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邊的一個重擔放了下來,現在的我已經可以安心上路,去把第二關完成,然後離開這部遊戲。
 
我現在是已經是無牽無掛,已經再沒有任何事可以把我留在這個該死的棋盤世界了。
 
離開的人不可以只有我一個,還有那個渣滓學生。
 
雖然他是一個渣滓,但身為老師的我,不可以讓他留在這一個地方,一定帶着他回到本來的世界去。
 
與怪宿進別了後,我向着渣滓應該會在的地方走去。
 


皇宮是很大,要找到渣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經常跟着垃圾皇帝去酒池肉林,所以只要找到垃圾皇帝就可以找到他。
 
垃圾皇帝最常出現的地方,就是有宴會的地方,而經過我的調查,今天有宴會的地方,就是皇帝本殿。
 
我帶着下定了決心要離開的腳步,向着皇帝本殿走去,決要把渣滓帶走。
 
當我來到皇帝本殿不遠處時,就看到我眼前的一座宮殿正瀰漫着一陣煙氣。
 
雖然沒很濃烈,但是吸入了之後讓我覺得很不舒服,而且那種味道,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香煙的味道吧。
 


那煙的味道實在是很臭,我也知道吸入了那種煙對人體會造成傷害,但我也得進去把渣滓揪出來。
 
我用左手掩住了口和鼻子,免得直接吸住煙氣,雖然這可能沒效果,但我覺得總比直接吸入身體比較好。
 
走在煙團之中,四周都變得矇矓不清,很勉強看到本殿的門口。
 
越是向着本殿的門口走去,一道又一道的歡笑聲就傳入了我的耳朵。
 
那不是正常開派對的歡笑聲,而是色情派對的歡笑聲,由此可知裡邊的情況會是怎樣。
 


非禮勿切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
 
推開了本殿的門,一陣更強烈的煙味就立即湧出來,像是要把我淹沒似的。
 
「咳!咳!」
 
這陣惡臭的煙味,真是嗆得要命,比起在火場裡的煙還要嗆,害我都咳了幾下。
 
推開了門之後,我就往裡邊走着。
 
在煙霧中走着,完全不知道方向,我只知道在這裡有很多男人和女人在緊抱着,他們的身子都猛搖過不停,偶爾也看到有些被繩子綁起來,被受虐待的女人。
 
我認得出這些男人,這些都是在皇宮之中的達官貴人,而女的當然就是宮女們吧?
 
嘖,還真的有夠噁心,看到這班人我快要連昨晚吃的蛇頭都嘔出來了。


 
「唏,美女,你身材很棒耶,一起玩啦,我會讓妳很舒服的耶!」
 
「滾蛋啦!白痴!」
 
在煙霧中突然撲出了個全身油脂的肥人,在他想要抱住我之時,我用右手鎚向了他的臉。
 
我的右手可是套上了千年魔槍,全金屬的它可以打出很強的傷害力啊。
 
那個肥人被我一擊倒地,我還可以看到他痛得擠出淚水,連鼻血都流出來。
 
「喂!白痴!你們那個垃圾皇帝在那?」
 
「我才不告訴妳知道,除非妳能吻走我臉上的血。」
 


砰!啪!劈!
 
「我用我手右幫你抹走了血啊,不過好像又多了幾個地方流血。對了,你要試試撿肥皂嗎?」
 
「皇上在那裡,皇上在那裡啊!拜託放過我。」
 
真是的,早早說出來不就是很好嗎?真的要我動粗不可,哼!
 
我向着那個肥人指的方向走着,不用一會就看到了那個垃圾皇帝。
 
垃圾皇帝泡在酒池之中,而一個赤裸裸的宮女似乎是暈倒在垃圾皇帝的肩上,在這之前發生過甚麼大可以想像得到。
 
而在垃圾皇帝的旁邊不遠處,就看到同樣是泡在酒池中的渣滓學生,以及一群包圍着他的宮女。
 
對於一個宮殿裡會出現酒池,這一點我已經懶得去理,我現在只想要先把渣滓揪出來。


 
我脫下了自己的靴子,然後就踏入了酒池之內,我的裸足浸在那些酒裡,真是感到非常噁心。
 
在酒池裡行走的聲音響起,而我也一步步的走近了渣滓,他也因為我行走的聲音而留意到我。
 
「咦?由依老師,呵呵,妳也想要跟我一起玩嗎?很好,讓我來一探妳的身材吧,由----嗚哇!」
 
二話不說,我用右手一拳打在渣滓的臉頰,他整過人向後猛飛出去,並掉進酒裡內,發出了響起。
 
在他身旁的宮女見狀大驚,然後就雞飛狗走的各自逃去。
 
「嗚哇,搞甚麼呀,你這個暴力女人!」
 
砰!劈!磅!
 


實在太沒禮貌了,想要吃我一記超迴旋飛踢也不必講出這聲的話呀!
 
在酒裡再次站起來的渣滓,按住了被我打腫了的臉頰,在一旁喃喃自語的抱怨着。
 
我沒空閒時間來聽他抱怨,我想要盡快離開這個縱慾之地,以及這個棋盤世界。
 
「跟我走啊!渣滓,我們要完成遊戲的第二關,然後離開這個世界。」
 
「甚麼遊戲?甚麼第二關?甚麼離開這個世界!妳是沒男人愛所以發瘋了嗎?」
 
砰!啪!砰!
 
「陸仁甲,你和我都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我們得離開這裡,回到本來的世界去。」
 
「我才不理妳這白痴喇!還有!我是勇者大人啊!」
 
渣滓似乎也出現了跟我之前一樣的情況,就是有部份記憶被封印了起來。
 
他對於原來的世界的事物開始忘記,這是遊戲正在吞噬他的最好證明,而且他被吞噬的速度似乎比我還要快。
 
「在這裡我甚麼都有,有金錢,有名譽,有地位,也有很多妹子投懷送抱,我為什麼得要離開這裡?」
 
「不對!那只是幻象,這遊戲為了吞噬你而實現你的慾望,趕快從這些慾望幻象中跳出來吧!你這白痴!」
 
「那又如何,至少我玩得超快樂耶!每日花天酒地,跟各個妹子共歡春宵,要我離開,沒可能!」
 
這個渣滓,完全不想想他的朋友,他的家人,以及等待着他回去的人。
 
我很想要把他掉下,讓他在這裡自生自滅,成為遊戲的食糧,但是我不能這麼做,因為我是他的老師,我有責任要教好他,所以我一定要帶他沒出去。
 
既然渣滓不聽我的說話,那我就只好動粗,把他打暈然後帶走他,再想辦法完成第二關遊戲。
 
「我說妳。」
 
就在我想要動粗的時候,一把男人的聲音傳來了我耳邊,望向聲音來源後馬上就見到那個垃圾皇帝在跟我說話。
 
「既然他不想要走,妳又何必要把他帶走?」
 
垃圾皇帝整個人從酒中站起來,之前伏在他身上暈倒的宮女也自然地掉到水中去,整個人在我面前赤裸裸的不動。
 
因為現在是很嚴肅的情況,我絕對不會因為他「那個」長得跟有毛的薯仔一樣而笑出來。
 
「留在這種地方,人的心智就只會變得腐爛,我一定要帶渣滓出去。」
 
「腐甚麼爛?這叫作快樂,妳自己也不是曾經享受過這種快樂嗎?就是跟那個叫怪宿的男人。」
 
「嘖……」
 
從我入讀初中的時候開始,身邊的朋友就一個個的開始談戀愛,而我自己即使身材出眾,但也只有獨自一個,所以我是很渴望有一場戀愛。
 
所以當我和怪宿在一起的時候,我實在是開心得要死,很想以後的每一日都跟怪宿在一起。
 
但是,這並不是我想要的愛情,因為裡邊並沒有存在愛這一回事。
 
怪宿是因為遊戲的設定才對我有意思,無論是誰都好,只要當上了我這一個角色,他都會對那個誰有意思。
 
雖然我不知道甚麼叫作愛情,但我可以肯定這不是。
 
因為遊戲設定而去愛一個人,這不是愛情!因為自己渴望得到愛情而去愛一個人,這不是愛情!
 
「跟怪宿在一起很開心是一回事,想要與怪宿相愛又是另一回事啊!」
 
我忍不住自己的情緒,用盡了自己最大的氣力,以右手打在垃圾皇帝太陽穴。
 
「嗚噫!!」
 
一瞬間,垃圾皇帝被我整個打飛開去,接着他撞上了暈倒在水中的那個宮女。
 
他一時失去平衡,整個人向後一跌,後腦杓直撞在酒池底,發出了「磅」的一聲。
 
不知道發生甚麼事,這個時候四周的煙漸漸地散去,而在垃圾皇帝所身處的酒水,浮現出血紅色。
 
垃圾皇帝的身體從酒水上浮上了來,並動也不動,而他的雙眼也向上翻了起來。
 
「不…不是吧…」
 
我只不過是輕輕的給他一下教訓,這種力度宇宙塵這麼廢也受得住啦!這怎麼可能……
 
看到眼前這一個情況,四周的男人和女人都停下了動作來,大家都睜大雙眼望着浮在酒水中的垃圾皇帝。
 
沒有人敢走上前,就只有渣滓獨個人走到垃圾皇帝的身邊,確定一下情況。
 
「皇…皇上…………駕崩了。」
 
渣滓以震驚不已的表情瞪着我,而在這一刻我看到在他的頭頂上出現了「敗北者」這三個字。
 
會出現這三個字的原因,就只有一個,就是第二關的遊戲完結了。
 
縱慾的國王,就是這第二關需要擊殺的目標,而他會實現玩家的慾望,讓玩家永遠留在他的身邊,以及留在棋盤世界。
 
只有有能力放棄自己慾望的人,才能夠得到這一關的勝利,而我則是誤打誤撞的得到了這一關的勝利。
 
雖然如此,但目前的情況並不樂觀。
 
四周的達官貴人全部尖叫的逃去,當然那些宮女也是這樣,到最後整個場地就只剩下我和渣滓。
 
「由依老師……」
 
渣滓的表情有點不正常,從他的雙眼中可以感覺到他的憤恨,那是猶如被帶上天堂後被掉回地上的憤恨。
 
「是妳…妳這傢伙…是妳破壞了這一切,是妳破壞了我的美夢啊!」
 
「不對啊!陸仁甲!我是來救你的!」
 
「別給我在那裡說屁話了!」
 
突然渣滓大聲一喝,我自己也被嚇了一跳,他竟然擔敢這樣喝斥我。
 
「來吧,由依老師,讓這部遊戲完結吧……」
 
「你說甚麼呀?陸仁甲。」
 
「最後的第三關,就是我和妳的決鬥啊,由依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