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圖書館外邊的大樹下的一張椅子上,等待着新陳和露露由圖書館離開。
 
-------「今天,我會把新陳由妳的身邊搶過來的啊,妳就好着我怎樣做吧。」-------
 
回想起露露的那一句說話,不安的感覺就由我的心頭猛湧出來。
 
到底露露想要對新陳怎麼樣?她說會由我身邊搶過來,這是真的嗎?而且她想要怎樣做?
 
從她的那句說話中,我感覺到她不單單只是在說在感情上,這是我多心嗎?
 


一邊想着露露的事,我的身體就不自禁的縮起,更因為不安而微微的扭着。
 
就在這個時候新陳和露露從圖書館裡走出來,他們兩個手拖着手,感覺就是一對情侶的一樣。
 
此刻的露露,帶着小女孩一樣可愛的笑容跟新陳講話,他們似乎在計劃等等要去的地方。
 
看新陳的樣子,露露的提議似乎不太合他的心意,但是新陳卻沒有提出異議,很體貼的和應了露露。
 
然後,露露就很高興的抱緊新陳的手臂,並拉着他向着說好的地方走去。
 


看到就覺得心酸,新陳正在和一個已經向我表明敵意的女孩這麼親密。
 
露露抱着新陳的手臀向下一個地方走去,而在這個時候她往後望了一下我,又再向我投了個眼神。
 
「妳可要給我看到最後啊,奈奈。」
 
露露,妳到底打算對新陳做甚麼啊?
 
這樣的問題我已經問了無數的次數,但答案卻沒有出來。
 


想知道答案其實是很容易,只要跟着他們走就行。
 
我立即從椅子中站起,並小心翼翼的跟着新陳和露露的背影,跟着他們前行。
 
繼續跟着他們走,我知道是會看到露露對新陳的親密舉動,這會是叫我感到心酸和鬱悶。
 
但只有這樣做才可以知道露露想要對新陳做甚麼,所以我跟忍着心痛跟下去,搞清楚現在是怎麼的一回事。
 
隨着新陳和露露的步伐走,我們都去了不同的地方。
 
在遊樂場裡玩撿娃娃機、在各個商場裡閒逛、在不同的商店都買買逛逛。
 
再走了一會,露露和新陳停留在一間賣飾物的小店,好像想要買些甚麼。
 
「新陳哥,這個頸鏈啊,好漂亮呀。」


 
在這間小小的飾物店裡,露露像是發現了個寶物般興奮地叫喊起來。
 
她會這麼高聲的叫喊,有一半是為了告知新陳她發現了個想要買的東西,好讓新陳自動自覺的買給她,這是女孩子其中一個叫男朋友買東西送她的方法。
 
而另一半則是為了讓我知道,她準備要新陳像個男朋友一樣買心儀的東西給她,向我宣示主權。
 
「露露妳想要嗎?」
 
「想啊,可是我錢不夠呢。」
 
這時候新陳自動自覺得把露露心儀的那條頸鏈從牆壁上取下來,並走到去結帳的櫃檯去。
 
新陳轉身前往櫃檯的一秒後,露露就瞥了我一眼,又再用眼神來跟我講話。
 


「看到了嗎?新陳自己像個男朋友的一樣乖乖了囉。」
 
現在的新陳正如露露所說的一樣,變得像她的男朋友一樣乖乖。
 
新陳會這樣為了哄露露開心而買東西送她,這已經是在說新陳和露露正在發展關係了嗎?
 
「來吧,這是送給妳的,當作是我給你的聖誕節禮物吧。」
 
「哇哈,謝謝新陳哥。」
 
現在的露露真是高興極了,一整個可愛的小女孩的開心表情就出現在她的臉上,但我覺得這是她裝出來的。
 
她會高興並不是因為得到了心儀的頸鏈,而是向我證明了她和新陳的關係不是朋友這麼簡單。
 
新陳都沒有送聖誕節禮物給我,反而卻先送給露露……


 
而且,我本來是打算送禮物給新陳,所以才打電話約他出來,但他卻說謊說他有重要事做,而只是跟露露去約會……
 
此刻的我,真是心痛得沒有辦法形容。
 
接着新陳又不知為何再去結帳櫃面,他似乎是想要再買點甚麼似的。
 
雖然新陳是想要再買些甚麼,但我可以感覺到她買的那個東西不可能是給我的禮物,依照我的推測,那應該是給謝西嘉的禮物,畢竟新陳也算是個女兒控。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條訊息傳到我的電話去,產生了震動。
 
我拿到電話一看,就看到一張圖片出現在訊息之中,那是一條黑耀石頸鏈。
 
傳送訊息人的那一欄是寫着新陳,不過我知道並不是他傳訊息給我,因為他本在結帳中。
 


傳訊息給我的人是露露,她到底又在甚麼時候拿取了新陳的電話。
 
我看了看那條訊息上的黑耀石頸鏈,那是新陳當作聖誕節禮物送給露露的那條頸鏈。
 
我再抬頭望向露露,只見她現在是一臉得意囂張的表情,她更以眼神來對我說話。
 
「看到了吧,這就是新陳哥送給露露我的聖誕節禮物啊。」
 
我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我只能睜着眼看着露露以異常的速度從我身邊搶走新陳。
 
忽然間,有一個旅行團在我面前經過,擋在我和露露的中間。
 
在人山人海湧現在我們中間之前,露露向我投來了另一個眼神,以眼神來跟我說話。
 
「接下來就最後一幕了啊,奈奈。」
 
當這句以眼神代替了說話的句子傳達了給我之後,突然出現的旅行團便把露露完全敝去。
 
我想要馬上尋在露露和新陳的縱影,但是旅行團全是外國人,每個人都像是一米八這麼高,即使我踮高了都沒辦法看到人海對邊的情況。
 
過了大概十多秒,旅行團的人們終於經過完了。
 
但在這一刻,露露和新陳的身影消失在我的眼前,他們並不在剛才的那間飾物店裡。
 
我立即環視四周,東張西望的尋找他們的身影,但卻是完全沒有映入眼中。
 
露露剛才是說「最後一幕」那到底是甚麼意思,我真的感到非常不安。
 
我開始尋找着他們,在購物中心內尋找在,街道上尋找,或是在其他店內尋找。
 
不安的情緒,讓我更得焦急,沒有頭緒的我只能四周圍亂走,四周圍去尋找他們。
 
然而都沒有見到他們,他們就好像消失了的一樣,難道是回到學校裡去嗎?
 
我找緊時間飛快的跑到去唯一能夠去到學校的那個巴士站,希望可以見到他們。
 
在巴士站中已經有着一架巴士等待着乘容上車,然後準備開出。
 
我隔着巴士的玻璃窗尋找着新陳和露露,而這個行為不小心惹到了巴士司機生氣。
 
「小姐,妳是想要做甚麼,要上車就上車吧。」
 
「對…對不起,我不是要乘車的。」
 
「不是乘車就別在搗亂啊。」
 
巴士司機做出了像是要趕走蚊子的揮手動作,而我再道了個歉後就馬上離開。
 
雖然被巴士司機當作怪人趕走,但是這讓我知道新陳和露露並不在這巴士之內。
 
我多少鬆了一口氣,但這並不是代表我的尋找要停止,我得找到新陳和露露他們。
 
「--------因為…因為我好喜歡新陳哥啊!」
 
就在這時候,一把好響亮的女孩聲傳來了我的耳邊。
 
我認得出那是露露的聲音,而且聲音是由附近的噴水池那邊傳來,那像是表白一樣的聲音響得在有點遠的我都聽得到。
 
這樣的表白,就是露露說的「最後一幕」嗎?
 
內心的不安,讓我猛跑起來,向着露露和新陳所在的噴水池跑去。
 
而當我趕到去噴水池那邊時,就看到新陳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住了露露,不知為何的從噴水池裡邊走出來。
 
我沒辦法明白新陳為什麼從噴水池裡邊走出來,但這不是令我感到在意的事,令我在意的是新陳是在用公主抱的方式來抱住露露。
 
從我看來,新陳就像是接受了露露的表白,然後立即抱住她的一樣。
 
新陳的嘴巴在這時動了動,不過因為距離的關係以及新陳的話聲太小的關係,我沒辦法聽得清楚。
 
下一刻,新陳走到一個派傳單的人身邊,並大叫了一聲「麻煩你給我一張傳單」。
 
那個派傳單的人,似乎是為一間旅館的員工,而那間旅館是一間有名氣的愛情旅館。
 
砰砰…!砰砰…!砰砰…!
 
我的心在這刻用力的跳動着,內心充斥着無法言喻的不安和心痛。
 
新陳…露露…愛情旅館……平安夜……………
 
一個叫我感到完全絕望的想法,突然在我腦內湧出。
 
我的心瘋了的跳動着,手心不斷出汗,身體也因為這害怕的感情而縮起顫抖着。
 
這種負面極了的感情才剛湧上來,新陳就在這刻旋踵轉身,並抱着露露直跑起來,我是非常確定他是打算跑去那間愛情旅館。
 
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就是「新陳接受了露露的表白,並在這打得火熱的氣氛下,打算直接和露露去愛情旅館一嚐禁果」的一樣。
 
我立即追上,並在邊追上去邊跟自己說「那是騙人的,不是真的」。
 
但是新陳所跑的方向,完完全全是往愛情旅館的方向,我沒辦法再用說話來欺騙自己。
 
新陳奔跑的速度快到我追不上,他像是趕像要跟露露趕快擁在一起,在床上纏綿。
 
去到最後,新陳最後停下了腳步來,而他所停下來的地方,就正正的愛情旅館的裡邊。
 
「我要開房!」
 
新陳大叫的聲音,是如此讓我感到絕望的傳入我耳中去。
 
沒有錯誤,沒有讓人不明白的地方,沒有讓人會誤會的地方,新陳果然是打算跟露露………
 
我忍不住就這樣跪了下來,臉頰上好像感覺到有水滴滑過的感覺,我是在哭嗎?
 
在愛情旅館的裡頭被新陳以公主抱抱着的露露在,這一刻望了我一眼。
 
「妳就死心了吧,奈奈。」
 
露露把訊息用眼神傳遞過來之後,就因為新陳被職員帶路而消失在我的眼前。
 
然後,我就只能眼白白看着新陳被露露搶走。
 
……………………
 
……………………嗚…嗚…嗚嗯……
 
看着自己喜歡的男生,就這樣被突然出現的女孩搶走,並帶到去床上纏綿………我這一刻完全明白到那是甚麼感。
 
太痛了……現在是太痛了………心裡的那種感……沒法形容。
 
一顆又一顆的淚珠,從臉頰滑下,伴隨着自己抽泣的聲音掉到地上去。
 
要是…如果…如果向新陳表白的是我……如果那個我能與露露交換的話………
 
我…我真是…我真是好笨啊………
 
……為什麼我一直沒有勇氣跟新陳他表白……要是我也能夠像露露一樣的話…………如果時間能夠回到過去的話………
 
「奈奈。」
 
忽然間,一雙手正包裹着跪在地上的我的身體,一把熟識的男生聲音溫柔地安慰着我而傳到耳中去。
 
那是…那是新陳的聲音?
 
我沒辦法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聲音,二話不說站起來並聲向那個男生。
 
「嗄…!?」
 
我被自己眼前看到的人嚇得倒抽了一口氣,因為出現在我眼前的人是新陳他,沒有看錯,那是新陳他本人。
 
「為…為什麼會這樣…新陳你不是在和露露-------」
 
「告訴我,告訴我知道,妳對我的心意,奈奈。」
 
我的話還未說完,新陳就突然把我挺在他的懷中,他的雙手正緊緊的環着我腰間。
 
「告訴我知道吧,奈奈。」
 
「新陳…我……」
 
新陳用手托住了我的下巴,抬起了我的頭,讓我的眼睛與他的眼睛直接對上。
 
距離近得可以感覺到男子專有的身體香味,距離近得可以感覺新陳的呼吸氣息,距離近得可以從他的眼睛中看到臉頰泛起桃紅的我。
 
「新陳…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說…說出來了,此刻的我真的把收藏在內心對新陳的感情說出了來。
 
聽到我紅着臉的表白,新陳沒有回應,他只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那微笑還未落下,他的嘴唇就突然的貼了過來,就貼在我那薄桃色的嘴唇上。
 
我本來垂下來的雙手,現在是緊緊的環着新陳的後腦,想要更多更多的與他緊緊的擁吻。
 
嘴唇緊緊的貼着,舌頭在嘴裡纏綿着,唾液在我兩的口中交換着………
 
身體沒辦法抵抗…更變得熾熱如火…而且我也不想要抵抗……
 
然後…我就沉醉在那纏綿的接吻之中,陶醉到失去意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