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部不思議冒險遊戲的最後一關,就是我和渣滓的決鬥。
 
一個是因為慾望被粉碎而變得憤怒的人,一個是想要把人從慾望中救離的人,這樣的對決還真的特別。
 
被救的人,憎恨救他的人,這還真是一個搞笑的場面。
 
名為縱慾的國王第二關落幕了後,第三關最後的決鬥也升起了序幕。
 
在垃圾皇帝的屍體旁邊掉出了兩個寶箱,就像是把魔王打倒後掉出了寶物的一樣。
 


渣滓撿起了兩個寶箱,而把其中一個寶箱向着我掉過來,幸好我反應馬上接得到。
 
「我的美夢…因為妳這個婆娘而被破壞,妳得要負責任呀!」
 
渣滓的話聲落下後,就自行把寶箱打開。
 
這個決定命運難道的寶箱,明明應該是由飛麗斯和谷先生他們擲骰子來決定,但竟然被渣滓強行打開了來。
 
在渣滓打開寶箱的期間,寶箱的頂部顯示出骰子被投擲的影像。
 


這不可能是谷先生為渣滓投擲的,因為谷先生不知道在棋盤世界裡發生的事,沒有渣滓的通知他是不知道要在何時擲骰子的。
 
這個被投擲的骰子,像是被局外人的投擲出來,或者是說渣滓靠自己的力量去改變命運。
 
寶箱瞬間被打開,而被投擲的骰子顯示出一的點數,整個寶箱瞬時綻放出光芒起來。
 
「一決勝負吧!由依老師!」
 
從寶箱中抽出來武器,是一把積聚了很多黑色靈氣的劍,雖然那不是甚麼有名氣的劍,但看樣子就知道那不是一般的劍了。
 


單單是劍的出現,就已經掀起了一陣風,讓酒池裡的酒掀出漣漪。
 
「停手呀,陸仁甲,這遊戲想要你和我其中一個死在這裡。」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會是妳了!」
 
渣滓完全沒有把我的話聽進耳邊,馬上就向我突進過來,朝我進行攻擊。
 
!!!!!!!!!!磅隆!!!!!!!!!!
 
連思考應該要向左迴避或者向右迴避的時間也沒有,渣滓馬上就撞上了我,威力更強大到把我撞出了本殿之外。
 
身體真是痛得極了,竟然這樣對我這個美女老師,實在是不可以原諒啊。
 
我馬上打開在我手上的寶箱,但是我手中的寶箱緊緊地鎖起,即使我怎麼用力也打不開了來,而且我只能用一隻左手打開。


 
「可惡!這是甚麼鬼東西來的呀!」
 
我完全放棄把這個廢物打開,馬上就把它掉到一旁去,如同垃圾一樣掉走。
 
而這個時候,渣滓也在本殿裡慢慢走出來,朝我這邊過來了。
 
手上沒有與他抗衡的武器,而且自己身處的地方不算是空矌,打起上來會很不利。
 
我立即從瓦礫中站起來,然後轉身逃跑而去,但我其實是想要換個更好的場地去戰鬥。
 
在皇宮之內,我知道有一個地方是十分空矌的,那便是皇帝閱兵時的地方,而剛好那個地方我知道在那裡。
 
「別打算逃走!由依老師!」
 


渣滓使用了劍氣向我作出攻擊,他一邊追向我一邊斬出劍氣,黑色的劍氣就朝我猛襲過來。
 
然而,因為他跑動的關係,讓斬出來的劍氣命中不了我,讓我能逃之夭夭。
 
所以說,有強的武器但沒有技術,再強的武器也變成了垃圾。
 
就這樣,我一口氣向着閱兵場逃去,而我所到之處也變成了頹垣敗瓦,這都是因為渣滓一邊追一邊斬出劍氣的關係。
 
整個華麗美好的皇宮,變破爛不堪,用膳的宮殿、我睡過的房間,以及我和怪宿分別的花園,都無一幸免。
 
這簡直是在把我和怪宿的回憶破壞掉斬斷掉的一樣,心裡邊不禁一陣酸痛。
 
然後,好不容易,我終於逃來了閱兵場,這裡不單單有寬闊的場地,同時也有無數的兵器,就只是沒有士兵而已。
 
為求自保,我隨便拿了把刀,不過那就只不過是一把普通不過的刀,而這個時候渣滓也趕到來了。


 
「陸仁甲!你給我停手,給我適可而止呀!」
 
「妳現在是命令我嗎?由依老師!」
 
渣滓毫不容氣地斬出了劍氣,而我身後的武器架也應聲地化成碎片。
 
這下真是糟透了,雖然我手上有武器,而且這麼空矌的地型也方便我走動,但是我和有了靈氣劍的渣滓現在的實力,真是差太多了。
 
如果有辦法能夠弄走渣滓手上的靈氣劍,那我就有辦法對付他了。
 
「喂,陸仁甲,不如我跟你交換武器,我這把比較帥。」
 
「喝呀!」
 


左手上的武器瞬被劍氣分成兩段。
 
「陸仁甲,看啊!我的肥皂丟了,可以幫我撿一下嗎?」
 
「這招沒用的啦!」
 
我的肥皂被一分為千啦,我覺得最好用的武器啊…你死得好慘。
 
「聽我說好不,我們是不應該自傷殘殺的呀,我們不是好朋友嗎?陸仁甲。」
 
「由依老師……你有想過我為什麼會出現在學校裡嗎?」
 
在這一個時刻,渣滓停下了迫近我的腳步,也沒再用劍氣向我攻擊,他只是站在原地底下了頭。
 
說起來,為什麼渣滓會在大學裡邊出現,這一點我實在是沒想過,說要為了對我報仇,但我認為這只不過是他亂作出來的呢。
 
大學在放暑假,大家都回家去,或者去不同的地方玩。
 
去約會啦,去跟蹤約會啦,去送白兔回家啦,總之是有各式各樣的活動,所以不應該會在學校裡出現吧?
 
但是,渣滓卻不是這樣,他卻刻意回來學校找我報仇,騙小女孩也找個好點的故事啦。
 
………咦………難道是………
 
渣滓的慾望……他的慾望是名氣、權力、金錢、性情………以此推論的話………
 
「由依老師……你這個可惡的女人!」
 
停下了腳步來的渣滓,這一刻大叫了起來,同一時間,他手持的靈氣劍爆發出最強的黑氣,一陣強風瞬間吹起。
 
可是,我不打算逃避他這次的攻擊----------
 
「陸仁甲!你才不是一個人!你才不是自己孤獨的一個人呀!」
 
----------因為,我打算去面對他心裡邊的那份孤獨。
 
我這樣大叫起來,而我的說話也傳到了他的耳邊,他就像是田雞被電筒照到的動也不動,而這個情況,我就知道我猜對了他的處景。
 
渣滓不是回到大學裡去,而是根本沒有離開過。
 
對於他的家庭背景我沒很清楚,對於他與其他同學的情況我也沒很清楚,對於他的私人性情生活我也沒很清楚。
 
但是從我看到他的慾望,我就知道這一切他都得不到。
 
他會一直和垃圾皇帝在一起,是因為垃圾皇帝是一國之君,可以說是父一樣的存在,是家人一樣的存在;
 
他會與各個達官貴人在一起,是因為那些人和渣滓臭味相投,可以說是朋友一樣的存在;
 
他會與那些淫蕩不堪的宮女一起,是因為……………你們自己想想吧。
 
這些慾望,就是說明渣滓想要些甚麼,而這也說明了渣滓在原本的世界欠缺了甚麼。
 
他會比我更想要留在這個能實現他慾望的世界,就證明了他在原本的世界是超欠缺那些事物。
 
但我卻把那些他想要的事物破壞掉,因此渣滓才會出現這麼反常的情況。
 
現在,渣滓動也不動,正正是我反擊的好時機!
 
我立即奔跑起來,然後以套上千年魔槍的右手朝他的臉狠狠的打下去。
 
「嗚哇!」
 
渣滓在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是被我打飛出去的時候了,而他手中握着的靈氣劍也在這個時候掉到半空之中。
 
被我打飛到遠處的渣滓,打算站起來,去拿回靈氣劍,但在這一刻---------------
 
「嗚嗯…?」
 
----------------我緊緊地把他擁在我自己的擁中,就如同一位媽媽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樣。
 
「白痴啊,你不是還有老師我嗎?」
 
渣滓的臉就落入在我的胸前,而我的左手則緊緊地抱着了他的頭,雖然這樣是被他抽了個大水,但還是算了。
 
「如果你想要找家人,我可以暫代你媽把你狠狠的打一頓,如果你想要朋友,老師也可以當你的朋友如果你想要情性………………這個不行……」
 
「呃?為什麼接下來的那個不行?」
 
「你白痴嗎?這個怎麼可以呀!」
 
我用手掌拍了一下這個白痴的頭,以示懲罰。
 
雖然我是這麼做,但是白痴並沒有生氣,反而一臉笑意的,這一刻我就明白到他的異常情緒退去了。
 
古怪是有點古怪,不過我和渣滓的決鬥就這樣完結。
 
沒有任何一方死亡,大家都健健存存的,是啦,渣滓是有很多鼻血猛流出來,大概是千年魔槍的威力大強啦。
 
總之,這個第三關,就是以和為貴,平局完場。
 
第一關我和渣滓都勝出,所以是和局。
 
第二關就只有我從慾望中醒來,所以是我勝出。
 
第三關我和渣滓以和為貴,所以又是和局。
 
因此,最後是以勝出數為一的我勝出這一場不思議的冒險遊戲啦。
 
「果然渣滓就是比不上我,呵呵。」
 
「由依老師妳自言自語甚麼了?」
 
「沒啊,沒啊,呵呵。」
 
我兩都重新站好,而這個時候被娘化的遊戲系統就出現在我們眼前。
 
白銀色中帶綠的長髮,濃烈的化妝但又不失撲素,唇膏雖然是用了紫色,但感覺卻沒有違和,她的樣子也長得不錯看。
 
沒有認錯,這是我們最初進入遊戲時所看到的那個系統小姐。
 
依照正常程序,系統小姐為我們宣讀出遊戲的勝利者,而那個當然是我啦。
 
我很想把這個消息告訴飛麗斯知道,但實在是奇怪,我都聯絡不上她。
 
不過,算數吧,等等離開遊戲後,我就能見到她了,到時再告訴她我贏了就好。
 
「勝者將會登出,敗者將會成為新系統,現在正處理登出。」
 
等等…我好像聽到有些奇怪的句子。
 
「喂喂,等等啊,敗者將會成為新系統?」
 
「正確,遊戲規則說明,勝出遊戲者將會離開遊戲,而敗北者將會成為新系統,存活於遊戲之內,直到下一個敗者出現。」
 
我向着系統小姐提問,而系統小姐則是以很電子音的聲音來回答我。
 
我和渣滓都面面相覷,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有這一個規則,再說我們從來都不知道這遊戲到底有甚麼或者多少規則。
 
如果以這個規則來看,在遊戲中敗下來的陸仁甲不就是要成為遊戲系統的那個人,一直存活在遊戲之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