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小小的風波過後,我死裡逃生,然後班上繼續開始着開學日的工作。
 
雖然風波過去,但是我依然被全班男同學仇視,這全都是露露的關係。
 
不對,其中有一個男學生是以「竟然惹由依老師生氣」為理由而仇視我。
 
我與露露從未見過面,為什麼那個時候她要突然飛撲向我,並把我緊緊的抱住呢?
 
嗯……如果說美麗有罪,那我便注定犯下了重罪了。
 


正當我暗地裡自責的時候,突然一個被皺成一團的紙向着我的桌面拋了過來。
 
這應該不會是男生們的另類攻擊,因為這個皺成一團的紙是由露露向着我拋過去,她似乎是有話想要跟我說。
 
以這種方式來對話,讓我回想起小學時代。
 
為免被老師發現我們在上課時聊天,大家都會用傳紙這樣的方式來進行聊天。
 
現在遇上這樣的場面,真是叫我感到懷念呢。
 


我望了望一臉小女孩臉的露露,然後就把傳到我手中的那團紙打開來看。
 
本以為由外國轉校而來的露露會書寫英文,但出乎意料的在那張紙上是書寫中文字。
 
「對不起,因為我而為你帶來了麻煩。」
 
被皺成一團的紙,就是寫上了這一句話,以及在句字的後邊加上了「T . T」這一個哭泣的表情符號。
 
在字裡行間加上了表情符號,還真是很有小女孩的風格。
 


一個小女孩向着自己道歉,自己那有可能還會去生她的氣呢,再說自己其實也沒有生氣過就是了。
 
於是我就提起筆,在空白的位置寫上了一句說話。
 
「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才對,班上的男生沒有把妳嚇壞吧?」
 
把寫上了字句的紙再皺成一團,然後趁着由依老師和其他男生沒有留意的時候,我馬上把那紙團傳回給露露。
 
在傳遞完成過後,我馬上坐好,份作剛剛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一樣。
 
眼睛稍微偷瞄了一下露露,就看到把紙團打開了她,在看到我回覆的那句話笑了笑。
 
然後,她提起了筆,開始書寫着字句。
 
在沒人留意到的情況之下,她又再次把紙團傳給了我,而我又打開紙團來閱讀。


 
說真的,我實在是覺得這樣很好玩呢,與女生這樣傳紙聊天更是別有一番感覺。
 
「沒有啊,因為我知道新陳哥會保護我的。」
 
被個小女孩這麼稱呼,我還真是覺得有點害羞。
 
雖然沒有明確的書寫,但是我感覺裡在字裡行間之中有着一種微妙的感覺,就好像露露對我有意思似的。
 
讀完了這句句字,我望了望露露一眼,她那可愛的笑容馬上就映入我的眼中。
 
看到她那漂亮可愛的臉孔,自己是有點心跳加速的。
 
畢竟面對這樣的美少女,有那個男生能夠抗拒啊?
 


而且,這一位美少女還主動來找我,剛才還突然抱住了我,我心跳不加速就是不正常的事。
 
「如果有事需要我幫忙的話,盡管來找我,我做得到的話都會盡力做。」
 
寫了一句自己認為挺紳士的句字之後,我就把紙傳回給露露。
 
看到了這句話的露露,立即就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了。
 
「你這混蛋!竟然又跟露露在那邊甜蜜私聊!!」
 
「去死團緊急出動!」
 
「死刑!執行!」
 
嘖……我和露露在那邊傳紙聊天的事被發現了嗎?


 
可惡,事到如今為有把所有攻擊我的男生打倒,以保護我自己的性命了。
 
「喝呀呀呀呀呀!」
 
一場因妒忌而起的風波又再開始,班上又掀起了一場戰局。
 
不久,在我且戰且退,以寡敵眾的情況之下,宣報吃飯和下課的鐘聲終於響起了。
 
民以食為天,大家為了吃飯而相議暫時停戰,把戰鬥留在明天。
 
呼……我的小命得以保下來耶。
 
我暫時坐在自己的位置,一邊喘着氣一邊擦着激戰時所流下的汗水。
 


「新陳哥,你還好吧,沒事嗎?」
 
露露沒有像其他同學一樣聽到鐘聲就即時離開課室,反而以很擔心我的表情來望着我,並為我遞上手巾。
 
雖然與露露相識不到一天,但她已經對我這麼好,真是叫我不能理解。
 
既然露露好心遞手巾給我擦汗,那我也好意收下手巾。
 
當我擦了幾下汗之後,由依老師便走到我的身邊,她的表情看起來非常不滿,像是很生氣似的。
 
「喂,去吃飯,走。」
 
由依老師沒有以「宇宙塵」來稱呼我,直接以「喂」來稱讚我,從這個用字上我可以感覺由依老師是在生氣的。
 
而且,她的說話並沒有尾音,像是在命令我似的,感覺自己好像一隻狗一樣被命令。
 
雖然由依老師有時對我莫名其妙的很惡,但其實由依老師還是一個好人,所以我也沒有多計較,忍忍就好。
 
「露露,不好意思,手巾我洗乾淨之後再還給妳吧。」
 
「嗯。」
 
「那我先去吃午飯………」
 
說到這裡,我的話停住了。
 
露露第一天來到這間大學上課,相信現在一個朋友也沒有,所以她應該是一個人吃午飯的吧?
 
由外國轉讀這間大學,面對一個全新的環境,人生路不熟,而且她年齡應該比我還小的多,面對這個陌生的環境,她應該很需要朋友。
 
「露露,妳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吃午飯?」
 
「咦?」
 
我提出了這個意見,因為有點突然,露露像是被嚇到了發出了吃驚的一聲。
 
「我在想妳應該是一個人吃午飯的吧,不如和我們一起吃,大家一起會開心一點。」
 
「真的?」
 
露露以帶着滿是期待的眼神望着我,她那小女孩的眼睛真是很叫人心動。
 
這叫我怎麼能夠讓一個如此需要人愛護的外國插班生女孩獨自一個孤獨地吃午飯呢?
 
我以一個「沒問題吧?」的疑問眼神望了望由依老師,而由依老師則是發出了「哼」的一聲然後別過了臉。
 
雖然她沒有回答,但從動作得知道她是對我在說「隨便你」。
 
學會裡最麻煩的由依老師也表示隨便我,那麼我相信學會裡其他女生應該都不會反對的。
 
在學會裡幾乎都是女生,相信應該會和露露很合得來,因為大家都是女生嘛。
 
於是我就在由依老師的「同意」之下,也在露露的願意之下,我就帶同露露一同前往學會裡用膳。
 
離開了課室,我和露露還有由依老師從學習大樓一號向着學會的社辦前進。
 
地球防衛學會的社辦,我通常會稱之為基地,但這個名字與實際上是不相符的。
 
因為地球防衛學會的的基地,其實只不過是一間很普通的鐵皮屋。
 
很多人誤以為在鐵皮屋旁邊的那個超豪華的三層高皇宮式大屋連花園是地球防衛學會的基地,但其實那是另一個學會的。
 
男男社,沒錯,那間超棒的大屋是一個叫作男男社的社團。
 
那是一個由一班男同性戀組成的社團,會長是一個名作谷花約瑟的男人,因為不知道他的姓是甚麼,所以我們通常都會稱他為谷先生。
 
因為我跟男男社的會長谷先生過一段孽緣,一不小心被扯上了關係,結果………
 
離開了學習大樓一號,我們向着基地出發,而當我們離開了學習大樓一號的門口時,露露叫停了我們。
 
「新陳哥,不好意思,可以等一等嗎?」
 
「嗯?」
 
雖然露露叫停了我們,但是由依老師並沒有停下腳步,繼續自己走着,向基地前進。
 
我叫了叫她,但是她只是回望了一下我,並發出了「哼」的一聲,接着又繼續走着,完全不打算停下步伐來等我和露露。
 
由依老師還在生氣呢,是不是因為課堂上發生了戰局,所以讓她很不高興?
 
算了,要是我對由依老師說幾句的話,她應該會直接對我使用暴力。
 
為了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我還是不要說那麼多好了。
 
這個時候,叫我等一下的露露,在她自己的裙袋子拿出了個東西,那是一把迷你的小雨傘。
 
明明沒有下雨,而且現在是陽光普照,非常耀眼,但露露卻拿出了個小雨傘,真是令我不太了解。
 
不過,當我看到她那身白皙的皮膚,我就明白到她為什麼要拿出小雨傘了。
 
當然是為了擋太陽光,不然露露那身雪一樣白的皮膚是那來的?
 
「好了新陳哥,可以走囉。」
 
當露露打開了小雨傘之後,就突然走近了我的身邊,一臉天真的抱住了我的手肩,她這樣的舉動馬上就招來了四周男生對我的仇視。
 
我有叫她不要這樣做,但露露並沒有把我所說的話聽進耳裡去。
 
因此,我們只好以這個姿態前進,向着基地進發。
 
「嘻嘻,新陳哥。」
 
露露一邊露出甜蜜蜜的笑臉,並一邊發出開心極了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