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俘虜繼續成群結隊的迫近我們,而烏鴉也從我們的上空襲擊着我們。
 
飛麗斯更換過重劍裝備,以擊退一隻得一隻的方式來把黑暗俘虜擊退。
 
雖然有了來自男人重要部位的聖光,以及由手機變成電筒所照出來的光,多少可以幫忙飛麗斯她破敵人的防,讓黑暗俘虜消失。
 
但是殺完了一隻,另一邊又出現一隻,沒完沒了的湧現。
 
谷先生也已經戰鬥得沒氣沒力,他也只能夠退入謝西嘉的保護罩內,協助我們放出聖光,以及休息。
 


少了一份戰力,黑暗俘虜更容易迫近我們。
 
他們那被黑暗力量保護着的每一張臉,都已經映入眼睛裡去了,不過那還是一張朦朧不清的臉孔。
 
「嗄…嗄…他們真的殺不完。」
 
飛麗斯已經奮戰到一臉累死累活的了,然而還是沒有辦法把眾多的黑暗俘虜擊退。
 
已經沒有氣力再戰鬥下去的飛麗斯,也退回到謝西嘉的保護罩之中,稍微喘幾口氣。
 


能夠戰鬥的人一時間為零人,黑暗俘虜見狀立即快步走上前。
 
我們與黑暗俘虜的距離瞬時拉近,他們就站在謝西嘉的保護罩外邊。
 
噹!噹!噹!噹!噹!
 
黑暗俘虜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向着保護罩打下去。
 
保護罩被打得發出了「噹噹噹」的響聲,也出現了數條裂痕,看起來快要被打破了。
 


烏鴉的攻擊,黑暗俘虜的攻擊,謝西嘉的保護罩被會打破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些傢伙怎麼還不死的!不是說光是他們的弱點嗎?」
 
「快點給人家去死啦!這群烏鴉!」
 
雖說光是黑暗俘虜的弱點,但是我們手上邊能夠發出光的電筒,威力還未能夠足以一擊殺死黑暗俘虜,僅能阻慢他們前進,或是破防。
 
烏鴉雖然是見光就死,但數量實在太多了,同樣是殺也殺不完。
 
我們男生所發出來的聖光,雖然威力是很夠,但是現在黑暗雲集,使黑暗力量大增,讓聖光的能量被削弱。
 
「爸爸…謝西嘉支持不住了啊!」
 
持續展開保護罩,讓謝西嘉不斷地消耗體力。


 
再加上黑暗俘虜和烏鴉的攻擊,讓保護罩不斷受到破壞,也讓謝西嘉消耗得更多體力。
 
謝西嘉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體力和氣力都比不上成年人,沒可能再支撐下去。
 
難道我們就得死在這裡嗎?可惡。
 
面對着強大的黑暗,單靠一點點的光根本沒辦法照亮四周呀。
 
在這一刻,我是覺得我們在黑暗之中是多麼的渺小,多麼的無力。
 
「黑暗魅影!!妳要捉的人是我!我站出來給妳捉住!但妳得放過她們!」
 
我對着眼前一大群的黑暗俘虜大叫,嘗試把話傳到黑暗俘虜的主人去。
 


「新陳,你傻了嗎?」
 
飛麗斯一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一邊狠狠的罵我。
 
「要是你被她捉住,那個背後的陰謀就會----------」
 
「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大家就會死的呀!」
 
我用力地瞪了飛麗斯一下,她頓時說不出話來,只能對我的說話倒抽一口氣。
 
沒錯啊,黑暗魅影的目標是我,要是我乖乖給她捉住,她應該就會放過大家。
 
我這樣做才不是為了完成黑暗魅影她口中的那位大人的背後陰謀,而是為了讓大家活下去。
 
「不要,爸爸不要呀,謝西嘉不要爸爸被捉走呀!」


 
不希望我被捉住的謝西嘉,眼泛淚光的用力咬緊牙關,把最大的氣力拼出來,加強保護罩。
 
謝西嘉用力的全身顫抖起來,她一雙腿都內八字的曲起來。
 
明明已經沒有力氣了,但謝西嘉還是在勉強自己,她一定會累得倒下來,甚至暈倒的啊!
 
我摸了摸謝西嘉那天然金黃色的頭髮,但我沒有多說話。
 
要不是我的原故,大家才不會落得這的下場。
 
要不是我被黑暗魅影迷惑的話,大家也不會有這樣的下場。
 
要不是我太弱的話,大家更不會有這樣的下場。
 


事情由我而來,那就得由我來終結它,只要被黑暗魅影捉住,大家都會安全了。
 
「黑暗魅影!請妳讓黑暗俘虜退下,我會站出來給妳捉住的!」
 
「新陳!別作傻事!」
 
「爸爸不要呀!」
 
飛麗斯和謝西嘉出言阻止我,深雪學姊和變態以及谷先生也想要阻止我,但是我已經決定了。
 
當我這句話響起之後的下一秒,在我們前方的黑暗俘虜向後退了幾步,天空的烏鴉也飛回到空中去,他們都不再作攻擊。
 
黑暗俘虜的後退,讓出了一個空間來,似乎是想叫我站在那裡去的一樣。
 
我吞了一口口水,心中有很大的恐懼湧出來,我是有點想反悔呢。
 
但我知道,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大家就會死在黑暗魅影的手上,所以我一定要站出來,一定要被黑暗魅影捉住。
 
「新陳君,不要這樣做。要後悔的話,就要去教堂啊!」
 
「新陳代謝你是傻了嗎?別給人家站出去!這是命令。」
 
「新陳,我會掛念你的。」
 
我沒有理會大家的阻止------變態好像是唯一沒阻止我的一個,還真的有夠冷漠--------在吞掉口水之後,就提起了腳,向着保護罩踏出去。
 
然而,在這一個時候,奇怪的聲音響起來。
 
呼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那是甚麼東西在高速運轉的聲音,那個聲音我以前是聽過的。
 
…………………那是電鋸高速運轉中的聲音!
 
在這一刻,在黑暗俘虜群之中,有一個比其他的黑暗俘虜高出幾個人頭的人站了出來。
 
健碩的身形,比起谷先生還要壯得多上幾倍,猶如一坐小山丘的一樣。
 
那是來救我們的人嗎?不…看清楚一點,那也是黑暗俘虜來的。
 
「這是鄉巴佬之王!?」
 
大家都一臉吃驚的表情,深雪學姊更吃驚得大叫起來。
 
電鋸再加上頑碩的身形,那跟在鄉下地方伐樹的人差不多,深雪學姊會叫他作鄉巴佬之王也沒有違和感。
 
鄉巴佬之王從一眾黑暗俘虜之中步行出來,就步行來到一眾黑暗俘虜讓出來的空地那邊。
 
這看起來,鄉巴佬之王應該是來接我走的。
 
黑暗魅影始終對我有所防範,畢竟我在較早前突然被救走,所以才派出這鄉巴佬之王才帶走我吧。
 
我望着在眼前那個連臉孔也看不清的鄉巴佬之王,那壯大的身軀,以及那高速運轉中的電鋸,讓我知道就算耍甚麼小聰明,也沒可能贏得了他,也沒辦法從他的手上逃走。
 
「看來我只好接受……」
 
我喃喃自語的說了句話,然後再向前踏出一步,向着防護罩之外踏--------
 
呼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突然間,事情變得有點不對勁。
 
鄉巴佬之王把他手中的電鋸高舉過頭,這個動作再怎麼看都是要向下砍的動作呀!
 
噹!
 
鄉巴佬之王的電鋸在下一秒就砍了下來,在與謝西嘉的防護罩的碰撞之下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然後粉碎的聲音頓時響起,謝西嘉的防護罩承受不了這強勁的一擊,整個粉碎。
 
「嗚哇…!」
 
謝西嘉就猶如承受了防護罩與電鋸碰撞的反作用力而向後彈飛開去,直撞上火炬學會那厚厚的鋼門。
 
「謝西嘉!」
 
我和大家都急救走上去,扶起謝西嘉。
 
似刻的謝西嘉,猛喘着氣,她的雙肩猛地上下起伏,看到她那累極了的樣子,就知道剛才鄉巴佬之王的那一擊是遠超出她身體能承受的範圍。
 
可惡…黑暗魅影這傢伙!
 
她根本就沒想過要放過任何人,在她的眼中除了把我捉走之外,就是把在場所有知道這件事的與殺掉。
 
飛麗斯舉起重劍站了出來,擋在我們的面前。
 
谷先生也同樣的站了起來,召喚出他的愛刀菊花文字來與飛麗斯一同作戰。
 
遇上了現在完全絕望的局面,身為男生的我和變態也站了出來,保護着正在照顧謝西嘉的深雪學姊。
 
然而,不要說是打倒一眾的黑暗俘虜,就連要打倒鄉巴佬之王也是一件難極了的事。
 
不…這是一件沒辦法辦得到的事呀!
 
黑暗俘虜伴隨着鄉巴佬之王一步又一步的迫近,我們已經是退無可退,被迫到火炬學會那該死的厚鋼門了。
 
那該死的門,到現在還沒有要打開來的跡象,它依然是緊緊的閉着啊。
 
明明能夠讓我們得到安全的地方,就只有一道門之隔,但是…但是…!
 
完蛋了!完蛋了!這下真是該死的完蛋了呀!
 
現在,除了我之外,死亡就迫近在大家的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