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辛西亞婆婆交談過一會之後,她就讓我們拿取在之後跟黑暗魅影對決時會用上的武器。
 
大家都把能夠帶上的東西都帶上,也檢查着這些武器。
 
說武器或許是太奇怪,因為那些東西都是照明用具。
 
強力的手提探射燈,訊號火炬,頭燈,以及我們在伏擊時會用上的太陽照射燈。
 
我把準備這些照明用具的準備都交給了大家負責,而我則被辛西亞婆婆帶到另一個地方去。
 


穿過了起居室旁邊的門,走過了發電工場,我和辛西亞婆婆在一條秘密的水管之中走着。
 
這裡是大型的輸水管,在裡邊行走能夠聽得清楚自己行走時的腳步聲回音。
 
在水管裡的兩旁,掛上了大量的壁燈,壁燈的光讓這裡連半點黑暗能存在的空間也沒有,四周都超光猛的。
 
然而辛西亞婆婆還是提着她那古舊的油燈,還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不讓自己身在黑暗之中。
 
「辛西亞婆婆,我們到底要去那裡了?」
 


「那個東西,在我姊姊離世之後,就傳到我這一代。」
 
牛頭不搭馬嘴,我根本不是在問這一個問題,這個婆婆難道跟谷先生一樣有着喜歡東拉西扯講話的共通點?
 
「我已經老了,快要不能再保護那東西。」
 
她還是沒有回答我的提問,繼續自說自話。
 
那個東西……我猜應該是之前提及到能夠打敗黑暗魅影而流傳至今的東西。
 


雖然我是很想知道那是甚麼東西,也很想要得到。
 
然而,我們有太陽射燈那強勁的東西,相信已經能夠打倒黑暗魅影吧。
 
「36號燈和74號燈都已經快要更換,我已經老了,爬上爬落會很辛苦。」
 
我已經懶得再說些甚麼,只是默默地跟在辛西亞婆婆的身後,跟着她前進。
 
在明亮的水管通路裡走了一會,我們終於來到了盡頭。
 
在水管裡的盡頭,是一個類似銀行金庫裡會看見的圓形大門。
 
大門的正中間有着一個轉動把手,感覺只要把那道門打開的話,就會有大量的水湧出來,這是水閘門吧?
 
辛西亞婆婆走到門前,在放下了她手上的那個古舊油燈之後,她就轉動着把手,把閘門打開。


 
不用一會,那裡閘門就打開來了。
 
在閘門的後邊,是一個掛上了無數個發亮着的燈泡的空間,燈泡的數量實在是多不勝數,相信只有辛西亞婆婆才知道有多少個。
 
一看到這個環境,我還以為她把天空上的星星都取下來了呢。
 
這個空間裡邊,除了無數發亮着的燈泡外,就只有一張桌子,以及在桌子上的一個盒子。
 
辛西亞婆婆帶着我走到那張桌子面前,然後從桌子上邊的那個盒子中,拿了個東西起來。
 
「年輕人,這個東西就交給你了。」
 
「吓?」
 


我不太明白現在到底是怎樣,不過我還是伸出手來,從辛西亞婆婆的手上接過了個東西。
 
一個能夠一手掌握的小東西就被放在我的手上。
 
在長方型的白色盒子中,有一個能夠按下去的東西,而在盒子的頭未兩端,則各有電線。
 
「這…這不就是檯燈的開關器嗎?」
 
沒錯,不論是太小,還是開關的按鈕,甚至是電線,這無疑是一個被剪下來了的檯燈開關器。
 
辛西亞婆婆沒有否認,甚至點頭肯定。
 
「這是唯一可以趕走黑暗魅影的東西------- 神奇開關。」
 
甚麼神奇開關!?那只不過是一個檯燈的開關器罷了,而且是比較古老的那一種類型。


 
我望了望辛西亞婆婆,從她的表情中,我看得出她是認真的。
 
「黑暗的力量,並不只是來自大自然中的黑暗,也是來自人類的恐懼和害怕。」
 
「………………」
 
「這一個神奇開關,能夠把恐懼和害怕這些負面的心理感情驅走,能夠把黑暗驅散,把黑暗趕走。」
 
「………………」
 
「年輕人,你有在聽嗎?」
 
「有,我有在聽。」
 


老實中,我在想這個叫作神奇開關的東西,是不是真的能夠把黑暗魅影打倒?
 
畢竟,這種東西怎誰都不會相信是能夠把強大的黑暗力量驅散的東西吧,這種隨便就能夠拿到的電燈開關器。
 
之前在校外的圖書館讀過的那一本書,上邊有講話有一個東西能夠把黑暗魅影打倒。
 
然而,當時因為被黑暗魅影搶先了一步,搞得那段文字消失,讓我沒辦法知道那個東西到底是甚麼。
 
現在辛西亞婆婆就把這個叫作神奇開關的電燈開關器交給我,還說這是能夠把黑暗魅影打敗的東西,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信她。
 
「年輕人,你得要相信它。」
 
「相信它?」
 
辛西亞婆婆看到我的表情有點迷網,也有點狐疑,因此就拍了拍我的肩頭,並說話起來。
 
「如果不相信魔法的話,魔法是不會為你帶來力量的。」
 
這句說話聽起來怪怪的,但是又好像很有道理似的。
 
總之,雖然不知道在我手上的那個神奇開關有沒有能夠打敗黑暗魅影的力量,但我還是先帶在身好了。
 
「謝謝妳,辛西亞婆婆,我們現在就會把黑暗魅影打敗。」
 
「小心點,年輕人,黑暗的力量不能少觀。」
 
磅!隆!磅!隆!磅!隆!
 
就在這一刻,四周忽然震動起來,這猶如是在發生地震。
 
在我和辛西亞婆婆頭上的無數個燈泡,因為這幾下震動而搖晃起來,發出了互相碰撞的聲音。
 
震動持續着,整個空間都在震動着。
 
我知道這種震動,這不是地震,這是某些東西在碰撞的而產生的震動。
 
為免辛西亞婆婆因為震動而掉到地上,我用力地扶着她,而在這時候警報的聲音「嗚嗚嗚嗚嗚嗚嗚」的響起了來了。
 
「發…發生甚麼事了?」
 
是機械故障而發生了意外嗎?
 
這時候我留意到辛西亞婆婆的表情,她的表情是一臉驚恐,像是在面對甚麼可怕的東西一樣。
 
「黑暗…黑暗…黑暗啊……」
 
「黑暗?」
 
「黑暗要來了。」
 
辛西亞婆婆在此刻顫抖了起來,她甩開了扶着我的手,自行走到去她放在閘門前的那盞古舊油燈前,並把油燈提起。
 
「辛西亞婆婆,妳說甚麼黑暗要來了?妳這是甚麼意思?」
 
「年輕人,黑暗力量知道你要對付它,所以它打算先對付你。」
 
難道是說,黑暗魅影打算攻陷這火炬學會和發電站,想要把這裡的人殺死然後把我揪出來?
 
此刻,我的電話響了起來,而我就即就接聽。
 
「新陳代謝,大事不妙了,那些東西,那些東西進來了呀!」
 
打電話給我的是深雪學姊,她那驚恐地大叫的聲音,刺痛着我的耳朵。
 
不用問也知道,「那些東西」一定是指黑暗俘虜。
 
果然,黑暗魅影打算攻陷這裡,不打算放過大家,實在是有夠可惡。
 
「撐着點,深雪學姊,我現在過來了。」
 
「現在火炬學會在場的成員,以及其他電發站的職員也在幫忙擋住他們,你快過來吧!」
 
話畢,深雪學姊就掛掉了電話。
 
「辛西亞婆婆!」
 
「我知道了,那個女孩的聲音超大,我都聽得清楚。」
 
我們身處的地方正面對黑暗俘虜大軍的再次進攻,整個地方都震動了起來。
 
身後邊的那個空間的燈泡,因為受不住震動,而有一些向着地面掉下去,成為了碎片。
 
那空間裡不再是絕對的光亮,黑暗正一步一步的侵入那空間,也開我和辛西亞婆婆伸過來。
 
水管裡的燈也不再是光猛的亮着,有些已經沒有亮光,有些則是一閃一閃的。
 
唯一持續正常亮光的,就只有辛西亞婆婆手上那古舊的油燈。
 
這讓我想到,有時候古舊的東西比起現代的東西讓要可靠呢,至少油燈不會因為電力供應的問題而熄滅。
 
「辛西亞婆婆,我們要快走。」
 
「嗯。」
 
我開啟了手機的電筒程式,確保有正常的光線。
 
然後我扶穩着辛西亞婆婆,帶着她沿着已經不再是光猛無比的水管裡沿路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