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宴會開始的時候其實已經是黃昏的時候了,所以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但到底現在是幾點確實是不知道。
 
垃圾皇帝給予了我們寶箱之後,就繼續與其他大臣官員到其他地方進行別的宴會,當然也少不得一班香艷宮女。
 
聽他們說那是夜總會般的宴會,本來也有叫我參與,但我實在是理他的都白痴。
 
更何況,不知為何自己覺得有點想要睡,可能是因為已經是晚上了的關係吧?
 
不過照着棋盤世界裡表理論來說,我在早上才被拉進這棋盤世界,所以現在的真實時間應該依然是早上。
 


我距離起床時間才只有三四個小時,應該不會這麼快就覺得睏吧?我猜可能是我受到了當地天色的影響,才覺得想要睡覺。
 
是眼睏的關係還是其他的關係都沒所謂,反正我就是不想跟他們去玩,所以我就拒絕了邀請。
 
剛好相反,渣滓因為知道有一大班香艷的宮女會一起去,所以像個色鬼般馬上答應。
 
雖然他在法律上已經是個成年人,但我覺得他跟個小朋友都沒有分別,男人這種生物,應該到要二十五歲才可以算成年嘛!
 
十八歲算是成年,十六歲可以合法性行為,這不就是在叫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去亂搞關係嗎?真是白痴的法律,完全不懂時下的少男少女。
 


出於好意,也是出於身為渣滓的老師,我是有責任提點他,叫他守好行為,雖然最後還是被他說我多事。
 
因為垃圾皇帝批准了我定居的關係,所以由今天我會住在皇宮之內,因此本來已經是很高級的睡房,被變成了皇后級的睡房。
 
同樣也因為這樣的睡房升級,讓我必須要被人帶路才知道自己的睡房在那裡。
 
所以垃圾皇帝便在離開去下一場宴會時,叫了個人帶我去睡房去,而那個人就正正是那位美男子。
 
而現在,我與他正在前往我睡房的路上。
 


在路上,我們經過了一個花園,在花園之中有着點點的燭光,把很多地方到照明,但又不會失去晚上花園的幽靜。
 
平靜得如同鏡子一樣的水面,反射着我和那位美男子一同前行着的身影,他前我後。
 
我們就這樣向前慢步着,安靜得只聽見各自的腳步聲。
 
感覺好奇怪,我竟然想要跟他說話,但是又覺得很不好意思而不敢開口,明明自己都已經是二十八歲了啊。
 
不單單不敢跟他講話,就連正視的望着他也不敢,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我只能看到水面的反射,偷偷的望着他的臉孔。
 
風不敢吹動,怕吹亂了水面,月亮從夜空中出現,讓他的臉孔更清楚的反射出來。
 
看到了他的臉孔是很高興,很開心,但是又讓我覺得自己很害羞………


 
「怪宿。」
 
「怪獸?」
 
忽然間,繼續帶領着我前進的美男了忽然講了句莫名其妙的說話。
 
「怪獸?那裡有怪獸!讓我來收拾牠!」
 
這一刻我才反應過來,馬上進入戰鬥的準備,畢竟提到怪獸也不會是件好事,而且我現在是處於與渣滓對戰中的遊戲,隨時有怪獸來攻擊我不出為奇。
 
我立即擋在美男子前邊,橫起了右手保護着他。
 
然後,我環視着四周,尋找着怪獸的影子,但四周一點異常也沒有,沒有怪獸的影子,也沒有被怪獸破壞的東西。
 


「不好意思…那個…」
 
「你退後一點,因為不知道怪獸會怎樣進攻過,而且牠似乎是隱藏在黑暗之中,這可是很難對付的敵人!」
 
「聽我說,其實那是…」
 
「吓,你想要保護我?雖然我很開心,但這樣太危險了,你先走吧。」
 
撲!!
 
突然的一刻,我的身體被人從背後用雙手環住,那雙手環住了我的腰間,我整個人被嚇得瞪大了眼。
 
這並不是來自怪獸的攻擊,而是…而是…而是!!
 
「冷靜點,由依,不用那麼緊張啊。」


 
而是那位美男子的雙手,他的雙手正環住了我的腰間,他的身體正緊貼在我的背部。
 
他甚至在從後環抱我的狀態之下,以臉貼住我的奶油色的頭髮,在我耳邊輕輕耳語。
 
砰!砰!砰!砰!砰!
 
這一刻我害怕着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我擔心自己會因為心跳猛加速而爆血管,第二件事就是我因為他這個動作而心跳加速的事會被他知道。
 
我感受到他的體溫,他的皮膚觸感,他的心跳動,就連他那溫柔的心意,我全都感受得到。
 
他以男性磁性的溫柔聲對我耳語,叫我冷靜,叫我不用那麼緊張,但現在叫我怎樣做到啊!?
 
跟他兩個人一起走着,我就已經緊張得不敢講話,甚至聽到怪獸二字就超大反應,而現在被他從背後環抱,這叫我怎麼可以不緊張和冷靜呀!
 


雖然沒有見到,但是我感覺到他的呼吸,他就在我距離幾厘米都沒的地方呼吸着,那我的氣味不就是被嗅了嗎?
 
頭髮的香味,身體的香味,被他嗅到了,討…討厭…怎會這樣……
 
一想到這裡,自己的臉頰已經是紅得跟番茄一樣紅卜卜的了,就算自己沒看到都知道。
 
這一個動作持續了五秒左右,他的手慢慢地離開了我的腰間,他身前的體溫也漸漸遠離,自己也無法感覺到他的心跳。
 
我站在原地,動也不動,整個人神情恍惚,大腦混亂得不知道應該要做甚麼反應,要開心嗎?要害羞嗎?還是要憤怒?
 
「對不起,我沒有說清楚,其實怪宿是我的名字。」
 
「咦?」
 
我轉了轉身望着他,只見他不好意思地搔着後腦杓對我苦笑了笑。
 
「怪獸…是你的…名字?」
 
「是星宿的宿,不是怪獸的獸。」
 
接着,我們兩個互相對望超過十秒,大家都沒有出聲,只是單純的對望,然後我-------
 
「哈哈哈哈哈哈,你啊!哈哈哈哈,竟然,哈哈哈哈,叫作怪宿…嗚哈哈哈哈,太奇怪了吧!」
 
我實在忍不住笑了,因為實在是太搞笑了嘛,竟然有人的名字叫作怪宿。
 
他改這個名字就不怕被人笑了嗎?因為星宿和怪獸的發音實在是相同啊!
 
而且,他長得一個美男子樣,但名字卻叫作怪獸(宿),這個超級反差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搞笑呀,哈哈哈哈。
 
我笑得連腰都彎下了來,眼水都擠出來了,我知道這樣很失禮,但我就是忍不住。
 
「對…對…對不起,我忍不住了…噗噗。」
 
我努力從大笑中恢復過來,然後挺直回身子,向着名叫作怪獸……怪宿的美男子抱歉了一下。
 
「妳真是笑得很誇張。」
 
「對不起嘛。」
 
「不過,看到妳好像放鬆了下來就好了。」
 
怪宿沒有怪責我笑他的名字,他反而因為我這一下大笑而放鬆了而感到高興。
 
這一刻我不禁有點感動,他知道我很緊張,所以才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引我發笑,實在是貼心。
 
的確,我因為這一下爆笑而放鬆了,之前跟在怪宿後邊那種緊張到叫人呼吸困難的氣氛也消散了。
 
「謝謝你,怪宿。」
 
「別客氣。」
 
我望着怪宿露出了一個笑容,以表示我現在好很多。
 
不知道為何,自己這次可以勇敢地望着他的臉孔,而且也沒有出現之前的緊張感,實在是太好了。
 
這樣正面地望着怪宿,我更是覺得他真是一個美極了的男子。
 
不論是清秀的五官,以及那有光澤的頭鬆,甚至是身材和身高,都是少女們夢寐以求的男生所擁有。
 
剛才的那一個貼心的舉動,更讓我覺得他並不是單單只有外表英俊,就連骨子裡都是對女生的貼心。
 
接着我們繼續向睡房出發,本來是一前一後的走着,現在變成了男左女右的走着,感覺是我們的關係變得親了一點。
 
「對了,為什麼你的名字會叫作怪宿,你父母不覺得這樣很奇怪嗎?」
 
「由依,妳有聽過七星士嗎?」
 
七星士我是有聽過,那是好像是中國古時的聖獸守護者。
 
青龍、白虎、玄武、朱雀分別代表了不同的方位,而牠們則有各自的巫女,而七星士就是守護每巫女的七個人。
 
全數應該是二十八個人吧,但到底名字是甚麼我就沒有去記住了,不過當中最有名氣的應該就是鬼宿,他與朱雀巫女的故事是每個少女都聽過的故事耶。
 
「我的父母希望我也能夠像七星士這麼厲害,能夠保護巫女,所以為我取了這個名字。」
 
「可是,叫作怪的話,不就真的很怪嗎?」
 
「其實這是忄加上圣的字,就是心和聖要加在一起,才能守護別人。」
 
「哎?很有意思的嘛。」
 
「所以,即使別人嘲笑我這個名,我也不打算改。」
 
我和怪宿一直走着並一直聊天,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帶到了我來到睡房門口了,明明好像只是閒聊了幾句,但這麼快就得完。
 
「那麼,晚安了,由依。」
 
「啊…晚安了,怪宿。」
 
護送到我回到睡房之後,怪宿就得回去休息或者做其他事情。
 
雖然是想要再跟他多聊一會,但是自己又不好意思開聲,而且自己又怕阻礙他工作或休息。
 
互相道別過後,我就推開了房門,然後甚麼都不理的躺在床上。
 
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了,我的身子實在受不了,現在是超累的……而且也有點餓……
 
算了,快點睡覺,之後的事睡好了再說吧。
 
---------- 「那麼,晚安了,由依。」 -----------
 
「晚安了……怪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