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我和露露以及由依老師都來到了基地的鐵門前。
 
由依老師到現在還是在生氣,而且當她看到露露抱住我的手臂時,就顯得更是生氣了。
 
我有叫過露露不要這樣做,但她似乎並沒有聽進耳。
 
不知道到露露這種很為在外國是行常見,還是她有其他原因才這樣做,總之由我們離開課室開始她就一直抱住我的手肩,我們就這樣來到了基地的鐵門前。
 
依然是生着氣的由依老師把基地的門打開,而這一刻一個帶着笑臉的女孩從裡邊跳了出來。
 


「爸爸……咦?怎麼是老師來的啊?」
 
「你爸爸在後邊跟新相識的女生在玩啦。」
 
謝西嘉誤以為打開基地鐵門的人是我,但那個人其實是由依老師。
 
當謝西嘉問到我的時候,由依老師就向着她身後方的位置比了比手,然後留下了句話後就很不爽的走進行基地之內。
 
謝西嘉向着由依老師比手的方向望了一望,馬上就看到我和露露。
 


本來謝西嘉是想要很高興的撲向我,但當她看到了抱着我手臂的露露後,頓時變得一臉愕然。
 
「爸爸,那個姊姊是誰?」
 
總是一臉孩子天真臉的謝西嘉,以個很不高興的表情望着我。
 
「啊,謝西嘉,這位姊姊是新來的--------」
 
「小妹妹妳好啊,我是今天新來的插班生,跟新陳哥是同班同學,我叫露露啊。」
 


露露把我的介紹打斷,並直接的向謝西嘉作出自我介紹。
 
她帶着甜美的笑容來向謝西嘉作自我介紹,像是想要馬上跟謝西嘉成為朋友的一樣。
 
畢竟露露就像個小女孩,而謝西嘉也是個小女孩,難得年齡相差不多的人在,露露想要和謝西嘉做朋友是件理所當然的事。
 
但是,謝西嘉並沒有像露露一樣做個自我介紹,反而半瞇着眼睛望向露露。
 
從謝西嘉的表情看來,她對露露並沒有好感,甚至想要把上就轉身離去。
 
「謝西嘉,不可以沒禮貌,跟露露打個招呼吧。」
 
「謝西嘉是謝西嘉。」
 
基於禮貌,我還是叫謝西嘉介紹自己一下。


 
雖然謝西嘉看起來很不願意,但她出於我叫她這樣做的原故,謝西嘉還是作了一下自我介紹。
 
但是她就單單告訴了露露自己的名字,而且她的聲線平淡沒力,跟平時的完全不同。
 
介紹完自己之後,謝西嘉便轉離去,準備吃午飯,而我和露露終於進到基地之內,進來了室內之後,露露就沒再用小雨傘了。
 
基地之內,有着各位成員,大家都坐在飯桌前,準備吃午飯。
 
奈奈、由依老師、謝西嘉,連飛麗斯也在這裡。
 
飛麗斯是來自另一個星球的女生,因為某些原因而來到了地球。
 
她的身體與我們並不相同,因為飛麗斯的身體有一半是機械的,是半機械半肉體的人。
 


淡粉紅色的低位雙馬尾髮型,以及翠綠色的眼睛,是她來自外星的最好證明,但在旁人的眼中,這只不過是後天染成的,所以並沒有人懷疑過飛麗斯的身份。
 
飛麗斯能夠隨意召喚出武裝機甲出來,另外還能讓機甲進行合體而得到更強的力量。
 
在平時的狀態下,飛麗斯並不會召喚出機甲,只會以平常人的姿態出現在大家的眼前,但當遇上戰鬥的時候,她就會來個變身了。
 
飛行對於飛麗斯來說,是如同我們步行的一樣平常不過的事,在飛麗斯的星球,所有的人都懂得飛行的。
 
因此,為了有個安身之所,飛麗斯成為了這間大學的助教,主要在飛行學系裡工作。
 
順帶一提,飛麗斯這個名字是我們為她取的。
 
「飛麗斯,這位是……」
 
我向飛麗斯介紹一下露露,但飛麗斯好像已經聽到了露露之前向謝西嘉自我介紹時的說話,所以沒有需要再介紹了。


 
「你好,我是飛麗斯,是飛行學系的助教。」
 
飛麗斯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並伸出了一隻手來,想要向露露握個手。
 
為了表示友好,露露也伸出了一隻手來與飛麗斯互握。
 
「妳的身體……很特別呢,飛麗斯。」
 
當露露握住了飛麗斯的手之後的一秒,露露說出了句話來。
 
說飛麗斯的身體特別,難道露露察覺到飛麗斯是來自外星的半機械人的秘密?
 
這個秘密就只有我們圈內人才知道,露露應該沒可能知道的吧?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飛麗斯聽到露露這麼一說的時候,一臉愣住的表情。
 
「那麼滑的手,以及那很有彈性的皮膚,真的好特別呢。」
 
露露觸摸着飛麗斯的手,一邊摸着一邊說着。
 
原來露露只是在說飛麗斯的皮膚,我還以為她察覺到了甚麼,真是把我和飛麗斯嚇到了。
 
把露露介紹給飛麗斯認識過後,就換成向奈奈作出介紹。
 
但是奈奈的心情還是像今早的一樣不太好,對於露露的甚至有反感的感覺。
 
雖然基於禮貌還是互相介紹過了,但就是一句起兩句止。
 
今天的女生們真是怪怪,心情都好像很差的一樣,奈奈、由依老師、謝西嘉,她們三個都的心情都怪怪的。
 
是不是我隨便帶個人來一起吃午飯,所以讓她們都覺得不開心?
 
我是有問過由依老師可不可以,但我始終是沒有問過其他人的想法,可能是這樣就惹她們不開心吧?
 
「你能不能走快一點啊!變態豬!」
 
「深雪大人!這已經是我能跑出的最快速度了!」
 
正當在基地之內瀰漫着奇怪的氣氛時,一對情侶在基地門外打情罵肖的聲音就傳來了我們的耳邊。
 
聲音響起之後不到五秒,就看到了騎着在變態肩頭上的深雪學姊和變態出現在我們眼前。
 
「你看看你變態豬!大家都到齊了啊!你為什麼能夠跑得這麼慢的呀!?」
 
「謝謝深雪大人的稱讚,我還可以跑得再慢點啊。」
 
「人家才不是在讚你啦!你這大白痴!」
 
騎在個男生肩頭上,並像獅子一樣咆哮的那位小女孩,叫作除深雪,我通常叫她作深雪學姊的。
 
雖然她看起來像個小女孩,但其實已經是十七歲了。
 
修讀發明學系二年級的深雪學姊,自稱有一次因為實驗出了意外,而讓她變成了小孩,身高只有一百三十多厘米。
 
深雪學姊也是地球防衛學會的成員之一,她常常會為我們發明各種武器,而她發明的武器也常常為我們帶來勝利及各種麻煩。
 
有點像個頭盔的髮型,髮尾剪得整整齊齊,而在平陰的瀏海上有着一個綁上了蝴蝶結的頭帶,讓深雪學姊的小女孩感覺更加厲害,也讓她更加可愛。
 
另外,被深雪學姊騎着,也被稱呼成變態或者白痴的那個男生,就是深雪學姊的青梅竹馬,也是她的男朋友。
 
他名叫作朱載飛,因為他實在是太過變態,所以我們通常稱他為變態。
 
而也因為他實在是太過變態,所以才能成為深雪學姊的男朋友,他的變態程度已經沒有人類可以阻止到。
 
他也是這個學期轉校過來的學生,現在與深雪學姊是一同學系,也是同一個學會的成員。
 
三七分的瀏海髮型,非常的普通,他那對看起來很溫柔的眼睛,與他那男生的性別格格不入。
 
外表看起來很普通不過,但內裡卻是一個變態。
 
我知道這樣介紹別人是不太好,但因為他是一個真真正正的變態,所以我才會這樣介紹。
 
「深雪學姊,妳今天又在跟變態玩甚麼遊戲?」
 
看到深雪學姊騎在變態的雙肩,我就忍不住她奇這麼問道。
 
「甚麼玩遊戲,人家是在和變態豬進行特訓。」
 
「特訓?」
 
「最近變態豬肥了,所以人家要他減肥跑步,當人家的男朋友怎可以是一隻又肥又變態的豬。」
 
「那妳又為什麼要騎在上邊?」
 
「笨蛋新陳代謝,反正要跑的話,就讓變態來當人家的車,載人家去東去西,這叫作一舉兩得。」
 
可憐的變態,他作為人的尊嚴已經被掉得滿地。
 
在我們旁人眼中,變態非常的可憐,但是變態絕對不是這麼認為,看到他那幸福得流下了口水的表情,我就明白到。
 
「能夠被深雪大人騎着,這是我的福氣,請深雪大人每天都來騎我,讓我成為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甚麼!?你只能世界上最變態的男人耶!」
 
可憐的變態,同樣身為男生的我會站在一旁為你的戀愛打氣。
 
「話說回來,新陳代謝,你旁邊那個女生是誰呀?你又把女生拐回來啊?」
 
深雪學姊,用「拐」這一個字絕對是錯誤的,我才沒有「拐」露露回來。
 
看到深雪學姊留意到自己,露露便向深雪學姊進行自我介紹,當然深雪學姊也有進行自我介紹。
 
深雪學姊並沒有像其他女生一樣,對於露露的出現感到反感。
 
要是我也因為自行把露露帶來基地這件事而惹到深雪學姊不高興,那就真是不妙了。
 
現在,我們學會的成員已經齊集在基地,在這一刻終於可以開始我們的午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