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哇~」
 
基地內不斷地傳出了打呵欠的聲音,因為現在已經是夜深的時間,正常的人都在睡覺了。
 
但是我卻讓飛麗斯把大家聚集到基地之內,其目的就是要向黑暗魅影展開反擊。
 
「新陳代謝,你是不是傻了啦,竟然在這個間叫人家過來。」
 
「爸爸,謝西嘉好睏啊。」
 


「能夠在這個時刻與新陳君見面,我覺得好開心啊。不過身為一個健康的男人,是應該要按時睡覺。」
 
全靠飛麗斯的幫忙,深雪學姊和變態、謝西嘉、谷先生也齊集在基地之內。
 
但是飛麗斯卻找不到奈奈,奈奈並沒有在宿舍,也沒有在她同班同學的房間留宿。
 
我試過給奈奈撥號,但是也聯絡不上她,奈奈到底是在那裡了?
 
我問過黑暗魅影,她並沒有捉走奈奈,所以奈奈的失蹤並不是跟黑暗魅影有關係的。
 


「新陳代謝現在到底怎麼了啦,你不給人家說明人家走回去睡囉。」
 
「深雪大人能讓我來當抱枕嗎?」
 
「變態來當枕頭就好了。」
 
在這個危急時期看到深雪學姊和變態在耍花槍的我,實在是感到有點不爽。
 
「咳嗯。」
 


我「咳嗯」了一聲,讓他們兩個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
 
當我確認過大家都把注意力集在我身上來後,我就把關於黑暗魅影的所有事全部說出來,交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當大家知道了露露的真實身份是黑暗魅影的時候,都是吃了一驚的表情。
 
不過大家與露露的交情沒我這麼深,所以那張吃驚的表情只出現了短短的一瞬,然後就消失了。
 
「人家就知道那女的不是甚麼好人的啦,沒想到真是這樣。」
 
「深雪大人真是神預感啊!」
 
「呵呵,來讚美人家吧,變態豬。」
 
「原來露露姊姊是壞人……怪不得謝西嘉總是覺得她怪怪的。」


 
謝西嘉也留意得到露露的行為古怪嗎?看來就只有我這一個當局者全不知情。
 
「對於露露是黑暗魅影,是近日命案的兇手,這一件事我也感覺相當吃驚,不過現在不是吃驚的時候。」
 
沒錯,因為黑暗魅影說不好只不過是一隻棋子,她的行動是為了背後那位大人的陰謀。
 
為了擊破那個背後的陰謀,我們得打倒黑暗魅影,讓這隻棋子消失才行。
 
到底是甚麼陰謀,除了黑暗魅影知道之外,就沒有人知。
 
但根據黑暗魅影要捉住我的行動來看,我似乎是影響着這個陰謀成敗得失的一個核心。
 
我也把這些事告訴了大家知道,也把黑暗魅影和她抓牙的弱點告訴了大家知道。
 


「雖然我們都知道黑暗魅影的弱點,可是要怎樣去攻擊她?」
 
飛麗斯如此問道,而我其實也為了這件事而在煩惱中。
 
黑暗就是黑暗魅影的最坐同伴,而現在已經是深夜,黑暗充斥着四周,我們隨時會被攻擊。
 
要是等到日出才去攻擊黑暗魅影,我相信到時候她已經躲在某處了,想要找到她是大海撈針。
 
再說,在剛才逃亡的時候,黑暗魅影是如此對我說過--------
 
「即使你現在逃走了也沒關係啊,新陳哥,因為你一定會回來找我的,露露我等着你呀。」
 
從這句話當中,我可以知道黑暗魅影也打算在這一晚來個了斷,讓所有事情步向終結。
 
正因如此,我也打算盡快把事情解決,把黑暗魅影趕回去黑暗之中。


 
「召集我們到來,還說了一大堆話,結果就連找到那女人的方法也沒有啊?」
 
變態單手按着額頭,一臉失望極了的表情。
 
「如果有甚麼東西能夠引到那女人出來的話……例如男生們試探對方時,會不斷地單眼啦。」
 
谷先生也補上了一句話,而且也像平時一樣東拉西批說些怪話。
 
不過,就如谷先生所說,要是有甚麼東西能夠吸引到黑暗魅影出來,那我們就能夠很輕易地攻擊她。
 
………………等一下,我好像發覺有些事情很奇怪。
 
雖然現在四周都是黑暗,但只要我一直留在有光亮的地方,黑暗魅影根本近不了我。
 


但是她依然是信心十足,相信我會去找她,而不是她來找我。
 
這種感覺,像是在說她有十足的把握,知道我一定會離開有光照亮的地方而去尋找她的一樣。
 
如果是如同谷先生說的一樣,她有些甚麼東西在引誘我去找她的話,那又會是甚麼?
 
…………由依老師。
 
黑暗魅影有能力殺死由依老師,她絕對有這樣的力量,但為什麼只是把由依老師搞得昏迷不醒。
 
答案就是為了應付現在這一個情況。
 
黑暗魅影把由依老師的命留了下來,就是為了引我出來,引我從光明的地方站出來,站到黑暗之地去。
 
她會去攻擊由依老師,她會在由依老師身處的那個病房等我,我深深相信。
 
「可惡!一開始她就計劃好了嗎?」
 
「爸爸,怎麼了?」
 
「我們從一開始就被黑暗魅影算計好。」
 
「嚯呃?」
 
「總之,我知道了黑暗魅影會在那裡就是了,她會在由依老師的病房等我出現。」
 
我按捺住自己那憤怒的情緒,繼續做接下來的事情。
 
既然已經知道了黑暗魅影會在由依老師的那個病房等我,我當然是會去那裡找她,打敗她。
 
如果就這樣去正面與她衝突的話,集合我們全部人的實力,相信也未必能夠把她打倒。
 
我們得需要一個攻擊計劃,就如同黑暗魅影算計我的一樣去算計她。
 
沒錯,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先計劃好要怎樣去攻擊她。
 
「各位,我們需要一個去攻擊黑暗魅影的計劃啊!」
 
我向着大家講話,希望大家能給一些有用的提議。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現在已經是深夜,大家都一臉很睏的樣子,比起想辦法,大家都比較想睡覺。
 
大概只有我和飛麗斯比較精神,可能是因為經過了剛才的逃亡關係吧。
 
「新陳,我有一個提議,我們來用個埋伏擊好嗎?」
 
「伏擊?」
 
飛麗斯想了一想就對我說出了這個提議。
 
「對,是伏擊,不過我們得準備些針對黑暗魅影的武器。」
 
「呼哈,新陳代謝不是說過嗎?黑暗甚麼的弱點的光,只要用光來對付她不就好了嗎?」
 
深雪大人一邊打着呵欠,一邊講話。
 
她的一個大呵欠,立即傳染開去,大家都跟着她一同打呵欠,連我也想要打一個。
 
深雪學姊說得沒錯,黑暗魅影和她的同伴都是害怕光的,但我認為黑暗魅影對於普通的光是有抗性的。
 
試想想,在日照的時候,黑暗魅影也只是需要小雨傘來擋陽光。
 
陽光被小雨傘擋一擋,她就能夠在日照之下自由走動,試問普通的光有怎麼能傷到黑暗魅影。
 
要是不用光線來把黑暗力量驅走,我們是沒辦法傷害到她的,所以我們需要一盞能跟太陽差不多實力的大燈,太陽射燈是個好選擇嗎?
 
我向着飛麗斯說出我心中所想的事,而她也覺得太陽射燈似乎是一個好選擇。
 
太陽射燈有着模仿太陽光的光線,射出來的光不單單集中,而且有一定的熱力,相信是可以對黑暗魅影造成傷害。
 
「雖然是這樣,但我們可以在那裡找到這個太陽射燈?」
 
變態在這個時間插了句話來,就如同一盆冷水倒在我們的頭上,因為我們的確不知在那裡可以找得到。
 
「深雪大人,妳有發明這個嗎?」
 
「沒有,人家又怎會做這樣的東西,比起古銅色的皮膚,人家還是喜歡白白滑滑的呢。」
 
「無論深雪大人變成了古銅色還是綠巨人色,我還是會永遠愛着妳的啊。」
 
「你都害人家害羞死了,你這變態豬!」
 
我在想,情侶放出來的閃光能不能對黑暗魅影造成傷害,或者心理上的傷害,畢竟黑暗魅影似乎也是單身的。
 
在基地裡沒有太陽照射燈之類的東西,深雪學姊也沒有發明過太陽照射燈之類的東西,看來我得要打消這個想法了。
 
谷先生裸體的聖光似乎會對黑暗魅影有影響,如果用男男社全體男性在黑暗魅影面前裸露,應該也可以對她造成傷害吧?
 
「喂,新陳代謝。」
 
「怎麼了?我可不打算自己也裸體發放聖光啊。」
 
「甚麼裸體聖光呀?你傻了嗎?人家是想要說,雖然人家沒發明過,不過她可能會有也說不定。」
 
「她?她是誰?」
 
「就是火炬學會社長,人家之前有跟她做過學術交流。」
 
雖然不知道深雪學姊口中所說的那個人到底是誰,但如果那個人真的有太陽射燈的話,我們就能夠對付黑暗魅影了。
 
不過,要是沒有的話………到時只好讓谷先生的聖光上吧。
 
就這樣,我們為了得到能夠配合到飛麗斯的提出的伏擊作戰的太陽射燈,而得去尋找那個火炬學會的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