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了午飯時間,坐在桌子前的大家都把飯盒拿出來,並放到桌子去。
 
當大家都把飯盒的蓋子打開後,一陣陣的香味就飄出來。
 
每個飯盒都散發着香味,那各種香味都混雜在空氣之中,這是一種不知如何形容的飯香味。
 
「喺,這是爸爸的飯盒。」
 
我的飯盒通常都是由我的女兒負責,能夠吃到由自己女兒親手製作的飯盒,這是身為爸爸最幸福的事。
 


「新陳,我今天也有為你準備午飯啊。」
 
為我準備午飯的其實並不只有謝西嘉,就連奈奈也會為我準備午飯。
 
不知為何奈奈對於為我準備午飯的事情很執着,也曾經因為這件事而和謝西嘉吵起上來。
 
為了不讓她們兩個吵下去,我決定了把她們為我準備的午飯都吃下肚子,平息風波。
 
久而久之,我的午飯就變成由她們兩個負責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有一個妻子和一個女兒來為我準備午飯呢。
 
雖然午飯是有兩份,但奈奈和謝西嘉早就相議好份量的多少,所以吃下了兩份午餐的我,實際上只不過是吃了一份。
 
打開了她們兩個為我準備的午飯飯盒後,看起來已經讓人垂涎三尺了。
 
「謝謝,那我不客氣了。」
 
稍微謝過奈奈和謝西嘉她們的午飯後,我就不客氣的用膳了。
 


而這個時候,深雪學姊突然發出了一聲「咳嗯」的聲音,像是有說話要講,要我們都留心聽她說。
 
聽到深雪學姊的「咳嗯」聲,我們都把視線放到她的身上。
 
「今天,人家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佈!」
 
深雪學姊站在椅子上,並雙手插腰,一臉自豪的表情。
 
聽到深雪學姊說有重要事要宣佈,我向變態打了個眼色,以眼神向變態問道「你們這麼快就結婚囉?」。
 
說到重要的事情,我猜應該是這一件事吧?
 
但當我看到變態投回來一個「奇怪了,我都還未求婚」的眼神後,我就知道我猜錯了。
 
「經過上一次的動物園事件,人家發現自己原來很有廚藝的天份。」


 
深雪學姊繼續一臉自豪的雙手插腰,並放聲地講話。
 
她所說的動物園事件,就是指我偽裝成深雪學姊男朋友,與她去動物園約會。
 
當時有一個廚藝表演,邀請了深雪學姊上台表演廚藝,深雪學姊應該就是說那件事。
 
聽到了深雪學姊說出這樣的話,我頓時感到全身發冷,內心暗自地說「這下糟糕了」。
 
「因此,人家努力進很特訓,而現在得出了很棒的成積了!」
 
深雪學姊依然在那邊自說自話,她並沒有留意在場所有人那「悲劇了」的眼神,除了變態和露露。
 
「所以,人家要在今天舉行新料理的發佈會啊!」
 


「我想起剛剛上完廁所沒洗手,我離開這裡去洗手一下。」
 
「新陳代謝給人家站住!」
 
「嗚!」
 
「震撼大家的味覺吧!人家的新料理,集天下之大全超級無敵最最最美味之世界第一-----------」
 
趁着深雪學姊正在公佈新的殺人武器名稱時,我還是趕快逃走。
 
不過,深雪學姊剛才已經用超快速度把我綁在椅子之上,我得先把綁住我的繩子解開。
 
「--------美味的特訓料理甜點一號!大家快點拍手吧!」
 
深雪學姊花了二十秒終於把殺人武器的名字讀完,但是我還未把繩子解開啊。


 
聽到深雪學姊說拍手,在場就只有完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的露露,以及是深雪控的變態在拍手。
 
其他人都是臉有難色的低下頭祈禱,希望自己不會是選中出來被殺的那個。
 
「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讓宇宙塵來試食,阿門。」
 
我好像聽到由依老師的祈禱內容………
 
「好啦,大家快來試吃!」
 
深雪學姊帶着期待不已的笑臉,把那件殺人的武器放到桌子之上。
 
猶如已經腐爛了的史萊姆屍首,顯現出名為死亡的紫黑色光澤,也散發出跟毒煙沒兩樣的氣體。
 


一隻小昆蟲降落在旁邊,都還未曾把食物吃下,就因為氣味而被帶到真理之門的後邊。
 
深雪學姊的殺人武器就變得更厲害了吧?這下子連氣味都可以殺死人了。
 
「怎麼了,你們快來吃啦。」
 
滿是期望的深雪學姊,高高興興的把料理放在桌面,但是沒看到有人想要吃,她不禁露出了不爽的眼神。
 
「對不起,深雪,我已經吃到好飽。」
 
「是啊,豆姊姊,下次要舉行試吃會要說聲嘛,謝西嘉要先留肚子的呀。」
 
「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讓宇宙塵來試食……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讓宇宙塵來試食。」
 
「深雪,我的胃沒有辦法消化甜點,幫不到妳了。」
 
幾個女生馬上作出反應,各自以不同的理由來拒絕深雪學姊的試食邀請。
 
聽到大家這麼說,深雪學姊現在是一臉可惜的表情,她的表情像是在說「妳們吃不到這麼好吃的美食真是走寶」的一樣。
 
「好吧,果然笨蛋有笨蛋的福,新陳代謝你就來試食吧。」
 
「感謝神!」
 
此刻由依老師做出了「哈利路亞」的萬歲動作,甚至高興得大叫出來,而其他的女生則在為我的生命禱告。
 
「深雪學姊,我通常都會把好吃的美食留到最後才吃的啊,妳忘了嗎?」
 
「這個料理要熱食的。」
 
「深雪學姊,我不喜歡吃太熱的。」
 
「這料理已經冷了啊。」
 
「深雪學姊,這料理現在到底是冷還是熱的呀?」
 
「你現在到底要不要吃啦!白痴!」
 
糟糕了,被綁在椅子上的我,想要逃走也沒辦法。
 
而且自己也說服不了深雪學姊,反而惹了她生氣,我現在的情況真是惡劣到極點。
 
我眼望四周,希望有人可以來救救我,但在我身旁的每一位,都只顧着祈禱。
 
唯一與我四目交投的,就只有變態,不過變態是以「好叫人妒忌啊!」的眼神來瞪我。
 
「深雪學姊,妳男朋友想要吃,快點他吃吧。」
 
「他只能吃狗糧,不然會拉肚子。」
 
妳把變態當作甚麼了?是狗嗎!?
 
深雪學姊沒有理會我的願意不願意,就拿起了個好大的匙羹,把整個殺人武器放在裡頭。
 
接着,她慢慢地把匙羹遞向我,我可以感受得到死亡的氣息了。
 
我拼了命的掙扎,想要掙脫繩子逃亡,但是始終沒有辦法,繩子還是緊緊地把我綁住。
 
在我身旁的女生沒有一個願意救我,她們甚至唱起超渡亡魂的歌來,由依老師也開始為我的追思會佈置着。
 
妳們就這麼想我死嗎!!就這麼想要犧牲我嗎!!
 
「來吧,新陳代謝,快張開口,呀~~~~~~」
 
「不要!不要!不要!」
 
「呀~~~~~~~~」
 
我的天,有沒有人可以來救救我呀!
 
「那個,不好意思。」
 
就在我大內心拼了命的吶喊時,一把女孩子的聲音就響起了來。
 
被這把女孩子的聲奪去了注意力,深雪學姊和我都望過去聲音的來源。
 
「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不可以讓我試試吃。」
 
放眼望過去,就看到露露一臉不好意思的表情,並舉起了一隻手放在胸前,提議讓深雪學姊給她試吃。
 
「啊,人家才不會介意啦!」
 
難得有人主動想要試吃,深雪學姊露出了開心極了的表情。
 
「不要!露露!妳不可以吃!」
 
「新陳哥?」
 
露露一臉不解,她不明白為什麼我要阻止她吃深雪學姊的料理。
 
我是很想要告訴她知道,為什麼不可以吃,因為深雪學姊的料理是會把人送去見真理的,但我又不可以在深雪學姊面前講,因為那會連真理都見不到。
 
深雪學姊把已經遞在我面前的匙羹小心翼翼的拿走,她把目標轉移向露露,想要露露試吃。
 
不行!我不可以讓露露面對這樣的危險!不可以!
 
「深雪學姊!」
 
「怎麼了…?」
 
我大聲呼叫一下深雪學姊,而在她因為聽到了我的叫聲而把目標重新落在我身上時,我把我的嘴巴盡量張大,然後----------
 
呀嗯!
 
-------------把深雪學姊的料理一口吃進口中,連丁點也不留在匙羹之上。
 
所有女生都看到我這麼主動吃掉深雪學姊的料理,全部都為之一震。
 
然後,我眼前就只剩下一道光了。
 
啊……我看到我已故的親人在河的對面向我揮手,我現在過來了,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