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嘰嘰嘰嘰!!!!
 
就在我們都要被黑暗俘虜處決的時候,一道奇怪的聲音響起。
 
然後,一條的暖黃光從我們的後方射了出來,照落在一個黑暗俘虜的身上。
 
受到了火線的照射,那個黑暗俘虜的身體稍微出現了火光,並辛苦地向後退後。
 
不過光線的亮度越來越強,而且也隨着那裡奇怪的聲音而向左右擴散開去。
 


「門…門被打開了!」
 
深雪學姊大叫起來,她的聲音讓我們都注意到身後邊的那道鋼鐵厚門。
 
射向黑暗俘虜的光線,就是由那道正在打開的門裡邊射出來,那道門真的打開來了。
 
隨着門漸漸被打開,能夠擊退黑暗俘虜的光線就如同湧水一樣湧出來,照落在黑暗俘虜的身上。
 
一般強度的光線,只能驅散保護黑暗俘虜的黑暗力量,把他們的防禦破壞。
 


但現在照出來的光,卻是比一舨強度還要高上幾倍,簡直是把燈塔用的射燈拿出來照射的一樣。
 
光線擴大開去,射落在不同的黑暗俘虜的身上。
 
被照到的黑暗俘虜即時灰飛煙滅,在發出如同爆炸的一閃光,之後就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天空中的烏鴉也不敢近來,因為近來的話就必死無疑。
 
我們幾個人也受到了暖黃光的照射,大家的臉孔在這一刻都能夠清楚可見。
 


本來一張張絕望了的臉孔,現在恢復了生氣,充滿了希望。
 
黑暗俘虜一隻又一隻的被消滅,也一隻又一隻的後退逃亡及消失,但就只有一隻與別不同。
 
鄉巴佬之王。
 
那大石一樣的鄉巴佬之王,雖然已經被光線照偏了全身,身體各處也出現了火光,但是他卻沒有後退。
 
在光線照到他的時候,的確是退後了幾步,但是他還是逆風而行,向着我們這邊走過來。
 
鄉巴佬之王手中的電鋸依然高速運轉着,他是死心不息的想要殺死我們啊!
 
受到了強光的照射,那個黑色的圓形在他身前出現,並向內縮減。
 
可是那個黑色的圓形實在太大了,雖然是在減少中,但還是因為太大的關係而還有一段時間才能消失。


 
這個黑色的圓形不消失,鄉巴佬之王都不會因為這些強光而灰飛煙滅。
 
「你們都給我伏下來!」
 
在我還在想方法把鄉巴佬之王消滅的時候,一把老女人的聲音就響起了來。
 
我們都看到,有一個人影在逆光之下出現在我們眼前。
 
因為強光的關係,讓我們看不到她的樣子,因為強光的關係,我也只看到一個跟柴枝一樣的人影。
 
那個人應該是辛西亞婆婆,她叫我們伏下來,雖然不知道現在是怎樣,但我們還是照她的說話去做。
 
我們立即伏下來,都伏在地面去。
 


鄉巴佬之王看到我們這個模樣,想都不再想就舉起了電鋸,想要向着我們砍下來,砍落在與他距離最近的一個人身上。
 
而那個人便是……………谷先生。
 
好吧,這個你可以砍,而且請多砍幾次。
 
就在電鋸真的要砍下去的時候,一下槍聲一樣響亮的聲音就傳到來耳邊。
 
下一刻,一道紅色的光線就拉着煙的飛向鄉巴佬之王的身上去,發出「砰!」的一下響起,爆發強光。
 
這一下攻擊,讓鄉巴佬之王這大石一樣的怪物彈飛開去,然後全身化身火光,消失在燈光之中。
 
殘留在鄉巴佬之王剛才所在的位置上的,就只有一道紅色的光球。
 
「你們沒事吧?」


 
所有攻擊我們的黑暗俘虜,在這一刻已經全部消失,烏鴉也只留在天空中。
 
看到我們都安全了,辛西亞婆婆便擔心地走近我們的身邊,一一扶起我們。
 
之前在逆光之下看不清楚她的臉容,但現在看清楚了。
 
花白的頭髮,皮皺皺的臉,臉頰已經鬆誇到掉下來,配上了那老花眼鏡,那完全是一張老婆婆的臉。
 
她的手上拿着一把手槍,以及一盞古舊的油燈。
 
那把手槍應該是訊號槍來的,所以剛才射出來的那個紅光,應該是訊號彈吧?
 
即使現在我們已經被強光照耀着,但是她還拿着油燈來照明,可見她對黑暗是多麼的小心。
 


「謝謝妳,辛西亞婆婆。」
 
「你們這班年輕人,到底知不知道在黑暗中行走是多數危險的事啊?」
 
辛西亞婆婆生氣的插着腰,向着已經從地上站起來我們責備。
 
經過剛才的一事,我想我已經知道在黑暗中行走是多危險的事了。
 
我猜我可能會有心理陰影,以後晚上不敢去洗手間。
 
「來吧,先進來再講,還有,你們這班男生快穿回褲子!」
 
辛西亞婆婆慢慢地向着室內走去,也邀請着我們,現在我們真的能代在安全的地方了。
 
火炬學會的社辦,與其說是社辦,還不如說是一個倉庫。
 
在倉庫的右手邊,是一個起居室。
 
不論煮食、睡覺、上廁所也在裡邊,那是只有個一人單位的大小的起居室。
 
辛西亞婆婆似乎是住在這裡,這樣的話她就能每時每刻都能工作了。
 
而在左手邊,剛是一堆放了各種照明用品的架子,電筒、射燈、各類型的燈泡、甚至蠟燭都有。
 
最後在中間的,則是前往發電所的通路,發電所與我們身處的這個位置,只有一道門之隔,然而卻聽不見發電用的機械運作時的嘈雜聲。
 
隔着那道門,我們可以看到裡邊還有些人在工作,檢舉着機械的運作,確保學校的電力供應正常。
 
明明我們剛剛在外邊打生打死,但這裡的工人似乎對方邊的事完全不知道,還實的有夠搞笑。
 
辛西亞婆婆請我們來到起居室,然後泡了一些咖啡給我,也給了我們坐下來休息的地方。
 
體力透支的謝西嘉,則借用了辛西亞婆婆的床,躺了上去休息。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辛西亞,是負責管理學校電力供應的職員,也是火炬學會的會長。」
 
就如同深雪學姊所說的一樣,辛西亞婆婆的背景與我們所知的一樣。
 
我代表着大家簡單地作了個自我介紹,然後就說出這行的目的。
 
「辛西亞婆婆,我們是來想要問妳借東西的。」
 
「…………………」
 
「辛西亞婆婆?」
 
「你們啊,到底跟剛才的那些黑暗俘虜有甚麼關係?」
 
黑暗俘虜,這一個名字竟然然辛西亞婆婆的口中說出,令我們相當吃驚。
 
因為知道黑暗俘虜存在的人,現在應該就只有我們知道,身為局外人的辛西亞婆婆應該不可能知道才是。
 
辛西亞婆婆當時用訊號彈這些能夠發出強大光芒的武器來收拾了鄉巴佬之王,現在我才發現這當中有着古怪呢。
 
辛西亞婆婆知道黑暗俘虜的事,她也知道用光可以把黑暗俘虜擊退。
 
「難道說…辛西亞婆婆妳跟黑暗俘虜戰鬥過?」
 
這是我推理出來的事。
 
辛西亞婆婆點了點頭,她果然真的跟黑暗俘虜有關係。
 
「我認識黑暗俘虜,也知道他們的弱點,但我不曾跟他們戰鬥過,直到剛才。」
 
「可是,那妳為什麼…」
 
「因為我姊姊,我姊姊是在一個鎮的發電廠工作,而她是負責看守着黑暗力量的巫女。」
 
「巫女?」
 
「看守者的意思,人稱光明之女。」
 
我還以為是那些在黑白圖裡身穿白紅巫女服的巫女,真的叫我有點失望。
 
不過仔細想想,辛西亞婆婆的姊姊穿那種服裝,也不會讓人有甚麼期待吧。
 
「黑暗力量曾借助作家的力量從黑暗的湖底走出來,該名作家借助我姊姊的力量,把黑暗力量擊退,但只是短暫性的,黑暗力量看準我姊姊的離世,而再次從湖底走出來,似乎是得到某種力量的幫助才做到。」
 
某種力量……這時我想到黑暗魅影說過的「那位大人」的事。
 
莫非,令到黑暗魅影從湖底出來的人就是「那位大人」?那個人到底想要做甚麼啊?
 
「沒想到黑暗力量現在出現在這裡………」
 
「黑暗魅影的目標是我,她是為了捉我才會來到這裡。」
 
我告訴了辛西亞婆婆黑暗魅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而她在聽到之後立即瞪大了雙眼。
 
「難…難道你跟那個作家有相同的能力?」
 
「我不知道那位作家是指誰,但黑暗魅影要捉走我似乎是要實現另一個正在策劃更大陰謀的人。」
 
黑暗魅影口中說的那位大人,實在是叫我在意。
 
「是怎樣都好,我們得把黑暗力量驅走,在黑暗力量還未完全解放之前。」
 
「這到底是甚麼意思?在黑暗力量還未完全解放之前?」
 
「黑暗力量的主人,黑暗魅影,現在她的一半力量還未得到解放,她現在還是算虛弱的,所以她還懼怕着陽光。」
 
聽到了辛西亞婆婆的說話,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那位大人並沒有把黑暗魅影的力量完全解放出來,只是把一半的力量解放,原因就是要讓黑暗魅影來作個交易,是要把我捉住來換取解放另一半力量的交易。
 
從那位大人這個舉動之中,我感覺到那位大人絕不簡單。
 
「所以,辛西亞婆婆,我們現在就是來借取能夠消失黑暗魅影的武器。」
 
辛西亞婆婆對着我點了點頭,她立即就明白到我的決心。
 
「黑暗並不能完全消滅,因為黑暗是光的相反,是光存在的一部份,如同有正就邪,因此你能借到的只有驅走黑暗力量的武器啊。」
 
「沒關係,只要能夠把黑暗魅影打敗便可。」
 
「很好,那我就把能夠派上用場的東西都給你,還有那個留傳至今的東西。」
 
「留傳至今的東西。」
 
「那可是唯一能夠打敗黑暗力量的東西啊,年輕人。」
 
辛亞西婆婆如此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