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秋假過去,我又得離開自己的家,回到大學過我的讀書生活。
 
現在是已經是冬季,校服都換上了冬季裝,雖然換了冬季裝沒有甚麼特別,但感覺就是換然一新的。
 
今天是假後開學日,雖然不會進行上課,但每個學生還是要回到各自的課室做一些開學準備。
 
回到課室搞東搞西,還真是有夠麻煩呢。
 
正因為這樣,所有學生都和平時一樣乘校車上學去,情況和平時沒兩樣。
 


而我則站在女子宿舍的門口前,等待着我的寶貝出現。
 
趁等待的這個時間,我再次為各位進行自我介紹吧,雖然已經是有過了七次的自我介紹,但我還是認為會有人不知道我是誰。
 
我是謝新陳,今年二十歲,已經是個大學生。
 
就讀紅慧星紀念大學,修讀宇宙生態研究系,是該系的一年級生。
 
別看我一臉平凡,其實我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之一,並處理過各大小的事情,可以說是身經百戰了吧?
 


就在我為各位進行自我介紹的時候,我的小寶貝出現了。
 
「爸爸~」
 
是的,我口中的寶貝並不是女朋友甚麼的,而是我的女兒謝西嘉。
 
謝西嘉是我的女兒,是來自未來的女兒,雖然說是我未來的女兒,但我和她是一點血緣也沒有的,因為她是我的養女。
 
天藍色的圓大雙眼,以及那自然而來的金黃色雙小馬尾頭髮,是謝西嘉生於外國的最好證明。
 


只有十三歲的謝西嘉,一臉天真可愛的小女孩臉孔,實在是我的小天使呢。
 
她也跟我就讀同一所大學,不過她是修讀女兒學系的,但跟我一樣都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
 
「爸爸~早晨啊。」
 
謝西嘉小跑步的走近了我身邊,然後立即就抱住了我的身體。
 
「早晨啊,謝西嘉。」
 
我摸了摸謝西嘉的頭,也跟她說了句早晨,一大早就見到這麼可愛的女兒,這樣的早上實在是棒極了。
 
謝西嘉和我匯合過了後,我們就一同前往附近的校巴巴士站,等待校巴的到來。
 
校巴到站還需要一些時間,在巴士站的我和謝西嘉就閒閒沒事的聊天起來。


 
「爸爸,看呀看呀,這個白兔掛飾是謝西嘉自己做的啊。」
 
「做得真不錯呢,果然是我的女兒。」
 
「嘻嘻。」
 
聽到了我的稱讚,謝西嘉帶着開心的笑臉對我歪了一下頭。
 
話說回來,自從假期過後,謝西嘉好像對白兔情有獨鐘,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和謝西嘉一邊聊天,一邊等待校巴的到來,這個情況在旁人的眼中,就像是一對情侶在聊天的一樣。
 
而正因為我和謝西嘉像是情侶在聊天的行為,另到某人很不滿地對我講話。
 


「一大早就跟謝西嘉卿卿我我,哼,笨蛋新陳。」
 
「早上好,奈奈。」
 
我回頭一望聲音的來源,就看到奈奈出現在我的身後,並露出了一臉不滿的表情。
 
奈奈是我的學姊,比我大一歲,她是神秘學系的二年級學生。
 
另外她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會長,但是能力就有點強差人意了。
 
一張少女的青春臉孔,漂亮又可愛,綁在右邊的單綁式馬尾髮型是她最大的特徵。
 
校巴巴士站在這附近只有一個,會在等校巴的時候相遇實在不是出奇的事。
 
我對着奈奈打招呼,但她卻以一聲「哼」來作為回應,我是被討厭了嗎?


 
奈奈和我之間,稍微掀起了個奇怪的氣氛,為了消除這個氣氛,我馬上帶起了個話題。
 
「奈奈,妳有沒有看過謝西嘉的白兔掛飾,我覺得謝西嘉做的很好看呢。」
 
聽到我又再稱讚自己,謝西嘉又再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但是奈奈那不滿的表情和感覺反而變得更加嚴重,她甚至別開了臉,不望着我。
 
「為什麼新陳總是稱讚謝西嘉,為什麼不讚一下我啊?」
 
「吓?」
 
「算了,沒事,當我沒說過。」
 


奈奈不滿地雙手抱胸,甚至再把臉別得更過去一點,像是不想見到我似的。
 
真是叫人搞不懂,為什麼奈奈會這麼生氣,她今天是心情不好嗎?
 
的確呢,有時候天氣的改變會令人的心情也有所改變,大概奈奈的心情也是受到天氣的影響吧?
 
「新陳是笨蛋。」
 
她正在那邊喃喃自語着,不過因為聲音太小我不是聽得很清楚她在說甚麼。
 
接着,校巴來了,我們乘坐校巴前往各自的課室去,而我的課室是位於學習大樓一號,所以比謝西嘉和奈奈早下車的。
 
下車了後,就沿着道路一直走,來到了學習大樓一號,然後在大樓中找到自己的課室並進去。
 
課室並沒有指定坐位,學生可以根據喜好和需要來選擇坐位,而我就比較喜歡坐窗口邊的位置。
 
坐好了位置後,就是等待由依老師到來。
 
平時由依老師都很早就來到課室,但不知道為何今天還未見她的身影,是不是有事在忙?
 
就在等待由依老師到來的時候,班上的同學都在閒一個話題。
 
「你有沒有聽說,今天會來一個插班生?」
 
「有啊,聽說是個外國來的女生耶,不知道可不可愛。」
 
「咦?我聽說是男生來的啊?」
 
「你一定是聽錯啦。」
 
插班生嗎?
 
這一個學期快要結束,但在這個時候卻來一個插班生,這種情況真是十分奇怪。
 
不過,這間學校本來就很奇怪,所以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應該不出奇吧?
 
正當我打算再聽多一點關於插班生的事的時候,由依老師從走廊外邊進來了課室。
 
「由依老師!我的最愛!」
 
「滾開呀!渣滓!」
 
由依老師才剛進來,一個學生就突然飛過過去,像是想要把由依老師抱緊的一樣。
 
身手敏捷的由依老師一個反射性的閃避,然後一下迴旋踢,就把那個被她稱為渣滓的學生踢飛去遠處去,碰的一聲撞在牆上。
 
「早安啊,由依老師,妳今天還是跟平時一樣呢。」
 
我對着由依老師打了個招呼,她還是跟平時一樣相當的暴力,這才是我所認識的由依老師。
 
「宇宙塵,你剛剛是暗示我跟平常一樣暴力對吧?」
 
「那有啊!」
 
「最近我有了個新的好拍擋,剛好想找個人來試試它的威力,你要來幫幫忙嗎?宇宙塵?」
 
「嗚咦,不…不了。」
 
由依老師以右手做出了一個握槍的手勢,並直指向我。
 
忽然間我有一種真的像是被槍指着的壓力和感覺,這到底是由依老師的動作迫真,還是她的右手手上真的有一把槍?
 
由依老師,是我的班主任,同時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顧問老師。
 
明明已經是二十八歲,但卻有一張跟二十歲少女一樣的臉孔,這一點實在是叫我不解。
 
另外,由依老師有着很姣好的身材,該凸的凸,該翹的翹,這一點也是叫我感到不解。
 
奶油黃色的及腰髮,顏色雖然是染成的,沒有比謝西嘉的天然色好看,但也是不錯的。
 
在這麼漂亮的外表底下,由依老師卻是一個超暴力的女人,這一點大家得注意。
 
一場小風波落下後,再等同學到齊了課室,今天正式開始開學日要搞的事情。
 
而今天的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由依老師!是不是有插班生要來啊?」
 
「聽說插班生是個可愛的女生來的耶!」
 
「太棒了,外國來的美少女插班生。」
 
「由依老師!我的最愛!」
 
--------就是大家都在熱烈地討論的插班生事情。
 
正在猛叫過不停的都是男學生,他們都對於插班生是女生的事情很感興趣,不過當中有個男生混水摸魚地在表白。
 
由依老師用個粉擦把趁亂表白的男學生的嘴巴塞上,然後回答各個興奮極了的男學生。
 
「是的,新來的插班生是個外國來的女孩子。」
 
「呼耶!」
 
猶如一群色狼在共嗚的一樣,男學生們聽完到了由依老師的說話都大叫起來,整個課室馬上變成了荒野。
 
看到大家如此期待與插班生一見,由依老師只好先為請插班生進來。
 
聽到由依老師的呼喚,課室的門在這個時候被打開,所有男生都視線集中望過去。
 
然後,一個女孩就在門的後邊跳了出來,很以個活力十足的姿態在大家的面前出現。
 
「大家好---------
 
一位少女就很活潑地走到黑板的面前,並對着我們單了個眼,青春活潑地登場。
 
----------我就是露露啦,大家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