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得到力量的魔槍解放了力量起來,魔槍頓時爆發出強勁的風來,把迫近我們的士兵吹散。
 
下一刻,本來圓柱狀的魔槍進行了型態的變換,它像是積木的一樣重新進行組裝。
 
只是眨眼的一刻,魔槍便重新組裝完,以新的姿態出現在我的右手上。
 
它不再是一個圓柱狀的外型,而變成了真真正正的一把槍。
 
雖然槍管是倒三角型,但是整個外型的確是一把槍,是一把發放出金光色的魔槍。
 


「魔槍…解動。」
 
看到了魔槍重新組裝完成,我自己很自然就說出了這一句。
 
雖然說出這一句話感覺多少是有點古怪,但現在並不是理會這些事的時候啊!
 
「我已經決定好要用怎樣的土壤子彈來對付妳了!!」
 
我帥氣地豎起一隻手指,直指向最後的一個對手,就是系統小姐。
 


不過她只不過是被遊戲困住的一個靈魂,我真正的對手是這部不思議遊戲的系統!
 
必須要一擊秒殺,要一擊把系統消滅,要一擊就讓這個被遊戲困住的靈魂得到解脫。
 
做得到嗎?做得到吧!魔槍!
 
魔槍在風的吹送之下發出了冷酷無情的金光色,我感覺到它在對我盡管開槍吧的一樣。
 
很好,那我就以怪宿給我的花所幻化而成的土壤子彈不客氣的射擊了!
 


怪宿,謝謝你,在最後這一刻你也陪伴在我的身邊。
 
第一顆土壤子彈!
 
「在海風之中搖曳生姿的花朵-------海洋藍!」
 
海洋藍色的子彈裝填在魔槍的彈匣之中,吸收了土壤子彈的魔槍,發放出生命的脈動。
 
第二顆土壤子彈!
 
「沐浴於燦爛陽光之中的花朵--------太陽黃!」
 
太陽黃色的子彈裝在魔槍的彈匣之中,吸收了土壤子彈的魔槍,發放出生命的脈動。
 
第三顆土壤子彈!


 
「在月光之中閃閃生輝的花朵-------月亮銀!」
 
月亮銀色的子彈裝在魔槍的彈匣之中,吸收了土壤子彈的魔槍,發放出生命的脈動。
 
這一刻,魔槍的能量達到了極限,程現了飽和的狀態。
 
魔槍的生命脈動達到了最高,它那如同心跳一樣的聲音傳來了我的耳中。
 
手持着魔槍的我,確確實實的感覺到生命的流動,一個生命仿佛存活在魔槍之中。
 
那生命正等待我扣下板機的一刻,準備要破牢而出,準備淨化這一切。
 
「開始槍吧!由依老師!現在是開槍的好時機!」
 


「不行,現在還不行!」
 
我知道現在正是開槍的好時機,展現出魔槍的力量,就連在我旁邊因為怕被風吹走而抱着我身體的渣滓也是這麼說。
 
但是還不行,現在的威力還未能夠把遊戲系統摧毀,只有三發子彈的威力還未足夠啊!
 
突破你的極限,把最後一顆的土壤子彈的力量也吸收吧!魔槍!
 
魔槍感受到我的心意,它回應了我的心意,發出了猛獸一樣的咆哮以及顫動。
 
雖然我沒有親耳聽到,但是我感覺得到,我感覺得到第四顆子彈的彈匣位在那裡,我看得見了!
 
上吧!魔槍!吸收這第四顆土壤子彈吧!讓它成為我們的力量吧!
 
「在遼闊大地盛開的花朵-------花咲紅!」


 
如同花兒盛開一樣的紅色子彈,被我一拋而上,然後在半空之中翻滾而下。
 
翻滾落下的紅色子彈停在了倒三角型的槍嘴前邊,子彈頭非常準確地直指向着系統小姐。
 
這一刻,我非常清楚的知道,現在正是扣下板機,讓這一切都步向終結的時刻呀!
 
「出擊吧!召喚獸-------------」
 
板機一瞬間扣下,這一刻我感得到生命誕生於這個世界時的流動。
 
這是一種令人感到喜悅,也是令人感到高興,也是令人感到愛的生命流動。
 
「------------甜蜜天使!」
 


砰!
 
召喚獸的名字以及槍響聲同時間出現,在這的下一刻藍黃銀這三種顏色被擊射而出,並打落在位於槍嘴之的紅色子彈的後邊。
 
一瞬間,四種顏色融合在一起,在半空之中扭動並結合為一,這是生命的融合。
 
接着,光芒綻放而出,在這奪目耀眼的光芒之中,一位女天使或者是女神出現在這裡頭。
 
這種光芒既溫暖,也叫人感到快樂,甚至有一種被治癒了的感覺。
 
我和渣滓被這眼前的景像嚇得連嘴巴也合不上,更不要說眼前的士兵到底是怎樣的表情。
 
猶如暴風經過,天使在士兵群中一口氣突破過去,所經之處如同被轟炸過的一樣。
 
被系統召喚出來的士兵一口氣被淨化,被擊倒,全部都在同一個時刻消失於我們的眼前。
 
這真是強大到不知如何形容才好的威力呀!
 
下一刻,天使穿過了系統的身體,出現在系統的身後邊,並做出了要給予一個天神之拳的攻擊動作。
 
「防禦起動,防禦起動。」
 
系統小姐展開了防禦睪,但這根本無補於事,而接下來女神所打出的天神之拳由上而下的打下來。
 
從天而降的拳頭,一瞬間打落在地面上,整個地面被擊陷下去。
 
連作出其他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系統小姐整個人就被拳頭吞沒,在拳頭之內化成光芒並淨化起來。
 
這一瞬間,數千個光粒子在系統小姐的身體湧出,並直飛去登出用的光束去。
 
這些光粒子可能是被這遊戲吞噬過,或者成為了遊戲系統的人的靈魂,在這一刻他們終於得到解脫了。
 
「謝謝妳……」
 
在系統小姐被淨化的時候,一個女生的影像出現在我的眼前。
 
她帶着幸福的笑容,伏在一個男人的擁中,並望着我對我講話。
 
雖然不知道她是誰,但是在她身旁的那個男人,我認得出他就是把魔槍交給我的那個男人,所以那個女生應該就是男人口中所講的「她」吧。
 
我都還未說出「不用客氣」這一句話,那男人和女生的影像就消失在我眼前。
 
系統超出了負荷,而且也被淨化起來,被困於系統中的靈魂也全數被釋放。
 
已經無法承受攻擊的系統,出現了爆炸之前一刻的光,在下一刻就被爆炸的火光所吞噬。
 
而我則是捉緊了這個時機,很帥氣地轉了個身,並說了一句話作為勝利的終結。
 
「撼動心靈!」
 
爆炸的背影,以及我那轉身的動作加上配合得剛剛好的對白,我現在真是帥氣極了,如果被宇宙塵那白痴看到,他一定會迷上我了啦。
 
然後,爆炸的煙霧消失,剩下在眼前的,就只有被打陷了的地面。
 
遊戲系統甚麼的,女天使甚麼都不存在,剛才的畫面就像是遊戲裡的畫面一樣,如虛似實。
 
然而,有一個東西依然存在,那就是我手持着的魔槍,那支魔槍似乎打算跟隨着我,不回到去它舊主人的身邊呢。
 
隨着系統被摧毀,數千個靈魂得到了解放,這個不思議遊戲最後依然是由我成為贏家,應該是我和渣滓才對。
 
「哇!由依老師好酷呀!」
 
心情才一放鬆,渣滓就抽水般的緊抱住我,他的臉毫不禮貌地伏在我那胸部之上。
 
「我已經決定了,我要一生都跟隨由依老師妳,請妳收我為徒,然後一起練玉女心經,讓我們赤裸相對吧。」
 
「死開呀!白痴!別像隻狗一樣靠着來!」
 
「我不要!我不要!我才不要離開由依老師啦!」
 
「呀!死開!死開!死開呀!」
 
即使我用腳來把他當垃圾一樣踩,渣滓依然沒有停止他那噁心的舉動。
 
早知道是這樣,我就渣滓留在這個棋盤世界讓他當系統好了。
 
說起上來我的裙袋子裡好像還有土壤子彈,應該可以再來一發吧,這次用甚麼召喚獸對付渣滓好呢。
 
咚隆!咚隆!
 
就在我打算再說一句「我已經決定好用怎樣的土壤子彈對付你」的時候,四周突然發生了震動。
 
我和渣滓環視着四周,這個棋盤世界的一切都像是玻璃粉碎般脫落,像是世界未日似的。
 
大概是我把系統摧毀掉,以系統作為遊戲核心的世界也因此而崩解。
 
「喂!渣滓!我們快走!」
 
「是…是的!」
 
這一次,渣滓也能夠進入了光束之內,我們兩馬上就感受得到靈魂和肉體被抽離的感覺,這是正在登出的最好證明。
 
終於要跟這個棋盤世界說再見了,這裡有着我其中一個重要的回憶,望着這崩解的世界,一幕幕與怪宿的回憶卻在腦海中不斷重現。
 
永別了,怪宿。
 
永別了,不思議的遊戲。
 
……………………………………………………
 
……………………………………………………
 
「由依,醒醒吧,醒醒吧。」
 
意識漸漸地恢復過來,而在有了意識的時候,我就聽到了一把熟識的聲音,我慢慢地爭開了眼睛,就看到聲音的主人。
 
果然沒有錯,那是飛麗斯。
 
「哎呀哎呀…我終於回來了嗎?」
 
大概是因為不習慣這種抽離式的登出,所以我感覺到全身酸痛。
 
我從地上坐起來,望了望四周,這裡的確是學校的環境,是我被渣滓拉進棋盤裡去時身處的那個地方。
 
飛麗斯、谷先生、以及與我一同登出的渣滓也在這裡,我們都回到原來的世界去了。
 
右手上的魔槍沒有影子的消失掉,但我可以感覺到它在我的身體裡,似乎以後我需要它時它就會出現。
 
「真是有夠擔心,在第二次擲骰子之後,就沒再聽到由依妳的聲音,還以為妳發生了甚麼意外。」
 
飛麗斯看到我平安回來後,一臉安心的表情。
 
聽飛麗斯說,在第二次投擲過骰子之後,她就沒有辦法再聯絡得到我,即使她再怎麼叫都沒有我的回應,就連谷先生也一樣。
 
這種感覺就像是有甚麼東西在阻隔了棋盤世界和外邊世界的聯絡一樣。
 
另外,關於遊戲第三關的寶箱,渣滓可以把寶箱打開,並不是谷先生為他投擲骰子,谷先生一共投擲過兩次骰子,就是第一關和第二關。
 
所以,在第三關的寶箱,是渣滓要改變自己的命運而打開,還是說有局外人為他撕骰子?
 
最後,這是一個重點,也是迷團中心點。
 
「渣滓,到底這個棋盤是誰給你的。」
 
沒錯,渣滓應該沒可能自己找到這樣的棋盤遊戲,我相信是有人送給他,甚至讓他有想要用這遊戲跟我一決勝負的想法。
 
聽到我的提問,渣滓先從地上爬起來,然後回答我的問題。
 
「當時有一個女生,她把這個棋盤交給了我,說我可以用它來向妳報仇,我問那女生叫甚麼名字,她說她的名字是甚麼露的。」
 
「到底是甚麼露?」
 
「不記得了,她的名字好奇怪,全都是類似發「六」這個音的。」
 
這麼特別的名字渣滓都可以忘記,真是豈有此理。
 
說起來,之前提及過的那個新插班生,名字也好像是發類似「六」字音,全名是甚麼呢?
 
總覺得這次所發生的事,並不是單純渣滓想要向我報仇這麼簡單,而是有甚麼大事情即將要發生的前奏。
 
雖然沒有證據可以證明,但憑着女性的直角,我覺得有些不尋常的事快要發生。
 
「先別說這些事了,由依老師,請妳來教我這徒弟有關女性的身體構造是怎樣好嗎?」
 
「你是那條根不對勁,還有我沒有你這徒弟!」
 
「我已經決定了要一生一世跟隨由依老師了!」
 
「小兄弟,讓我來教你男人的身體結構如何,就先由肛門教起吧?記得耐力和技術也很重要。」
 
「由依老師!我愛妳啊!讓我們來親親!」
 
「土壤子彈!我的力量!我已決定好要用怎樣的土壤子彈來對付你了!出擊吧!召回獸!」
 
這真是一個瘋狂到令人…不!連青蛙也「GAP」一聲的世界呀!
 
「嗚咦咦咦咦咦咦!!!!!我會回來的,由依老師!」
 
渣滓頓時被轟飛,向着天空飛去,成為了天上的星星,而我打算再用魔槍來一發,把他徹底收拾掉。
 
 
 
 
 
 
 
 
 

 
 
<<青蛙“GAP”一聲 --- 第八聲:這是OVF!!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