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魅影那張小女孩般可愛的臉,隨着飛麗斯飛遠而在我的眼前消失。
 
我們就這樣飛在黑漆漆的天空之中,在那天空上連一點星光也沒有,出奇地黑。
 
我一直當作朋友一樣看待並相信着的露露,竟然是黑暗魅影,是做出所有事的兇手………
 
到現在我還是沒辦法相信這一件事,甚至還認為剛才見到的只是扮作露露的黑暗魅影。
 
「新陳。」
 


就在還想要說服自己剛才那個只是像露露的黑暗魅影時,飛麗斯保持飛行的同時呼叫了我的名字。
 
「現在應該可以告訴我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吧?」
 
「這說起來真長……」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剛剛那個叫露露的女孩好像也在現場,而且是站在那些敵人的那邊。」
 
「雖然不想承認…可是,那個人似乎就是露露她,她是這一連串命案的兇手。」
 


飛麗斯聽到我這麼一說,便望了一望我,她似乎是在擔心我的心情。
 
「是這樣啊。」
 
她沒多作回應,只是很輕描的帶過。
 
飛麗斯對露露沒有甚麼交情,即使露露騙了我們大家,她都不會像我一樣吃驚或者心痛。
 
飛麗斯現在已經是見過黑暗魅影以及她的抓牙,可以說是濕了身。
 


因此,我覺得把所有事情告訴飛麗斯知道也無不可,而且她知道黑暗魅影的事情,似乎更能幫得到我,於是我就把來龍去脈都告訴了她知道。
 
「你果然打算獨自解決整件事呢,新陳。」
 
飛麗斯又再三說出這一句話,她對於我打算一個人去解救這件事真的感到很不滿。
 
這會不會是跟飛麗斯她經歷過的事情有關係,所以才會這麼不滿呢?
 
畢竟在以前她打算獨自一個人去完成死亡交易,以她自己的命來換取我們大家的安全,就像我現在所做的事一樣。
 
鴉!鴉!鴉!鴉!鴉!
 
就在我思考着一直有的沒的事時,突然一道烏鴉的叫聲響徹了漆黑的夜空。
 
我和飛麗斯馬上望向聲音的來源,一群黑色的東西就向着我們飛過來。


 
眼睛裡充滿了死寂,成千上萬對的眼睛就望着我們,那些東西拍翼的聲音猶如死神的鐮刀在揮舞的一樣可怕。
 
是烏鴉,朝我們襲擊過來的是成千上萬的烏鴉。
 
「怎麼會有這麼多烏鴉?」
 
看到這一群猶如天上黑雲般聚集而成的烏鴉,飛麗斯被嚇得瞪大了眼睛。
 
「快走!飛麗斯,那是黑暗魅影的追兵!」
 
我趕緊叫着,要求飛麗斯進速的飛行,好讓我們逃離攻擊。
 
飛麗斯點了點頭,然後讓在她背部的飛行組件加速起來,嘗試逃離烏鴉。
 


可是,那些烏鴉飛行速度並不尋常,在我們身後邊的烏鴉竟然在縮短了與我們的距離。
 
「不能再快一些嗎?飛麗斯?」
 
「已經是最快速了呀!」
 
在這超快速的模式之下,那群烏鴉還是在一步步的縮減與我們的距離,牠們到底是飛得多快的呀?
 
就在此時,在我們前方又突然出現一群烏鴉。
 
那群烏鴉由地面以旋風式的向上飛起來,一大群烏鴉集結在一起,這樣看起來如同出現了一個烏鴉龍捲風。
 
飛麗斯想要減速,但已經太遲。
 
烏鴉實在出現得太突然,飛麗斯來不及減退就撞上了烏鴉龍捲風,我們就飛進了龍捲風之內。


 
現在的我們猶如蜘蛛網上的蝴蝶一樣,完全地落入敵人的網羅之中。
 
即使飛麗斯全速飛行,但都沒辦法突破出去,因為那個烏鴉龍捲風正以與我們相同的速度在移動。
 
之前從後方追上來的烏鴉,現在也加入到龍捲風之中。
 
我們完全被烏鴉包圍,無數死寂的烏鴉眼就在我們眼前一邊飛一邊緊緊的盯着我們。
 
飛麗斯沒有再向前飛行,只停留在半空中,因為她知道無論怎麼飛都是白費心機的,根本是飛不出去。
 
「要是不打開個缺口,我們是沒辦法走得掉的。」
 
「那妳有辦法嗎?飛麗斯。」
 


「之前聽你說過,牠們這些黑暗生物對光很敏感,光可以消滅得到牠們。」
 
「所以呢,妳是有辦法嗎?」
 
「要你冒險一下了,新陳。」
 
話畢,飛麗斯就突然捉住我的手,然後把我向上拋起,把我拋到半空之中。
 
我都還未做好心理準備,就被拋到半空中呀!
 
從這裡望下去,離地最少也有五十層樓高,就算我下方是個海洋,撞下去也如同撞在水泥地上呀!
 
「嗚哇!飛麗斯!妳搞甚麼鬼呀?」
 
在我被拋到半空中的同時,飛麗斯身上的裝甲正在改變,變成了一套曾經見過的裝甲。
 
等身大的加濃炮,以及火神炮機槍連兩枚式飛彈的肩頭炮,這是Launcher Sky Grasper的裝備。
 
快速換過裝備的飛麗斯,一手就抱住了剛好從上士跌下了來的我的腰間。
 
真是嚇死我了,要是飛麗斯沒能接得住我的話,我就會直接撞向地面呀。
 
「拜託妳下次要拋高我時說一聲好嗎?」
 
「是的,不好意思。」
 
飛麗斯一臉「你真的很驚嗎?」的表情,她似乎不明白從高空向下墜的恐怖感,也感覺不到我所感到害怕的事。
 
更換好裝備之後,飛麗斯就架起了等身大的加濃炮,然後向着烏鴉群發動攻擊。
 
帶着電光的光束打落在烏鴉群之中,在擊中了之後發出了強大的爆炸光芒。
 
爆炸光芒的出現,就如同一個訊號彈被射出來了的一樣,那強大的光芒照亮起烏鴉那黑色的身體,讓那身體燒起來。
 
烏鴉龍捲風瞬間開出了個洞,這個洞口大得可以讓我們飛出去。
 
但是為數眾多的烏鴉,立即就補上了那個洞口了。
 
「新陳,捉緊一點!」
 
聽到了飛麗斯的說話,我想都沒想就挽緊她的腰間,簡直是要把她擁在懷中的抱緊。
 
接着,飛麗斯又再一次用加濃炮擊發出光束,又同一時間讓肩頭炮擊發出飛彈來。
 
擊出來的飛彈打落在烏鴉群那處,兩枚飛彈爆炸起來,發出了光芒,把兩處的烏鴉群打散。
 
加上了加濃炮的攻擊,另一處的烏鴉群又被打散,在烏鴉龍捲風之中被打出了三個洞口。
 
飛麗斯沒有立即就朝其中一個洞口飛去,反而繼續攻擊,把更多更多的洞口打出來。
 
每一道光芒出現,數百隻烏鴉就消失在黑夜之中,烏鴉龍捲風也變得破破爛爛。
 
連續幾次的攻擊過後,烏鴉龍捲風已經減弱都只有幾群烏鴉在飛來飛去,現在要逃離這裡已經不成問題了。
 
捉緊現在的機會,飛麗斯把飛行組件發動起來,向着其中一邊的烏鴉群衝過去。
 
還來不及發出驚慌的尖叫,我就已經被飛麗斯帶到烏鴉群之中,在眨眼之後,我們就已經穿過了烏鴉,成功從烏鴉龍捲風中衝出來。
 
「黑暗魅影似乎還未打算放過我們。」
 
我們衝出了烏鴉龍捲風,但是在我們面前又飛來一群烏鴉。
 
飛麗斯的一句話,讓我注意到眼前成千上萬隻烏鴉,牠們這簡直是螥蠅,真是煩死了!
 
「飛麗斯,我們被鎖定了,在空中飛行的話會非常危險。」
 
「所以要靠着地面飛嗎?」
 
「不,我們要先逃進去社辦去。」
 
我口中所說的社辦,就是我平時稱作為基地的鐵皮屋。
 
「你說先逃進社辦……也就是說有之後吧?」
 
「嗯,我們得要反擊。」
 
飛麗斯對着我笑了一笑,像是在說「真像你的作風」。
 
在那笑容落下之後,飛麗斯一個高速向下方急飛下去,一種強大的離心地襲向我全身,搞得我好不舒服。
 
追擊我們的烏鴉,在我們的上空交匯在一起,然後再向着我們俯衝下來追擊。
 
為了逃過烏鴉的追擊,飛麗斯想都不想就衝入了樹林之中。
 
即使樹林裡連半點光也沒有,但是飛麗斯卻是如行雲流水般飛行,黑暗的環境似乎對她沒有影響。
 
果然是把飛行當作步行一樣容易自然呢,飛麗斯的飛行技術太厲害了。
 
要是我的話,就直接把大樹撞斷來前進,不像飛麗斯一樣左穿右插的閃過大樹。
 
由黑暗力量幻化而成的烏鴉,也比不上飛麗斯的飛行技術,不是直接撞上了樹,就是跟失了目標。
 
衝入樹林之中不到一會,我們就成功從成群結隊的烏鴉追擊中逃脫。
 
然後我們安全的降落在基地前邊。
 
我還是頭一次覺得能夠雙腳着地是這麼的叫人高興,畢竟剛才的飛行逃亡實在是太驚險了。
 
着地之後,我立即走進了基地之中,把所有能夠亮光的東西都啟動上,確保我們不會受到黑暗魅影的攻擊。
 
「新陳,你打算怎樣對付黑暗魅影了。」
 
「雖然大致上我也沒有甚麼方法,但總之先把大家結集過來,所有人都要。」
 
「讓我去帶大家過來吧。」
 
「拜託妳了飛麗斯,順道也把谷先生帶來,我們需要他。」
 
要贏過黑暗魅影,單靠我自己一個人應該是沒辦法做到,我需要大家幫忙。
 
我不單單要打倒黑暗魅影,也要揭開她所說的「那位大人」的真面目,要阻止那個背後更巨大的陰謀才行。
 
我的反擊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