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深雪學姊答應了借我一些能發出強光的東西,而我也在黃昏的時候拿取過來。
 
深雪學姊給了我一支狼眼手提探射燈,也給了我幾個螢光棒,說我可以帶在身上用來嚇可能會經過的人。
 
拿了深雪學姊給我的東西後,我就在宿舍裡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包括心理和裝備上,並等待約定時間的到來。
 
冬季的黑夜很快就到來,本來橙紅色的天空,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片黑色。
 
四周都充斥着黑暗,一切都如同被黑暗所吞噬的一樣,變得毫無生機。
 


只有街燈的光,才能夠成為在黑暗支撐着人的神明,讓人不被黑暗所包圍。
 
深夜越來越近,四周就越是黑暗,因為現在已經是十一時了,深夜也即將要到來,那個約定時間也即將到來。
 
現在的我,帶齊了深雪學姊給的照明裝備,來到了由依老師的病房。
 
我為她亮起了一盞小小的檯燈,讓那像太陽一樣溫暖的燈光照在她那張沉睡了的臉上。
 
「由依老師,我會幫妳報仇的,所以快點醒來吧。」
 


握着由依老師的手,我帶着柔溫的聲音對她講話。
 
這樣捉着由依老師的手,平時的話我一定會被她打飛開去,但現在我卻能夠握得穩。
 
這下我才真正的感覺得到由依老師的手指是多麼的纖細,每一隻手指也是長長纖纖的。
 
白滑的手背和手掌,也是現在才能夠真正的感受得到。
 
實在是有點可笑,要去感受由依老師的手,就只有在她倒下來時才能夠做得到。
 


不過,我現在倒是比較想要被她打飛就是了。
 
對於我的說話,由依老師只以平穩的沉睡呼吸來回應,一句說話也沒有說出。
 
要是平時的話,由依老師會講怎樣的話來支持我呢?
 
「那你就給我努力一點,宇宙塵!」
 
大概會是這個樣子吧,哈哈。
 
跟由依老師見了一面後,時間已經來到了將近約定好的時間,該是時間把黑暗魅影那傢伙打倒,把露露救出來。
 
我離開了學校醫院,然後亮起了各個照明裝備。
 
手持着探照電筒,腰插幾支螢火棒,然後獨自向着圖書館後邊的公園前進。


 
在黑暗之中,光線是多麼的明亮,仿佛是在絕望中的希望一樣,是如此的令人感到溫暖。
 
我認為黑暗魅影是可以在這個時候讓她的小兵------魅影------來攻擊我,但她看來是比較想要見到我,所以我一路都走得很順利。
 
沿着路一直走,我來到了圖書館。
 
那裡只剩下警方設置的路障,以及路障附近那些被破壞掉的燈。
 
看到那些被破壞掉的燈,我就知道黑暗魅影比我早一步到來,並把對她不利的東西除掉。
 
警員和保安去那裡了,我不知道,我現在是關心黑暗魅影的事。
 
我接着前行,聽到潺潺的人工河流水聲,我就知道我已經來到了圖書館後邊的公園。
 


在一條人工河對面的,就是教師宿舍。
 
眼看着對面萬家燈火的教師宿舍,再望了望自己那被黑暗吞噬掉的四周,是天堂和地獄的分別。
 
「黑暗魅影!我知道妳在這裡,趕快滾出來見我!」
 
時間已經是十二時零一分,但是黑暗魅影還未見到,難道她打算失約嗎?
 
我環視四周,依然只有被黑暗吞噬掉的公園景物,還有早就被破壞掉的公園街燈。
 
「新陳哥!」
 
正當我在想黑暗魅影怎麼還不出現的時候,露露的聲音突然傳來了我的耳邊。
 
「露露!」


 
朝聲源照過去,就看到露露獨自一個站在眼前。
 
我急不及待的走上前,但這個時候四周出現了一股令人誤以為自己有眼疾的氣流。
 
一陣令花草樹木顫慄地抖動的風頓時吹起,一個又一個的連樣子都看不清楚的人就擋在我和露露的中間。
 
他們人數為五人,在出現了後就立即把我前後包圍,並取出了斧頭侍候着我。
 
我早就知道黑暗魅影不會對我這麼好,所以這樣的情況已經是我的預計之內。
 
「露露妳等一下,我馬上來救妳。」
 
我握緊自己手中的探照電筒,並準備向着最近露露的魅影進行攻擊。
 


「我看沒有必要了啊,新陳哥。」
 
就在我要發動攻擊的時候,露露這一句說話的聲音迴響在心頭般傳來了耳邊。
 
接着,露露從一位魅影身後走了來,並一臉開心的抱住了魅影的手臂。
 
「露露,快走開,妳那樣很危險的。」
 
「危險?為什麼會危險?」
 
「他們是魅影啊,是會傷害妳的魅影啊!」
 
「他們是我的孩子,又怎會傷害我呢,再說他們的正名是叫黑暗俘虜。」
 
完全不明白,我完全不明白露露在些甚麼,說甚麼那是她的孩子我完全是不懂。
 
看到我一臉不解的露露,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再說起話來。
 
「你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狀況嗎?新陳哥。」
 
「……到底現在是………?」
 
「我就是黑暗魅影,就是你們口中的黑暗魅影。」
 
露…露露是黑暗魅影!?
 
聽到了這一句話後,我整個人驚呆了,一時間除了驚呆這一個反應之外,就甚麼都做不了。
 
那個可愛又活潑的女孩會是黑暗魅影,那個會逗我開心的女孩會是黑暗魅影,我絕不相信。
 
「不是,你不是露露!你不是露露!」
 
沒錯,在我眼前的只是黑暗魅影偽裝的露露,她不是真正的露露。
 
「快把真正的露露還給我!」
 
「你還真是笨笨的呢,新陳哥。」
 
露露對我露出了嘲笑的笑容,還以一種看待愚者的眼神望着我。
 
「說到底,露露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這到底是甚麼意思?」
 
「實際上,露露根本是個虛構出來的名字,是沒有這個人存在的啊。」
 
露露是個虛構出來的名字?根本沒有露露這個人存在過?
 
如果露露沒有存在過,那一直在我身邊的到底是甚麼人?
 
我望着眼前這過似是熟識但又陌生的女孩,這一刻我不禁流下了冷汗來。
 
這一切…這一切…與這個女孩相處的一切…說不好……都只不過是她為了接近我而做的…?
 
腦海漸漸地想出了一個我沒有辦法接受的事實,我的臉孔因為這個想法而僵硬了起來。
 
露露看到了我現在的表情,她就知道我想通了甚麼而拍了拍手。
 
「妳…妳就是黑暗魅影…?」
 
「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新陳哥。」
 
露露是黑暗魅影…露露是黑暗魅影……露露是黑暗魅影………
 
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啊?
 
我內心不斷地吶喊般問道,但是我的提問卻沒有得到回應,得到的只有露露那一抹的微笑。
 
露露在開學的第一日就已經接近了我,以後更用了各種方法跟我混熟,叫我起床、一起上學、一起做報告、一起外出去玩……
 
她甚至讓正名為黑暗俘虜的生物向她自己攻擊,目的就是讓我得到現在這個局面。
 
直到這一刻我才發現在以前的各種細節不對勁的事。
 
在露露她剛進來課室時,由依老師叫她坐在「宇宙塵」的旁邊,而露露卻馬上就知道誰是「宇宙塵」。
 
在那之後,露露就能夠直呼出我的名字,也把我稱作新陳哥,我當時根本沒有介紹過自己的名字。
 
在日照時撐着小雨傘,目的就是把陽光擋住,不讓光傷到自己,而不是保護那雪一樣的肌膚。
 
她的肌膚會這麼白,就是因為她以前一直待在黑暗處,沒有光照到她才會這樣。
 
然後當黑暗俘虜向我攻擊的時候,黑暗俘虜是有機會攻擊露露,但他沒有這麼做,原因是露露是他的母親。
 
露露當時面對黑暗俘虜並不是驚得發呆,而是她知道眼前的黑暗俘虜不會傷害她而一臉呆。
 
為什麼我現在才發覺到這些事?為什麼我現在才發覺到這些事是不對勁啊!
 
露露女孩一樣的表外,以及她可愛的舉動,成為了她絕佳的掩護物,讓我們所有人都放下了戒心而相信她。
 
然而只有一個人可能是發覺了有些事不對勁,而展開了調查,最終受到了攻擊………
 
「該死的!該死的!可惡呀!」
 
面對着自己的無知和愚蠢,我現在只能憤憤的咬着自己的牙。
 
我的拳頭正握得緊緊,我真的很想用這個拳頭把我自己打慘,好讓我教訓自己。
 
「好啦,好啦,既然新陳哥都大概都知道事情是怎樣,那就乖乖的讓我帶你啦。」
 
「帶走我?妳不是要殺死我嗎?」
 
「殺死你?哈哈哈,怎麼可能,我得用你來跟那位大人交換力量啊,讓我可以得到解放的力量啊。」
 
「那位大人…背後還有幕後黑手嗎!?」
 
「吶,來乖乖被露露捉住,呢~☆」
 
露露…不…黑暗魅影對此沒有回應,但是我覺得在這件事的背後有更大的事正在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