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放棄,我不可以放棄的,要是放棄了的話一切都完蛋了!
 
應該有辦法的,應該是有辦法可以救到大家,可是能夠把大家從黑暗俘虜包圍之下救出的方法到底是甚麼?
 
「可惡…到底有甚麼方法呀!」
 
我完全沒有頭緒,大腦像是當了機的一樣,一個想法都沒有浮現過出來。
 
看到黑暗俘虜把大家都迫上絕路,讓大家面對着死亡的邊緣,我就急燥得沒辦法想出任何方法啊!
 


黑暗魅影看到我現在那絕方的表情,那苦惱極了的樣子,發出了「哼哼」的笑聲。
 
「絕望吧,悲傷吧,後悔吧,因為面對黑暗,你們只能做到的就只有這些事。」
 
看到大家的痛苦,黑暗魅影不給予任何憐憫的笑着講話。
 
這傢伙,完完全全是黑暗的化身,帶自己的快樂建在人的痛苦身上。
 
以人們的痛苦當作快樂的泉源,黑暗魅影的心真的要墨水一樣的黑。
 


--------- 黑暗力量的主人,她把自已的心臟挑了出來,因為她已全心全意的投身於黑暗,所以在她身體上是有個空洞的 ------------
 
忽然間,我想起了辛西亞婆婆的說話,她的身影在我腦海之中浮現出來。
 
那一頭白髮,被歲月洗禮的臉,以及那在黑暗之中發出了明亮光芒的古舊油燈,在我的腦海之中是那麼的清楚可見。
 
這一刻,我的腦海之中閃過了一個想法,然後摸了摸自己的褲袋子,瞬時摸到了個東西。
 
「沒錯,還有這一個方法啊!」
 


我把褲袋子裡的那個東西取出來,緊緊的握在自己的手中。
 
然後,我踏步出去,壓低着自己的身子向龍捲風步行過去。
 
龍捲風那強勁有力的風,不斷地打在我的身體上,不斷地打在我的臉上。
 
明明只是風吹,但我卻感覺到現在猶如受到了拳打腳踢的一樣痛。
 
「嗚呀!」
 
一陣的強風,把我整個人向後吹飛,直撞向身後的醫院牆壁才停下來。
 
背脊撞上了硬極了的牆,痛得叫我大叫起來,但我沒有多加理會這痛楚,再一次向着龍捲風行過去。
 
「新陳!你在搞甚麼呀!?」


 
在此刻,使用上飛行組件跟黑暗俘虜比力的飛麗斯,對着我大叫。
 
我努力不讓強風吹飛自己,並努力向前走着,同時跟飛麗斯說話。
 
「我要進去,我要進去龍捲風裡邊!」
 
「說甚麼傻話,你又打算一個人去做這麼危險的事嗎?」
 
「可是現在只有我才可以做得到呀!」
 
沒錯,現在的確只有我可以做得到。
 
黑暗魅影這件事,是因我而起,也只有我可以解決這一件事。
 


「不要呀!爸爸!爸爸會死掉的!」
 
聽到了我和飛麗斯的對話,謝西嘉已經哭起了來的對着我大喊。
 
死掉甚麼的,應該不會,畢竟黑暗魅影的目的是捉走我,所以我應該不會被殺死。
 
但是正處於被惹怒了的狀態下,黑暗魅影不可能甚麼都不做。
 
砰磅!!
 
心裡的話才剛落下,在龍捲風之中的太陽照射燈在旋轉的時候,順勢撞落在我的身上。
 
我整個人瞬間被撞倒在地上,頭部狠狠的向着地面撞下去,差點就差去意識。
 
謝西嘉看到這樣的我,哭得更是厲害。


 
謝西嘉…對不起呢。
 
竟然要自己的女兒擔心,也搞哭了自己的女兒,我真是我差勁的爸爸。
 
不過,我現在做的事,卻是為了救回大家才去做。
 
我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話,大家就會被殺死,我一定要做到。
 
剛才受到了曾被我們當作武器的太陽照射燈撞擊,讓我知道自己似乎已經進了龍捲風的範圍。
 
四周的風聲已經大得把一切的聲音掩蓋掉,我現在就只聽得到猶如魔鬼一樣咆哮的風聲在我耳邊迴響不絕。
 
龍捲風是以黑暗魅影作為核心而轉動,也就是說,黑暗魅影那傢伙是處於風眼之中。
 


所以,我得要去到風眼那裡去,去眼黑暗魅影見面。
 
要是站起來前進的話,下一次撞上我的說不好是貨車,到時候一定會被撞昏。
 
而且站起來前進,也很有可能會被強風吹回去。
 
為了避免有這些情況發生,我現在得用爬行的方式來前進。
 
在地上爬行,應該就不會這麼容易被吹飛,也不會這麼容易跟在風中的東西撞上。
 
忍受着強風的吹擊,我伏在地上,跟一條蛇沒兩樣的向前爬行。
 
風內的視線線很差,而且四周又黑暗,我連自己是不是直線爬行着,是不是向着風眼前進都不知道。
 
但我還是得前進,要不斷前進,要在那黑暗之中努力前進,不讓那黑暗擊敗自己。
 
巨大的物件就在我的頭上隨風旋轉着,每經過的頭頂上不遠處,就發出「馮隆」的聲音。
 
那是應該是與空氣磨擦而生的聲音吧,但聽起來那聲像是叫我「放棄吧」「認輸吧」的一樣。
 
在現在這個惡劣到極的情況之下,我真的想放棄,但我不會這樣去做。
 
如果放棄了的話,由開始到現在所做的一切都變成白費心機,這所有的一切都會完蛋。
 
一個人走在黑間之中,實在難免真的會有想要放棄的念頭。
 
但是,為了朋友,為了大家,甚至是為了我自己,我依然會繼續在黑暗中走下去。
 
黑暗就是光明的相反存在,有光明就會有黑暗,同樣,有黑暗就會有光明。
 
我相信,在黑暗之中,一定會綻放出光明的,就跟希望一樣的光芒一定會在黑暗中出現的,所以在那光明出現之前,還不可以放棄。
 
堅定着自己的信念,我繼續努力地向前爬行着。
 
在這一刻,不知道為何在我眼前出現了一道很微弱的光。
 
這一道光在黑暗中照着我,在風暴之中跟我講話。
 
「跟隨着我的訊號。」
 
這可能是我之前頭部狠狠地撞上地面,而產生出來的幻覺,但我竟然下意識地向着這點光前進。
 
身體緊貼着地面,雙手一邊抓緊地面,一邊把身體拉向前。
 
拉向前了之後,穩好貼在地面上的身體,然後又再次開前爬,在被強風猛襲的情況向前爬。
 
而終於,我感覺到四周的風力開始減弱。
 
這不是龍捲風終於停下來,而是我已經來到了風眼中心附近的位置。
 
黑暗魅影就站在眼前不遠處,在風眼之中的她,一條頭髮也沒有被吹動,原好無缺的站立着。
 
現在爬行到的位置,風力已經弱得就算我站起來也不會被吹走,附近也沒有物件可以撞飛我。
 
於是我整個人從地面站起來,穩好腳步再向着黑暗魅影所在的風眼走去。
 
「黑暗魅影!!」
 
「怎麼了,新陳,你是要來打倒我嗎?是的話就要快了,你的朋友離死亡不遠了囉?」
 
從風眼之中望出去,竟然可以清楚看到外邊的情況。
 
謝西嘉的防護罩已經支撐不住,整個粉碎開來,黑暗俘虜已經攻到大家的面前,大家都被迫在一棵樹的前面。
 
換上了重劍裝備的飛麗斯,拿着重劍揮舞着,她想要阻止黑暗俘虜近來。
 
但是黑暗俘虜空手入白刃,把飛麗斯的重劍捉住,並一手奪去,成為了已用的武器。
 
深雪學姊和變態手上的電筒電量完全用畢,變態只能用聖光來代替電筒使用。
 
但是,即使加上谷先生的聖光,但都無法照耀着黑暗,黑暗俘虜還是不斷攻過去。
 
兩個小女孩,害怕得相擁在一起,她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低下頭求神明救救她們。
 
看到眼前這一個畫面,自己的心不單單痛極,而且還非常的憤怒。
 
絕不可以放過黑暗魅影,絕不可以!
 
我咬緊自己的牙齒,在內心這麼大喊道,同時握緊自己手上的那個東西。
 
「雖然不多不少出現了我預料之外的狀況,但情況還是跟我預計中的差不多呢。」
 
「黑暗魅影,妳認為你把這一切都算計好嗎?」
 
「這不是當然嗎?你看看現在的情況啊,新陳,阻礙事情的人要得死,目標也順利地來到我的身邊。」
 
「嘖……」
 
「由開學前開始,我就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入讀的班,接近你的手段,捕捉你的方法,而現在正是修成正果的時候了。」
 
「妳錯了,黑暗魅影。」
 
「我錯了?」
 
「我們並不是在一本故意裡的人,不會老是照着你的意思走,這一點妳完全沒有計算過,而妳甚至也算錯了一件事。」
 
「那是甚麼?」
 
「那就是我呀!」
 
咆哮的聲音響起,我的雙手伸出了去,緊緊捉着黑暗魅影的洋裝,然後!!!!!
 
撕開!!!!
 
我把黑暗魅影的洋裝,在胸前的位置用力撕開,猶如強暴犯的動作。
 
黑暗魅影雖然是黑暗力量的主人,但也是一位女孩。
 
自己胸前的衣裝被強行撕開,她一瞬間反應不過來,整個人呆住,任由一對乳房映入我的眼睛。
 
小女孩還在發育中的小小乳房映入我的眼中,那小巧可愛能夠一手掌握的形狀,實在引人入勝。
 
那微微隆起的乳首,粉紅幼嫩般可愛。
 
然而我卻沒有因為看到這對可愛的乳房而感到任何男性的性興奮,因為現在不是做這些事的時候!
 
在黑暗魅影的一對乳房的中間,也就是被稱為乳溝的位置,竟然是完全的空洞。
 
沒有肉,沒有骨,完全穿透的看到洞後的景物,這實在是叫我呆了一呆。
 
「喝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我大叫一聲,然而把握着那個東西的右手衝入那個空洞之中。
 
下一刻,我用右手的手指按下了那個東西的開關按鈕,神奇的事即場發生!
 
「嗚呀呀呀呀呀!!!!!!!!!!」
 
來自黑暗魅影喉嚨深處的慘叫聲迴響在我耳邊,也迴響着整個黑暗的天空。
 
在我眼前的黑暗魅影,全身發起光來。
 
光從她的手指頭、五官、裙子下、甚至在那個洞來外洩出來,多得溢出來了!
 
「你!你!你對我做了甚麼呀呀呀呀呀!!!!!」
 
光由黑暗魅影身體裡綻放出來,猶如一個太陽在她的身體裡發光發亮,光打入了她的身體去了呀。
 
「這就是!神奇開關!」
 
面對着如此痛苦的黑魅影,我打從心裡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