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敗現實那傢伙,拯救世界,也拯救奈奈她?
 
我知道這是應該要做的事,可是,我現在那個虛弱到可能大風點都被吹走的身體……
 
啪!!
 
這個時候,我的臉頰突然感到非常的痛,多少也紅腫了起來。
 
在我反應過來之後,才發現由依老師剛剛打了我一個巴掌。
 


「妳…打我?」
 
啪!!
 
這次換成我另一邊臉被打,現在我兩邊臉頰都紅腫起來,取了一個完全的紅腫平衡。
 
「還要打兩次!連我爸爸都-------」
 
「這梗早就過時了,你能不能用別的梗呀?」
 


我都還未把話說完,就被在我一旁邊一臉「雖然不知為何,但你被打是應該的」的深雪學姊狠狠地吐糟。
 
我還以為這是一個萬年不爛的梗,沒想到現在居然爛透了。
 
「宇宙塵,吃了這兩巴掌有清醒點了沒?」
 
我摸着被由依老師打得紅腫又痛的兩邊臉頰,但我卻完全不知道由依老師為什麼要打我。
 
難道是我在不知不覺中對由依老師做了色色的事?但這種些好像沒有呀。
 


看到我還是一臉不清不楚的,這次由依老師直接用手指彈我的鼻子。
 
「啪」的一聲,我的鼻子就紅腫了起來,我還感覺鼻腔裡有血腥的味道,我似乎是要流鼻血了。
 
「妳到底在幹嘛,由依老師!!」
 
「我實在是懷疑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宇宙塵。」
 
由依老師一臉無奈地雙手抱胸,並且在我的說話聲都還未落下就開口講話。
 
這話是甚麼意思?我可是貨真假實的謝新陳呀!
 
「你才不是我認識的宇宙塵,我所認識的宇宙塵才不會跟你這個廢柴一樣,你這傢伙是假的。」
 
下一刻,由依老師豎起一隻手指,向着我紅腫起來的鼻子指過來,並大叫大喊起來。


 
說甚麼我是假的,我可是真正的謝新陳啊!
 
對於忽然間變得這麼橫蠻無理的由依老師,我投出了憤怒的目光並緊咬牙齒。
 
由依老師把手指收回,然後以毫不害怕的眼神,緊緊的盯着我的雙眼,並繼續講話。
 
「難道我說得不對嗎?我所認識的宇宙塵才沒有這麼廢柴。」
 
「妳在說甚麼呀!!」
 
「我所認識的宇宙塵,是一個會敢於面對挑戰而且是不到最後不放棄的人。」
 
忽然間,由依老師那盯着我的雙眼,傳來了一種想要支持我的感覺。
 


而我那雙充滿了怒火的雙眼,一瞬間變回了跟平常的一樣。
 
對於由依老師的說話,我是感到吃驚,整個人感到相當的’愕然。
 
「不是嗎?即使在加入學會時面對我的挑戰,他也全不退避,直面接受挑戰;
 
難道不是嗎?即使面對比自己還要強上幾倍的死靈法師,他都會戰鬥到最後的一刻,沒有放棄過;
 
難道不是嗎?就算敵人是強大的黑暗,他都會為了大家而勇敢去挑戰這個敵人,戰到最後的一秒。」
 
聽到由依老師的說話,我沉默起來,而腦海中也回憶起她所說的一個個畫面。
 
在加入學會時與由依老師的戰鬥,死靈法師的事件,黑暗魅影的襲擊……………
 
為什麼這三件事之中,由依老師都是扮演受害者的呢?


 
不對,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我在這幾件事中的做法,那戰鬥到最後一刻而且不放棄的鬥心。
 
並不只有這幾件事,一直以來我都是以這不放棄的決心來戰鬥。
 
即使敵人是多麼的強大,即使敵人是多得如雲,即使敵人有着奇襲的計劃,我都是努力以赴,決不放棄的啊。
 
「哈…哈哈…哈哈…」
 
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再看看現在的自己,我實在是不禁苦笑起來。
 
因為現在的自己,不單單是身體虛弱,就連思想也是多麼的虛弱,跟由依老師所說的廢柴沒兩樣。
 
「只是的,我竟然會變成這樣。」
 


我摸了摸自己被由依老師彈得紅腫的鼻子,也擦了擦流出來的鼻血,更自嘲起來。
 
我竟然被現在的情況所嚇得卻退,甚至開始有想到逃避事情的想法。
 
只不過是因為身體變得怪怪,只不過是因為世界一點一點的在粉碎,只不過是現實太強大,所以我就想要認輸,這樣還算是保護地球的戰士啊?
 
「沒錯,我不能夠逃避,還是說,我要去面對,面對這一次的挑戰,面對現實他。」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做,但我知道我得要去做。
 
我帶着下定決心了的語氣,向着由依老師講話。
 
「這樣所是我認識的宇宙塵嘛,真是跟曱甴沒兩樣呢。」
 
跟曱甴沒兩樣……這是在稱讚我生命力強,還是在說我噁心。
 
啪!
 
就在我還思考着這個問題的時候,由依老師忽然出拳打在我的胸口上。
 
我立即得了末期肺病般猛咳,這變得虛弱的身子可不能承受太強的攻擊呀。
 
「咳!咳!咳!咳!妳竟然……打我三次-------」
 
接着,我的身體突然感受到很柔軟而且也很溫暖的感覺,而且有兩個超柔軟的大球體在頂在我胸口前。
 
在猛咳之中回過神來,我就看到由依老師正把我緊緊的抱住。
 
她那女性的香味撲進我的鼻腔內,她那身體我可以完全地感受得到,特別是她那豐滿的胸部。
 
「竟然要我第三次多謝你,你真是個壞傢伙。」
 
「吓?由依老師?」
 
「謝謝你,宇宙塵。」
 
到底由依老師在說甚麼呀?
 
雖然她在我抱住了我,而且在我耳邊說了幾句話,但是她的聲量可是跟蚊子拍翼的聲音一樣,我根本是柅不清楚啊。
 
由依老師抱住了我大約兩秒後,她就鬆開了雙手,與我拉開了距離。
 
不知道為何,我竟然想再被抱多一會。
 
「如果要把現實他打倒的話,我認為我們得盡快行動了。」
 
因為剛才對我的擁抱,由依老師的連耳根發紅,她一邊紅着臉一邊把話帶回主題。
 
就如由依老師所說,要把現實打倒的話,我們得盡快行動。
 
那是因為我們現在身處的世界,正在一點一點的崩塌。
 
要是全世界都崩塌了,就算我們被不被現實殺死,結果都只有一個,就是所有人都只有陷入絕望的深淵這個結果。
 
「現實那傢伙,就在由樹幹所變成的高塔上那禮堂甲板。」
 
「嗯,但是我可不認為他會這麼容易讓我們上到去。」
 
「要打敗現實他,已經是件困難到無法想像的事,再加上要陷入那高塔,整件事變得困難多了。」
 
我和由依老師各自摸着自己的下巴,努力思考着有甚麼辦法可以應付眼前的問題。
 
不單單是我和由依老師,就連在場的所有人都在努力思考中。
 
然而在這裡卻安靜得只聽到大家心跳的聲音。
 
「其實,我有件事覺得很奇怪。」
 
就在這個時候,被由依老師稱為渣滓的陸仁甲舉大聲的喊話出來。
 
即使面對這世界末日的情況,陸仁甲那不舉手就大喊出說話的習慣還是沒有變。
 
這次由依老師的思考雖然被打斷,但是她沒有生氣,反而想聽聽陸仁甲有甚麼話想說。
 
「聽你們說,現實的實力很強大,但是為什麼他不能夠直接用他的力量來殺死你們?」
 
「啊……聽到你這樣說,人家也覺得奇怪呢。」
 
「深雪大人的感覺真敏銳。」
 
站在與深雪學姊五六米距離遠的變態發出讚不絕口的聲音。
 
這麼說起來,又真得叫人覺得奇怪呢。
 
明明現實能夠把一整個世界搞得陷入崩塌的情況,也能把我們的一些力量消失,但就沒能力把我們殺死。
 
「難道是……因為新陳君的關係?」
 
「我的關係?」
 
「現實要捉走新陳君,應該就是為了讓他的全部力量覺醒,但是在他得到新陳君之前,他的力量卻沒辦法直接用來殺害或傷害人。」
 
「就是說,現實現在並沒有辦法直接攻擊我們,他只能靠着外界的事物來作出攻擊。」
 
谷先生把情況分析出來,而由依老師卻把情況總結。
 
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怪不得現實要拉攏奈奈,讓奈奈成為我們的敵人。
 
這不單單讓我們的心理受到打擊,也讓他能夠指使奈奈攻擊我們。
 
「這麼說,現實的能力……似乎就是把他口中所謂的「現實」實現出來。」
 
「把「現實」實現出來?」
 
我無意義地把谷先生說出的句字重複一次,而谷先生點了點頭後再繼續說道。
 
「例如新陳君的女兒,以及飛麗斯,對於現實來說,未來人和半機械半人的存在並不會存在於他口中的「現實」之中,所以在現實他施展力量時,謝西嘉和飛麗斯才會直接消失。」
 
「那麼說她們並不是死了!?」
 
「應該就是這樣。」
 
谷先生點了點頭,半肯定我的想法。
 
這實在是個叫人振奮的消息,謝西嘉和飛麗斯,她們兩個並不是死了,而是受到現實的影響而消失掉而已。