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了水管,我和辛西亞婆婆來到了發電站裡邊。
 
發電站滿目瘡痍,簡直如同一座受到了猛攻的城堡一樣,受到了很嚴重的破壞。
 
在一旁的牆壁,一個崩塌了下來,簡直是受到了攻城車的撞擊似的,現在是被打開了一個大洞。
 
從大洞那裡可以看到外邊的情景,位於室外的發電設備,受到了破壞,讓電力的供應變得不正常。
 
本來發電站這裡是光猛無比的,但是現在有些燈卻是死亡了般的熄滅,或者一閃一閃像是壞掉了的。
 


黑暗俘虜趁着燈無法正常地運作而入侵了這裡,開始從內部進行破壞。
 
內部設施被破壞,那就讓更多的燈無法光亮,從而讓黑暗俘虜能夠自由自在地走動。
 
「竟…竟然會變成這樣……」
 
辛西亞婆婆看到自己好好地管理着的發電站變得快要跟廢墟一樣,她整個人傷心得瞪大了雙眼,一臉不敢相信的。
 
黑暗俘虜大軍已經攻入來發電站,他們開始向着不同的人發動攻擊。
 


在不遠處可以看到,飛麗斯正帶領着大家跟黑暗俘虜對抗着。
 
室內不多不少還是有些燈光,這讓大家跟黑暗俘虜戰鬥起來比較輕鬆,但就只是現在。
 
在發電站裡的幾組重要的主力發電機組,在此刻發出了奇怪的「嘰嘰」聲。
 
幾個機組開始冒煙,並出現了一些火花,在最後發生了輕微的爆炸,頓時損毀掉。
 
室內所有的燈光,在這一刻頓時熄滅,情況猶如保險絲燒掉了的一樣。
 


黑暗完全進入了發電站,黑暗俘虜不斷地從黑暗之中重生。
 
烏鴉也從被打開的大洞攻進來,黑暗力量甚至附在一些死物身上,向着不同的人襲擊過去。
 
現在猶如一場村落屠殺戰要上映在我眼前的一樣啊!
 
「我們得要先與大家匯合啊!」
 
我與辛西亞婆婆舉起手中能夠發光的電筒以及古舊油燈,然後向着飛麗斯向大家所在之處走去。
 
在黑暗之中穿梭,閃避過被黑暗力量附身而襲擊過來的各種東西,我和辛西亞婆婆成功與大家匯合。
 
「爸爸!」
 
超擔心我的謝西嘉立即就撲上了來,用那小小的雙手緊緊的抱住我。


 
「新陳代謝怎麼你這麼久才來呀!?」
 
「對不起,深雪學姊,但現在不是講這些事的時候,我們要殺出去。」
 
我一邊摸着謝西嘉的頭,叫她不用擔心我,並開始計劃與大家一同殺出重圍。
 
看到眼前的發電站,我就知道這裡已經不安全,也不可能被奪回來,黑暗已經是完完全全的侵入了這裡。
 
發電站是負責學校所有的電力供應,這裡受到了破壞,那就表示學校裡的其他地方也沒有電力供應,也是被黑暗侵佔着。
 
可能某些設施是還有後備的電力供應,能夠讓燈亮起來,但我不認為那後備的電力能夠保護我們到日出。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那裡是安全,但總之現在這裡是最不安全的,逃出了這裡再算吧。
 


我目前有好幾十個人在一起,其中有大部份都是火炬學會的成員以及發電站的工作人員,包括了辛西亞婆婆。
 
他們全部都持着能夠亮光的電筒,以這樣的數量來突破現在的黑暗俘虜大軍,應該是很容易做到的。
 
「我們就這樣衝出去吧!」
 
「等等,年輕人,我有另一個想法。」
 
正當我打算和大家就這樣衝出發電站,向其他的地方逃去時,辛西亞婆婆突然阻止了我。
 
「怎麼了辛西亞婆婆,妳該不會是因為這裡是妳的家而打算死守這裡吧?」
 
「不。」
 
辛西亞婆婆以「死守這裡實在沒有義意」的眼神望了我一樣,然後開始為我們解釋她的那個「另一個想法」。


 
她認為,與其向其他同樣是不安全的地方逃去,還不如來個反擊,向黑暗魅影反咬一口。
 
她打算讓一部份火炬學會和發電站的人留下來應付黑暗俘虜,然後一部份人就支援我們把太陽射燈運到在後門的一架貨車上去。
 
當我們需要用到的太陽射燈被搬運到貨車後,我們就向黑暗魅影所在之處前往,並把她打倒。
 
只有這樣做才能夠安全,不然如果我們現在逃走,就算走到那裡也會受到黑暗魅影的攻擊。
 
「聽起來很有道理,可是,這樣太危險了,辛西亞婆婆!」
 
辛西亞婆婆和其他人都是局外人,是我無意地把大家拉入這次的事件之中。
 
要是在實行辛西亞婆婆提出的計劃時,而死在黑暗俘虜手中的話………
 


「年輕人,你還不明白嗎?」
 
「明白甚麼?」
 
辛西亞婆婆對着我怒吼了一句,她到底是在對我生甚麼氣啊?
 
「要是黑暗力量侵佔了全世界,到時候無論是誰都會面對危險,還有死亡。」
 
「辛…辛西亞婆婆?」
 
「所以你得要去把黑暗打敗,如果你在這裡就被打倒,那由誰去打倒黑暗?」
 
我沒辦法反駁,因為辛西亞婆婆說得很對。
 
要是我在這裡被捉住,這所有的一切都會完蛋。
 
到時候黑暗魅影的力量會得到完全的解放,到那個時候就連太陽的光也傷不了她。
 
而且那位大人的陰謀,也會因為我被捉住了而能夠實行,到時候這個世界就有可能陷入危險之中。
 
再說,如果我在這裡就被捉住,那誰去為由依老師報仇?
 
「別擔心我,年輕人,畢竟我也是有跟我姊姊同樣的力量,也是光明之女啊。」
 
辛西亞婆婆拍了拍我的肩頭,同時舉起她那個古舊的油燈。
 
在黑暗之中,這個古舊的油燈,竟然是如此的光明。
 
那實實在在的火焰,所發出來的光亮度竟然沒有電筒能夠比得上。
 
「雖然這一個火焰並不能照亮整個黑暗,但是如果有好多的火焰,黑暗就能被照亮了。」
 
這是在說團結就是力量嗎?
 
的確呢,有些事,一個人可能是辦不到,但是只要很多個人去做,那件事便能夠成功。
 
不論是世界和平,不論是消滅饑荒,不論是環保,都能夠做得到,只是在看我們大家願不願去做。
 
除了辛西亞婆婆舉起了她手中那個光亮極了的古舊油燈之外,其他的火炬學會的成員以及發電站的員工也舉起了他們手中發着光的電筒。
 
現在,我們就打算一同去打敗黑暗,大家都願意這樣去做。
 
「我明白了辛西亞婆婆。」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趕快行動。」
 
辛西亞婆婆對我露出了微笑,然後她就指揮着現場。
 
三分二的火炬學會成員和發電站的工作人員留在發電站裡邊,利用他們的光跟黑暗俘虜進行對抗。
 
另外三分一的則跟隨着我們一同去到發電站的後門,並幫忙把太陽射燈搬上那在後門的貨車上去。
 
「這個太陽射燈,雖然能夠用電池來發光,但我建議你別用電池比較好。」
 
「為什麼這樣說,辛西亞婆婆。」
 
「用人力發電吧,人力發電是具有生命力的發電,發照出來的光是有生命的。」
 
辛西亞婆婆一邊看着被搬運的太陽射燈,一邊向我說話。
 
「黑暗力量的力量,並不單單來自大自然之中,更是來自人們心裡的恐懼和害怕。」
 
「這一點我聽妳說過。」
 
「所以說,用帶有生命的光來照射黑暗力量吧,這威力相當強。」
 
用帶有生命的光來照射黑暗,把那來自恐懼和害怕的力量驅走,我想辛西亞婆婆就是這個意思了。
 
跟辛西亞婆婆交談了一會,然後太陽射燈就搬運好上車,而且也組裝好。
 
我和飛麗斯她們都一同坐上了貨車,為我們駕駛貨車的是一位火炬學會的成員。
 
辛西亞婆婆在我們即將要出發前,再次走到玻璃窗前跟我講話。
 
「記住,年輕人你------」
 
「行了,我知道了,用那有生命的光照射黑暗對吧,我會這樣做的。」
 
「我不是在說這個。」
 
「吓?」
 
「記住,年輕人,你褲袋中的神奇開關,那才是能夠把黑暗力量打敗的關鍵。」
 
是在說那個古舊的檯燈開關器嗎?說那東西是打敗黑暗力量的關鍵,真是沒辦法叫人相信,我還寧願相信那個用生命的光。
 
「黑暗力量的主人,她把自已的心臟挑了出來,因為她已全心全意的投身於黑暗,所以在她身體上是有個空洞的。」
 
意思是黑暗魅影的身上,有一個空洞?這聽起來相當的嚇人。
 
黑暗魅影的心不見了,而她的良心也跟隨着一起消失,所以她才會一直傷害無關係的人。
 
「用神奇開關,放到黑暗的心臟去,把光明射入黑暗的心中。」
 
辛西亞婆婆說了這句話後,就向後退去,遠離即將要開動的貨車。
 
此刻,黑暗俘虜從我們四周出現,並向着貨車迫近來。
 
辛西亞婆婆舉起她那古舊的油燈,與黑暗進行對抗,而其他已經完成了使命的火炬學會成員和發電站工作人員,也舉起電筒戰鬥起來。
 
「走吧,年輕人,這裡就交給我們!去把光照入黑暗的心裡去吧!」
 
在辛西亞婆婆的話聲落下之後,我們所乘坐的貨車也開動起來。
 
貨車向着前方衝出去,把幾個近來的黑暗俘虜撞飛。
 
當貨車拐了個彎之後,辛西亞婆婆和其他人都消失在我們眼睛之中。
 
他們現在戰鬥的模樣,他們是生或是死,他們是否被迫上了絕路,我們都不清楚。
 
但是唯一有一件事我們都很清楚,就是不能讓他們的努力白費。
 
我們要去打倒黑暗魅影。
 
「現在要向那個方向前進了?」
 
「學校醫院。」
 
負責駕駛的人向我問道,而我則以帶着下定決心的語氣來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