓一同成為了主角,受到了各大小官臣的恭喜。
 
有的官臣單單向我們恭喜祝賀,有的猛向我們說他家的兒子是多麼的能文能武,有的猛向我們送貴重的東西。
 
在宴會之上,歌舞滿載,不知道還以為有演唱會看,宮女們的絲帶舞蹈,戲子的樂曲表演,應有的都盡有,不過我不會欣賞這些就是了。
 
比起那些歌舞表演,我還是比較喜歡在自己桌上的食物,那全部都是山珍海味呢。
 


但是,即使山珍海味都放在我的眼前,但我是完全不感到肚餓,甚至有好像剛剛才吃飽了的感覺。
 
我猜這應該是時差的問題,棋盤裡的世界和棋盤外的世界的時間是全然不同,一快一慢的。
 
在棋盤世界的一天,可能只是棋盤世界的五分鐘左右。
 
就算我用了很多氣力來把豬樣獸人打倒,但那也只不過是五分鐘內做的事。
 
看似花了好多氣力,但換成棋盤外的世界來說,那也只不過是跑了五分鐘步用的氣力一樣,所以我才不感到肚餓。
 


因此,我只是出於禮貌地把那些山珍海味隨便吃一點,然後就放下筷子不吃了。
 
另外自己的右手被千年魔槍緊緊的套着,想要脫下來也不行,用不了右手拿筷子的我,吃東西很不方便,所以這也做成了我不想吃東西的原因之一。
 
相反的,坐在我旁邊的渣滓------陸仁甲,卻猛吃過不停,遞到桌上的食物不用一會就被他吃光光,他甚至覺得還未足夠。
 
由棋盤表裡世界的理論來說,我猜渣滓今早應該沒有吃早餐,所以覺得現在十分肚餓了吧?
 
大魚大肉的他,不單單食相很差之外,還抱着之前那位宮女的腰,一整個色鬼的樣子,我實在是想要過去揍他一身。
 


呼,冷靜點,由依,為了那種渣滓中的渣滓而生氣,這樣會很傷身的啊。
 
「啊~勇者大人,你怎麼不喝人家倒的酒啊~」
 
「好,好,好,我喝~」
 
「耶~喝這麼少不行啊,我要你再喝啊。」
 
「好,好,好,我喝~」
 
「啪」的一聲響起,不知為何我左手握着的筷子竟然斷成兩段。
 
時間慢慢的過去,這場宴會也來到了尾聲,在宴會的最後是垃圾皇帝送出寶箱的環節。
 
聽過垃圾皇帝廢話連篇的感謝辭後,我和渣滓也被請了出去,接受垃圾皇帝給矛的寶箱。


 
「這是本皇給矛兩位勇者的寶箱,希望你們以後能夠繼續為本皇效力,保家衛國。」
 
「噫~謝主隆因~」
 
「那我就不容氣收下了。」
 
一位宮女以及一位男侍者從兩旁走出來,兩者都捧着寶箱,向着我和渣滓步行過來。
 
那位宮女以前是沒有見過,但是那位男侍者卻是曾經見過面的那一位,沒錯,他就是令我心跳加速的那位美男子。
 
今天的他,依然是有着那能夠俘虜少女心的臉孔,細長的黑眼睛散發着強大的魔力,讓我此刻有點不敢望向他。
 
宮女走到渣子前面,而男侍者走到我的前面,並把寶箱交給我們。
 


「由依。」
 
就在我想要從他手上接過寶箱的一刻,他叫了叫我的名字。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叫了叫我的名字,但就因為他那磁性的男性聲音,讓我受寵若驚的顫了一下。
 
我忍不住抬起了頭望着他,視線就在這一瞬間被吸引了過去,他那美男子的臉孔完全的奪走我的視線。
 
看着他的臉孔,我的心就「砰砰砰砰」的猛跳動着,我雖然是知道自己不可以這樣望着他,但我就是無法自拔。
 
好美,這就是我夢想中的男性,我實在是懷疑着自己的眼睛。
 
「由依,歡迎妳回來。」
 
砰!砰!砰!砰!


 
輕輕的一句話,輕輕的一抹微笑,輕輕的一句「歡迎妳回來」,把我與豬樣獸人戰鬥時所帶來的痛苦全部清洗得一乾二淨。
 
以前經過了這麼多對戰鬥之後,都沒有試過有人跟我說「歡迎妳回來」。
 
就算是回到家裡去,或者回到大學宿舍去,也沒有人會跟我說「歡迎妳回來」,在家裡等待我的就只有寧靜,在宿舍等待我的就只有漆黑。
 
然而,在這裡,我只不過是與那位美男子相識了一會,他就已經對我說出這麼窩心的話。
 
我實在是…實在是…實在是…………不知不覺之間,我的臉頰發燙得非常厲害。
 
「我…我…我回來…了。」
 
聽到了這句話的我,大腦中就自動浮現出這一句說話,而我也忍不住的說了出來。
 


得到了我的回應,那位美男子露出了很高興的微笑,那是一個叫人感到安心的微笑。
 
我還是頭一次被男性這麼溫柔地對待,這真是叫我感害羞,自己的身子也因為害羞的關係而縮了起來。
 
很害羞,可是,又覺得很開心。
 
然後,我就從他手上接過了寶箱,這一刻在寶箱上邊有着一個提示,內容是叫我們用投骰子的方式來把它打開。
 
這似乎是通往下一個關卡的寶箱,畢竟我和渣滓的遊戲比賽還未完結。
 
我搖了搖頭,把剛才跟美男子的微妙感覺先放到一邊,然後聯絡一下為我擲骰子的飛麗斯。
 
「飛麗斯,有聽到嗎?」
 
「嗯,聽到了。」
 
「可以麻煩妳為我擲骰子嗎?」
 
「由依,妳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是發生了甚麼事?」
 
咦?是這樣嗎?連我自己也不察覺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開心的耶。
 
飛麗斯稍微出於好奇才這麼一問,不過她並沒有很想知道答案,所以就沒有追問下去了。
 
接着,她和負責為渣滓擲骰子的谷先生一同擲骰,為我和渣滓打開寶箱。
 
唃!唃!唃!
 
骰子被擲出的聲音響起,雖然沒有看見,但我和渣滓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命運被轉動了。
 
骰子停下跳動,點數隨即得出,更顯示在我和渣滓的寶箱之中。
 
我 --------- 6點;渣滓(陸仁甲) --------- 5點
 
不出所料,飛麗斯有着經常擲出六點的能力,所以我已經做好了這次又會得到六點這個點數。
 
沒所謂了,反正剛才也能夠用六點得出來的武器肥皂來收拾豬樣獸人,所以就算這次也是擲出六點也沒所謂。
 
正所謂有實力的人,不論多難的難關也得戰勝嘛!哈哈哈!
 
相反,當反當渣滓看到自己是五點數的時候,整個人像是嚇呆了的一樣瞪大了雙眼,一臉不禁相信的樣子。
 
「喂!同性戀大叔,你到底是怎擲的呀!」
 
「呼嗯,男人總是以為大就很了不起,但技術和持久力也是相當重要。」
 
「別說一些叫人沒辦法聽得懂的話呀!」
 
大家看到吧,一個沒有實力的人,只要沒得到好條件,那他就會在那邊抱怨着。
 
我無視掉繼續在那裡大聲抱怨的渣滓,然後把我手上的寶箱打開。
 
就在我把寶箱打開的一刻,一陣強大的能量從箱子裡湧出,這股能量發出了暗紫色的光芒,瞬間向四周爆散開去。
 
能量大得讓我一時無法站穩,整個人連寶箱一同跌坐到地上去。
 
下一秒,暗紫色的光消散,然後一切恢復正常過來,仿佛剛剛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喂!大叔!出聲啊!出聲啊!你怎麼不出聲啊!」
 
渣滓依然在那邊抱怨着,而宮廷內的人似乎沒看到那暗紫色的光,他們看到我跌倒在地上一臉擔心。
 
「由依,妳沒事嗎?」
 
在我面前的美男子,看到我跌倒在地上,感到非常擔心,他立即上前把我扶起。
 
竟然與這位美男子在身體上有接觸,實在是叫人害羞,不過為了站起來,我只讓他來幫幫我。
 
「我…沒事,謝謝你。」
 
站起來之後,我向他表示感謝,雖然我跟他說我沒事,但他並沒有因為而放心。
 
「嘿哈哈哈,勇者大人一定被寶物嚇倒了,畢竟那可是享用一輩子也不用不完的黃金呀!」
 
垃圾皇帝雙手插腰的哈哈大笑着,他所說的黃金是指寶箱裡的東西?
 
我馬上拿起掉在地上的寶箱,然後再次打開,因我我把那暗紫色的能量再次湧出,所以這次我更小心的打開。
 
然而,那暗紫色的能量沒有湧出,取而代之的就是垃圾皇帝所說的夠用一輩子有多的黃金。
 
寶箱之內金光閃閃,不單單有黃金,還有很多鑽石珍珠的飾品,不說話以為這是打劫而來的箱子。
 
「這…這些都是給我的!?」
 
我一時間沒有辦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我以為這是垃圾皇帝給我開的玩笑,但他卻這麼跟我說:
 
「當然不只這些啦,為了感謝勇者大人,本皇批准妳於皇宮內定居,享受非一般的生活。」
 
皇宮級的生活!?既不用服侍別人,也不用去爭寵,世界上真的有這麼棒的事嗎?
 
看到我得到這麼棒的待遇,渣滓也馬上停下抱怨,更把寶箱打開,一道道的黃金光芒就映入他的眼中去。
 
「兩位勇者也可以在皇宮之內定居,既不用工作,也可以有人服侍,黃金千萬,永世無憂!」
 
聽到垃圾皇帝這一句話,我和渣滓都快要開心得跳起來,因為這實在是超棒啊!
 
接下來我就可以享受比皇后更好的生活,我也不用去當教書,也不用去跟見那些麻煩到極的學生,也不用去服侍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