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了露露的短訊之後,我就向着訊息上那張地圖上所標示的地方前進。
 
雖然只是去過那裡一次,但是我卻記得很清楚。
 
地圖上所標示的地方是情侶餐廳,也就是新陳和深雪那次「約會」被我撞見的地方。
 
因為那次的事件實在是讓我太震驚,所以我是沒辦法忘記那個地方。
 
然而,現在也是因為「約會」的事而去那間情侶餐廳,而這一次是新陳和露露他們,我實在是高興不了來。
 


到底新陳和露露現在是甚麼關係?露露又為什麼要告訴我她和新陳的行程?難道是要我真真實實地看清楚他們的約會,好讓我死心嗎?
 
想着想着,我就已經來到了那間情侶餐廳附近。
 
這時候一對男女就從位於樓上店的情侶餐廳門口走出來,那是新陳和露露。
 
他們兩個還手拖着手從餐廳裡出來,並帶着輕快我腳步向着其他地方走去。
 
從他們的樣子看來,他們已經一起在情侶餐廳裡像情侶一樣用過了早餐。
 


露露是想要讓我看到他們甜蜜蜜地用過了情侶早餐,所以才刻意的把訊息傳給我嗎?
 
看到現在的露露和新陳,我的心突然覺得很不舒服,像是被無形的手握住了似的。
 
這一刻,正在和新陳甜密地手拖着手的露露,向着站在一旁遠處的我投來了視線。
 
「繼續看下去吧,因為不只有這樣的啊。」
 
又是這樣,知道了我存在的露露,向我投來了挑戰和滿是敵意的眼神。
 


「妳到底想要對新陳怎樣啊?」
 
面對着沒辦法知道心底裡有甚麼打算的露露,我只以一隻怯懦極的小狗眼神望回去。
 
露露沒有以眼神來回應我,她又像之前的一樣,只是對我露出了個叫人心寒的微笑。
 
我很不安,我不安得雙手握緊放在酸痛起來的胸口前。
 
雖然是這樣,但我還是想要繼續跟着露露她,好讓我搞清楚她和新陳的關係。
 
要是還在追求中的關係還好,但要是現在發展成真正的情況的話………
 
我一想到這樣,自己就不自禁的嚥下了一口口水,然後就追隨着露露和新陳的腳步,向他們下一個目的地前進。
 
跟着他們一邊走着,露露偶爾會回望跟在她身後的我,好讓她確認我有沒有在跟隨着。


 
每當她看到我還跟着他們走後,就會露出寒冷的微笑。
 
「來吧,跟着我走吧。」
 
露露總是在回望我的時候以眼神來跟我說這句話,她是這麼希望我跟在她身後嗎?
 
然後,露露和新陳就來到了一間市區圖書館的門前,並停留在指示牌前邊,查看着指示牌。
 
起初是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他們約會會去圖書館呢,畢竟這不是情侶約會的地方。
 
但是當我想到露露和新陳都是在同一個學系裡就讀,而且聽說他們最近也有報告要做,我就覺得沒甚麼奇怪了。
 
一同做報告,這是身為學生的情侶們會做的事啊!
 


雖然說一起做報告是情侶會做的事,但是只是感情比較好的同學也會一起做。
 
說不定新陳只是跟露露感情比較好,又或者是被編到同一組,所以才一同做報告。
 
如果真的只是做報告的話,那新陳說有重要事做就是真的,並沒有騙我,但如果是約會的話………
 
這時候我想要了一個認證的方法,就是撥號給新陳,問一問他。
 
要是他對我說在圖書館做報告,那他就真的只是去做報告,相反,要是他打算騙我,那就是說明了他心中有鬼。
 
為了認證,我從裙袋子取出手提電話,然後撥號給新陳。
 
嘟嘟!嘟嘟!嘟嘟!
 
「喂?」


 
電話撥通,新陳的聲音由電話中傳到我的耳邊,在遠處的他現在也是拿着手提電話通話的模樣。
 
「新陳,你現在在那裡了?」
 
「在那裡又有甚麼關係?」
 
新陳一下冷漠極了的反問,不禁讓我顫了一下,像是在說我撥來的電話打擾了他。
 
「告訴我知道,你現在在那裡了,是有跟其他人在一起嗎?」
 
我急不及待的追問,帶着不問到不甘休的語氣去問。
 
「我去了當義工,和我的同班同學。」
 


砰砰!砰砰!砰砰!
 
心臟用力跳動的聲音,在我的耳邊迴響着,那是因為我知道了新陳在對我說慌而這麼用力地跳動。
 
現在我的心,正帶着傷心、悲傷、酸痛的感覺在跳動着。
 
我明明是很討厭別人說慌來騙我,但在這一刻我沒辦法生氣,因為我的心裡只充斥着傷心這些情緒。
 
「這是真的嗎,新陳。」
 
我對着電話高聲的講話,帶着傷心和激動着的情緒。
 
這一刻我是多麼希望新陳跟我說「其實我剛才是開玩笑」,我是多麼想到聽到他對我說實話。
 
「抱歉,我去忙了,再見,奈奈。」
 
「新陳------」
 
嘟……嘟……嘟……嘟……
 
沒有……我想要聽的說話沒有傳到耳邊,唯一傳到耳邊的就只有掛線的電話聲。
 
我握緊着手中的手提電話,那隻手因為傷心而握得顫抖着。
 
沒辦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我沒辦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我真的沒辦法相信。
 
騙人的…這是騙人的吧?
 
新陳竟然為了跟露露在一起,而說了個謊話,難道新陳真的跟露露在發展關係了嗎?
 
這時新陳在指示牌前跟露露說了句話之後,露露就帶着興奮的心情向着圖書館小跳步的走進去。
 
過了一會之後,新陳才進去圖書館裡。
 
這樣的前後腳實在是有夠奇怪,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是怕會被熟人看見嗎?
 
在大學裡的圖書館已經因為火災而毀掉,所以會有學生來這間市區的圖書館實在不出為奇,新陳真的是怕遇到熟人嗎?
 
我沒辦法相信自己所見,我得要當面問清楚新陳他,問清楚他和露露的關係。
 
我走到圖書館門口,打算跟着新陳走。
 
但就在我跟着新陳的背影走了幾步之後,我的手突然被拉住。
 
我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被拉住我的手的人帶到去另一個地方,新陳的背影漸漸遠離我,最後在轉角位消失。
 
拉着我手的人,把我用力推向牆,背部就這樣撞上了牆壁,傳來了一陣痛。
 
「救--------」
 
「噓~~」
 
我以為是有誰要對我不利,就在我想要高聲地大叫救命的時候,一個熟識的身影對着我發出了一聲「噓」。
 
那個人並不是特別的誰,而正正是露露。
 
小女孩的身高,雪一樣白的皮膚,外國女孩的金黃色雙馬尾,沒有看錯,是露露。
 
她一隻手緊緊的握着我的手,而另一隻手則是拿着打開了小雨傘。
 
露露那對混濁一樣的黑色雙眼,正直視着我的眼睛,從她的雙眼之中,我感覺到令人感到不安的感覺。
 
「妳…妳到底想要怎樣啊?」
 
露露只是一個小女孩,說不好可能跟謝西嘉一樣大,但是此刻的她散發出不像是小女孩的氣息。
 
我被她那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嚇到,說話也變得有點口吃,也不斷地吞着口水。
 
「沒甚麼,我只是想要跟妳說幾句話。」
 
在新陳面前時,露露如同小女孩一樣可愛,但是在這一刻,她的可愛感已經不在存在,仿如這一刻的才是她真正的面目。
 
「林奈奈,妳就給我豎起耳朵留心聽清楚。」
 
「聽清楚甚麼啊?」
 
「新陳是屬於我的。」
 
「嗚嗯…」
 
這是一句肯定句,露露以像是已經得到了的表情在跟我說話。
 
在她說話的時候,本來握緊我的手變得更加有力,讓我感到一陣劇痛,痛得發出呻吟的聲音。
 
「今天,我會把新陳由妳的身邊搶過來的啊,妳就好着我怎樣做吧。」
 
「怎麼會……」
 
完全是宣戰報告,露露帶着認真的眼神如此跟我說,她絕對是認真的。
 
當這句話的話聲落下之後,露露就鬆開了她握緊我的手,並退後了幾步。
 
「那麼,露露現在就去找新陳哥囉。」
 
簡直是雙面人,露露變回了平時出現在新陳面前的那個她,這個變臉的速度比眨眼還要快。
 
接着,露露就帶着小跳步,心情愉快的向着新陳應該在的地方走去。
 
望着露露的背影的我,沒能說出任何一句話,就只能這樣看着她向新陳所在的地方走去。
 
露露的背影看起來是小女孩的一樣,但我可以感覺得到,她不是一個小女孩,她不是一般的小女孩,這是女生的第六感告訴我知道。
 
看到她的背影,我的心裡瀰漫着不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