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黃色的頭髮,在後邊綁上了高位的雙馬尾,讓那女生看起來充滿了活力和活潑的感覺。
 
水嫩嫩的眼睛,小小的鼻子,以及那一張小巧可愛的嘴,這完全是一張小女孩的臉孔。
 
目測她的身高和臉孔,可以讓人覺得她是一個十三歲左右的小女孩,就跟謝西嘉一樣都是個小女孩。
 
皮膚很白皙,就像是水煮蛋的一樣白,不,應該是說她的皮膚就像是從未經太陽照過的一樣白。
 
她和我們穿的服裝有所不同,她並不是穿校服的,而是一件全黑色的連身洋裝,就連靴子也是黑色的。
 


服裝稍微讓她的肩膀和手臂露出來,而裙子剛長至及膝,白皙的小腿稍微露了出來。
 
這種服裝的配搭感覺有點挑逗,似露不露,讓人有點心癢難耐。
 
而且,她的皮膚實在是太過白皙,配上黑色的私服,就她全身散發出一種強烈的對比色,令人眼前一亮。
 
出現在我們的眼前,一位叫作露露的少女,就是這樣的女孩。
 
看到這麼活潑可愛的女孩登場,全班的男生又再一次發出野狼的叫聲。
 


雖然我們班中也有女生,但出現在我們眼前的露露,真可以說是沙漠中的綠洲,這句話當中的意思大家都應該懂吧?
 
因此,班上的女生看到露露這麼活潑可愛的女生登場,都不禁投出了妒忌的目光。
 
當也少不得向在場的每個男生投出了「你們這班死色鬼」的眼神,就連我也被投了這樣的目光。
 
看到了男生們這麼失禮的野狼鳴叫,露露竟然沒有被嚇到,反而對着展露了個小女孩的微笑,並發出了甜蜜的一下笑聲。
 
她瞇起了雙眼,單手掩着自己的小嘴,並發聲甜蜜的笑聲,這一個動作立即就把男生們的心俘虜了。
 


全場的男生,現在的雙眼就只有露露她,除了我之外,所有男生的眼睛都變成了心型了。
 
這一刻我想起了以前發生的一件事,在一個名叫DSO裡的基地,也曾經發生過一個女生迷到萬千人的情況呢。
 
由依老師似乎也是和我同樣想起了當時的情況,我兩都不禁發出了「唉」的一聲。
 
然而這「唉」的一聲馬上就被男生們發出的野狼鳴叫聲所掩蓋了。
 
好不容易讓全班的男生冷靜下來之後,由依老師就負責為露露安排坐位。
 
基於安全為理由,由依老師不打算讓露露與那些色迷迷的男生一起坐,但也不打算讓她與那些眼裡充滿仇的女生一起坐。
 
「嗯,露露同學,妳就坐在宇宙塵旁邊吧。」
 
「喺~!」


 
一瞬間,全班的男生都以充滿了殺意的目光盯着我不放,害我頓時打了個冷顫。
 
「明明已經加入了有一堆妹子的學會,還不心惜想要搶走新來的插班生。」
 
「到底那傢伙還想要開幾大的后宮?」
 
「一定要殺掉那傢伙,要保護世上的妹子……殺…殺…殺。」
 
我好像看到有幾個男生已經拿出了鐵色的美工刀,還準備向我進攻過來,我得隨時做好閃避的準備。
 
正當我正在做閃避準備的時候,露露就已經走到我的身邊並坐了下來。
 
我不知道由依老師是不是刻意安排露露坐我旁邊,讓我成為眾矢之的,但無法反抗的我只好逆來順受了。
 


「好啦,好啦,插班生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要做開學的準備工作。」
 
為露露安排好一切,由依老師就繼續做開學日的工作,把一份份的通告交到我們的手中。
 
真是有夠無聊,開學日就是花上半天的時間來處理這些通告…………
 
「咦?」
 
正當我為着開學日的事情而在心裡抱怨的時候,我發現坐在我旁邊的露露正望着我。
 
她雙手托着圓潤的臉蛋,半瞇起了眼睛的,像是很陶醉的一樣望着我,我覺得自己好像變了件藝術品。
 
「就是你……了嗎?」
 
忽然間,露露輕輕的動了幾下嘴唇,從她的嘴巴中吐出了一句意思不明的句子。


 
雖然不知道她在說甚麼,但是我頓時感覺到有一種寒冷的感覺。
 
這種寒冷的感覺並不是因為氣溫下降的那種寒冷感,而是四周都失去了生機的寒冷感,像是四周都被黑暗所吞沒了的一樣。
 
這樣的感覺,害我吞了一大口口水,為了把這種感覺趕走,我閉起了眼睛用力的搖了搖頭。
 
當我再次把眼睛睜開的時候---------
 
「嗚咦!?」
 
--------------露露竟然就在我的眼前!!
 
我的意思不是在與我有一點距離的眼前,而是真的在我眼前,她的女孩臉就在我眼前不到幾厘米。
 


這突如其來的事情,讓我發出了吃驚的聲音,而在我眼前的露露就露出了一抹微笑。
 
下一刻,更叫人吃驚的事情頓時發生。
 
「新陳哥!」
 
「新…新陳哥?」
 
露露突然就整個撲向我,把我緊緊的抱住,並以非常開心的聲線大叫了一聲「新陳哥」。
 
甚麼新陳哥……我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稱呼,而且是被一個女孩這麼稱呼。
 
露露抱住了我,更大膽的坐在我的大腿之上,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我知道我得要掙扎並甩開她。
 
「拜託…不要這樣好不。」
 
「新陳哥!」
 
然而,即使我再怎樣掙扎,再怎樣努力甩開露露,但都不成功。
 
她更是用力地抱着我,甚至在我的胸口上用臉頰磨蹭,像是在對我撒嬌的一樣。
 
這個情況就像我第一次遇到謝西嘉時的一樣,當時謝西嘉也是撲向了我,然後猛用臉頰向我磨蹭撒嬌。
 
千萬別告訴我知道露露其實是我未來的女兒,我不希望這種事情又再發生啊!
 
雖然我不知道露露想要搞甚麼鬼,但我現在有件事得要做。
 
「受死吧!」
 
「竟然馬上就對新來的插班生動手!你這傢伙!」
 
「開後宮的都得死!去死團的,給我我上!」
 
大量的鐵銀色美工刀向着我飛過來,我馬上踢起了旁邊的桌子,讓桌子為我擋下飛擲過來的美工刀。
 
咚!咚!咚!咚!
 
美工刀插進桌子的聲音響起,明明美工刀的刀片是這麼容易斷掉,但現在卻是入木三分都不斷。
 
「哇!新陳哥好有型!」
 
雖然露露不是被攻擊的目標,但是她與在我抱在一起,連帶的關係,當我受到了攻擊就連她也會受到攻擊。
 
但是在這麼危險的情況之下,露露竟然連一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
 
她甚至露出了非常高興的笑容,並大讚我有型,我不知道現在應不應該感到高興啊!
 
「露露,離我遠點,那班男生因為妒忌而暴走,非常危險。」
 
「我不怕,因為有新陳哥在,新陳哥會保護我的啊。」
 
我不知道她這麼說是不是應該感到高興,但我知道男生們的第二波攻擊馬上就要來了。
 
「我們才沒有妒忌!才沒有!」
 
「你以為你是主角就可以每集都開後宮了嗎?」
 
「緊急召集!緊急召集!所有去死團的成員緊急出動。」
 
大量的美工刀又再次向我襲來,用來當作防衛盾的桌子因為擋下了攻擊而發出「咚!咚!咚!」的聲音。
 
到底這班傢伙帶了多少美工刀在身,依照量前投擲過來的美工刀計算,這裡平均每人也有三把!
 
正在整班男生對着我發動攻擊的時候,班內的女生也加入了戰局,不過她們的攻擊目標是緊抱着我的露露。
 
「受死吧!婊子!」
 
「以為可愛就行了嗎?女生是講實力的!」
 
「讓妳變成百合!獻給姊姊大人享用!」
 
通隆!通隆!通隆!
 
數十支不知那來的鐵管打落在桌子上,發出了非常響亮的聲音。
 
竟然用上了鐵管,這班女生打架起來還要比男生狠呀!
 
在這一刻,整個班房都變成了戰場,戰局雖然混亂,但被受攻擊的其實只有我和露露這一方。
 
「你們這班白痴!給我停手!」
 
為了控場,由依老師發出了咆哮的叫聲,在她這一聲響起之後,所有人被嚇得停下了攻擊。
 
得救了,果然是由依老師,立即就把情況控制住了。
 
「謝謝妳,由依老師,這下我得救了。」
 
我從桌子後邊站起了來,並向由依老師表示感謝,然而在我眼前的由依老師似乎有些不正常,她全身正在發抖,而且右手上出現了一把槍。
 
「宇宙塵----------」
 
「由…由依老師…?」
 
「你竟然在我面對沾花惹草!!!!!你這白痴!!!!!」
 
由依老師舉起了手上的槍,直向我,而這一刻我發現露露不知道何時已經退到遠處了。
 
她手上的槍是在那來的呀!?
 
「我已經決定了用怎樣的土壤子彈對付你了!出擊吧!召喚獸!」
 
「嗚咦!」
 
磅!!!!!!!!!!!!!!
 
這個無無聊聊的開學日,在這一刻變得與別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