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了來自三方的照射,黑暗魅影就在我眼前跪了下來,就像是脫力了的一樣。
 
她身上那黑色連身洋裝又次亮起了火花,她那雪一樣白的皮膚也亮起了火花,她那金黃色的雙馬尾也亮起了火花,現在的她跟個慢慢地被火燒的紙沒兩樣。
 
整個伏擊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
 
由我把黑暗魅影引出來醫院後邊的空地後,就由多個方向用強光照射她,實行包圍攻擊。
 
本來是只有兩個方向的,但是貨車的出現,讓我們來了個幫手。
 


谷先生用他的聖光來照射,而太陽照射燈則由變態來人力發電。
 
飛麗斯負責保護谷先生,確保谷先生不會發生甚麼意外。
 
而謝西嘉則用保護罩保護着努力發電的變態和正為變態打氣的深雪學姊。
 
「變態豬!你再努力點行不行!」
 
「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啊!深雪大人!」
 


「真是的……給你看一下人家的小褲褲啦。」
 
「現.在.的.我.沒.有.極.限!!!!!!!!」
 
現在那個由用力來發電的太陽射燈,正照射出充滿了變態能量的光線,這就是辛西亞婆婆所說的「有生命的光」嗎?
 
受到了我們的攻擊,黑暗魅影的嘴巴不斷流出辛苦極了的呻吟聲。
 
我不會同情她,也不會可憐她,因為她把大家都傷害了,特別是由依老師。
 


她甚至利用我對人的信任來欺騙我,欺騙我對她的感情,這一點是罪無可恕的。
 
「很痛苦吧,黑暗魅影?但是那些比妳傷害過的人,妳這點痛苦才不算甚麼呀!」
 
我真的想要繼續用這樣的光線來讓她受苦下去,讓她感受一下那比死更難受的滋味,感受一下由依老師的痛苦。
 
但基於我與她有過一段感情,我就行個好心,直接一招擊倒她。
 
「就用這個訊號彈,來把妳一招秒掉!」
 
我站了起來,並舉起了從火炬學會那邊借來的訊號槍直指向黑暗魅影,並怒吼般講話。
 
看過了辛西亞婆婆如何用這個東西來消滅了那個鄉巴佬之王後,我就知道這個訊號槍的威力是多麼的強大。
 
能夠一擊就照亮黑暗,能夠一擊就能夠把黑暗驅散。


 
就用這個訊號槍,來把黑暗魅影趕回去黑暗的深淵吧!
 
砰滋!!!!!!!!!!!!!!!!
 
拉着大量煙的紅色光球,在我扣下了板機之後,一瞬間被射出了來,向着黑魅影飛去。
 
由光球散發出來的紅光,把四周都染上了一層紅色,不論是人或物,甚至是空氣。
 
強大的光以光球為中光向四周發射,把每一個東西都拉出了影子,可見其光猛的程度。
 
來自三方面的光線,再加上這一個光猛無比的訊號彈,黑暗魅影這下子實在是沒辦法招架得住了吧!
 
這麼一來,黑暗終於被趕走,由依老師的仇也能報了。
 


「我說……」
 
就在訊號彈飛向黑暗魅影的途中,黑暗魅影輕輕的說了句話。
 
明明訊號彈飛行的聲音是這麼吵,但是她那輕輕的話卻傳來了我的耳中去,聽得清清楚楚。
 
「夠了!!!!!!!!!!!!!!!」
 
吀!
 
碰隆!
 
突然,一陣強大的黑色衝擊波爆開了來。
 
以黑暗魅影為中心的衝擊波從各個方位衝去,猶如發生了爆炸的一樣,那是在黑暗魅影大叫一聲之後所出現的事。


 
黑色的衝擊波所掠過之處,土地迅速被翻起了來。
 
即使我們所站的位置是水泥硬地,硬地也像是田土地的一樣被翻起了來。
 
衝擊波一直向四周衝去,海嘯一樣的襲向我們,不論是誰都被這衝擊波吹飛。
 
即使是太陽照射燈,以及比人類更重幾倍的貨車,也瞬間被吹飛開去,所有能夠發光的東西都在那「吀」一聲之後破壞掉。
 
一切都因為這衝擊波而改變了。
 
本來光猛明亮的四周,現在又再次被黑暗吞噬,就連能夠發出強大光芒的訊號彈,都無法再發出光芒。
 
貨車被翻倒,太陽探射燈也被翻倒,所有人都被彈飛開去直到撞上固定的物體。
 


「剛…剛才發生了甚麼啊?」
 
實在發生得太快,衝擊波只是發了大約一秒不到的時間,就已經把四周搞成這樣。
 
「新陳………」
 
沒有被光照射着的黑暗魅影,在這一刻慢慢地站起來。
 
她叫了叫我的名字,然而她不像之前的一樣叫我「新陳哥」,只是單單的直呼我名字。
 
呼叫我名字的語氣,聽起來不是高興或是輕鬆的聲音………而是憎恨和憤怒的聲音。
 
「我說啊,新陳。」
 
黑暗魅影低着頭,那瀏海讓我沒辦法看到她的眼睛。
 
「那位大人說過,要我帶你回去,但是他沒有說過要帶原好無缺的你,還是手腳不齊的你。」
 
「這是甚麼意思。」
 
「甚麼意思……就是這樣啊!」
 
突然,黑暗魅影猛抬起頭,然後一陣強勁的風吹起了來。
 
四周的一切都吹動着,不論是死物還是生物。
 
那一股強風甚至轉動起來,化成了實體的出現在我們的眼前,以黑暗魅影為中心的旋轉起來。
 
這是龍捲風!這是以黑暗魅影的力量所形成的龍捲風呀!
 
在龍捲風形成的同時,黑暗力量向着各種死物附了上去。
 
曾被我們當作武器的貨車,曾被當作最強武器的太陽照射燈,甚至是四周的樹木和垃圾桶,都被附上了黑暗力量。
 
附上了黑暗力量的物件,在下一刻飄起了來,然後飛向龍捲風之中,在龍捲風內隨着強風一同旋轉。
 
與此同時,另一件突發事情發生了起來。
 
「嗚呀!」
 
火炬學會的成員,突然被一把斧頭砍中,砍穿了身體,當場死亡。
 
然後在他的身邊,多個黑暗俘虜踏着他的屍體慢步出來。
 
為數十個…不,應該有二十個…不對…五十個……不是…那個數量還在增加中。
 
谷先生和飛麗斯和到情況不對勁,便走近了謝西嘉和深雪學姊她們,把力量結集起來。
 
我也想要走近她們,但是在我面前就是被龍捲風包圍着的黑暗魅影。
 
那個龍捲風,讓我和謝西嘉她們分隔開來,讓我沒辦法跟她們匯合,搞得我被孤立在原地。
 
然而,成群結隊地大量湧現的黑暗俘虜,並沒有向我走近,而只是向着謝西嘉她們走近。
 
手持着各種武器的黑暗俘虜,一步一步的迫近謝西嘉她們,而迫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
 
「停手!黑暗魅影!妳的目標是我!不要傷害其他人!」
 
我對着在龍捲風之中的黑魅影大叫,希望她能夠收手,不要傷害我以外的任何人。
 
然而,黑暗魅影沒有阻止黑暗俘虜靠近謝西嘉她們,她根本沒有把我的話聽進耳中去呀!
 
「新陳…我好聲好氣的要你跟我走,但你卻不肯乖乖的聽話。」
 
黑暗魅影的聲音在此時伴隨龍捲風猛吹得的聲音傳到來我的耳中。
 
那沉下去的聲音,隱藏着充滿了仇恨和憤怒的覺感,黑暗魅影現在是在生氣中嗎?
 
「你不單單一次又一次的逃走,甚至反過來要傷害我……」
 
說到這裡,龍捲風又再吹的起勁,甚至把在裡頭正在隨風而轉動着的物件拋了出來。
 
拋出來的物件,向着四處飛去,撞落在醫院中,撞落在遠處的地面中,也撞落在我的身旁。
 
這一擊如同是在示威的一樣,讓我們知道黑間魅影是不好惹的。
 
「新陳,我要讓你知道惹我生氣的後果!」
 
黑暗魅影大叫了一聲,龍捲風也在這刻咆哮起來,強勁的風暴也開始向外擴展開去。
 
與此的同時,黑暗俘虜也向謝西嘉她們展開了攻擊。
 
面對人數眾多的黑暗俘虜,謝西嘉為了保護大家而再次展開了防護罩。
 
變態和深雪學姊一同嘗試用光來驅走黑暗,飛麗斯和谷先生也努力着把黑暗俘虜打倒。
 
但黑暗俘虜的數量實在太多,現在的情況回到我們被迫在火炬學會門前的時候,是完全的不利和絕望的局面。
 
謝西嘉的防護罩支撐不了太久,谷先生和飛麗斯也打不倒這麼多人,變態和深雪學姊手中的電話電量也快要用盡。
 
再這樣下去,她們會被殺死的,她們一定會死在黑暗俘虜的手上的。
 
「停手呀!黑暗魅影!你要殺就殺我!」
 
「害怕了嗎?謝新陳,這就是你惹怒了我的後果。我不會讓你好過的,你就站在這裡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一死去。」
 
可惡…可惡呀!黑暗魅影妳這該死的混蛋!
 
「爸爸,謝西嘉要支持不住了!」
 
「新陳代謝快點想辦法呀!」
 
想辦法…想辦法…怏點想辦法呀!到底有甚麼辦法可以把她們從黑暗俘虜的包圍之下救出。
 
……………沒有…沒有辦法。
 
我只能眼白白看着大家被殺死?我只能向黑暗魅影投降嗎?
 
可惡…可惡…可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