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個場面,自己到傻眼了,這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應付到的數量。
 
如果要打個比喻我們就是斯巴達勇士決戰波斯大軍,然而我們都不是斯巴達呀。
 
「走還是射?」
 
飛麗斯換好了重炮裝備,並已經瞄準好一班黑暗俘虜。
 
她的一句說話,讓我從傻眼的狀態中恢復過來,而當然我回答飛麗斯的答案是-------
 


「走!」
 
「這真是個好注意啊!新陳!」
 
變態立即和議,然後第一個就向着火炬學會的社辦奔跑過去。
 
「變態豬!你這垃圾竟然第一個就跑!給人家站住!」
 
深雪學姊也立即跑起來,追趕着變態的背影。
 


之後是謝西嘉和我,然後是谷先生和飛麗斯,我們就以這樣的方式向着火炬學會社辦衝過去。
 
飛麗斯為了幫忙我們爭取一點時間,她在後退的同時不斷地射出光束,把部份的黑暗俘虜擊退。
 
然而,當一部份被擊退,就立即有另一批補上。
 
在這黑暗的世界之中,他們簡直是有着無限的重生能力呀!
 
這樣的黑暗俘虜數量,根本不是用來捉住我,而是把我身旁的同伴殺死而出現。
 


黑暗魅影連局外人都不放過,這簡直是叫我氣得怒髮衝冠。
 
「別再作無謂的抵抗了,新陳哥。」
 
黑暗俘虜的黑暗之氣結集起來,形成了一個女孩的樣子,那是露露的樣子…不,是黑暗魅影的樣子啊!
 
那個有着黑暗魅影臉孔的黑氣,只是對着我們露出叫人發寒的微笑,但她的聲音卻深深的迴避在我們的腦海之中。
 
在飛麗斯一邊掩護一邊逃走之下,我們成功來到了火炬學會的社辦門前。
 
然而,那裡鋼鐵造的厚門,門重鎖深,好不歡迎我們的一樣緊緊地關上。
 
「開門呀!救命呀!開門呀!救命呀!開門呀!救命呀!」
 
變態對着厚門猛拍,猶如想要把這道門打破一樣的猛拍。


 
但是厚門卻沒有理會變態猛烈的拍門,也對他聲嘶力竭的求救聲作出反應,它依然頑固地站在我們面前。
 
門後邊的溫暖黃光,光亮得從門空隙外洩,可見裡邊是多麼的光猛無比。
 
要是我們能夠進到去裡邊,就一定能夠逃過現在這一波攻擊,但現在的問題是這道門我們打不開啊。
 
「喂,同性戀先生,你能不能用你的武力把門破壞掉?」
 
「讓我試試-----」
 
「等一下!」
 
深雪學姊打算讓谷先生用武力把門打開,但我立即阻止。
 


理由很簡單,要是我們破壞了門,黑暗力量就可能能夠用各種方法那攻進去。
 
那道厚門是這個火炬學會防線,要是防線被破壞掉,那進到裡邊都不會安全得去那。
 
就在我想要把這理由告訴深雪學姊和谷先生知道時,謝西嘉發現了在厚門的一旁好像有個電鈴而按了下去。
 
電鈴發出了聲響,然後過了大約五秒左右,一把老女人的聲從電鈴的對講機中傳出了來。
 
「是誰啊?」
 
「啊,老婆婆,外邊有好多怪獸,可以開門讓我們進去---------」
 
「辛西亞婆婆!是人家呀!是深雪呀!快給人家開門啦!」
 
「啊,我記得妳,這麼晚了來找我嗎?妳可知道在黑暗中行走可危險極了。」


 
「現在人家真是危險極啦!外邊有一堆奇怪的人,想要殺死人家,所以快開門讓人家躲一躲!」
 
「好…好的,現在在來了。」
 
在對講機另一旁的那個老女人,應該就是之前跟深雪進行過學術交流的那個老女人吧?
 
從對話中得知道,那個老女人的名字叫作辛西亞。
 
「咦…咦?哎呀?」
 
正當大家都急着要進行避難時,對講機的另一邊傳來了近似糟糕了的聲音。
 
「門的電子鎖似乎失靈了,我得過來人手開門。」
 


甚…甚麼!
 
這麼多時間能夠失靈,卻偏偏在這個時候失靈?
 
雖然辛西亞婆婆說厚門能夠在裡邊人手打開,但是想想一個老婆婆行走的速度,再看看迫近我們的黑暗俘虜………
 
「辛西亞婆婆!拜託你走快幾步好嗎?」
 
「年輕人,可別催促我,要是不小心跌倒的話-----」
 
「行啦!行啦!總之開門給我們就好了,不用急但要快。」
 
辛西亞婆婆似乎需要一些時間,才可以把門打開,只要門打開,我們就安全。
 
在我們能夠進到去裡邊之前,我們都得活下來啊。
 
「沒辦法了,我們只能戰鬥,直到門打開為止。」
 
要把波斯大軍一樣的黑暗俘虜兵團打倒,實在是沒可能,但如果是支撐到辛西亞婆婆把門打開,應該是有可能做得到的……應該吧?
 
下定了決心之後,我們就立即行動起來。
 
「谷先生!飛麗斯,拜託你們打頭陣!」
 
「了解。」
 
「我的男色本色要來了。」
 
飛麗斯和谷先生立即擺出戰鬥的姿態,然後站在我們的前邊,替我們發動攻擊。
 
「謝西嘉,麻煩妳展開保護罩,其他沒辦法遠距離戰鬥的人都站在保護罩之內吧!」
 
我、深雪學姊、變態也沒辦法像谷先生和飛麗斯一樣用遠距離的方式進行攻擊。
 
要是我們衝進敵人群之中進行近戰,那到時候就真的別想要出來了。
 
謝西嘉聽到了我的說話之後,就向前伸出了雙手。
 
她戴在手腕上的兩個圓環頓時亮起光來,然後一個半圓型的保護罩就罩着我們這班沒辦法遠距離攻擊的人。
 
雖然我們沒辦法進行遠距離的攻擊,但我們可以用變成了電筒的電話阻止黑暗俘虜的近來。
 
「秘技!轟天炮!」
 
谷先生把所有的衣物脫下,並向開始與飛麗斯進行攻擊。
 
谷先生的重要部位以及他的臀部都出現了聖光,聖光在這黑暗之中實在是非常的光亮。
 
人們的私人部位,似乎在現在這個情況之下會發出聖光呢,這樣的話!
 
「變態!快把你的褲子脫下來!」
 
我一邊解開自己的褲子並一邊跟變態講話。
 
「哇!新陳代謝你要幹嘛呀?」
 
「爸…爸爸…這裡可是公共場所啊。」
 
我把褲子脫了下來,也把內褲拉了下來,兩道聖光分別出現在我的重要部份和屁股那邊。
 
深雪學姊立即別開了臉,而謝西嘉則是臉紅紅的低下頭來。
 
我知道在女孩子面前赤裸下體是不要得行為,但現在情況十萬火急啊!
 
面對黑暗魅影的攻擊,有多少能夠發光的東西都應該要拿出來。
 
其實女生的重要部位也應該能夠像這樣出現聖光的,不過這些叫人害羞又尷尬到要死的事就讓我們男生做好了。
 
「深雪大人,請你注視我身為男人的象徵,見識一下我的偉大吧!
 
「這個形狀…好…好厲害,不對!你這變態竟然露這個東西給人家看!去死!」
 
深雪學姊一腳擊中已經裸露下體的變態,發出了叫男人都感到心痛的「啪喇」一聲。
 
單是聽聲音,我那裡都感到一陣痛了。
 
「哈…深雪大人的美腿正為按摩我的那裡…深雪大人,這樣太刺激了啊!」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變態失去了戰鬥能力,他只沉浸在深雪學姊對他那裡猛踩的事情之中。
 
真是的,在這個時候還在耍花槍!
 
飛麗斯和谷先生不斷地進行攻擊,而我們用能夠發光的東西以光芒來阻止黑暗俘虜的前進,但是並沒有太大效果。
 
天空中迴旋着飛行的烏鴉也在這個時候加入了戰團,向着我們不斷的湧過來。
 
我們要阻礙黑暗俘虜近來已經夠難,現在還來一團烏鴉,這叫我們根本連喘氣都不行。
 
受到了從上空大量的烏鴉襲擊,謝西嘉的防護罩也出現了裂痕,看似快要支撐不下去了。
 
「可惡…怎麼殺也殺不完啊!」
 
飛麗斯的加濃炮已經過熱而不能再用,谷先生也用得太多秘技而開始痿下來。
 
「新陳君,拜託你用手刺激一下我吧,這樣我就能雄風再起。」
 
「誰要幫你做這種事啊!」
 
黑暗俘虜大軍已經迫在我們的眼前五十米左右,把我重重包圍,烏鴉的攻擊也讓我們無處可逃。
 
面對這絕望的情況,在我們身後的那道鋼鐵厚門也是沒有動過。
 
辛西亞婆婆!妳能不能快點把門打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