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我吃了深雪學姊的食物那一日開始,露露已經與我成為了朋友。
 
而在我的邀請之下,露露已經成為了基地的常客,常常到我們這邊來一起用午膳。
 
雖然奈奈她們好像對露露沒有甚麼好感,但還是讓她一同用膳。
 
我是有向露露提議過加入我們這個學會,但是她想保持現在比較好,這還真是可惜。
 
然後,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終於來到了快要到聖誕節的日子,不過學還是要上的。
 


天氣越來越冷,冷到我根本不想要從自己的被窩出來。
 
連被窩都不想出來,更不要說去上學了。
 
我認為氣溫低過十五度,就應該要停課!為什麼沒有這樣的規則呀?
 
「起床啊,起床啊,要起床上學啊!」
 
在我閉上眼睛,還想要繼續睡,進行一個冬眠的時候,我的身子被用力搖動着。
 


一把女孩子的聲音傳來了我的耳邊,我沒有留心去聽那是誰的聲音,因為那一定是謝西嘉的聲音。
 
每天早上,都是由謝西嘉這個女兒叫我起床,所以這一把聲音一定是來自她的。
 
「不要…我要繼續睡覺……」
 
我繼續保持閉上眼睛,還想要繼睡覺,甚至把暖暖的被子蓋過頭,讓自己全身都在被窩之中。
 
「姆,真是的。」
 


謝西嘉有點不滿的聲音響起來,她對我這個懶床的爸爸感到不滿。
 
接着,我就感覺到有些東西鑽進了我的被窩之內,並把我緊緊的抱住。
 
「那麼,我們就來一起睡啦,嘿嘿。」
 
這一刻,我發覺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
 
我不是說有個小女孩鑽進了我的被窩把我抱住並說要一起睡這件事不對勁,而是謝西嘉的用字有點不對勁。
 
謝西嘉通常不會用「我」這一個字,都是為以她的名字取代「我」這一個字。
 
而且,以謝西嘉的性格,剛才那一句話應該是會說成「那麼,謝西嘉就和爸爸一起睡啦,嘿嘿」,但事實上卻不對。
 
還有,謝西嘉的身體好像變得不一樣,她抱住我的雙手比平時還要纖細,身體也比較有骨感。


 
「呼哇,新陳哥的身體好舒服好溫暖耶。」
 
新陳哥?謝西嘉會叫我新陳哥!?
 
在我還未搞清楚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我整個人被翻過身來,臉朝向天的。
 
然後,我的腹部就覺得被人坐着,接着我整個身子就被人伏住。
 
「這樣伏在新陳哥的上邊,好舒服耶。」
 
不對!這個女孩不是謝西嘉,絕對不是呀!
 
我立即睜開雙眼,然後因為眼前那震驚的景象而大叫了一聲。
 


「為…為什麼是妳!?」
 
「我是來叫新陳哥起床的啊。」
 
伏在我身上,並叫我起床的不是謝西嘉,而是露露她。
 
我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進來,也不知道原來來叫我起床的人是她而不是謝西嘉。
 
我想要馬上站起來,與露露拉距離,但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爸爸,早上好啊,謝西嘉來叫爸爸起床啦。」
 
「謝西嘉……早…早上好。」
 
「爸爸,謝西嘉想要問,為什麼那個姊姊會躺在爸爸的身上呢?」


 
「那…那是因為……」
 
謝西嘉剛好到來要叫我起床,打開了我睡房門的她,保持着可愛的天真笑客在門前呆着,而我則是一整個臉色發青。
 
露露在這一刻不單單伏在我身上,她甚至讓她的臉靠近着我的臉,並發出了一下輕輕的笑聲。
 
在這個時刻,露露一臉挑逗的表情,並用這表情望着謝西嘉。
 
半瞇起來的眼睛,以及那露出了甜蜜笑容的小嘴,簡直是在跟謝西嘉說「跟新陳哥一起真開心呢」的一樣。
 
「不好意思啊,小妹妹,我已經叫了新陳哥起床了耶。」
 
不單單以很挑逗的表情望着謝西嘉,露露甚至示威般跟謝西嘉講話。
 


表情以及動作,還有這一句說話,像是為了讓謝西嘉誤會甚麼而刻意做出來,為什麼露露要這樣做啊?
 
「啊哈哈,原來是這樣啊,爸爸起床了就好。」
 
面對這樣的露露,謝西嘉只好繼續保持着那孩子般的笑容,發出苦笑的聲音。
 
氣氛一瞬間變得僵硬,氣溫頓時跌到個位數似的,在露露和謝西嘉之間瀰漫出一種奇妙的氣氛,那是相當不好的氣氛。
 
為了打破這樣的氣氛,我叫了叫露露。
 
「露露,我想要起床一下準備上學,妳可以站起來嗎?」
 
「喺!」
 
面對謝西嘉是一臉奇怪的表情,但面對着我卻是一臉可愛的小女孩表情。
 
雖然我知道露露跟我認識的女生們關係不是很好,但是也不用變得兩個表情吧?
 
今天被叫醒的起床方法,真是前所未見,不過我不希望再有這種事發生就是了。
 
起床了以後,我叫露露和謝西嘉在宿舍的客廳等我一下,而我則去梳洗和換衣服。
 
換好了衣服之後,我和露露及謝西嘉就出門上學去。
 
在前往校巴站的路途上,露露和謝西嘉都站在我的身旁,伴隨着我一同前行。
 
謝西嘉是我的女兒,她會牽我的手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但換成露露的話………
 
「新陳哥的手真的好暖呢。」
 
露露一邊拿已經打開了的小雨傘,一邊牽着我的手,說着我的手是怎樣的溫暖。
 
現在的我就像是兩個女孩的爸爸,或者是拐帶了兩個小女孩的怪叔叔。
 
今天比較多雲,沒有甚麼陽光,但露露還是打開着小雨傘來擋太陽,要保護雪一樣白的皮膚還真的麻煩。
 
「露露,我說啊,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牽我的手?」
 
雖然被女孩子牽手是一件挺開心的事,但我擔心這樣的舉動會讓人誤會我和露露的關係,所以希望她不要這樣做。
 
當露露聽到我的說話之後,她立即以楚楚可憐的雙眼望着我。
 
她抬起了小女孩的臉,並以快要哭出來的汪汪眼睛來望着我,這樣我的良心頓時感到很不好受。
 
露露轉校過來這陌生的環境,現在就只有我這個唯一的朋友。
 
她想要找個人保護她,讓她感覺到自己是安全,想要牽我的心來讓她覺得安心。
 
但是我卻叫她不要這樣,原因是不希望我和她的關係被人誤會。
 
露露只是一個小女孩,我竟然這麼狠心,我現在是怎麼了?我還是個男人嗎?
 
「妳就當我沒說過吧,呵呵。」
 
「嘻嘻,新陳哥最好的了。」
 
露露那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馬上消失不見,不知為何我覺得自己好像被騙了。
 
到底我是太過好心,還是太過心軟,自己真是不清楚。
 
「新陳哥,聖誕節前要交的報告已經做好了嗎?」
 
「哎呀…妳不提起那份報告我都不記得它的存在。」
 
「這樣不行啊,新陳哥,報告一定要好好做啊,不然由依老師又要懲罰你啦。」
 
「可惡的由依老師,聖誕節在即也要人交報告,她是耍人嗎?」
 
「哈哈,要是被由依老師聽到,她就要對你行暴力了。」
 
就連認識了由依老師不久的露露都知道由依老師是個暴力女人,由依老師的暴力指數真是有夠厲害。
 
在我和露露一邊聊天一邊向校巴站前往的時候,謝西嘉忽然甩開我的手。
 
「謝西嘉?」
 
「哼!」
 
我以為謝西嘉是不小心甩開,但看來她是有意甩開的。
 
在她甩開了我的手之後,她獨自一個向前走,走在我和露露的面前。
 
她現在的情況讓我想起了由依老師,在我第一次帶露露去基地的時候,由依老師也是有這樣反應。
 
我一臉不解的叫了叫謝西嘉,但她只是對我發出了一聲「哼」,就沒再回應我。
 
謝西嘉是在做甚麼了?她是在生氣嗎?她是在對我生氣嗎?
 
我想要知道謝西嘉是在生氣甚麼,因為她很少會生氣的,特別是對我。
 
但是,當我想要一探究竟的時候,露露直接換成抱着我的手臂。
 
「新陳哥,要不要改天一起來做報告,因為露露我有些地方不太會。」
 
「這…這樣啊?」
 
「吶,吶,吶,可以一起做報告嗎?新陳哥?」
 
「好吧…」
 
我的注意力已經被露露奪走,謝西嘉就獨自一個生着氣的向着校巴站走去。
 
「嗚哇,新陳哥最好了。」
 
露露對着我發出開心極了的聲音,她的手臂依然緊緊地抱着我。
 
就這樣,我和謝西嘉及露露,就三人分兩組的前進,向着校巴站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