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深雪學姊所說,火炬學會的社辦是在學校的電機房附近。
 
火炬學會似乎是負責學校的電燈以及電力供應,雖然學校也有專門負責電力方面的職員,但火炬學會的成員也會參與其中,一同管理。
 
在火炬學會眾多的成員當中,有一位年齡已經有這麼上下的老女人。
 
她不單單是火炬學會現任的會長,也是學校負責電力方面的組長,之前跟深雪學姊進行過學術交流的人就是她了。
 
相信只要找到她,我們就有能夠對付黑暗魅影的武器。
 


至於到底要怎樣找到她,目前是我們要面對的問題。
 
「這些東西比之前的還要多了。」
 
飛麗斯打開了基地的鐵門,並稍微探出了身子看了看外邊的天空。
 
幽暗的天空,現在變成了烏鴉飛舞的舞台,一群又一群由烏鴉組成的黑雲,就在天空之中迴旋着。
 
牠們猶如老鷹的一樣,在天空中迴旋進行狩獵。
 


身為黑暗魅影的抓牙,牠們的狩獵目標當然是我,不過牠們好像沒有發現到我就是了。
 
「這樣子就沒辦法在空中飛行了,想說走捷徑也不行。」
 
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始另尋其他能夠前往火炬學會社辦的方法。
 
我們與火炬學會的社辦是有點遠,如果不乘車或飛行,最少也要走一小時左右的時間。
 
一小時左右的時間……也就是說我們距離目的地也有幾公里遠。
 


徒步走過去的話,只會成為黑暗俘虜或者其他黑暗生物的獵物,我可沒相心在走一小時的時間內抵擋到他們呢。
 
「男男社的地下水道入口,在這一刻似乎又能夠派得上用場派了,來讓我們進洞吧,新陳君。」
 
谷先生搭住我的肩頭,對我單了一眼,那一下單眼有着意義深遠的感覺。
 
特別是那一句「來讓我們進洞吧」………他是在對我暗示些甚麼?
 
不管他是要暗示甚麼,谷先生的提議真是幫得上忙。
 
記得以前學校出現屍人事件的時候,我們也是由地下水道前往另一個地方。
 
雖然現在的事件與那次的事件不盡相同,但某程度來說也是一樣的。
 
於是,我們就決定由地下水道向火炬學會的社辦前進。


 
我們這次面對的敵人是黑暗,光能夠把黑暗擊退,所以我要大家都帶上能夠發光的東西。
 
變態知道有個手機程式能夠讓手機變成電筒一樣使用,便為我們所有人的手機全部安裝了一個。
 
準備好電筒之後,我們就向着男男社的下水道入口前往。
 
谷先生、深雪學姊、變態、我、謝西嘉、飛麗斯,我們就以這樣的方式前進着。
 
不知道是黑暗生物們還未發現到我,還是因為我們離開基地時刻意不關燈讓光照向四周的關係,我們都平安沒事的來到男男社的地下水道入口面前。
 
那個古代墓穴的入口,不論是屍人事件還是現在看,都只會叫我感到不安。
 
走在隊伍中最前邊的谷先生,為我們打開地下水道的入口蓋,好讓我們進入。
 


跟以前進去地下水道時不一樣,現在並沒有那水流潺潺作響的聲音,應該現在並不是雨季的關係吧。
 
地下水道裡是有些昏暗,但多少也有照明燈掛在兩邊的牆壁上,總算不需要摸黑前進。
 
當我們所有人進到了地下水道之後,就開始前進,向着火炬學會的社辦前進。
 
「如果有一張大床的話,大家就能夠隨水流前進呢。」
 
「謝小鬼還未醒耶,竟然想用大床來滑水。」
 
「啊!謝西嘉可是親身跟白兔一起用大床在下水道裡滑行的啦。」
 
「嘻嘻,謝小鬼果然還未睡醒。」
 
「唔姆,豆姊姊都不信謝西嘉。」


 
兩個小女孩在聊天的聲音在下水道裡迴響着,因為沒有很強大的流水聲,她們的聲音都很響亮。
 
我們行走的下水道,因為不多不少也有燈光,所以黑暗生物似乎沒有辦法攻擊我們。
 
在這似乎是安全的情況下,要行走大約一小時的路程,小女孩想要聊天也是正常的事。
 
不過,用大床來在水道中滑行,這還真的有夠奇怪呢。
 
「飛麗斯,妳之前提及過伏擊,那是怎麼的一回事?」
 
之前說過伏擊的事,飛麗斯還未具體的告訴我們知道那到底是怎樣。
 
趁着現在比較有空,我們邊走邊開作戰會議,爭取多一點時間。
 


根據飛麗斯的說法,所謂的伏擊就是讓我當誘餌去把黑暗魅影引出來,然後大家一同用強光去攻擊她。
 
我們都知道,黑暗魅影的目標是我,她也會在由依老師的病房等我出現。
 
到那個時候,我得想盡辦法把黑暗魅影引出病房,引出醫院,再讓預先準備好的太陽射燈來攻擊她。
 
我記得在醫院後邊有一個空地,如果我們能夠把黑暗魅影引到那裡的話,將會變得非常有利。
 
看來我得想辦法把黑暗魅影引到那裡去,但到底要做怎樣的方法呢?
 
一邊思考這些事情,一邊走着,我們在地下水道已經走了差不多一小時,雙腳也覺得累了。
 
然而,我們已經來到了火炬學會所在的位置,終於不用再走路了。
 
在下水道行走果然是個正確的選擇,黑暗魅影沒有察覺到我們,一路走着都平安沒事呢。
 
谷先生為我們打開頭頂上的人孔蓋,然後第一個爬上去,接着就是我們。
 
從地下水道來到了地面,深夜的空氣撲到了鼻子內,感覺很清新的。
 
環視四周,在我們四周有着疏疏落落的樹林,附近也有一條行車馬路,是直通向一座建築物的。
 
那座建築物物佔地還比較大,差不多跟一個足球場一樣大,全高約二層。
 
建築物燈火通明,在黑暗之中那是多麼明亮的光啊!
 
在建築物的後邊,是一個海岸,而在建築物的四周則有着各種發電用的機械。
 
在建築物的外牆上,畫上了一個標誌,是一個火炬的標誌,相信那是就是火炬學會的社辦。
 
看到了這一個情景,我深深地覺得這間大學真是非常的大,而且也非常的古怪。
 
不過現在並意這些事的時候,我們得快點去到那裡,就沿着直通火炬學會的馬路走。
 
馬路上一直設有街燈,不到五米就有一盞,讓馬路在黑夜之中是那麼清楚可見。
 
「我們走吧。」
 
我說了句話,然後就與大家一起沿着馬路前進。
 
「這麼光亮的地方,應該不必用到電筒吧?」
 
變態按了按自己的手機,取消了電筒的功能。
 
「我說啊,變態,我們不可以大意的。」
 
「新陳你為什麼這樣說?」
 
「黑暗魅影是黑暗的化身,現在是晚上,可說是她的天下呢。」
 
記得在第一次偶上黑暗俘虜的時候,四周的街燈頓時爆裂開來,光芒都一下子消失了。
 
啪喇!啪喇!啪喇!啪喇!啪喇!
 
沒錯,當時街燈爆裂的聲音,就如同現在聽到的一樣。
 
呀尼?與現在聽到的一樣?
 
我立即望向聲音的方源,在這一刻,我們身後的街燈正一盞一盞的爆開了來。
 
街燈向着火炬學會的方向爆開去,光芒也向着同一個方法消失。
 
唯一沒有消失的光芒,就只有火炬學會社辦內的光。
 
大概是因為裡邊的光實在太強,強得沒有黑暗力量能夠進到裡邊。
 
我們身處的馬路頓時被黑暗所支配,黑暗在這一刻把我們幾個人包裹着。
 
本來安心地關上了電筒程式的變態,被嚇得立即再次打開來。
 
「深…深雪大人…妳放心吧…我…我會保護妳的。」
 
「你站在人家身後說保護人家啊!變態豬!」
 
「嗚…爸爸…」
 
謝西嘉很害怕地捉住我的手,她害怕得躲在我的身後。
 
老實說,比較想躲在人身後的人,應該是我才對,畢竟黑暗魅影的目標是我。
 
「新陳君,你就躲在我的屁股後邊吧。」
 
「我才不想躲在你後邊呢,谷先生,還有為什麼是屁股後邊?」
 
谷先生對我獻了個媚,一個愛心的圖案從他的眼角飛向我,我立即就反應過來閃避開去。
 
「奇…奇怪了,人家的視覺變得怪怪的。」
 
「我也是啊深雪大人,好像看不清楚四周的東西。」
 
深雪學姊和變態說他們的視覺怪怪,就連我也是一樣,自己像是有了眼疾似的。
 
但我知道自己並不是有眼疾,那是黑暗魅影要向我們攻擊時會出現的奇怪情況。
 
一股奇怪的氣流在我們四周飄盪着,冷入骨的寒風在同一時間吹起來,一旁的樹木都害怕得顫動着了。
 
「新陳,他們來了。」
 
飛麗斯警示一樣向我講話。
 
這一刻,在我們身後遠處的馬路上,有着一個個的黑影出現了來。
 
黑影有着人類的外表,但那些黑影朦朧得看不見樣子,叫人感到恐懼且心慌。
 
他們有手執着各種武器,刀、斧頭、收割鐮、鎚子等等,甚至是赤手空拳的。
 
不用說也知道,這是黑暗魅影的抓牙,是黑暗俘虜!
 
「這到底是怎麼的人數啊!」
 
黑暗俘虜正手持武器向着我們迫近來,他們的人數不像是之前的五人,也不是一群二十多個人,也不是一團的七八十人,而是一個軍團的百多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