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後到底還隱藏着甚麼陰謀,現在是沒辦法知道。
 
想要知道的話,直接被黑暗魅影捉住就能夠知道,但是一但被捉住又被帶走了的話,那個背後的陰謀就得可以實行。
 
我不可以讓她成功,不可以被她捉到!
 
我吞了一口口水,快速重整好現在的心情,把露露這一個少女已經當作是不存在,揮到腦海之外。
 
下一刻,我立即舉起手上的那個手提探射燈,把光線集中照向黑暗魅影。
 


就在這個時候,本來在她身邊的黑暗俘虜立即擋在她的面前,以高大的身軀為黑暗魅影擋下了光線。
 
那個黑暗俘虜全身出現了微弱的火光,而在他面前的一個暗黑色的圓形正在急速縮小。
 
「新陳哥,你就不能乖乖的讓我捉住嗎?」
 
「黑暗魅影,我有一件事要問妳!」
 
「吓?」
 


「奈奈是不是被妳捉走的?」
 
現在問這一件事是有點奇怪,不過我沒有多加理會現在情況還是照樣的問了。
 
「不,她不是被我捉走。」
 
黑暗魅影如此回答,從她的語氣之中,我感覺到她並沒有對我說謊。
 
再說,她也沒有必要對我說謊吧。
 


得知道奈奈沒有被黑暗魅影捉走,我是有一點感到安心。
 
但既然奈奈不是被黑暗魅影捉走,那她到底去了那裡,一整天都沒有見到她了。
 
現在思考這一個問題,實在是不適合,我得要逃走黑暗魅影的包圍。
 
當黑暗魅影回答過我的問題之後,她躲在那個黑暗俘虜後邊揮了揮手,指示其他的黑暗俘虜把我捉住。
 
黑暗俘虜向着我迫近,那些沒有思想的傀儡腦中就只有黑暗魅影的指示。
 
「怎可以被你們捉住!」
 
我緊握手中的手提探射燈,然後旋轉了一圈。
 
這一下旋轉,讓手提探射燈的粗大的條狀光束向着黑暗俘虜射去,猶如一把大劍旋轉式攻擊的把四周的敵人斬過去。


 
四周的黑暗俘虜因為這一下強光的照射,不是向後倒退了幾步,就呆站原地以雙手保護自己的眼。
 
他們的反應都是被強光照到的不適反應,猶如人的動作一樣。
 
捉緊這一個機會,我趁黑暗俘虜的強光不適反應還在時,立即向着左邊一個較大的空隙衝過去。
 
雖然包圍我共有五個黑暗俘虜,但是當知道他們的弱點之後,想要逃出包圍也不是困難的事。
 
就這樣,我從這個空隙中衝出了包圍,並向着遠處走去,逃離這裡。
 
「你是逃不掉的啊,新陳哥。」
 
黑暗魅影的少女聲傳來耳邊。
 


昨天還是友人的少女聲,現在卻變成了敵人的聲音,這種感覺真是差透。
 
當黑暗魅影的聲音落下後,她就伸出一隻手,像是要釋出力量的一樣。
 
接着,她伸出來的手釋放出大量的黑暗之氣。
 
這些氣體附上了幾棵公園裡的樹,然後這幾棵樹連根拔起,浮在半空之中,並向着我飛過來。
 
那些飛過來的大樹並不是用來撞死我,而是用來攔截我,阻礙我前進。
 
磅隆!!!!!!!!!!!!!!
 
一下響亮的墜落聲,幾棵大樹就落在我面前,並疊高起來,一共有幾米高。
 
想要用手攀越是不可能,因為黑暗力量附了上去,只要我一接觸就會受到了傷害。


 
要讓那幾棵大樹消失,就只有用我手上的那個手提探射燈發出的光,用這粗大的光束來消滅那些大樹。
 
我立即舉起手提探照,向着那幾棵樹照射過去。
 
那些被黑暗力量附上了的大樹,被光線照射到之後就發出了微弱的火光來,在樹上出現的暗黑色圓形正向內縮減。
 
雖然大樹因為受到了光線的照射而慢慢消失,但是因為那些樹太大了,要讓它們消失需要很多的時間。
 
在這一刻,我身後的五個黑暗俘虜早就已經重整好姿態,向着我一步一步的迫近。
 
在黑暗俘虜後邊的黑暗魅影,無奈地對我攤了攤,像是在說「你為什麼不能讓我捉住呢」的一樣。
 
看到黑暗俘虜一步一步的迫近,我的心情就變得更焦急。
 


我很想要做點甚麼來讓我快點能夠逃走,但是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手提探射燈的光線把樹木破壞掉。
 
然而,禍不單行---------
 
「甚…甚麼…竟然在這個時候!?」
 
手提探射燈在這個時候變得一眨一眨的,像是要壞掉的一樣。
 
不對,它不是要壞掉,而是它快要沒電量了啊!
 
為什麼是這樣的,明明之前檢查過這支電筒的電量是滿的啊,為什麼現在才出現這個情況?
 
「哎啊,看來連上天也不想讓你逃走呢,新陳哥。」
 
「可惡,這是妳搞的鬼嗎?黑暗魅影!」
 
「不要甚麼都推到我的身上啦。」
 
可惡,這樣下去被捉住都未能把那些大樹破壞掉。
 
要再用之前的方法來突破黑暗俘虜嗎?現在這支手提探射燈沒氣沒力的,能不能做成同一個效果也是未知之數。
 
所以現在只能夠逃走嗎?可是那些大樹還未能破壞掉呀。
 
我望了望自己的旁邊一個人工河,在這一刻我想到了跳進去逃走的這一個想法。
 
要是順利的話,我應該是可以逃走得了,甚至可以游到去對面岸的教師宿舍。
 
但是,如果我跳進去的話,黑暗魅影就能夠更容易向我攻擊,那我不就是變相困住自己。
 
現在已經是完全入夜,河裡一點光也沒有,完全是黑暗。
 
黑暗就是黑暗魅影的同伴,我跳進滿是黑暗的河裡就等於投懷送抱啊。
 
黑暗俘虜已經在我面前三四米處,並一步步的進迫過來,我再不想出辦法逃走就別再想要逃走了。
 
可惡,果然只能放手一搏,嘗試跳到河裡逃生嗎?
 
我望着身旁那黑漆漆的人工河,那條河明明只有四五米左右的深度,但現在卻像是無底的深淵之河。
 
真的要跳下去嗎?真的要跳下去嗎?真的要跳下去嗎?
 
我憤憤地咬着自己的牙齒,猛在內心問着這一個問題,而我給自己的回答只有一個。
 
「沒辦法了啊!」
 
沒辦法了,想要逃生就只能夠這樣做!
 
我放下了手提探射燈,讓那個一眨一眨的探射燈向着黑暗俘虜照過去,多少影響着他們。
 
接着我用盡力地跳起,踏過人工河旁邊的欄杆,然後向着那黑漆漆的人工河跳下去。
 
…………………………
 
咦?
 
本以為自己會在下一瞬間被冷冰冰的河水包裹着,但卻沒有。
 
身體沒有被水弄濕,但雙腳卻是離地的,現在我是停在半空之中嗎?
 
「新陳,你真的認為跳進去是逃生的好辦法嗎?」
 
我還未搞清楚現在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一把熟悉的女聲從我背後傳來。
 
淡粉紅色的低位雙馬尾,在黑暗中還是那麼明亮的翠綠色眼睛,還有那一身戰鬥機甲。
 
「飛麗斯!」
 
這下真是得救了,真是得救了啊!
 
飛在空中之上,黑暗俘虜就捉不住我,我也不用跳進人工河去,就算黑暗魅影用大樹之類的東西來攻擊我,但空中能夠自由逃走,那有這麼容易捉到我。
 
「新陳,你果然是有事瞞着我們,然後自己一個人偷偷去努力。」
 
雙手抱住我腰間的飛麗斯,正以不滿的語氣對着我講話。
 
我很想解釋一下,讓她知道我隱瞞着這些事情並一個人戰鬥的原因,但現在不是時候。
 
「先離開這裡再講,飛麗斯!」
 
「你要捉實我。」
 
飛麗斯擺出了準備要高速飛行的姿態,而我在聽到他的說話之後也立即緊緊地抱着她的腰間。
 
真沒想到飛麗斯的腰是這麼纖巧的呢……哎…現在不是留意這些事的時候。
 
看到我竟然被突然出現的飛麗斯救走,黑暗魅影如同錯失了獵物的獵人一樣,一臉不開心的。
 
不過她那不開的表情只是持續了一秒,然後一道叫人心寒的微笑就出現在她的臉上。
 
在那微笑出現在她臉上的時候,她也投來了一個眼神來代替說話。
 
明明黑暗魅影是沒有說話,但是她的話聲卻深深的在我腦內迴響着。
 
「即使你現在逃走了也沒關係啊,新陳哥,因為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露露我等着你呀。」
 
「妳到底想要怎樣啊?黑暗魅影!」
 
黑暗魅影沒有回答,她依然一臉沒關係的望着我被飛麗斯從空中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