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谷先生對於現在發生了甚麼事是不知情,但他知道在我們眼前的狂徒絕對不是好人。
 
而且谷先生也看到了倒在一邊的保安先生,那慘死的狀況讓他更明白眼前的狂徒是敵人。
 
「谷先生,眼前這傢伙跟普通人不同。」
 
擺出了戰鬥姿態的谷先生,準備隨時進攻,而在這時我把我的經驗告訴他知道。
 
狂徒不會受傷、氣力大、行動迅速、而且體力好像無限的一樣,這都是我跟他戰鬥時所知道的事。
 


我把這些事全都告訴了谷先生,讓他也明白到眼前的敵人並不是普通人。
 
「來吧,先下手為強!男兒當自強!」
 
聽過了我的說話,谷先生在下一刻就立即進攻過去。
 
谷先生雖然健壯,像是一塊大石,但是他的行動力卻是迅速的。
 
只是在眨眼的一刻,谷先生就已經來到了狂徒的面前,並準備攻擊。
 


狂徒舉起了斧頭,向着谷先生斬過去,不過這樣的動作早就是谷先生的意料之內。
 
谷先生用手把狂徒手持斧頭的手捉住,然後以他自己的另一隻手向着狂徒的胸部發動攻擊。
 
「秘技!●●龍抓手!!」
 
果然是個「基佬」,竟然能夠對着個男人使用這招技能!
 
受到了這一擊,狂徒整個人被打得愣在原地,像是神經系統傳遞不出由大腦來的訊息。
 


捉緊機會,谷先生立即把狂徒推倒。
 
沒錯,你沒有看錯,就是推倒,跟你所了解的「推倒」是一樣的………不解釋。
 
在下一刻,谷先生整個人騎了上去,然後學我之前的一樣,對着狂徒進行連打。
 
依我所看,這簡直是用拳頭來和他接吻的一樣啊。
 
明明只是簡單和一般的攻擊方式,但是被谷先生使出後,就變成了些很噁心的東西。
 
然而,谷先生這樣的攻擊,只換來與我當時一模一樣的下場。
 
狂徒用力一推,就把谷先生推開了。
 
健壯的谷先生也被輕易的推開,這個狂徒的氣力真是相當的驚人。


 
留心一看,谷先生之前對他作出的攻擊,也是沒有造成傷害。
 
狂徒在推開了谷先生之後,就重新站起,向着谷先生來一個連續快斬。
 
為保安全,谷先生迅速與狂徒拉開距離,回到我的身邊,重整旗鼓。
 
「新陳君,你竟然對另一個男人有這麼多的了解,我好傷心啊。」
 
拜託,如果谷先生是想說狂徒說跟我所說的一樣特別,就直接一點好不!
 
「你有辦法打倒他嗎?」
 
我無視谷先生那句話,也懶得再對他說些甚麼。
 


「直接使用必殺技,讓他對我的小伙伴感到驚訝。」
 
小伙伴?
 
等等,谷先生該不會又是用那一招吧?
 
我才剛反應過來,谷先生就已經「颯」的一聲,把身上所有的衣物脫掉。
 
全身赤裸裸的谷先生就在我的眼前,他的肌肉完全展現在我眼前,這絕對是健美先生的身材。
 
「新陳君,我的屁股有讓你心動嗎?」
 
谷先生回望我一眼,並對我單了一下眼,像是在挑逗我似的,然而我只是覺得噁心。
 
全裸的環節,對於認識谷先生的我來說,已經是見怪不怪,但現在卻是發生了奇怪的事。


 
因為谷先生全裸的關係,根據尺度審查必須要在他的重要地方加上聖光擋一擋,不然我這部故事就會被檢舉。
 
聖光的出現,讓他的小伙伴沒有在大家的眼前出現,而因為聖光的出現,四周頓時被照亮。
 
在黑暗之中的聖光,變得更光亮,比起訊息彈還要光。
 
就正正是這些光,讓狂徒出現了奇怪的反應。
 
狂徒因為這些光而不斷地後退,也發出着低聲的怒吼,在他的身上出現火花的光芒。
 
另外,在他的身外,頓時出現了一個暗黑色的圓形。
 
圓形漸漸地向內縮少,簡直像個盾牌在縮減的一樣。
 


我和谷先生對於眼前突然出現的奇怪事件,感到一臉愕然。
 
我們先不為所動,待看清楚現在到底發生甚麼事才決定下一步應該要怎樣做。
 
來自谷先生那小伙伴的聖光,依然照亮着狂徒,而他身外邊的暗黑色圓形依然是繼續向內縮減。
 
直到最後,那個暗黑色的圓形發出了「啪」的一下爆炸聲。
 
爆炸聲響起的一刻,狂徒四周散開了些光芒,像是在代表爆炸光芒似的。
 
隨着暗黑色圓形的消失,本來包裹着狂徒的氣流也消失得無影,狂徒的身體和樣子現在是清楚可見。
 
受到了這聖光的照亮,狂徒猶如在千刀所插,或者急着上大號但又找不到廁所般的辛苦。
 
他節節地後退,像是想要逃走的一樣。
 
「別打算逃走啊!」
 
要是被狂徒逃走了,接下來就依然會出現受害者,這並不是大家想要見到的事!
 
在谷先生還有點因為眼前的事而發呆的時候,我就已經衝到狂徒的面前。
 
我握緊自己的拳頭,然後奮力向着狂徒的臉狠狠的打下去。
 
「體術奧義!直拳!」
 
磅隆!!!!!!!!!!!!!!!!!!!!!!!!
 
一下打擊的聲音響起,然後用臉吃下我這一擊狂徒被打飛開去,以後腦着地的跌在地面。
 
之前也試過這樣的攻擊,我知道狂徒並不會因此而倒下,於是我立即衝過去把狂徒騎住。
 
接着,我再向着狂徒頭部猛打,決要把他擊暈的只顧打。
 
狂徒沒有像之前的一樣把我推開,他就一直保持躺在地上的姿態被我猛打。
 
打了好幾拳之後,我就停下了攻擊,因為動也不動的狂徒,就像是暈過去了的一樣。
 
真是奇怪,明明之前再怎樣打他都不會受傷,也不會暈掉,但現在卻不一樣。
 
狂徒被我猛打他的頭部,結果就暈了。
 
我之前的那一個直拳,也讓把他的鼻子把得歪了,鼻血也不斷的流出來,這明顯是受傷了的。
 
對於這奇怪的事情,我無法明白。
 
是因為我的攻擊力太強,還是甚麼原因才會導致這個結果?
 
「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狂徒才剛被我打暈,一把女生的尖叫聲就響徹了起來,把我的耳膜刺痛着。
 
這是露露發出的尖叫聲,我立即望着去發生甚麼事,只見露露把她用的小雨傘擋在她的臉前。
 
這一刻我發現,在露露的眼前是谷先生的裸體,怪不得她會尖叫和打開小雨傘。
 
不過好像有點奇怪,我記得她的那把小雨傘應該是在之前逃走的時候掉了,為什麼又會出現在這裡呢?
 
可能對女生來說,身上會帶多一把小雨傘是件不出為奇的事情吧?
 
「新陳哥,那裡有個怪叔叔,我好害怕呀。」
 
「谷先生,麻煩你穿回衣服好嗎?你把小女孩嚇壞了!」
 
「哼,女生真討厭,男生才不會介意這些事啦。」
 
雖然谷先生抱怨着,但他還是穿回了衣服。
 
當谷先生穿回了衣服之後,來自他的小伙伴的聖光也消失,四周恢復成原來的黑暗。
 
之前在四周飄盪着的氣流,在這一刻完全消失,就連薄霧和風也消失了,四周恢復成之前的一樣平靜。
 
我走到露露的身邊,確認她在這次的事件之中沒有受傷。
 
大概是受到了多方的驚嚇,露露馬上就抱着我痛哭起來。
 
先是被追殺,然後看到了保安先生的慘死,最後是看到個赤裸的男人,那有個小女孩不會哭出來。
 
我撫摸着露露的頭髮,以溫柔的輕線告訴她現在已經沒事了,現在已經安全了。
 
同樣的時刻,四周響起了警車的聲音,也聽到了很多的朝我們這邊而來的腳步聲。
 
不用一會,警車和警員,以及好幾個保安和老師也趕到了現場,由依老師也在其中。
 
「宇宙塵,發生了甚麼事?」
 
與我相識的由依老師馬上走到我和露露的面前,另外,在這個時刻,谷先生被以在女孩面前裸體而被拘捕。
 
「警察先生,你聽我說,這是誤會。」
 
「不要。」
 
「你要跟我成為世界第二嗎?警察先生。」
 
「不要!」
 
雖然谷先生可以說是救了我們,但我覺得把他交給警方是明智的事情,免得他來煩着我。
 
接着,我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過由依老師,並把狂徒現在倒在的位置告訴了她知道,然而-------
 
「咦!?」
 
--------本來應該是暈倒並倒在那邊地上的狂徒竟然消失了。
 
我沒有記錯位置,因為我當時是在這個位置上打他打暈的,但為什麼那他會消失了?
 
警方立即加派人手到這裡四周尋找狂徒,連保安也一同去做。
 
狂徒連續四日行兇,而且也是連續四次成功得手,雖然第四次殺到的不是他的目標,但始終是有人死於他的斧頭之下。
 
保安先生,請你在天之靈安息吧。
 
這一晚,隨着由依老師的護送之下,我和露露都回到宿舍而結束,而警察和保安還有得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