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車亮着車前大燈,照亮着前往學校醫院的道路,在黑暗的深夜穿梭。
 
發電站被黑暗侵佔,也受到了破壞,學校裡所有的街燈全都像是死了的一樣安靜聳立着。
 
月亮的光,星星的光,全都因為害怕而消失於天空之中,在天空中連半點光也沒有。
 
唯一有的,就只有像老鷹一樣迴旋着飛行的一大群烏鴉。
 
現在的這裡,暗得非常厲害,讓我覺得這個世界已經被黑暗吞噬,再次看不到光似的。
 


我和大家在正向着學校醫院前往的貨車上,討論着等等伏擊戰的事。
 
「這個方法雖然危險,但只有這樣做。」
 
不用一會,我們也已經討論好等等要怎樣去攻擊。
 
大家的崗位也已經決定好,而我也已經想到了如何引黑間魅影去到醫院後邊的空地。
 
正如我所說的一樣,我想到的方法是一年很危險的事,不過有危才有機,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就沒有辦法引到黑暗魅影出來了。
 


「嗚…謝西嘉好擔心爸爸。」
 
「不用擔心爸爸啊,因為爸爸才不會因為這些事而掛掉呢。」
 
謝西嘉擔心得快要哭出來,自己也覺得過意不去。
 
在貨車上,大家重複確認過自己的崗位後,貨車就已經來到了我們的目的地。
 
學校醫院……在白天看上去是多麼的叫人安心,但是在晚上,特別是這個被黑暗完全侵佔了的晚上,實在叫人由心裡感到恐懼。
 


「那麼,新陳,我要行動了,你自己得小心。」
 
從貨車上下來之後,我們就各自各的着手準備等等要來到的戰鬥。
 
飛麗斯和火炬學會的那位成員,負責搬運太陽射燈到指定的位置,也就是醫院後邊空地的某處。
 
飛麗斯在留下了叫我小心的一句話後,就開始了工作。
 
「新陳君,你一定要小心。男人也得好好保護自己,被推倒也要懂得逆推。」
 
谷先生還是跟平常一樣,在說話的時候東拉西扯呢。
 
當谷先生留下了這一句話後,他就向着醫院後邊的空地走去,去到他的崗位準備。
 
「新陳代謝,小心別給那女人吃掉啊。」


 
「我和深雪大人會用充滿生命力的光把那女人照個死的。」
 
「爸爸要加油啊。」
 
接着是深雪學姊、變態、以及謝西嘉,她們都對我留下了句話後,就前往了自己的崗位去。
 
大家在此刻消失在我的眼前,現場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去面對那間已經被黑暗侵襲的醫院。
 
老實說,我現在真的有夠害怕。
 
這是真真實實感到死亡的那一種害怕,跟玩鬼屋的那種完全不同。
 
那恐懼和害怕的感覺,讓我的心不斷地跳動,我自己可以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呢。
 


由現在開始,我得一個人進去這間醫院,得一個人面對黑暗。
 
在我嚥下了一大口口水之,以及在心裡說了句「你可是保衛地球的戰士呢」的鼓勵說話之後,我就向着醫院的正門踏步出去。
 
醫院裡邊不顯然是完全的黑暗,大概可能是重要設施,所以還有着後備電力供應。
 
不過,黑暗魅影已經對燈光做了手腳,不是破壞掉,就是讓燈光一閃一閃的。
 
燈光完全發揮不出照明的能力,甚至搞得這裡更加恐怖。
 
黑暗力量讓這裡的氣流變得古怪,我無法看清楚這醫院裡的一切,讓我的心更加恐懼。
 
明明是室內,但是卻能夠感受得到風從我的臉頰掠過,這裡的氣流都因為黑暗力量而有了生命似的。
 
幽靜鬼魅的氣氛,以及那朦朧不清的視野,再加上那些一閃一閃的壞燈,讓我感到相當的不安。


 
砰!
 
「哇啦!」
 
忽然間,在醫院樓梯處的指示牌掉了下來,發出響亮的聲音並把我嚇倒。
 
接着,在樓梯處的一盞原本是熄滅了的燈,現在變成了一閃一閃,散發出奇妙的可怕感覺。
 
這應該是黑暗魅影搞的鬼,她似乎在引導我去見她。
 
我向着樓梯走,然後那盞一閃一閃的盞就熄滅,不過另一在樓梯上邊的盞卻閃動起來。
 
跟着那些一閃一閃的燈前行,我來到了我自己預計中會到達的地方。
 


最後的一盞燈停在一間病房前熄滅,而這間病房就是由依老師所在的病房。
 
在病房之中透出了一閃一閃的燈光,燈光閃動的頻率比之前的要快,黑暗魅影在催促我。
 
此刻我真的不想去面對她,很想轉身就走,但這是不行的。
 
我用力地深呼吸了一口氣後,就向着病房裡走去。
 
「新陳哥!」
 
在我踏入了病房之後,就立即聽到一把少女的聲音傳來。
 
病房之內,有着躺在病床上的由依老師,她的心跳隨着檢測器的檢測而發出「咇咇咇」的聲音。
 
而另外,在病房之內有着的另一個人,是黑暗魅影。
 
病房之內那一閃一閃的燈,讓我勉強能夠看清楚她們兩個的臉。
 
就跟我猜的一樣,黑暗魅影的確是在由依老師病房裡等着我的來到,我現在正面對着她。
 
「新陳哥,見到你太好了,這裡好可怕,露露我好害怕啊。」
 
「黑暗魅影,我來見妳了!」
 
「呃?新陳哥,我是露露啊,是露露啊!」
 
「妳到底想要裝甚麼呀?黑暗魅影?」
 
我是有點希望過,之前黑暗魅影只是偽裝成露露的樣子來欺騙我,而眼前這一位少女是一位名為露露的少女。
 
然而這肯定不是,露露是黑暗魅影,這是事實。
 
「嘖…沒想到你這次還挺聰明的呢,新陳哥。」
 
看到沒辦法騙到我,黑暗魅影露出了一臉不悅的表情。
 
然後在下一秒,她恢復成正常的表情,帶着惡魔一樣的邪惡眼神望向我。
 
在我們頭頂上的那一閃一閃的燈,也在這一刻熄滅了。
 
「新陳哥,你終於打算乖乖的被我帶走呢。其實你早就應該要這樣做,這樣的話,就不會讓這麼多人受傷囉。」
 
「可惡…明明是妳在濫殺無辜!」
 
「不對啊,新陳哥,是你讓大家受傷的啊,是你把大家都拖下水的啊。」
 
黑暗魅影走到躺在病床上的由依老師身邊,並用她的手指輕輕的掠過由依老師的臉。
 
看到由依老師,我的心就痛起來。
 
要不是我的話,由依老師才不會去調查黑暗魅影的事,現在才不會躺在病床上,是我害他的。
 
「所以…黑暗魅影……」
 
「嗯?」
 
「讓我們來終結這一切吧!」
 
咆哮一樣的聲音響起,在這咆哮的話聲響起的同時,我立即取出強力手提探射燈。
 
手提探射燈亮起了光來,一條粗大的光束就由手提探射燈射出來,直接照在黑暗魅影的身上。
 
面對突如其來的光線,黑暗魅影像是感到不適的別過了臉。
 
她身穿的那身黑色的連身洋裝,在此刻出現了一些火花。
 
起初是有點不適,不過黑暗魅影在接下來的一秒就恢復了正常,並能夠直視着光,不…她是直視着攻擊她的我。
 
「新陳哥,你為什麼還不能再聰明一點,你認為這樣的光可以打敗我嗎?」
 
黑暗魅影一臉無糟,甚至輕鬆得在我面前輕輕的撥了一下她金黃色的雙馬尾。
 
「我知道,我知道這樣的光是贏不了妳,所以我準備了更強的東西!」
 
我瞬時把手提探射燈掉到地上,燈光頓時從黑暗魅影身上移到由依老師的身上去。
 
黑暗魅影的眼睛未能適應,而就在這一刻,我衝了上去,用力地抱住她更撞上去。
 
「嗚…」
 
這一下的衝撞,讓黑暗魅影發出了因痛楚而發出的聲音。
 
我的攻擊還未完,在我撞上了她並抱住了她之後,我繼續向前衝,而在我面前的是病房的玻璃窗。
 
沒錯!就這樣!撞上去!撞破玻璃窗!
 
砰吀!!!!!
 
玻璃窗一下子被撞得粉碎,我和黑暗魅影在這一刻飛在醫院外邊的半空之中。
 
在我們下邊的是醫院後邊的空地的地面,我們與地面有五層的高度,這樣摔下去可不是開玩笑。
 
黑暗魅影不會死,但我可能會因為這樣摔下去卻會死。
 
那位大人要求她帶我回去,所以黑暗魅影一定不會讓我死的,我死了的話,她就無法完成交易。
 
「怎樣啊!黑暗魅影,用妳的黑暗力量來救我吧!」
 
「你…你竟然!」
 
沒有良心的黑暗魅影,根本沒想過要救任何人,但她為了與那位大人交易,被迫用她的力量來救我。
 
看到她那不甘心的樣子,我是覺得超爽的!
 
黑暗魅影在我和她一同摔落到大約一層樓高度的位置,在這刻發動了不知道甚麼的力量,把我震飛開去。
 
我因為這一下震飛而撞上了醫院的牆壁,然後掉到地上去。
 
雖然很痛,但是我沒有直接摔到地面,沒有死去,這證明我的計劃成功了。
 
相反擁有着不死身的黑暗魅影,則是直接摔落在地面上,痛得發不出聲來。
 
黑暗魅影的震飛雖然是救了我,但這也算是攻擊我吧?
 
「真是的,妳救我就不能用個好點的方法嗎?」
 
「嘖……新陳哥,你再這樣我就要生氣了喔?」
 
我才不管黑暗魅影會不會生氣,因為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各位!就是現在呀!」
 
在我大叫的聲音響起來的一刻後,三道光線頓時亮起了來,向着黑暗魅影照射過去。
 
這些光分別來自不同的地方,從黑暗魅影後、左、右三方照過來。
 
來自左邊的是貨車車頭燈的光、來自右邊的是谷先生重要部位的聖光,來自後邊的是太陽射燈的光。
 
這就是我們的伏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