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到圖書館之後,我們就在這書林之中找了個位置坐下,然而就開始寫報告。
 
就着由依老師出的題目,我和露露就在書林之中尋找適合的書。
 
「這本書應該能派得上場呢,這本也是。」
 
走在書林之中,露露就像是小孩子看到玩具的一樣,遇上心儀的書就馬上取下來。
 
我本來是打算偷懶一下,等露露把所有書找齊,但是當我看到露露這麼努力,我覺得自己有偷懶這個想法實在不要得。
 


於是,我就隨便向着其中一個書櫃走去,找找看到底有甚麼適合的書。
 
找到了幾本書後,我就回到我們坐下的位置,接着就開始着手報告了。
 
「新陳哥,甚麼叫作斯巴達?」
 
「這就是斯巴達!」
 
「新陳哥,甚麼是高達?」
 


「我就是高達!」
 
「哇,新陳哥好厲害,全都懂耶。」
 
我們一邊做着報告,一邊休休閒閒的聊天。
 
從旁人的眼中,我們兩個像是在聊天多過做報告,而且關係可能像情侶多過像同學。
 
但是這不打緊,因為整個圖書館之中,就只有我和露露兩個人。
 


我的意思是在我們身處這一層就只有我們兩個,簡直是被我們包場一樣。
 
因此,即使我們講話再多大聲,也不會被人責罵。
 
好孩子絕對不可以學,在圖書館內是不可以大聲講話的呀。
 
圖書館會沒有很多人使用,甚至出現我們兩個人保場的情況,可能是跟網路有關係吧?
 
在圖書館的資料,在網路上也有,網路上更有着圖書館裡找不到的資料。
 
在網路上找資料,比起在圖書館找方便很多,數量也更多,而且在家中也可以做呢。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圖書館才會很少人使用的吧?
 
是甚麼原因都好,現在先完成手頭上的報告吧,真希望能夠盡快完成這可惡的東西。


 
就這樣,我和露露就在圖書館裡做着報告,而時間也一點一點的過去。
 
「我的天!!」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伸着懶腰大叫起來。
 
露露以為我發生了甚麼意外,所以顯得一臉驚慌。
 
「我終於完成了第一部份了呀!我的天!!」
 
意外是沒有發生的,我會大叫起來是因為我完成了自己訂下的第一大綱。
 
雖然翻查書本找資料,找得我眼都快要花,但是當我看到自己寫的報告,總覺得比起以前寫的還要好一倍。
 


這是因為我的實力提高了,還是因為圖書館的資料太過適合呢?
 
其實我覺得是露露的關係,露露這麼努力地寫報告,自己身為人生的前輩兼學業前輩又怎可以偷懶呢?
 
「新陳哥真厲害啊,我才寫了一小點。」
 
露露輕輕的為我鼓掌,恭喜着我完成了第一大綱。
 
受到了她的鼓掌,自己真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這並不是一種差的感覺就是了。
 
我再伸了伸懶腰,然後從坐位站起來,動了動自己的身體,把自己的身體鬆了鬆。
 
因為太過專注寫報告,我完全忘記了有時間這一回事。
 
圖書館沒有窗,所以我也沒有辦法知道外邊的天色是怎樣,我和露露大概可以說是在密室裡寫報告呢。


 
我拿出了手機,打算看看現在到底是何時。
 
「哇,原來已經這麼晚了啊!」
 
才剛拿出來看,就嚇了一跳,因為原本現在已經快要九時了。
 
學校的放學時間是五時半,而我和露露就一直專心寫報告,結果一寫就寫到快要九點。
 
聽到我這麼說,露露也探頭過來看看我手機上的時間,結果她也發出了「哇」的一聲。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和露露決定今天就到此為止,未寫完的報告就留待明天。
 
而且圖書館的開放時間也快要完了,我們想要留下來也不行。
 


收拾好東西,並把用過的書放回去原本的位置後,我和露露離開圖書館了。
 
來到了圖書館的入口,我們也見到即將要下班的保安先生。
 
「保安生先,今天辛苦你了。」
 
「啊,再見了啊。」
 
「我們明天還會來啊。」
 
看到工作了一天的保安先生,露露很有禮貌地向她道別,而我自己也一樣。
 
之前說過圖書館並沒有設校巴站,我們只好步行回去宿舍。
 
進圖書館之前還是天亮的,但出來了之後就變成了一片漆黑,這種感覺真的好奇怪。
 
雖然現在已經天晚了,但路上有街燈,讓我們不在黑暗中行走。
 
不過,即使現在是晚上,露露還是把小雨傘打開,她刻不會是怕街燈把她的雪白皮膚照黃吧?
 
就這樣,我和露露就浴着街燈走着,向着宿舍走去。
 
「新陳哥,我有點害怕啊。」
 
當我們兩個一同肩並肩的走着時,露露突然抱着我的手這樣講話。
 
其實我想要叫她不要這樣抱住我的手,但是算了。
 
「學校最近發生了命案,而且兇手還未找到,露露我實在是覺得害怕。」
 
「是這件事啊。」
 
「聽說,兇手三次行兇的時間都是在晚上,我真的好害怕。」
 
說到這裡,露露的手抱得我更緊,我可以感受到她手的骨感。
 
對於女生來說,在這件兇殺案的影響之下,會感到害怕實在是正常不過。
 
兇手找晚上向留在外邊的人下手,而且連續行兇三次也沒有被找到,這事情真叫人擔心。
 
「不過,學校已經加派了保守巡邏,而且警方也在校園守住,相信兇手現在應該不敢亂來的吧。」
 
「可是,我還是很擔心呢,新陳哥。」
 
「放心,還有我在,我可是身經百戰的啊!」
 
為了讓露露安心下來,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臉自信的說道。
 
聽到我這麼說,露露發出了「嘻」的一下輕笑聲,我看她是安心了吧?
 
雖然我的那句話沒有說「讓我來保護妳」,但在暗中已經表達出這個意思了,聽到有個男生說要保護自己,身為少女的露露會有這樣的表情很正常。
 
她繼續保住我的手臂,我也沒打算甩開她的手,就這樣我們繼續向着宿舍前進。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眼前沿路的街燈忽然熄滅。
 
不單單只是眼前的這一盞燈熄滅,就連向着宿舍伸延開去的街燈都全數熄滅,就如同被強風吹熄的一樣熄滅。
 
我和露露頓時停下了腳步,兩人不知為何都不敢向前行。
 
就在這時,連我們身後邊向圖書館的方向伸延開去街燈也全數熄滅。
 
不論是前邊還是後邊,所有的燈都熄滅了,唯一剩下來沒有熄滅的街燈,就只有我們現在頭頂上的那一盞。
 
然而,在頭頂上的那一盞已經是一閃一閃的,似是快張要熄滅,似是快要壞掉,似是想要離我們而去。
 
「新陳哥……」
 
因為四周的燈光都頓時消失,露露發出了猶如一隻怯懦的小狗的聲音,帶着震抖着的聲線對呼叫出我的名字。
 
她又再一次緊抱我的手臂,我可以感覺到她是非常的害怕。
 
露露的臉色有點青,而且身體也顫抖着,聲線也震抖着,雖然這是害怕的表現,但我覺得她的反應是有些誇張。
 
而且她這種反應,像是在告訴我知道等等會有事發生。
 
然而,事實的確如此。
 
就在我們眼前不遠處的一個熄滅了的街燈之下,有一個人站立着。
 
之前還沒有見到有人站在那裡,那個人到底是何時出現在那裡的?
 
我以為自己有了眼疾,因為我沒有辦法看清楚那個人的樣子以及身體,那個人的身體看起來像是被一股扭動着的氣體包裹着的一樣。
 
那個人向着我們這邊步行過來,雖然不知他是甚麼人,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善男順女,從他手持的斧頭看來我就知道。
 
「快跑……」
 
我的口中不自覺得溜出了這句話,而這一句話也是我現在大腦不斷向我發出的訊息。
 
這是來自身體的本能反應,這是與生俱來的求生反應,這是我所有經驗得出來的結論。
 
「新陳哥!」
 
「露露!快跑!」
 
我立即拉住露露的手,向着圖書館的方向跑回去。
 
而隨着我們的逃走,那個連身體都看不清楚的人就立即跑起來,手持着斧頭追趕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