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喂,新陳,是我,我是奈奈。新陳,你現在有沒有空,可不可以出來見一個面。」
 
「對不起奈奈,我有點很重要的事要做。」
 
「是這樣啊……」
 
「新陳哥,我們快點走啦。」
 


「新陳,剛剛的那把女聲是露露嗎?」
 
嘟……嘟……嘟……嘟……
 
我的說話聲都還未落下,新陳就已經把電話掛線。
 
在與新陳他對話在最尾的時候,竟然聽到了一把女生的聲音,也即是說,新陳現在跟一個女生在一起。
 
要是那個女生是謝西嘉還好,但是那把女聲聽起來是露露的。
 


為什麼露露會在新陳的身邊?這一點我很是在意。
 
從露露說的那句話推測,露露應該是打算跟新陳外出。
 
新陳說他有點很重要的事要做,難道就是跟露露外出嗎?
 
兩個人一同外出……難道是約會?新陳跟露露是這種關係嗎?
 
不…冷靜一點想,現在的情況可能跟新陳和深雪當時的情況一樣,只是為了裝給誰看。
 


不過,到底又是在裝給誰看啊?
 
回想起露露最初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新陳寧願吞下深雪的料理,也不想讓露露吃到。
 
這單單只是新陳人比較好,還是有甚麼原因………
 
再回想一下,露露跟新陳的關係越來越好,關係好得甚至要最越謝西嘉,這又會是甚麼原因………
 
新陳寧願跟露露外出,以有很重要的事作為藉口來婉拒我,這又會是甚麼原因………
 
綜合這一切,我在心裡得出了一個答案。
 
新陳和露露正在發展男女朋友的關係。
 
這一刻,我的心裡突然一陣鬱悶,胸口一陣酸痛。


 
當我望着放在自己宿舍桌面上,那一份為新陳準備好的聖誕節禮物,我心痛得比剛才更厲害。
 
然而想清楚一點,這只不過是表面的情況嘛。
 
表面看上去,新陳和露露真的似乎是在發展關係,但就只不過是表面,可能裡頭並不是真的。
 
此刻我有一個想法,就是再一次化身成奈奈子,再次去跟蹤新陳,讓我搞個清楚。
 
我不能放着這不管,我對露露實在是太在意了。
 
而且,我對新陳他…………因此,我必須要搞我清楚。
 
下定決心了後,我快速換上了件校服------因為校服與我的距離最近,所以我立即就拿起來更換-----然後就離開女生宿舍,向外邊走去。
 


以照我的推測,新陳和露露不可能是在學校裡「約會」。
 
從露露那急不及待的話聲中,我猜他們一定是在學校外邊「約會」的。
 
因此,我離開了女生宿舍之後,就向着學校外邊唯一的巴士站走去。
 
「呀,新陳哥,巴士來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新陳和露露真的打算外出去「約會」,在巴士站的那裡現在是可以看到了他們的身影。
 
露露那既高興又興奮的聲音,就連站在遠處正在趕來的我都聽得見。
 
當巴士停等了後,露露和新陳就二話不說的上了巴士。
 
新陳選了個窗邊坐,而露露就坐在新陳的旁邊,也即是走廊坐。


 
以一對正常的男女朋友來說,男的通常會讓位給女生坐窗口位,這是正常的情況。
 
但是新陳似乎是考慮到露露要保護她那身雪一樣白的肌膚,所以才讓露露坐走廊坐。
 
我本來也打算追到巴士上去,但是巴士卻在這一刻駛走。
 
正載着新陳和露露的巴士,向我這邊駛過來。
 
剛擦身而過,我從窗口看到了新陳和露露。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新陳並沒有留意到我,他一臉心事滿滿,似乎是在想接下來的行程。
 
雖然也只是一瞬間,但露露卻在這一刻當意到我。
 


在這短短的一刻,我和露露的雙眼隔着巴士的玻璃窗直接對上。
 
「追上來吧,追上來的話保證妳會有驚喜。」
 
即使露露沒有說話,但是當和她眼睛對上的一刻,她的話聲透過眼神傳到我的腦海中,向我講話。
 
露露的那一句話,不是懷着好意,像是在向我挑戰的一樣。
 
本來她小女孩的眼神,在與我對上的一刻變得尖尖,那眼神看起來有夠像惡魔。
 
「妳到底想對新陳做甚麼啊?」
 
我以眼神回問,以那如同看到敵人一樣的眼神瞪向露露。
 
不過露露並沒有回答,她只是露出了個叫人感到心寒的笑容。
 
接着巴士就繼續向前行駛,然後我就與新陳和露露隔着玻璃窗擦身而過。
 
為什麼露露要用這種眼神來跟我講話,我完全是不清楚啊。
 
難道說…露露知道我對新陳有意思,所以在向我宣戰嗎?
 
不過,從露露的眼神來看,從她傳達出的那句說話來看,從她最後的反應來看,以情敵的身份來看向宣戰,似乎又不太像,感覺有些微妙。
 
是甚麼都好,我得要把這一切搞清楚。
 
特別是露露和新陳的關係,我真的希望知道她和新陳的關係是甚麼。
 
如果他們直的在發展男女朋友的關係的話………嗚嗚。
 
一想到這裡,我的心就不禁一陣鬱悶以及一陣酸痛。
 
不過這只不過是我自己嚇自己,因為現在所有事情都沒有搞懂。
 
我望着巴士駛得遠遠,現在的我沒有辦法跟到上去,因為我沒可能走得比巴士快。
 
想要追上去,我只能等下一班巴士。
 
巴士是直通市區的,途中沒有其他站,所以我不用擔心新陳會在其他站下車。
 
話是這麼說,但是當新陳他們到了市區之後,一定會向其他地方出發,不可能會等我跟上他們。
 
要在人海處處的市區中尋找新陳,那實在是困難。
 
到底我自己到了市區之後,應該要怎樣尋找新陳,我實在是不知道,不過我還得要去。
 
等了一會,另一架巴士來到,它停在了巴士站的旁邊讓人們上。
 
我付了車資之後,就乘坐着巴士,向着市區出發。
 
在乘坐巴士的時候,心裡不斷地回想着露露望我的那個眼神,以及她的那個笑容。
 
我實在是很不安,不安得坐立如針氈。
 
新陳真的跟露露在發展關係嗎?新陳真的在跟露露發展關係嗎?新陳真的在跟露露發展關係嗎?
 
我在心裡猛問着自己,但自己又給不出答案,心裡相當的混亂。
 
如果這次是真的話,那我應該如何是好?
 
這一個痛苦極的假設,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
 
露露一直都很積極去接近新陳,和新陳一起玩,和新陳一起笑,也和新陳一同做報告。
 
積極進攻的露露,根本視旁人如無物,曾經惹了到了我和謝西嘉。
 
但她卻沒有因此而卻退,反而保持着積極進攻的態度。
 
這麼積極的態度,會讓新陳心動也不出為奇啊!
 
再說,露露也算是一個美少女,白晢如雪的皮膚,小女孩的可愛臉蛋。
 
這樣的女孩會讓新陳着迷也是不出為奇,要是我也是男生,我也會喜歡上露露的啊。
 
我沒辦法想像如果新陳和露露真的在發展,我會有怎樣的反應,應該是說我不敢去想像。
 
不安和混亂,鬱悶和苦澀,現在正充斥着我的內心,我心裡真的好不舒服。
 
在這種情緒和感覺的影響之下,我覺得這樣乘坐巴士去追上新陳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過了一會,巴士終於來到了市區,靠站停下來了。
 
好不容易乘車來到了市區,令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隨即湧上來。
 
要在市區找到新陳,到底要怎麼辦才好?
 
市區這麼大,要是盲頭去找,找到明天也不可能會找到。
 
要問問路人嗎?我認為這個方法不太可行,而且會為路人帶來麻煩,嚴重的話我可能會被警察帶走。
 
怎麼辦才好,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提示就好了。
 
我皺着眉頭,凝望着佈滿了陰雲的天空,希望上天能夠給我個提示。
 
本以為上天不會對我有反應,因為我自己也不認為上天會對我有反應,但上天真的給了我個提示。
 
就在這一刻,我的手提電話震動了起來,有一個訊息傳到我的手提電話中。
 
我馬上打開來看看,然後就看到了一張地圖,在地圖上的某一處做了個標記,就像在告訴我知道那個位置有寶藏的一樣。
 
對於這個訊息,我是完全不明白,是有人傳錯了訊息嗎?
 
但是當我看到了寄件人這一欄上,寫着新陳,我就知道這個訊息是真的傳給我。
 
雖然寄件人是新陳,但在標題上卻是填上了「BY露露」這幾個字,傳這條訊息的人是露露才對。
 
她似乎是在新陳不知道的情況下拿走了他的手提電話,然後傳了訊息給我。
 
為什麼露露要傳訊息給我,到底她有甚麼居心。
 
我真的搞不清楚露露想要怎樣,但我還是照着地圖上標記的前往。
 
是帶着我的不安心情向着那個標記位置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