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午飯時間,我們就像平時的一樣,前往基地用膳。
 
而今天,當我們來到基地的鐵門前,就聽到很淒厲的哭泣聲,那是由基地裡邊傳來。
 
我還以為基地裡發生了甚麼事,因此立即衝進去,但我這樣的擔心是白費。
 
「嗚嗚嗚!嗚嗚嗚!」
 
把基地的鐵門大開了後,就看到變態自己一個人伏在桌子上猛哭。
 


他的哭泣聲聽起來是傷心欲絕,比我們先到一步的謝西嘉和奈奈則是安慰着變態,而飛麗斯則很愕然的在一邊看着。
 
「變態,不要哭,你會被谷先生襲擊是命中注定的事。」
 
我走近了變態的身邊,並用手搭住他的肩頭,安慰着他。
 
可憐的變態,被谷先生霸皇硬上弓實在是可憐,這種慘痛,相信只有當時才能明白。
 
我早就說不可以讓我們距離那班基佬這麼近的呀,結果現在變態被……唉。
 


說起上來,我好久沒有見過谷先生,他最近在忙甚麼呢?
 
我才不是在想念他,才不是!畢竟見到谷先生就會覺得自己背後陰陰寒寒的,我才不想見到他啦。
 
「你這傢伙,別給我在那邊胡說啊,我才沒有被人硬上…嗚嗚。」
 
「變態,你竟然硬上了谷先生!?這還有天理啊!」
 
「你是不是來找渣的呀!新陳!」
 


看到變態那生氣又痛哭的表情,我就知道我猜錯了。
 
這不能怪我啊,因為他真的哭得像是被人甚麼甚麼的,所以才會讓我如此認為。
 
待變態稍微冷靜下來後,他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們。
 
但原來變態哭泣起來的原因,只不過是深雪學姊今天不能跟他一起吃午飯而已。
 
「我的天,就因為這一丁點的小事,你就哭出來啊……」
 
看到變態這個樣子,我無奈得講出了一句話來,因為他比女生還要娘娘腔了。
 
「跟深雪大人分別的世界,到底還有甚麼值得有留戀,我要死,你們不要阻止我。」
 
「飛麗斯,可以借用妳的斬艦刀一下嗎?」


 
「請拿去。」
 
「受死吧,變態!」
 
「你還真的斬下來啊?新陳!」
 
根據變態所說,深雪學姊今天不能與他吃午飯的原因,是因為一位發明系的學生邀請了深雪學姊共進午膳。
 
同樣是發明系的那位學生,聽變態說是火炬學會的會長,想要與深雪學姊做一個文流。
 
雖然學會名稱是叫火炬學會,但其實是主要研究電燈的。
 
會叫火炬學會,只不過是會徽的關係。
 


本以為是有個男生以交流作為借口,想要追求深雪學姊,但那個會長並不是男生,而是一個已經有這麼上下年紀的老女人。
 
「嗚嗚嗚……原來我在深雪大人的心中連個老女人也比不上。」
 
說着說着,變態又在哭起來,他沒有辦法阻止由心而來的傷心感。
 
其實我想要更正一下變態的說話,因為在深雪學姊的心中,變態可能只是一隻狗。
 
證據就是深雪學姊之前午飯時的一句話,想知道是那一句就自己讀回去啦。
 
「好,今天有甚麼午餐吃呢?」
 
「喺~這是爸爸的便當。」
 
「新陳,這是你的便當。」


 
無視過小題大做的變態,我們開始吃着午飯。
 
順帶一提,謝西嘉好像沒有再生我氣了,果然兩父女是沒有隔小時仇呢。
 
「對了,聖誕節快要到了,不如我們搞個活動慶祝一下吧。」
 
就在我們一邊吃着午飯的時候,奈奈這麼向我們提議說道。
 
一聽到有聖誕節的慶祝活動,大家就開心了起來。
 
本來正在磨刀準備自殺的變態,在這一刻也思考着到底送甚麼禮物給深雪學姊。
 
「嗯,就決定用絲帶綁上自己,再送給深雪大人吧。」
 


第一次聽到有男生會用這種方式送禮物……把自己當成禮物送給女生的男生……只是想像一下那畫面就感到噁心了。
 
大家一邊吃午飯,一邊討論着聖誕節的慶祝活動,感覺相當的熱鬧。
 
而因為聖誕節快要來到,大家不想浪費時間,所以都很快就得出了結論。
 
根據我們的討論,聖誕節的慶祝活動會在聖誕節新夕舉行,到時候會像一個大食會的舉行。
 
不單單會叫大家最愛吃的薄餅,還會自己烹調食物,當然這部份不可以讓深雪學姊來做。
 
更加不少得的是交換禮物,一想能交換禮物,就已經覺得相當興奮了。
 
「要是聖誕節當日能夠不用交報告的話,那就真是完美了,對吧由依老師。」
 
雖然聖誕節當日不用上課,但報告是用電腦來提交的,所以與上課並沒有關係,因此大家都一定要在聖誕節當日或之前交到報告。
 
我用着充滿了無奈的語氣,向着由依老師講話,並不懷好意的盯着她。
 
「當然可以不交報告啦,宇宙塵。」
 
「真的嗎?」
 
「不過呢,後果自負。」
 
由依老師鬆了鬆手關節,磨拳擦掌的她,一臉想要殺人的表情。
 
「新陳哥,不可以偷懶啊!」
 
坐在我對邊的露露知道我想要偷懶,她立即告誡着我。
 
被一個小女孩這麼教訓,我只好輕輕的苦笑。
 
「知道了,我不會偷懶的,等等放學後就去圖書館一同努力吧。」
 
「這樣就乖了,新陳哥。」
 
露露輕輕的歪了個頭,然後先是發出了一下甜甜的笑聲,再把這句話說出來。
 
總是覺得有一瞬間我好像變成了一個小朋友的一樣,這種感覺真奇怪。
 
然而,聽到了我放學會和露露去圖書館一起做報告,除了飛麗斯和變態之外,大家都有點不太滿的表情。
 
特別是謝西嘉和奈奈,她們兩個的表情在聽到我會和露露去圖書館後立即沉下去。
 
我不明白她們為什麼會是這個表情,但我還是不要多事,趕快吃完午飯吧。
 
在午飯時,我們決定了會在聖誕節前的一天,也即是平安夜那一天舉行慶祝活動,這是必須要記得事。
 
吃過了午飯後,又回到了上課的時間。
 
聽着由依老師的講課,還看着她如何對那個吃苦不知苦的學生施放暴力,時間就一點一點的過去。
 
放學的鐘聲終於響起,大家聽到鐘聲之後,全部都急不及待的離開課室。
 
在學生離開課室之前,由依老師還故意提點大家記得要交報告,好讓大家沒有藉口說忘記了。
 
大概是知道我接下來會和露露去圖書館,所以由依老師也甚麼都不跟我說就離開了課室。
 
在她離開課室前,讓好像對像我發出了「哼」的一聲,真是搞不懂她的心情呢。
 
「新陳哥,我們走吧。」
 
「嗯,好的。」
 
然後,我就和露露向着圖書館前進了。
 
學校的圖書館為了放便學生使用,所以設在學習區和宿舍區之間。
 
路程說近不算近,說遠也不算遠,大概是這種路程的關係,所以校巴並沒有在那裡設站,我們必須要步行過去。
 
離開了學習大樓一號,我們向着圖書館走去。
 
沿路上的一旁是樹林,而另一旁則是馬路,久不久就會見到有校巴駛過。
 
雖然是設在學習區和宿舍區之間,但又沒有很嘈吵的感覺,反而有一種幽鄉的感覺。
 
如果有試過在水庫上散步,大概就會明白到我現在的感覺了,沒有的話就去試試看啊。
 
大概步行了十分鐘左右,我和露露來到了圖書館前。
 
圖書館全高五層,猶如一間大概是一個運動場這麼上下的大小,算上了休憩花園,就是足球場連觀眾席一樣大小了。
 
休憩花園設在圖書館的後邊,在那裡有一個人工的循環河流,很是闊而且水也深,大概這條河的闊就是由圖書館與宿舍區的距離。
 
在河的對岸就是宿舍區,而且是女生宿舍,不過是教師區,如果說想要試試扮個偷渡者,游上岸後就一定會被捉住吧?
 
雖然對岸就是女老師的宿舍,但是站在圖書館休憩區是沒有辦法看清楚對邊的情況,而對邊也沒辦法看清楚這邊的情況。
 
要看得清楚,除非是用望遠鏡吧,不然沒可能看得清楚的。
 
大概也是因為在大學裡發生過兇殺案,所以即使平時很少人使用的圖書館,也有個保安把守着。
 
不過,保安也就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圖書館使用的人太少了。
 
「歡迎使用圖書館,請出示學生證。」
 
保安對着我們微笑說道,而我們也乖乖的出示學生證,然後再進去。
 
「新陳哥,我們要加油啊。」
 
「啊啊。」
 
露露一臉興奮,一隻手握成了個拳頭放在胸口前,而另一隻手則依然是撐着小雨傘。
 
她的小雨傘,直到進入了圖書館之後,才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