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路一直走,我、露露、謝西嘉三人一起來到校巴候車站。
 
謝西嘉依然是對我不理不彩,她好像很生氣的。
 
就算我跟謝西嘉講話,也只是得到她短短的一聲「啊」,完全沒有下文,想要繼續說話都難。
 
在沒辦法跟謝西嘉說話的情況下,我只好跟露露聊天或者是無聊的觀望着四周。
 
當我觀望四周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些平時沒有見到的景象。
 


警務員,沒錯,在候車處這裡出現了警務員,他們似乎是在執行職務。
 
另外,四周也有一些學校的保安在巡邏着,確保着四周的安全。
 
這不是一般會見到的景象,因為這樣的景象就像是在告訴人知道這裡發生了意外的一樣。
 
我自己對學校的事一般會很少理,我只關心幾時會放假,其他的事一概少理。
 
因此,自己對於為什麼學校會出現警務員和巡邏着的保安完全不清楚的。
 


就在我在猜猜到底學校發生了甚麼,在腦裡快要浮出一堆想法時,我不小心聽到排在我前邊的學對的對話。
 
別人的對話,其實沒甚麼好聽,但如果內容是我現在想知道的事,那就不同說法了。
 
「已經是第三單案了,為什麼還未找到兇手?」
 
「竟然連續三天都去犯案,那個兇手會不會太明目張膽了。」
 
「事情都驚動了警方,希望盡快找到兇手吧,總覺這裡越來越危險。」
 


雖然沒能聽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但我已經對整件事有了一定的認知。
 
大概就是學校發生了罪案,而且犯人連續三天都去犯罪,並成功犯案。
 
事情驚動了警方,因此警務員才會出現在學校裡進行工作,而學校忍為事關重大,所以也加派保安巡邏。
 
這是我對事件目前所知道的,對於其他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然而,這樣的犯罪事件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只能得到一半資訊,這叫我心癢難耐。
 
「謝西嘉,關於學校裡發生罪案的事妳知道嗎?」
 
「知道,不想說,再見,哼。」
 
「哎呀……」


 
本來以為可以借用這個話提來跟謝西嘉聊天,好讓她不再生我的氣,但卻沒有得到我想要的結果。
 
這個傻女兒,到底是在生我甚麼的事呢?就算是自己的女兒,女性的心也是難以捉摸。
 
在無奈之下,我只好向露露提問關於罪案的事情。
 
「嗯,我是知道的啊。」
 
「那麼,可以告訴我知道嗎?其實我對這件事沒多了解的耶。」
 
「呃?新陳哥竟然對這件事一無所知啊?」
 
露露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感覺就是在說「你竟然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的一樣,嚴重程度就等同太陽會從東方升起都不知道的一樣。
 


其實我並不是一無所知的,因為我在大約一分鐘前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其實在學校最近發生了件兇殺案。」
 
「兇殺案!?」
 
完全沒想過會是這種殺人的犯罪,我還以為是有一個人連續三日去行劫,沒想到是這麼嚴重的事件。
 
「嗯,今天也有一位受傷者……情況真是叫人擔心。」
 
「事件是由前天開始的對吧?」
 
「是啊,聽說受害人都是在晚上受到襲擊,而且受害人並沒有同通點,兇手似乎是隨機殺人的。」
 
隨機殺人,那麼說在學校裡的每一個人都有機會成為目標,真是叫人防不勝防。


 
一想到這裡,自己不禁擔心起謝西嘉的安全。
 
雖然謝西嘉是我的女兒,虎父無犬女,而且謝西嘉也有一對能夠展開類似AT力牆的防護罩,但她還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嘛。
 
我的女兒這麼可愛,說不定很容易就會被鎖定成目標,我真是超擔心。
 
「聽好了,謝西嘉,事態嚴重,由今天起下午五時前就要回到宿舍,並要鎖好門窗,睡覺前一定要打電話給爸爸,不可以晚上外出,不可以跟陌生人聊天,知道嗎?」
 
我立即對着謝西嘉說出絕對要守的法則,這都是好爸爸的表現!
 
「行啦,行啦,謝西嘉又不是小女孩。」
 
「放心吧,謝西嘉,爸爸一定會好好保護謝西嘉的。」
 


我搭着謝西嘉的肩頭,並拍着自己的胸口說道。
 
聽到我這麼一說,謝西嘉本來生氣的表情,一瞬間改變,變成了跟平時一樣天真可愛的臉。
 
「嘿,謝西嘉最愛爸爸了。」
 
猶如天氣一樣捉摸不定的女孩,謝西嘉就像平時一樣抱住了我。
 
明明上一刻還是在生氣,但下一刻卻是非常的高興,真是讓我難以搞懂自己的女兒。
 
「新陳哥,露露我覺得好害怕啊,新陳哥會保護露露的嗎?」
 
這時候露露拉了拉我的手,並以一臉害怕的表情看着我,像是一隻小狗想要得到保護的一樣。
 
「沒問題,我也會保護露露妳的,露露就由我來保護吧。」
 
「好耶。」
 
露露展示出一臉甜蜜的笑容,並開心得抱住了我的手臂。
 
而這時,明明還很開心的謝西嘉,在這一刻又變回了生氣的表情。
 
「哼,爸爸好討厭啊。」
 
所以說,我真的完全搞不懂自己女兒的想法,我是不是應該要上一課「如何當好爸爸」的課堂比較好?
 
說着說着,校巴駛來的聲音響起,然後我們就看到校巴的影子了。
 
校巴上也有着保安員,所有乘校巴的人必須要出示學生證才可以乘車,大概這是針對兇殺案而做的保安措施。
 
雖然我不認識會有多大效用,但總比起甚麼都不做來得要好吧?
 
所有乘車的人都乖乖出示過學生證,然後再上車,而我們也一樣,當事情辦好了後,校巴就往學習區駛去了。
 
過了一會,校巴來到了學習大樓一號的站,而我和露露也在這裡下車,接着向課室前往。
 
在學習大樓一號的門前,也有着幾個保安在把守,而學生也得出示學生證才可以進入大樓裡,進到了課室,同學們都是在說着兇殺案的事情。
 
不論是在那裡,都能夠見到兇殺案相關事情,感覺學校裡現在充斥着一種古怪的氣氛。
 
然而,即使充斥的氣氛再古怪,課還是要上的。
 
在整間大學中,我認為是有一些人是不受到這兇殺案影響心情,而其中一個人就是由依老師。
 
「在世上,有一種存活在黑暗的生物,我們會稱之為魅影-------」
 
由依老師完全不受到兇殺案的氣氛影響,依然努力地在講課。
 
「-------魅影有着多種形態,但多數是人型,其次是鳥和蜘蛛-------」
 
她就站在黑板前,拿着粉筆在黑板猛寫字,把一項一項的重點寫出來。
 
「-------另外,用一般的方法並不能使魅影受傷,因為黑暗會保護着他們,對他們來說,黑暗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但學生就有學生的討論,當然也討論着兇殺案的事情。
 
「-------魅影並不是善良的生物,他們會向人作出攻擊,要擊退魅影,就得要用光,只有用光才可以把保護着他們的黑暗消滅,然後就可以用一般的方式對魅影造成傷害。」
 
由依老師有她自己的講課,學生有學生自己的討論,留心聽課的大概只有一位學生。
 
「由依老師!我想問到底而幾強的光才可以把黑暗擊退?」
 
一個很留心聽課的學生,在位置裡大叫起來,向着由依老師提問。
 
有學生留心聽課,由依老師應該是感到高興,但因為自己精彩的講課被突然打斷,因此由依老師現在是一臉不爽。
 
我可以見得到,由依老師的太陽穴都爆出青筋來,她要對付那個討厭的學生了。
 
由依老師把手中的粉筆擲飛出來,立即就命中了學生的額頭。
 
被擊中的學生陷入了昏暈的狀態,並持續兩秒,捉緊機會,由依老師極速的接近學生,並把他按倒在地上。
 
「問要用幾光的強才可以把黑暗擊退?我認為你得要用肉體去感受一下這強光才能緊緊記入腦啊,渣滓。」
 
由依老師不知從那裡取出了個手提探照燈,並放在學生眼前不遠處。
 
「不要啊,由依老師,這樣我會盲掉。」
 
「關我甚麼事?」
 
由依老師把手提探照燈亮起,然後我們就聽到那個學生發出悲慘的叫聲。
 
「我的眼睛!!!!!!」
 
雖然一件暴力事件就在我們眼前發生,但並沒有人打算阻止。
 
因為這是我們班上課的其中一個情景,而且我們也知道誰阻止接下來就是誰受刑。
 
「新陳哥。」
 
就在我對於每天所見的情景感到相當無奈時,坐在我旁邊的露露叫了叫我。
 
本來我那看着由依老師的視線,馬上就落在露露的身上。
 
「今天放學後,要不要一起到圖書館去寫報告?」
 
露露帶着笑容,邀請着我去圖書館寫報告。
 
雖然我是比較想要明天才開始寫報告,但寫報告只不過是遲早的問題。
 
現在露露卻邀請着我去圖書館一起寫報告,難得有人一起去做,我當然答應了。
 
當我打算把視線再移回去由依老師的身上,看她打算繼續對付那個學生時,我發現了一件好奇怪的事。
 
露露在室內把她的小雨傘打開,而且打開的方向是向着由依老師那邊打開的。
 
這不代表着甚麼,但我覺得這樣的行為很古怪就是了。
 
然後,午飯的鐘聲響起,上午的課就此完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